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杨若无其事的样子,苏溪水眼睛一眯看着他冷笑道:“是么?”

    这种表情,白杨第一时间就感觉要遭。

    果不其然,在苏溪水说话的时候,一条大长腿笔直绷起就向着白杨的下三路招呼,心生警惕的白杨立即后退一步避开,正要说一句你踢不到的话,视线中一只白嫩嫩的拳头飞速放大。

    砰……

    白杨捂着眼睛后退一步无语道:“你玩真的???”

    “我要是玩真的你脑袋都被打爆了,哼哼,真当我的便宜那么好占?我早熟悉你的套路了,这叫声东击西,懂?”苏溪水得意得哼哼道。

    放开捂眼睛的手,眨了眨眼,有点酸,白杨看着苏溪水不怀好意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你想干嘛”苏溪水不怕,眼睛一瞪,但还是下意识后退一步,曾经她在白杨手中吃的亏可不少。

    然而防备也没用,在她后退一步之后就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白杨念力将其固定,走过去扬起巴掌啪啪啪在她屁股上一顿狠抽……

    啪……

    “反了你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啪……

    “还声东击西呢,哥这叫碾压,学会了不?”

    白杨抽一巴掌数落一句,抽着抽着发现苏溪水不吱声,抬头一看,发现对方双目喷火的看着自己。

    打不下去了,再玩就过火了,尴尬一笑,耸耸肩转移话题问:“你找我干嘛?”

    没有了禁锢,苏溪水恢复自由,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杨说:“我记下了,加上以前的,总有一天我要连本带利的让你还回来!”

    “咳咳,日后再说日后再说……你还没告诉我你找我干嘛呢”白杨尴尬一笑生硬的转移话题道。

    深吸口气,苏溪水强压心中郁闷,看着白杨皱眉道:“有人发现岛屿外又有人不顾危险在强行通过危险的海域想要上岛,而且数量不少,应该是之前上岛之后的人就没有在出去引起了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了!”

    听了这话,白杨变得认真起来,想了想问:“那么你们决定怎么办?”

    “其他几个决策者的意见是,上来的人越多越好,这样一来同伴就更多,更有利于霸占岛上的资源与外界的国家对抗,没有人看到岛上的财富后会不动心,还是老办法,等到外面的人上岛后,悄悄偷走他们的船只,留下蛛丝马迹,他们只能顺着痕迹来到这里,然后还不是捏圆搓扁,威逼利诱成为这里的一部分”苏溪水沉声道。

    “然后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白杨点点头问。

    对于岛上的人是什么心思白杨不在意,最终这座岛会在世人眼中消失,岛上的人白杨也会想办法让他们忘记在这里的一切。

    “找你的原因,是因为几个决策者考虑到随着岛上的人数越来越多,形式会越发复杂,而且人数多了之后需要的相遇资源就更多了,带上岛来的物质根本不够支撑几天的,如此一来就必须要有人离开岛屿弄来更多的物质,只是这样一来接下来的麻烦就更多,外面多国封锁,出去的每一个人都插翅难飞,更别说弄来物资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白杨打断苏溪水无语道。

    “基于以上原因,几个决策者商量,不能在这样一盘散沙,需要在几个决策者中推选出来一位绝对的掌控者掌控局面,而我,想当这个掌控者!”

    “你想当就当呗,管我什么事儿,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话说女人都这么婆婆妈妈吗?不能直接说重点?”白杨开始翻白眼了。

    “没那么简单,要成为绝对的掌控者,需要有让这座岛屿脱离外界束缚的能力,所以竞选方式是各自派人离开岛屿,不管用什么方法,摆脱外面各国的束缚,再带回足够万人生活一个月以上的物资,然而这样一来,就导致谁也不相信谁了,万一离开的人和外界自己国家的上层串通好,所有人的打算都会成为一场空,这是一个死循环,暂时还找不到解决这个麻烦的办法,可继续拖下去更不是个事儿……”

    不等苏溪水说完,白杨再度打断了她,想了想皱眉道:“到此为止吧!”

    “嗯?”苏溪水一愣,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说,到此为止了,没必要继续下去,接下来一切由我来操作,如果任由你们这些所谓的决策者继续搞下去,岛上必定会发生激烈的战争,然后好不容易有人成为了老大,又要考虑和外面的国家发动战争,在外界不知道这里具体情况的前提下,只要不是笨蛋,凭借岛上海量财富,可操作性很大,演变到最后必定会成为影响世界的战争,不是我危言耸听,这是必然的结局!”白杨摇头道。

    “没那么严重吧?”苏溪水皱眉,内心有些不甘,并非她对这座岛屿有什么想法,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证明自己。

    “没那么严重?太严重了,只要有人离开岛屿,上面的情况必定会被外界知道,呵呵,然后各国知道自己的人都背叛了,到时候岛上的人全部都要死!加之无尽的财富,引发世界大战是必然的!”白杨摇摇头道。

    这些问题,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得到,那些个所谓的决策者岂会想不到?但岛上的财富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都要尝试一下。

    万一成功了呢是吧……

    叹息一声,苏溪水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有些无奈道:“那你接下来怎么做?”

    她已经接受了白杨接管接下来局面的事实,而且一点也不怀疑白杨的能力。

    “这你就不用管了,接下来是我的事情,说了你也不懂”

    白杨都这么说了,苏溪水也不再问什么,既然白杨要接管接下来的一切,她也就彻底放松下来,尽管之前做了那么多成为了无用功有点郁闷。

    放松下来,她开始关注其他事情,注意力再度放在白杨手中的萌货上双目冒星星问:“这个小可爱你从什么地方得来的?给我抱抱好不好?”

    她不笨,知道强行抱抱是不可能的了,那个萌货还很危险,只能寄希望于白杨。

    “之前在岛上逛的时候捡的,至于你抱抱的问题我看还是算了,你也看到,小家伙对你貌似并不友好,乘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抬腿就走出帐篷,耽搁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不想让事态更大更复杂化,自己接下来也有了打算,干脆立即行动起来。

    早点解决岛屿的问题早点回家,谁有心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着。

    “对别人来说,想尽办法用尽手段都达不到的目的,你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达到吧,这差距……”看着白杨的背影,苏溪水仿佛吃了黄连一样,心头很不是滋味。

    离开帐篷后,白杨凌空而起,只在这片营地上空飞了一圈,念力散发出去,所有的一切都处于他的掌控之中了。

    正如苏溪水所说的那样,别人想尽办法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达到!

    如今已经是神道真君境界的他认真起来,轻易将一万多人催眠。

    催眠所有人后,叫来了几个所谓的决策者。

    没在意他们曾经的身份国籍,白杨直接指着其中三个决策者吩咐道:“,你你你,你们带一半的武装人员去岛屿海岸线,将但凡上岛的人都给我带来这里击中起来”

    吩咐完,他又指着剩下的三个决策者说:“你们带人去给我搬石头来,至少要两米高的那种,四百块以上,除此之外去给我想办法抓鱼,越大越好,活的给我送来”

    此时这个地方的人对白杨来说只是随意摆布的傀儡而已,自然是他怎么说就怎么做,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全都分散出去做事儿。

    前一刻他们还是所谓的决策者掌控很多人的生死,甚至梦想着拥有这座岛屿的财富,可此时他们的命运已经不由自己掌控。

    让人去将外面上岛的人带来这里,当然是白杨需要让所有上岛的人都忘记这里的一切,至于搬石头捕鱼过来,则是为了布阵所用。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人们麻木的执行命令,虽然他们还保留自主意识,可一切都不由自己决定。

    一块块两米多高的石头在一帮精力过剩的人努力下搬来,白杨只是控制血纹剑就轻易将其修成一米八高的长方体石碑备用。

    岛上遍地是石头,原本白杨可以随意弄出这样的石碑,可他就是想折磨一下这帮异想天开的家伙。

    还想霸占这座岛屿成为世界上的又一势力,做梦呢,咋不上天呢,不知道那会带来多么剧烈的后果吗?

    等到夜幕降临,石碑也才弄出三百来块,可一帮搬石头的人却累得筋疲力尽。

    今天就算了,明天继续折磨你们半天!

    哼着小曲,白杨一脸轻松的返回自己的帐篷。

    看着身边咔擦咔擦啃一块翡翠的萌货,白杨很惆怅,这到底是什么鬼,不但吃钻石,翡翠黄金宝石更是来者不拒,小小的身躯怎么吃得下那么多东西?这一天来就没见它停过,虽然岛上宝石很多,可总有坐吃山空的时候吧,以后咋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