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神奇了,一个冰洞,里面却无比炎热,这种情况,闻所未闻……”

    “能将石块冻成粉末的冰块布满洞穴,哪怕只是洞口,温度至少也在八十度以上,内部温度到底多高?”

    “这是大自然的神奇还是上帝的杰作……?”

    神奇的洞口,一帮来着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汇聚,众说纷纭,但没有人能说得清这里的具体情况。

    各种电子设备在岛上没用,他们的研究手段大打折扣,拿这个神奇的山洞束手无策。

    别说他们,就连隐藏在人群中的白杨看着这个洞口也惊奇不已,极寒和极热并存,两种截然不同的性质存于一起,不可思议。

    “或许这个岛屿上电子设备无法正常使用以及拥有如此多的宝物和这个山洞有关!”

    心中如此猜测,白杨在想要不要进去看看。

    从之前看到的画面判断,这个山洞太危险了,将石头都能冻成粉末的冰块,若是自己沾染到恐怕下场一样,而且内部的高温也是个天大的麻烦。

    当然,这些危险都只是针对于普通人来说。

    没有纠结三秒钟,白杨毅然决定进去看看,主要是他对这个山洞太好奇了,类似于异界迷河林冷热泉一样的地方,不看看他心中跟猫抓似的。

    在隐匿符的隐身状态下,白杨向着神奇的山洞飞了进去。

    刚刚进入洞口,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白杨只觉扑面而来的炙热,整个人都要烤熟一样。

    这才只是洞口,鬼知道内部到底多么炙热。

    空气是热的,然而山洞墙壁上就是极寒的冰块,在没有接触冰块的前提下,一点都感受不到寒冷。

    太神奇了。

    仔细打量山洞的墙壁,饶是白杨眼睛都快瞪爆了也没看到任何阵法纹理存在的痕迹。

    这不科学……

    继续深入,白杨往边上移了一点,躲开了后方山洞外又丢进来的一根木头,眼睁睁的看着木头飞过去,在几十米外凭空燃烧。

    能让木头在没有明火状态下燃烧的温度,至少是三百度以上吧?

    好吧,虽然是常识,但谁会无聊的去关注这些东西……

    只进入了山洞十米不到,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白杨就感觉受不了了,空气的温度在这个位置至少是一百度!

    他汗流浃背,快扛不住了。

    一张冰冻符拍在身上带来了一丝清凉,但这在平常能让温度下降到接近零度的冰冻符,在白杨继续深入山洞二十米之后就失去了效果,轻微的咔擦声中破碎。

    无奈,白杨又取出一物,一颗龙眼大小的冰蓝珠子,这是那次很多人去葫芦山谷找麻烦的时候白杨得到的一件二品法宝之一。

    别看只是二品法宝,但这玩意攻守兼备,催动之下能出现冰寒之气,可以用来防护也可以用来攻击。

    珠子催动,飞到白杨头上,幽蓝光芒绽放,垂落一缕缕寒气将白杨笼罩,冰寒无比,却不会伤害到使用法宝的白杨本身。

    这冰寒之气温度很低,白杨猜测能达到零下近百度,在这件二品法宝的低温?;は?,他继续深入山洞。

    然而又百米后,咔擦一声轻响,珠子上出现了裂纹,?;ぷ陨淼暮伤傧?。

    一件二品法宝,在这个的高温环境下就这么毁了……

    蛋疼,这才深入山洞一百多米距离好吧?

    注意了一下后方山洞口的那些人,白杨想了想,将身上该收起的东西都收入了空间袋内,然后,身上赤红异能火焰闪现,衣服顷刻化为飞灰。

    “舒服多了”如此状态下白杨松了口气。

    周围的高温并没有他的赤红异能火焰高!

    然而他赤红异能火焰升腾,隐匿符承受不来燃烧了,于是山洞外的人不淡定了。

    “上帝,那是什么?人形火焰?”

    “这座岛屿有太多惊人之处了,山洞内的人形火焰,是因为我看花了吗?”

    白杨周围升腾赤红火焰凭空出现着实吓到了不少人,不过火焰包围下人们看不清他,他也不在意,在赤红异能火焰的包围下继续深入山洞。

    赤红火焰的温度有多高白杨真心没有专门测量过,钢铁都能飞速融化可想而知温度之高,山洞内的温度虽然也高却也比不上他的异能火焰。

    如此深入,一百米之后,山洞到头了。

    哦不,没有到头,只是平行地面的山洞开始呈现四十五度角倾斜向下,周围蓝汪汪的冰晶越发厚了,导致山洞越往深处越小。

    可想而知,越往深处冰块越冷温度越高,但白杨飞行状态不用考虑冰块的因素,只需要专门对付高温就可以了。

    斜着向下的山洞很深,白杨一路深入近千米后,周围厚重的冰块已经让山洞缩小到了十米直径,而这个位置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空气都仿佛要成为一种扭曲的流质,高到他的赤红异能火焰都有些扛不住,身躯感受到了难耐的灼热。

    “老子信了你的邪,倒是要看看具体是什么鬼原因!”

    白杨咬牙,身上的赤红异能火焰一变,变成了温度高了十倍以上的蓝色火焰,然后他又舒坦了。

    在蓝色火焰的?;は?,他继续斜着向下深入。

    周围的冰块越来越厚,山洞越来越小,温度越来越高。

    待到白杨下降了近五千米的时候,山洞缩小到了直径两米的程度,上下冰寒的冰块触手可及。

    根本不用去触碰白杨也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冰块有多么冰寒,不过在蓝色火焰的高温下这种冰寒的冰块却是在缓慢的融化,证明冰块虽然冰寒却也抵挡不住蓝焰的炙烤。

    然而见了他妈的鬼了,白杨可是知道,自己的蓝焰连泥土岩石都能烧成岩浆,可这冰块在蓝焰的炙烤下融化速度就跟阳光下的冰棍一样缓慢……

    难道不应该是瞬间被气化吗?

    不敢触碰冰块,前方的洞口越发狭小,然而都到了这个位置白杨也不想放弃,干脆心一横,让自己直立飞行的姿势变成了横向飞行的姿势。

    再前进了近千米后,鬼知道他已经深入地下多深的地步,前方没路了。

    周围的冰块越发厚重,洞口太小,哪怕是他横向飞行也别想继续前进。

    “还有差不多一百米,前方的冰块就彻底融为了一体成为冰墙,前方没路了,然而那里却并非尽头……”

    白杨很纠结,到底要不要继续前进?

    然而更加见鬼了,前方完全是冰块,为毛却这么热?倒是给个理由的说……

    前进还是后退此时对于白杨来说是个问题。

    然而还用考虑吗,都到这个位置当然是前进了。

    虽然前方没有路,但没路也要给他打通一条路来!

    一柄漆黑三品法宝飞剑取出,他控制着斩向前方的冰块,期望将洞口扩大一些。

    然而曰了狗了,这把三品法宝飞剑飞出斩在冰块上发出当的一声,火花四溅,冰块太坚硬,三品法宝都奈何不得。

    不但奈何不得,当飞剑接触冰块后,咔擦咔擦的声音中飞剑居然被冻出了一道道裂纹,然后啪一声碎了。

    “我……”

    看到这一幕白杨目瞪口呆,这也太邪门了吧。

    再度咬牙,白杨还就不信邪,巴掌大的六品法宝十绝暗光剑气取出,催动到两米大小,旗帜将自身包围只留下一道缝隙。

    然后,他看向前方。

    噼啪……

    前方细小的洞口中,凭空一道手腕粗的惨白闪电出现劈在了冰块之上。

    在这道闪电毁灭性的力量面前,冰块炸裂,冰晶飞舞……

    “还好我将六品法宝十绝暗光剑气的旗帜当做衣服劈在自己身上,要不然这些冰块落在身上估计得完蛋!”

    心有余悸的想着,事实证明白杨新得到还没使用过的闪电异能还是有用的,尽管只是牛刀小试却也能炸裂冰块。

    如此一来就简单了,一道道手腕粗的电蛇将他包围,自身仿若球形闪电一样直接向着前方飞了过去。

    前进途中,强大的毁灭性电流肆虐,坚固无比又冰寒到极致的冰块纷纷炸裂,他有十绝暗光剑旗?;?,并不惧冰块碎屑掉在自己身上。

    如此一来,他就如同一个挖掘机一样硬生生在冰墙中穿行。

    心中默默计算,当白杨在冰墙中穿行了近千米后,前方的冰块破碎炸裂,哗啦一声,前方为之一空。

    他彻底走出冰墙了。

    走出冰墙的他,呈现在眼前的并非想象中已经来到地底的熔岩地带,而是一个直径百米左右的球形空间。

    这个空间寂静无声,空旷幽静,但却并不黑暗。

    还不等白杨仔细打量这个空间,身后就传来了咔咔的声音,转身一看,自己刚刚出来的地方,冰晶凝结居然完好如初。

    看了一眼白杨就不关注了,既然自己能从那里进来就能再度破坏出去。

    转身仔细打量这个空间,他一眼就看到了或许是造成这个古怪山洞的原因所在。

    在这个圆形空间的中心之处,凌空漂浮着一块蓝色冰块,那冰块呈现不规则形状,直径大概十米左右。

    “什么鬼东西?”看着那块冰块白杨皱眉。

    在那块凌空漂浮的冰块中心,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什么东西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