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看了看苏溪水,白杨示意她自己随意,抬了抬下巴冲着地上的小型浮空阵法说:“你管我懂什么……你看这个”

    地上,六块手指头大小,路边随意可见的不规则石块占据了不到一尺范围,在这六块石头上方两寸之处却凌空漂浮着一块小石子,神奇得很。

    苏溪水看了一眼,然后不明所以的看着白杨问:“然后呢?”

    “你难道就不觉得神奇?”白杨无语的看着她说。

    心道你这什么反应啊,这可是哥第一次摆出的阵法,很有纪念意义的,不说胆战心惊,至少也要表现得惊奇吧。

    撇撇嘴,苏溪水翻了个白眼说:“这有什么好神奇的,你哪天告诉我你要生孩子了我都不觉得奇怪”

    好吧,这就没法沟通了。

    苏溪水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华夏的五好青年,在见识了白杨的种种神奇之后,只要是和白杨相关的任何奇怪事情她都不觉得奇怪,一脸理所当然,要是哪一天白杨正常了她才觉得奇怪。

    原本想要炫耀一下自己踏足新领域了,但苏溪水的反应却是打击到了白杨,转移话题说:“忙了这么久,情况怎么样了?”

    “目前来说,我掌握的这部分暂时被我强势压下去了,有人并非真心归顺那是肯定的,指不定还有多少卧底呢,这些都无关紧要,翻不起什么浪花,我之前去接触了一下其他六个决策者,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家伙,从情报分析来看,排在第一的是一个米国人,不愧是世界老大,到哪儿都能充大头,其次排在第二的居然是一个东瀛家伙,东瀛小国,或许是因为自卑心理,这里出现了一座新的无主岛屿,恐怕是想掌握在自己手中扩充领土,从而派来了大量人手,原本的第三应该是雷克,澳洲人,不过因为我的关系取代了他,手下的人被别人吞并了一部分下滑道第四,现在排在第三的居然是一个阿三……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苏溪水发现白杨居然又专心致志的在摆弄石头,顿时有打人的冲动。

    “在听呢,你说就是,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白杨继续摆弄石头回答到,表示自己在听。

    一心多用而已,小儿科了。

    “接下来我的打算是将岛上的人全部都掌控在手中,合纵连横,阴谋阳谋……哎……,想想其实真的很打击人,我或许绞尽脑汁冒着无数危险哪怕最终达到了目的,恐怕也只是你挥挥手的功夫吧?”说着说着苏溪水就开始纠结起来。

    “所以你决定放弃?”白眼头也不抬的问。

    “我不会放弃,现在大概想明白了,你的手段虽然能轻易控制人,却根本就治标不治本,控制了别人他们只是傀儡而已,就好像游戏里面随意能操纵的NPC……”

    摇摇头,白杨打断她说:“所以,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一点,我现在若是不到必要的时候根本就不会对人用那样的手段,要不然这个世界早就在我手中了,可那样又有什么意义,一潭死水,现在这样就好,多姿多彩,当然了,虽然想明白了这点,但我还是喜欢以最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才不要绞尽脑汁去想些阴谋阳谋,很费脑细胞的……”

    “算了,和你没法沟通,我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说这个,话说回来,这座岛上强者还真不少,在这之前还是小看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底蕴,就今天的接触来看,岛上不弱于雷克的人至少有十个,这还不算世界上其他地方隐藏的高手”

    “再高手还能高到武侠玄幻去?也就那样了,话说今天你和那个雷克比拼为毛打那么久?有必要么”

    “不要小看雷克,他很强的,就身体素质而言,他的力量和反应速度比我差了也就那么一点而已,搏杀经验丰富,若不是最后我施展了你给我的那种超越常人极限的武技将其秒掉,我想要战胜他并没有那么容易,其实想想也是,世界那么大,几十亿人口,总会出现一些天赋异禀的家伙,华夏有你提供的神奇物品培养超级战士,别国若是不计成本代价以养蛊的方式,培养一些和我们相当的战士出来应该不难,电流刺激,极限压榨,量变引起质变,总会有人脱颖而出的……”

    “对于这些我不予以评价,世界有它自己的发展规律,即使没有我,或许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之后,科学幻想中的基因战士机甲战士机器人大军也会出现”

    “其实,我相信你有能力让这些东西都提前出现,可为何你却无动于衷?宁愿每天得过且过?难道你是怕自己的干预破坏了世界发展的平衡吗?”

    “我只能说苏小妞你想多了,你怎么知道我无动于衷?嘿,成了,你看,这个神奇了吧?凭空生成一团水雾”

    嘴里和苏溪水不着调的说着话,白杨又用十多块石头加上一滩水布置了一个小型迷雾阵法。

    在阵法的作用下,一滩水化作水雾凝而不散,只要阵法本身不遭到破坏,这团雾气就会一直存在下去。

    苏溪水咬牙,站起来暴力一脚给白杨把布置好的阵法根基破坏转身就走,离开帐篷的时候丢下一句话说:“你根本就没有在听我说话!”

    神经病啊,我没有听你说话会和你哔哔半天?

    撇撇嘴,然后白杨又开始埋头琢么阵法的事情,有了成功的经验,毕竟是作为神道真君境界的牛人,一个个阵法师入门级别的练手阵法被他摆弄出来。

    有让物品漂浮的浮空阵法,有形成迷雾的迷雾阵法,有屏蔽视线的隐匿阵法,有让人产生幻觉的迷幻阵法……

    都是基础的入门阵法,有布阵图纸布置起来不难,只是受限于地球这边的材料原因限制,很多阵法找不到材料根本布置不出来,隐匿阵法还是他加入了一片灭神金才弄出来的呢。

    “基础懂了,大概了解了布阵的方法,手中又有相应的图纸,只需要了解这座岛屿的地形地貌,布置出阵法让这座岛屿消失在世人眼中就可以了……嗯,接下来睡觉……”

    第二天醒来,苏溪水不见人,估计是忙自己的去了,白杨没在意,自己弄了点吃的,然后在身上拍了一张隐匿符冲天而起去考察这座岛屿的具体情况。

    虽说岛上莫名的干扰让他的念力只能维持百米范围,但飞行还是不受限制的,速度极快的他只花费了几个小时就将整座岛屿光顾了一遍。

    期间各种珍宝见多了他已经麻木,甚至都没有了收集的兴趣。

    最后白杨来到了岛上最高的山巅,站在山上俯瞰周围,以他的目力隐隐约约能看到几十公里外的海面上停着的各国舰艇。

    “各个国家都派人想方设法的来到了岛上,可上来的人都没有再出去,外界不了解上面的情况,恐怕还会源源不断的派人上来吧,上来的人见到了无尽财富难免生出异心,在所谓的财富联盟悄悄偷走船只推波助澜下,就会形成一个死循环,最终这座岛上的人会形成一个立于世界的新势力……前提是没有我的干扰下,布阵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就让苏小妞自己去玩吧……”

    心中想了一些事情,最终白杨从山巅飞身而下,向着山脚下一个特殊地点而去。

    那个地方就是苏溪水所说的神奇地点,位于山脚下的位置,是一个高近二十米的山洞,周围有人把守,汇聚了很多科学家在洞口外面。

    这个地方之所以引起岛上近半的科学家汇聚于此,真的是太神奇了,洞口进去几米远就是蓝汪汪的寒冰,那是真的冰块,冰寒无比,轻轻碰一下冰块一个人就会被冻成冰雕,已经有两位数的人因此而死去。

    这个山洞的神奇并非是这堪比夜谈气体的寒冰,神奇之处在于,布满这种可怕寒冰的山洞空气居然一点都不冷,不但不冷反而越往深处越热,站在洞口都能感受到让人汗流浃背的惊人热量。

    布满可怕寒冰的山洞居然是热的,这种违背常理的自然环境真心很神奇,然而一帮科学家却研究不出为何会出现这种古怪的地方。

    白杨不着痕迹的混到山洞口的时候,正有科学家在指挥一个精英战士做实验。

    实验很简单,精英士兵力气大,往山洞内丢东西。

    一根从岛外带来的木棍,被士兵奋力丢进山洞中,在深入山洞数十米后凭空燃烧起来,没有明火的情况下木棍燃烧,可以想象到那里面的温度有多么可怕。

    然而,山洞中的空气温度高,可再丢一块石头进去,落到寒冰上,石头却在低温下被冻成了粉末,由此可以想象山洞深处冰块有多么的冰寒。

    “极冷极热两种不同的情况同时出现,这特么怎么有点熟悉?”

    看到这一情况白杨皱起了眉头,然后他很快就想到了异界迷河林中的冷热泉。

    然而开什么玩笑,异界的冷热泉是因为神道修士剑云布置阵法的缘故,而且还是分开的,可这里的冷热却是一起的,到底是人为还是天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