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前一天,在白杨出手之后,这片营地显得安静了太多,没有了头一天的躁动气氛,却多了一些死气沉沉的味道。

    带着从山洞中带出来的小萌货走向自己的帐篷,一路上小家伙都在咔咔的啃各种贵重宝石,钻石,翡翠,红蓝宝石,黄金,珊瑚玛瑙,珍珠,等等这些都是它的食物,而且它总能找到隐藏在岛上的这些东西,神奇无比。

    “见你一直不停的吃,可那面多东西你吃到哪儿去了?也不见你有什么变化啊,哪怕放个屁也好……”

    “这以后要怎么办?虽说跟着我这么个不差钱的老大,可你这个样子我也养不起啊,会被你吃的底掉的……”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呢,要不给你起个名字?”

    “就叫小红怎么样?咦咦是什么意思?不满意吗?你看上去就是个球,而去是红色的,干脆叫红球算了……”

    “不反对???那就这么定下了!”

    “我跟你说,这么高大上的名字没点知识的人根本起不出来,你赚大发啦……”

    一路上絮絮叨叨,白杨自顾自的和小家伙说话,可对方除了不时用咦咦的声音回应之外没有任何反应,压根就是在对牛弹琴的自言自语。

    回到帐篷的时候,白杨发现苏溪水居然没走,不但没走,反而直接在白杨的帐篷中练上了。

    只见她动作飘忽如鬼魅,杀气腾腾的同时又不失美感,双手各持一把匕首在帐篷这个不大的地方腾挪辗转,咻咻咻的破空声不绝于耳。

    她的力量和速度并没有超越常人的认知太多,依旧属于人这个范畴,但那些动作看上去却超乎了常人的想象,有时候下半身不动上半身几乎扭动两百多度角,亦或者是凌空来个几千度的旋转,试问常人谁做得到?

    在之前她应该练习了有一段时间了,听到脚步声后停下了动作。

    一身黑色紧身衣勾勒出她那让人瞪爆眼球的身材,精致的脸蛋汗水横流,头发一缕缕粘在脸上,皮肤发红汗水升腾,呼吸间鼓鼓囊囊的胸脯起伏……

    看到这一幕,白杨鼻子一热,差点没流鼻血。

    翻了个白眼,看着苏溪水他指了指脚下说:“搞清楚好不好,这是我的帐篷诶,你还留在这儿干嘛?”

    “谁稀罕,闲来无事在这儿练练不行?”苏溪水姿态强硬的回应道,仿佛她留在这里是给白杨多大面子一样。

    说着话,她手中的两把匕首宛如蝴蝶一样翻飞,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喘息休息。

    “要练你不知道回自己的帐篷去练?这个岛上本来就臭了,你这一身汗味综合……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白杨无语道。

    “所以说你是臭男人,本小姐身上可是香的,你就偷着乐吧”惯例的和白杨斗嘴,说到这里苏溪水语气一变看着白杨问:“话说你给我的这个什么幽影秘典是从哪儿来的?我也学习过很多流派的拳术武技,可相比起来连这门武技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和我身体素质相当的人,若是我施展这门武技的话,他们只有被秒的份!”

    “捡的,当时给你的时候你不是不待见嘛,现在知道好处了?走了走了,我要休息,你说你一个黄花闺女大半夜的待我一大老爷们房间算什么事儿?尤其是你这个样子,要是我做出点什么禽兽事情完全是你自找的而且我还不负责我跟你讲”随意敷衍一句白杨就开始赶人了。

    幽影秘典而已,在异界渣渣一样的功法,只是招式,顾忌到地球人的体质原因删除了内练之法,要不然完整的功法还能练出血气来,那才叫牛掰呢,一步数十米吓不死你!

    “当时你把秘籍以我的形象描绘成那样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一提这事儿苏溪水就火冒三丈,想到她自己珍藏起来的秘籍自己都脸红心跳呢。

    说着她站起来,来到白杨半米开外,身上因为剧烈运动过后散发着属于少女的体香,冲着白杨勾勾手指说:“就你还想对我做禽兽的事情?你敢吗?我这两条大长腿连钢管都能夹弯,就你这小身板,不是我鄙视你,你不行!”

    “玛德,你厉害,快走快走,身上臭死了”白杨无语,被彻底打败。

    苏溪水那两条大长腿的确是玩一辈子级别的,然而正如她所说,那力量还真没几个人消散得起的,至少白杨自己不行,哥这小身板还不一夹就咔咔断了啊,呸呸呸,想什么呢,暴力狂,活该没有男朋友……

    老实说,苏溪水身上并不臭,但也没有YY中所谓的体香了,清清淡淡的正常味道,人又不是花儿,哪儿来那种神奇的味道,除非打香水。

    “走了,这破岛,淡水都没有,想洗澡都办不到,难受死,你动作快点,早点弄完早点离开这破地方”苏溪水撇撇嘴一脸你个怂逼居然不敢把送上门的我怎么样的表情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看着苏溪水掀开帐篷门帘离去,白杨嘿嘿一笑,想洗澡?简单啊……

    然后刚刚走到帐篷外面的苏溪水只听头上哗啦啦一声,一股清凉的水流从天而降将她浇成了落汤鸡。

    “洗得舒服吗?我这儿还有沐浴露和洗发水呢,要不要借你点?哈哈哈……”帐篷中传来白杨幸灾乐祸的声音。

    突然出现的水当然是他用凝练真龙法相后得到的天赋控水能力弄出来的。

    “哼,多谢了!”苏溪水知道是白杨搞的鬼,不觉得奇怪,咬牙切齿的丢下一句话走了,衣服打湿,她得去换一身才行。

    把帐篷稍微收拾一下白杨开始睡觉,明天把事情搞完离开,这破岛他也不想待了。

    第二天白杨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有点痒,睁眼一看,居然是被他取名红球的萌货把四肢缩到毛茸茸的毛发下面形成一个球在他身上滚来滚去……

    “早啊红球”揉了揉眼屎,白杨将红球拿起放边上准备起来洗漱。

    然而刚刚从简单的床上坐起他表情一僵,妈了个蛋,裤裆滑腻腻一片。

    “哎,我好可怜啊,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媳妇不在身边,居然‘跑马’了,郁闷……”

    纠结片刻,白杨身上火焰升腾,乱七八糟的一切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再招来一股水流冲洗再蒸干水汽,比洗澡还方便。

    换上干净的衣服他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出门。

    经过一夜的时间,外界上岛来了很多人,就目前已经有五千多被带到这片营地,后续更多。

    估计是因为岛屿的特殊性外界加大了重视,如果全部到来的话白杨估计得有三万以上,这还不算之前已经在这里的一万多人。

    “如果不隐藏这座岛,始终都是灾难之源……”

    心中叹息,不管来的是谁是哪个国家的,白杨直接将其催眠给我办事儿去。

    人多力量大,后续上岛的人源源不断直接带来被他催眠,一块块大石头也快速搬来。

    用血纹剑将石头修成需要的尺寸大小,加上昨天的,两个小时时间他就弄出了五百多块,足够了。

    虽然布阵只需要四百多块,但其他的备用没错。

    昨天安排人抓来的鱼喂养在挖出的水坑里面,要活的个头大的杀了取血,肉的话可以用来吃,这片营地那么多人每天的消耗就不得了。

    石碑准备好,血液也足够了,白杨接下来是关键。

    布置大型阵法,他是第一次,需要做很多事情。

    “你们带人去岛上的这些地方,到了之后给我挖坑,至少要挖十米深的坑,中午的时候就要完成!”

    根据昨天规划的阵基所在之地白杨开始安排。

    挖坑什么的纯粹是他折磨人的手段,阵基其实摆在地上也没啥,毕竟阵法一旦布置成功几乎和岛屿是一体的,地球这边除非动用导弹核弹否则休想伤害丝毫。

    把人员安排出去后,他接下来需要在准备好的石碑上铭刻阵纹。

    他要布置的‘护山阵’是物阵,阵纹这种灵阵的手段只是辅助,说白了,阵法是要用四百三十三块石碑布置,可每块石碑自身散发的磁场却不一样,要达到布阵的效果,需要用阵纹去调节石碑自身散发的磁场。

    毕竟是大型阵法,四百多块石碑若是还去细致的慢慢调节不同磁场之间的冲突的话,那计算量估计地球上的超级计算机加起来都办不到。

    阵纹的刻画,需要用利器在石碑上铭刻出来,很复杂,那千回百转头发丝大小的纹理需要布满石碑,还不能出丝毫差错,地球上恐怕最好的雕刻师都做不到。

    但这难不住白杨,念力控制血纹剑围着石碑唰唰唰的刻画,几乎是‘一笔’成型首尾相连。

    阵纹铭刻好并不是说这块石头就成为了合格的阵基,充其量只是多了复杂的花纹而已。

    接下来才是关键,要像画符一样将准备好的鲜血沿着特殊的轨迹涂抹在石碑表面的阵纹上。

    这个也难不住白杨,如果是手动的话估计他一辈子也别想成功,谁让他拥有念力开挂呢,挂逼就是这么任性。

    当鲜血顺着特殊的顺序布满石碑上所以的阵纹后,原本普普通通的石块表面,让人眼晕的复杂阵纹闪过一抹妖异的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