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围白杨等人的武装人员并非乌合之众,他们是各国的精英士兵,雷克的死虽然很让人意外,可在愣神片刻后他们就反应了过来。

    “杀了他们!”

    不知是谁用英语来了这么一句,凝重的气氛一下子拔高到了顶点。

    能背叛自身军人身份,哪一个不是无法无天之辈,怎么可能因为苏溪水的一句话就听她的?

    华夏这边带来的士兵还好,每一个都是精英战士,可一帮科学家就不行了,周围都是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家伙,他们哪儿见过这种阵仗,很多人一下子被吓得瘫倒在地。

    砰!

    一声枪响,上一秒还叫嚣着杀了白杨等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杀……”

    砰!

    又一声枪响。

    紧张的气氛中,先后有八个人开口准备对白杨等人开火,然而八声枪响,八个开口的人眉心中弹倒地身亡。

    站在雷克的尸体边,苏溪水双手各持一直手枪冷声道:“谁还想杀了我们?”

    八声枪响,八个扬言煽动人群动手的人就死了,死在了苏溪水的抢下,每一个都眉心中弹,太快了,快到那几个精英士兵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什么射速?这是什么精准度?

    余下的人浑身冰凉,不敢动了,并非完全忌惮于苏溪水可怕的武力值,而是因为华夏的其他四十多个士兵的表情和苏溪水一样,一脸戏虐,仿佛在等他们动手一样。

    那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他们人多,还包围了白杨等人,可此时却觉得自身处于劣势,不敢轻举妄动。

    “很好,那么现在能回答我你们的决定了吗”很满意那些人的反应,苏溪水一脸微笑的问。

    “我们可以听你的,但尽管你杀了雷克也不可能取代他的位置,我们跟着你,不会有好下场的,而且雷克死了,他原本手下的其他人也不可能听你的,其余六个决策者不会放过这些武装力量,肯定会吞并这些人,你想取代雷克就是和其他所有人为敌……”

    沉默的气氛中有人开口道,显然忌惮于苏溪水等人,但一旦听命她的话,接下来的命运就堪忧了。

    “你们只需要回答我是否听我的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会处理”苏溪水强硬的回答。

    “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和安全,我们会立即脱离你这边”

    “听你的可以,但你可别拿我们当炮灰去和其他人拼命……”

    在苏溪水强硬的态度下,周围的人纷纷表态。

    真心归顺当然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之前的雷克这些人也不可能是真心的,只是在岛上混乱的局面下,总是需要有一个人站在前方不是,这个站在众人前面的人可以是雷克,当然也可以是苏溪水。

    “很好,那么现在谁可以告诉我一下,雷克的心腹有哪些,那边都有些什么需要注意的人吗……”

    白杨就在不远处看着苏溪水汇聚周围的人进行短暂的情报搜集以及对接下来的安排。

    老实说,他内心是有点佩服苏溪水的能力的,在这种初来乍到的形式下,很快就判断出其实各个团体内部根本就不稳定,抓住这一点杀掉雷克,然后再施展点手段,轻易就能将眼前的人凝聚在自己手中。

    看似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其他六个决策者的势力,而自己手中雷克的其他部分还不属于自己甚至一盘散沙,但不得不说,别管眼下的一百来号人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他们不足五十个战斗人员一下子增加了近百个,一下子就壮大了一倍多不是么。

    那边苏溪水汇聚新‘收编’的一干人员进行了不足五分钟的短暂会晤,然后快速来到了白杨这边。

    “干啥?”白杨抬头看着她问,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真的只是下意识,没办法,苏溪水刚刚才和雷克打了一场,皮肤发红,汗水滴答,头发一缕缕粘在脸上,火爆的身材体香阵阵,真心诱人得紧。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注意到还是不在意白杨吞口水的动作,苏溪水看着白杨说:“接下来这些科学家就麻烦你?;ひ幌?,我得乘着雷克死亡其他方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带着人去稳定局面,最好是能将雷克手下的人全部掌控,我们才能站稳脚跟”

    想了想,白杨点点头道:“?;に敲挥形侍?,只是你去掌控局面的话,需要帮忙吗?毕竟满打满算这儿才一百多人,而且还不不是真心的帮你”

    “不需要你帮忙,这里的情况本来就很混乱,掌控局面不难,你也不要小看我,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我有什么资格成为此行的总指挥?”听到白杨答应,苏溪水点点头转身离去。

    有白杨在,这些没用战斗力的科学家安全根本不用担心。

    “其实只要我出面的话,里面的一万多号人分分钟就解决啦,你根本不用那么麻烦,而且还以身犯险”白杨看着苏溪水的背影说。

    脚步一顿,苏溪水不回头说道:“我知道,你出手的话很简单,而且你本来就会那么去做,但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至少证明,我比你那个花瓶老婆强多了!”

    说完这句话,苏溪水没有回头,也没有听白杨接下来的话,立即带着所有人离去,飞快消失在乱石堆那边前往了山脚下。

    挠挠头,白杨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咕嘟嘟将手中的酒一口干下。

    苏小妞你没事和我媳妇比什么啊……

    苏溪水带着所有能战斗的人离去,原地就剩下白杨和一帮科学家,面对周围那些鲜血淋漓的尸体,一个个科学家胆战心惊而且很没有安全感。

    尽管苏溪水拜托白杨?;に?,可白杨还没有之前的任何士兵魁梧,实在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白先生,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和白杨一起研究过线虫的科学家张老来到他身边忐忑道。

    “不用,就在这儿等吧,大家集中一点,有我在,没事的,放心”白杨有些烦躁的说。

    为什么烦躁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就是因为苏溪水的那句话?

    一帮科学家面面相窥,最终没有说什么,胆战心惊的等。

    按理说这个地方之前又是打斗又是枪声的,应该很快就有很多人来才对,可事实是和白杨等在这里,半天没有半个人跑来,这让一帮科学家疑惑不已。

    不过总归是好事。

    视线被阻挡的山脚下方向倒是传来了很大的动静,枪声呼喊声不断,应该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只是距离远这边无法知道真相而已。

    两个小时过去了,这边依旧没事,张老渐渐放心下来,在白杨身边好奇的看着他问:“白先生,我发现你一直都拿着块玉佩,岛上珠宝很多,这块玉佩对你来说有特殊意义吗?”

    “当然”白杨扬了扬手中异界神道传承的阵法玉佩笑道,并未多说。

    张老只是想找白杨说说话而已,见白杨不愿多说,只能尴尬的离开。

    这座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岛屿偏偏出现了,而白杨要让它再度‘消失’,直接毁掉不现实,不说岛上的财宝白杨有点舍不得,以他的能力想要把岛屿毁掉也够呛。

    如此一来,还有什么比布置阵法将其掩盖消失更合适?

    如今他已经是神道真君修为,留下传承的剑云也就这个境界,以他这个境界,布置改天换地的阵法恐怕得研究一段时间才行,但布置一点障眼法之类的阵法糊弄地球人还是很简单的。

    在下定决心让这座岛屿消失的时候他就在研究阵法,现在已经有点眉目了。

    自己亲手布置一座覆盖直径五十公里面积的阵法呢,想想还有点期待的说。

    虽说同样是真君境界的剑云留下了迷河林中的传承之地,桃花真君布置了万劫桃花阵,白杨接下来要布置的阵法根本不值一提,但这毕竟是他自己亲手布置的第一个阵法嘛。

    老子又不是专业的阵法师,哪儿需要和别人比……

    时间一点点过去,待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苏溪水再度出现,离去的时候她带走了一百多号人,可来的时候却只带来了两个人,而她本人却显得有些狼狈,狼狈中带着点激动。

    “结果怎么样?”白杨好奇问。

    看着白杨,苏溪水有点得意的下巴一抬说:“搞定了,雷克留下的人,我尽管动作快,但也只接管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被其他人接管了,不过此时我们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而且我和其他六个决策者见过面,初步站稳脚跟得到他们的认可”

    眉毛一挑,哟呵不错哟,不像自己这个挂逼,苏溪水以正常人的手段做到这一步白杨真心佩服,他自问做不到,好奇问:“怎么办到的?”

    “无外乎是威逼利诱而已,加上这里的人本身就是临时拼凑,做到这一步不难”苏溪水不以为意道。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其实是在炫耀,白杨心中嘀咕,虽然苏溪水说得轻松,但其中的凶险他也能预知一二,拍拍屁股站起来问:“那么接下来呢?”

    “跟我走吧,里面有一片营地属于我们的,接下来我会想办法掌控这座岛屿,然后你就开始实施你的计划吧,并非我有意要耽误你的时间,你给我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不好?不会太久,最多三天,这三天你若是无聊的话,那边有一个古怪的地方,你可以研究一下打发时间……”苏溪水看着白杨语气带着点祈求的意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