一粒桃核躺在白杨手心,不大,玉石般洁白,冬日的阳光下闪烁金属光泽,就这么个玩意,居然比钻石还坚硬,红球都奈何不得足以说明。

    想到当初那五彩桃树逆生长结出的桃子,能助神道真君踏足天师之境,此乃天地灵果,哪怕只是桃核有非凡之处也在情理之中了。

    “万物枯荣,春发夏荣秋杀冬伏,待到来年春日,这粒桃核生机必然彻底焕发,说不定将来我们还能吃上美味的桃子呢”白杨摩擦手中温润的桃核笑道。

    “没影的事情就别想了,走吧,接下来去哪儿?我是个瞎子,去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单秋林耸耸肩说。

    这种能助神道真君踏足天师的灵果岂是那么好收获的?不说其他,曾经的桃花真君活了多久?那颗桃树长到几千米之巨也没开花结果,最后还不是桃核真君坑杀数千万人用邪门秘法催生才结出果子,等到它自然生长开花结果天知道要多少年月去。

    将桃核收入空间袋,白杨撇嘴说:“所以说老单你这就没意思了,人生的意义在于经历,等待的过程才是最美好的,收获固然美好,但那意味着结束,你难道不觉得等待桃树生长的过程很美妙吗?时时刻刻都有期盼呢”

    “既然你这样说,结果若是不重要的话,最后好不容易结出桃子却被人摘了你会如何?”单秋林怼了白杨一句。

    “我打得他妈妈都不认识,敢摘我桃子,活腻歪啦”白杨理所当然道。

    “所以说你这个人很矛盾”单秋林鄙视。

    “我是双子座……”白杨下巴一抬理所当然道。

    “啥玩意?什么坐?”

    “走了走了,回山谷去,哥带你飞,出来这么久怪想念的”白杨没解释双子座的纠结性格,这种事情我和你说的清楚么我……

    “我无所谓,在哪儿对我都一样……”

    念力包围单秋林,白杨两人冲天而起,向着葫芦山谷方向飞去,虽说能通过卫星视频联系山谷那边,但飞过去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这种速度……!”感受到自身在虚空中高速移动,单秋林惊讶了一下。

    “我可是不断变强的男人,现在再遇到桃花真君我能打得他叫爸爸你信不信?”白杨嘚瑟道。

    他如今也是真君境界,若是再遇到桃花真君,真龙法相一出,分分钟吊打!

    “那我们比比速度?”单秋林笑道。

    “你还能飞不成?”白杨撇嘴,你逗我玩吧,下意识停在了几千米高的虚空。

    单秋林一笑,手中木剑脱手,以一种很轻微却无比快速的频率颤抖,就那么凌空漂浮起来,接着单秋林踏步而上,脚踏木剑凌空站立!

    “我去,你怎么搞的?剑仙啊,不对,不是说大宗师才能凌空虚渡吗?”白杨震惊了。

    立于木剑之上,单秋林淡然道:“凡事不能绝对,你在成长我也在成长,这段时间在这里一个人修炼,侥幸踏足宗师之境,对于剑道的理解更近一步,踏剑而行并非什么了不得的本事”

    看着单秋林傲然的样子,白杨竖起大拇指说:“你牛逼!”

    说着白杨嗖一声飞了出去,不是要比比速度嘛,我这抢跑争取一秒是一秒。

    “嘿……”单秋林嘿笑一声,脚下木剑嗡鸣,承载着他电射而出,速度丝毫不比白杨慢!

    对于单秋林能踏足宗师之境这点白杨不觉得意外,雷霆秘典入门难,可入门之后以后的修炼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单秋林天赋不弱,这点没有什么好纠结的。

    至于他能飞行这点白杨也想得通,他还是武徒渣渣的时候就有了大宗师之境的领悟,如今到了宗师之境,施展一些大宗师的手段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俩比试速度,纵然单秋林天赋很高也比不上白杨这个挂逼,按照境界划分,单秋林比白杨低了一个境界呢,尤其是白杨凝练真龙法相之后本身就具有了飞行本能,是以哪怕白杨故意放水单秋林也追不上。

    几百公里距离飞速划过,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当初去桃山郡第一眼看到满世界桃花的山巅上空。

    在这个位置白杨停了下来,落于山巅,转身等单秋林的同时打量曾经桃山郡这片地域。

    当初从这个地方放眼望去,满世界的缤纷桃花美不胜收,可如今那片大地却成为了死地,了无生机,数千万生灵永远化作了尘埃。

    “你要不要那么认真,跑那么快被狗撵了?”单秋林赶过来无语道。

    “对,是被狗撵了”白杨古怪的看着他说。

    “……”

    两人是在比试速度,自己说白杨被狗撵了岂不是在骂自己是狗?单秋林顿时觉得自己和白杨说话简直就是在找不自在。

    咦咦……

    就在此时,白杨肩膀上的红球伸出小爪子指向一个方向,好似在提醒白杨什么。

    白杨转身一看,当即挑眉。

    “怎么了?”单秋林不解问。

    摇摇头,白杨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个方向说:“遇到个……熟人”

    “哦”单秋林不再言语,经历过曾经的心灵变故,除了他师傅之外任何人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意义。

    距离白杨两人数百米外,一个山坳之中伫立着几座新坟,一个白衣青年跪在一座坟前,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的坟墓。

    白杨的视线从坟墓前的简易墓碑上划过,眼神微眯。

    师傅桃花真君之墓!

    师妹桃夭夭之墓!

    师弟赵林之墓!

    ……

    桃花真君的女儿和他的那些徒弟都死了?看到这一幕白杨哑然。

    那坟前的青年跪拜前方的坟墓,站起身来,将身边插在地上的一柄利剑握在手中,转身看向白杨两人。

    “我师傅纵横一生,不曾想落到如此下场,白少,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那惊天一掌泯灭一切当真好手段!虽然我本领不济,但作为弟子,拼了这条命,我也要为我师傅报仇,在这里等你多时了!”青年看着白杨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青年白杨还记得,是当时跟在桃花真君女人桃夭夭身边那个沉稳青年,武师之境修为。

    “桃花真君丧尽天良,坑杀数千万人,死有余辜,你等助纣为虐,死一万次都不为过”白杨看着对方沉声道,还敢出现在他眼前,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傻,反正已经此时在白杨眼中他已经是死人了。

    青年没懂白杨所说的‘助纣为虐’是什么意思,也没在意,抬起长剑惨笑道:“所谓子不言父之过,不管师傅做了什么事情也轮不到当徒弟的来数落,弑师之仇不可不报!”

    “其实,你大可隐姓埋名,然后努力修炼,待到修炼有成的时候再来找我报仇,现在你就急不可耐的跑出来送死,何必呢?看你又不说傻逼,应该不会这么愚蠢才对”白杨看着他好奇问。

    “见识了你的手段,听闻了你崛起的速度,我自知天赋有限,修炼一万年估计也不是你的对手,何必浪费那个时间?乘着现在我还活着,乘着你还未站在绝顶,我才有一丝报仇的可能”对方平静道。

    听了这话白杨也不知道该说他聪明还是说他傻,乘着自己还没成长到让他绝望的地步出来报仇没错,但这就意味着一条不归路了。

    这个世界的很多人都是死脑筋,白杨算是见识到了。

    摇摇头,白杨看着其他的几座坟墓问:“我记得当初你们都不在吧?应该是被桃花真君送走了,为何会死?”

    惨笑一声,青年绝望道:“师傅的所作所为全天下都知道了,你以为我们还有藏身之处?全世界都在追杀和我师傅相关的人,师妹她们也……如今只剩下我一人苟延残喘……”

    白杨懂了,难怪这家伙跑出来报仇呢,原来是绝望了,桃花真君坑杀数千万人,和他有关的人岂能有活命的机会?全天下都不会放过。

    世间从来都不缺打着替天行道旗号的人。

    “你没机会报仇的,你走吧,更何况你身上还有伤”白杨摇摇头道。

    一下子解决了这个桃花真君的徒弟太便宜他了,数千万人死去,和桃花真君有关的人都应该千刀万剐,让他被全天下追杀惶惶不可终日才是最好的下场。

    白杨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不会因为敌人很惨就放过他,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

    不杀他,只是想让他更加凄惨而已。

    说完,白杨也不再理会对方,带着单秋林冲天而起准备离去。

    “那里走,给我死!”

    青年怒吼,身上真元澎湃,持剑冲天而起,剑芒闪烁想要灭杀白杨,明知是徒劳却依旧要这样做。

    噗……

    可惜的是,他才刚刚冲天而起,距离白杨还有数百米距离呢,身上旧伤复发,也不知道是谁留在他身上的一道剑气将其撕成了两半。

    转身撇了一眼,白杨嘴角抽搐眼神古怪。

    自己拯救了数十亿人,天降海量功德护身,简直是老天罩着的,堪称万法不侵,这家伙命格不够,妄图对自己动手,不用白杨出手他自己也会因为意外死亡!

    “你动手杀了他?”单秋林在边上茫然问。

    “没有,他‘自杀’了,如果不找我麻烦他最多被全世界追杀,但对我动手老天都不会放过他”白杨耸耸肩说。

    “我不信”单秋林撇嘴,明显不信白杨的说辞,哪儿有那么神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