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圆形地下空间,周围全是蓝汪汪的冰块,形似一个中空的冰球。

    在外面的时候极寒极热两种极端温度交替,然而在这里温度却变得邪门的平稳了下来,跟外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此时白杨却没有心情关注温度的变化,反而是皱眉看着这个空间的中心之处。

    一块直径十米左右的不规则蓝色冰块凌空漂浮,白杨猜测外面那极寒的冰块就是这玩意造成的。

    在这块神奇凌空漂浮的冰块中心貌似有什么东西,但却看不真切。

    透过冰块,白杨只能看到内部是一个红色物体,大小应该和大点的苹果相当,但具体是个什么玩意就看不清了。

    “貌似是个什么东西被冰封在了这里?曾经深埋海底?”

    皱眉思索,白杨百思不得其解。

    围着那块冰块飞了一圈观察,然而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冰块不规则折射光线,内部到底是什么没法看清。

    停下来,想了想,白杨试探性的将念力向着冰块内部渗透进去想要观察个仔细。

    冰块或许无比冰寒,但念力无形无质,并没有对白杨造成什么伤害,他也成功的看到了冰块内部那红色的物体。

    “然而这是个什么玩意?”

    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白杨表情一呆。

    那是一个球,一个红色的球,一个毛茸茸的红色圆球,大点的苹果那么大,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貌似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感受到那红色的毛茸茸球体有类似生命的气息,白杨纠结无比,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玩意,听都没听过。

    不过就在白杨纠结的时候,冰块内部的那个毛茸茸红色球体轻轻动弹了一下,就好似冰封了无数年月的它又活过来了一样。

    咔擦……

    就在这当头,冰封那个红色球体的冰块出现了一道道裂纹,顷刻布满整个冰块,紧接着那块凌空漂浮的冰块崩碎了。

    “咦咦……”

    冰块崩碎后,一个莫名的声音突然响起,很稚嫩,声音萌萌的,听上去可爱无比。

    可在这样的环境下,白杨听到这个声音不但没有觉得萌,反而毛骨悚然。

    什么鬼?

    冰块崩碎后的碎片噗噗跌落下去,原地就只剩下那个红色球体凌空漂浮。

    那玩意从冰块中脱离出来后,身上浓密柔软的火红毛发舒展,根本就是一个毛茸茸的球体,圆溜溜毛茸茸,看上去还狠柔软,是个人看到都想捏一捏那种。

    “咦咦……”

    在白杨目瞪口呆中那玩意又发出声音了,然后,然后嗖一下直接飞向了白杨。

    速度太快了,快到只在白杨视网膜上留下一道红色轨迹。

    “我去,什么鬼!”

    白杨吓了一跳,瞬间用念力将其包围控制不让靠近自己,毛茸茸的红色球体距离白杨只剩一米凌空定格。

    红色球体挣扎片刻,力气太小挣脱不得,又发出了咦咦的声音,不过无论怎么听上去都有点委屈。

    嗤嗤嗤……

    就在这时,这个空间周围的冰块飞速气化,变成滚烫的雾气充斥了整个空间,强大的气压凭空出现,猝不及防之下白杨猛然飞出轰一声镶嵌在了冰墙之上。

    他存在的地方,冰块飞速气化,变成滚烫的气体,更远处冰块发出咔咔的声音在破碎。

    “冰块不那么冰冷了?貌似因为冰封那个球体的冰块破碎后周围的冰块就变得正常,从而承受不了我身上持续燃烧的蓝色火焰在气化……”

    很快想明白这点,白杨身上的蓝焰收起,周围的冰块停止融化。

    然而谁来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那块冰块破碎后周围的冰都变得正常了,是因为那个球体活过来的缘故吗?

    此时在外面,这个地方的冰块快速气化后形成的气压冲破山洞,导致原本在山洞口研究的一群人被吹飞……

    念力一扫,周围充斥的滚烫雾气为之一空,下方隐隐约约有红光在闪烁。

    不过这会儿白杨却没注意到这些,当他念力排开雾气后,又在眼前看到了那个红色球体,就在他前方一米之外。

    “咦咦……”

    那玩意又发出声音了,白杨居然诡异的感受到那声音中包含了惊喜和委屈两种情绪。

    “什么意思?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重新活过来了从而对我表示亲近,然后我不让你靠近所以你感觉委屈?”

    白杨心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个想法,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个想法才刚刚出现在脑海的时候,他跟前的红色球体发生了变化。

    如线团一样毛茸茸的它,浓密柔软的毛发如水一样波动,然后毛茸茸的一团对着白杨的方向出现了三道裂缝。

    额……

    没感受到危险,白杨看着前方的出现变化的线团一脸愕然。

    那个毛茸茸的球体,裂开的缝隙居然是眼睛和嘴巴……

    大点的苹果那么一个毛球,眼睛却有啤酒盖那么大小,圆溜溜水汪汪,眼珠子是漆黑的颜色,嘴巴有一寸那么大,小小的,冲着白杨开合间发出咦咦的稚嫩萌音。

    “这还真是个活物?然而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看着眼前的东西白杨懵了,同时也觉得太神奇了,真是活的?

    毛球的变化还没完,从那小小的毛茸茸的身躯两边伸出了两只常人大拇指大小的毛茸茸爪子,爪子小小的,毛茸茸的,有三根手指头,在这毛茸茸的一团下方还伸出了两只半个大拇指长短的小短腿。

    “咦咦……”

    变成这样子的线团水汪汪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白杨小嘴咦咦的发出声音,带着惊喜和委屈两种情绪。

    尽管它伸出了四肢,任然看上去是一个毛茸茸的球体。

    萌货,十足的萌货,秒杀一切女性的萌货!

    看着眼前的毛茸茸生物白杨内心一下子出现了这个念头,他觉得,只要是个女的,估计看到这家伙都会被萌出一脸血,从而尖叫着要抱在胸前那种……

    萌物不萌物白杨不管,这会儿他看着这奇怪的生物充满了警惕,鬼知道这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不是有句话叫做越美好的东西就越危险么,白杨觉得这玩意应该很危险,毕竟存在的地方和出现的地方都太诡异了。

    “你是什么东西?”白杨试探性的和它沟通,念力将其包围,防止对方靠近。

    “咦咦……”

    小家伙又萌音的叫唤了,大眼睛看着白杨委屈极了,甚至都有泪水快要滑落,就好比被抛弃的小孩一样。

    这一瞬间,白杨不得不承认一点,自己被萌到了,差一点就心软将它抱在怀中。

    忍住,天知道这东西是不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想让我放松警惕从而对我不利!

    心中告诫自己不要上当,白杨就这么和前方的毛茸茸红色球体生物大眼瞪小眼。

    时间一点点过去,周围的冰块在咔咔咔破碎,下方红色光芒闪烁越发剧烈了。

    不一会儿,空间下方的冰块彻底崩塌掉落,飞速融化成为滚烫的气体,周围温度飞速攀升。

    到这一刻白杨才发现,冰块下面居然是翻滚的岩浆,这个位置根本就是一个火山口,之前有冰块覆盖没法发现,这会儿冰块破碎后火山显现了出来。

    稍微关注了一下,下方的熔岩虽然翻滚,却没有爆发的趋势。

    “咦咦……”

    小毛球依旧看着白杨委屈的叫唤,大颗大颗的泪水滑落,两只小爪子去揉眼睛,看上去委屈得不要不要的。

    如此画面,白杨心软了。

    挠挠头,试探性的让控制它的念力放松了一点。

    小家伙眼睛一眯好似月牙一样,显得很开心,含着泪水在白杨允许的情况下一点点接近。

    它力气那么小,除了萌之外并没有表现出威胁,若是靠近后想对我不利我的异能火焰异能闪电能瞬间弄死它!

    心中所想,白杨让小毛球靠近自己。

    然后,小家伙如愿以偿了,来到白杨的胸前,小爪子轻轻碰到白杨,开心极了的咦咦叫唤,毛茸茸圆溜溜的身躯在白杨身上蹭啊蹭依恋得不得了,随后抬起小脸看着白杨眨眼,大颗大颗的泪水滑落,那样子就好似被抛弃的小孩重新回到了父母怀抱一般。

    “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这一刻,白杨面对那双眼睛,莫名的内心充满了罪恶感。

    见小东西没有什么危险,他试着用手去触碰。

    小家伙没反抗,白杨触碰到之后,只觉毛茸茸的超柔软。

    天知道是什么原因,白杨触碰小家伙,它不但没生气,反而无比开心,圆溜溜的身躯蹭啊蹭白杨的手,随即干脆在白杨的手中打滚,咦咦的开心声音叫个不停。

    仰头,白杨无比茫然,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玩意是什么东西,为何我根本没有见过它它却和我如此亲近?

    小家伙只会咦咦这个萌萌的发音,根本没法回答白杨,从它身上肯定是没法得到答案的。

    百思不得其解,白觉得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

    这会儿他已经差不多搞明白为何会出现之前的奇怪冷热环境了,地下就是火山口,却因为那种冰块的存在造就就之前的神奇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