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冰层的快速消融,下方的熔岩剧烈翻滚上涌,虽然还达不到喷发的地步,最后应该会灌满山洞大部分区域。

    是时候离开了。

    来这冷热交替的古怪山洞一趟,来时两手空空,走的时候却带走了一个毛茸茸的萌货。

    天知道是什么生物,圆滚滚毛茸茸的一个球,偏偏还有四肢,古怪得很。

    如同进入山洞时的无声无息,白杨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被人发现,反倒是听到了洞外一帮科学家疑惑的讨论。

    “快看,山洞中冰块在融化!”

    “温度变得更高了,必须得远离,这个地方没法呆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要发生火山爆发了吗……”

    对于这些白杨没在意,火山不会爆发这点他相当肯定,只是那个山洞不久之后或许就要变成一个火山口了。

    远离人群之后,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依旧无法使用。

    “奇怪,岛上电子设备无法使用不是因为那古怪冰块的缘故?”拿着没法使用的手机疑惑不已,这会儿山洞中的冰块恐怕都融化得差不多了,白杨也无法去证实。

    最终他只能猜测,导致岛上电子设备无法使用的原因可能是岛屿的特殊环境构造造成的,毕竟岛屿周围的海底必定布满了空洞才能形成海面上大大小小的旋涡,这种特殊的地形就足以说明点问题。

    当然,还可能是岛屿深处埋藏了未知的矿物造成的,类似于磁铁之内的矿物造成了电磁波的干扰……

    他不是科学家,对于这些事情也没纠结。

    回到属于自己的帐篷中,白杨将肩膀上的萌货拿到手中告诫道:“哪儿也别去,也别让人看到你知道吗?”

    “咦咦……”小家伙萌萌的大眼睛看着白杨咋啊眨发出回应的声音。

    天知道它到底有没有听懂白杨的话……

    或许是听懂了吧,白杨心道,毕竟将小家伙放在帐篷中它就哪儿也没去,就在这小范围内飞来飞去看什么都新鲜的样子。

    嗯?

    这会儿白杨才反应过来这小家伙的不同寻常,居然不受重力限制能自由飞行,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于是白杨将其抓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打量,对方也任由白杨折腾,可看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它依旧只是一个软软的萌货肉球。

    怪哉,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白杨也只能放弃,让它在边上玩耍,自己找来一张大点的纸张开始写写画画。

    也就是他一个大老爷们了,若是换个少女心泛滥的女人来,遇到这么个萌货还不得心肝一样舍不得撒手。

    拿着笔摸着下巴白杨思索接下来的安排。

    “单纯的让岛屿消失在世人眼中很简单,只需要布置迷雾阵法将其覆盖就可以了,周围那些大大小小的旋涡就让这片海域成为了绝地,有人吃多了才会跑来找死,不过这样还不够,万一有人误闯进来,发现了岛上的财富,恐怕现在的局面会再次上演,如此的话,就需要在布置一个迷幻阵法,类似于鬼打墙之类的,让人进来后自动离开,不过这还不保险,说不定就有那么些个运气爆棚的人能无视阵法,这个也的防备,所以需要布置一个隐匿阵法让这个地方彻底消失……然而岛上的那种线虫堪称灾难之源,万一跑出去一条就不得了,就不得不弄一个?;ふ蠓ㄖ嗟男纬商厥饬Τ》乐沟荷系亩鞒鋈ァ?br />
    脑海中快速思索,白杨有点头疼。

    按照计划中的来布置,迷雾阵法,迷幻阵法,隐匿阵法,防护阵法,这就是四中阵法了,而且还需要覆盖整个岛屿,其中的工程量堪称浩瀚……

    “四种不同功能的阵法这个有点麻烦,有没有集四种功能于一体的阵法?”

    想到这里,白杨又拿出阵法传承玉佩开始翻找里面的阵法内容,别说,还真有,是一个三品阵法,名为‘护山阵’。

    这种阵法在异界多用于守护宗门,就是常人所说的那种护山大阵,能让宗门消失在常人眼中的同时还具有不错的防护效果。

    当然,使用这种阵法的都是一些小宗门,听名字就知道多LOW,大宗门哪儿看得上这个。

    “虽然不是没有比这种阵法更好的,但就地球这边而言的话,遮蔽这座岛屿绰绰有余,就它了……”

    决定了使用这个阵法之后白杨加以研究,随即发现,这种阵法虽然也是一座物阵,却又掺和了一点灵阵的手段在其中。

    “涉及到灵阵的话就需要刻画阵纹,阵纹需要吸收天地元气才能激活,然而地球这边的天地元气微乎其微,这个有点难搞,但万事万物都有取代之法,刻画阵纹的这点元气可以用生物的鲜血代替,鲜血是生命之源,蕴含精气,一般动物的鲜血就够了,毕竟对于这个阵法来说阵纹只是微不足道的辅助……”

    大脑快速思索,白杨将方方面面都考虑清楚。

    接着他根据观察到的岛屿情况,将大致的地形描绘在纸上,根据地图规划阵法的布置。

    花了近两个小时才将先期安排搞定,伸了个懒腰,接下来就是具体布置阵法了。

    将图纸烙印在脑海,记下后他一把火烧掉,这玩意虽然落入别人手中也无伤大雅,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知何时,白杨从山洞中带出来的萌货跑到了他的肩膀上,原本没在意,但白杨看了一眼后就愣住了。

    将其拿在手中,白杨愕然不已。

    小家伙萌萌的大眼睛看着白杨,仿佛在说为毛这样看着我一样。

    白杨愕然的不是小家伙跑自己肩膀上去了,疑惑的是这家伙两只小爪子捧着的东西,那是一块鸡蛋大小的钻石,天知道这家伙乘自己不注意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这家伙喜欢宝石?”看着手中的萌货白杨心头嘀咕。

    然而小家伙见白杨就那么看着自己,眨了眨眼后,捧着的钻石放嘴里咔擦一口,吃水萝卜一样咬下一块,咔咔咀嚼……

    这一瞬间白杨差点没瞪爆眼睛,小家伙吃钻石?

    那可是钻石,地球这边号称最坚硬的物体之一,在它口中就如同水萝卜一样嘎嘣脆?

    “咦咦……”

    小家伙吃着钻石,萌萌的大眼睛看白杨,然后小爪子捧起咬了一口的钻石递给白杨仿佛在说粑粑你是不是也要来一口……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白杨超级纠结的看着它问,倒不是心疼钻石就这么被吃了,只是谁遇到一个吃钻石的生物都会无比纠结吧?

    见白杨不要,小家伙将捧着的钻石全部丢嘴里,咔咔咀嚼然后吞掉。

    它就一个圆溜溜的身躯,是脑袋也是身子,鬼知道它把钻石咀嚼吞什么地方去了……

    好奇之下,白杨小心翼翼的捏开小东西的嘴巴往里面看,它也是有牙齿的,米粒大小,晶莹剔透很尖锐,除此之外没啥特别的,和普通动物口腔没啥区别。

    挠头,白杨很纠结,这个东西吃钻石,以后怎么养活?

    哦,看到人之后别人问起我就说这是我的宠物,没见过?我也没见过,你问吃啥?吃钻石……

    啧,这让我怎么回答?

    然而关键的是谁家宠物是吃钻石的?你养得起吗?世界首富都给你吃成叫花子你信不信!

    在白杨纠结不已的时候,帐篷的门帘被掀开了,苏溪风风火火的进来看到白杨后愣了一下说:“你之前去哪儿了?我找了你两次都没找到……呀……”

    说着说着苏溪水就发出了一声惊叫,紧接着一阵风似的冲向白杨就要去抢他手中的萌物。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快给姐姐抱抱,啊呀呀,我的心都要化了……”

    苏溪水在抢夺白杨手中萌货的时候嘴里说个不停,一双眼睛简直在冒红心,满眼都是小萌货。

    果然,是个女人都抵挡不住这小东西的魅力,苏小妞枪林弹雨都经历过,死在她手中的人不知道多少,看到没,就这样一个暴力狂在看到萌货之后还不是一下子变成了铲屎的奴隶……

    心中这样想的时候,变故突然出现,在白杨手中原本一副哪怕你要把我煮了吃我还主动跳进锅里的小家伙,在苏溪水伸手要摸它的瞬间挣脱了白杨的手,小身躯一转,嘴巴张开露出尖锐的牙齿就向着苏溪水的手咬了过去。

    白杨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这要是一口下去那还得了,钻石都吃的嘎嘣脆,那牙口苏溪水的一只手估计是别想要了。

    伸手将其捞在手中后退一步躲开了苏溪水的抢夺,白杨开口道:“干嘛呢干嘛呢,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

    “你个臭男人放开它,啊啊啊,你看你都把它捏扁了,好心疼好心疼,我不管,快给我!”

    没抢到萌货的苏溪水一下子不干了,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想要抢夺,嘴里还在不停述说白杨的罪行。

    “别闹,这个东西我还没搞清楚是啥,刚才要不是我你的手估计就断了……”白杨满脑袋黑线无语道。

    一手拿着萌货放到身后,一手推过去准备把苏溪水推开,接着就尴尬了,白杨的手正好按在了苏溪水鼓鼓囊囊的一个**上。

    苏溪水身躯一僵,画面定格。

    两秒钟后,苏溪水眯眼看着白杨说:“摸够了?舒服吗?”

    “稀罕,也就那样”撇撇嘴,白杨若无其事的把手拿开。

    我说这完全是意外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