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荒地中,两百多号人汇聚,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了下来。

    不过这种气氛却一点都不压抑,反而让人有点期待。

    在场之人,除了白杨和一帮科学家之外,几乎全都出身军旅,谁的拳头大就能得到别人更多的尊重,是以类似于切磋之类的事情从来不会少。

    貌似眼下就要上演一出激烈的比拼了?

    都是一帮热血青年,而且还是军旅精英,比拼当然不会像舞台上一样软绵绵,每一次出手都是一击必杀的搏命比拼,想想接下来的拼斗,真心让人期待。

    “既然如此,那就比划比划?”苏溪水看着雷克笑问。

    她笑得很是甜美,但眼神中却有一种猫戏老鼠般的戏虐,除了白杨这个非人之外,她觉得在地球上自己不惧任何人!

    和雷克比拼,当然并非苏溪水争强好胜,这个地方汇聚了各国精英,鱼龙混杂,抛开白杨这个因素之外,他们人数少,初来乍到,若是不展现出一点手段的话,恐怕接下来麻烦不少。

    挥挥手,雷克示意周围的人散开一点,看着苏溪水歪了歪脖子,骨骼发出咔咔的响声,看着苏溪水他也在笑,眼神中同样是戏虐的神色。

    那种笑容充满了自信,好似老虎面对绵羊的挑衅要展现一下自己的獠牙然后才慢慢享受一样。

    “华夏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有太多东西值得学习,作为曾经的军人,我尤其向往华夏传说中所谓功夫,虽然前段时间你们网络上出现了什么功夫打假,说什么真功夫不存在,这点我是不认同的,至少我就见识过几个华夏的老拳师,很厉害,不过却被我打败了,这让我有点失望,而我本人也学习过世界上多个国家的拳术搏击方式,到目前为止,和我交过手的人,我还没有遇到能打败我的,你既然要挑战我,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最好给我点意外的惊喜”雷克看着苏溪水一脸微笑的侃侃而谈。

    “如果你不是那么垃圾的话,惊喜应该会有的”苏溪水看着对方挑眉道。

    紧接着,双方就这么相距五米距离对视了起来。

    不远处的白杨不知道啥时候就跑一块石头上坐了起来,身边放着酒瓶,一包花生撕开,拿出一颗剥壳丢嘴里咀嚼,看到两人大眼瞪小眼,撇撇嘴心道你们倒是打啊。

    苏溪水和雷克僵持了半分钟,看着苏溪水无比平静的表情,雷克渐渐的皱起了眉头问:“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那你为什么不动手?”苏溪水反问。

    “我怕我先动手的话别人笑话我欺负一个女人”

    “是么?我怕我先动手你就没有站着的机会了!”

    两人的对话很简单,都显示出了强大的自信,然而这种针锋相对的话语却让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没有双目碰撞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溅,也没有风起云涌的诡异画面,两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动手了。

    雷克猛然冲出,绅士一样的他一下子好似化身狮虎猛兽,简简单单的一拳向着苏溪水打出,杀气腾腾,力道很大,划破空气居然出现了呜呜的音鸣。

    与此同时,苏溪水也动了,优美的身姿宛如猎豹般迅捷,冲出的同时,修长的右腿猛然踢出,镶嵌钢板的皮靴划破空气发出嗤的刺耳尖啸。

    砰……!

    一声闷响突然炸起,周围除了白杨之外的人下意识心头一紧脸皮一跳。

    拳脚碰撞发出的声音好似闷鼓,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双方一触即分,雷克倒退三米,拳头隐隐作痛,手臂酸麻,再看苏溪水的眼神沉凝了起来,没有了之前轻松的姿态。

    苏溪水也后退了三米距离,借着雷克的一拳后撤来了个后空翻拉开距离,站定后身躯低伏看向雷克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尽管只是简单的接触,可双方都察觉到了对方的不简单,之前轻敌了!

    苏溪水尽管只是女人,可从小到大都很要强,打得小伙伴们见了她就跑,后来加入军旅,更是高歌猛进,用短短几年时间就进入了华夏顶尖特种兵行列,但那时候的她虽然身手不错却也有限,还称不上顶尖。

    在遇到白杨之后,服用百果酿增强体质,接受刘青山那种武学大家训练,经历各种凶险搏杀,学习了白杨给她的异界搏杀秘籍幽影秘典,更是在米国的时候白杨暗中给她服下了一点地乳精华,这些经历,让她的个人武力值几乎达到了超越常人的巅峰。

    在这之前,她一度觉得自己的身手全世界都找不到几个能和自己比拼的人,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一个劲敌!

    这个雷克,在岛上汇聚了各国一万多精英的前提下还能成为七个决策者之一,要说没点手段怎么可能?

    他之前给苏溪水说的都是实话,到目前为止,和他动手过的人他还真心没有遇到过能打败他的,这会儿苏溪水以一个女子的身份力量和他旗鼓相当,这如何不让他意外?

    “有点意思,我要开始认真了!”雷克狞声道,身上的气息一变,好似猛兽发怒,更加凶悍的扑杀过来。

    “不过如此!”苏溪水冷哼,同样向着对方正面冲去。

    两人在不大的范围内拳脚不停碰撞,每一次都发出让人牙酸的砰砰声,加之速度奇快,声音连成一片让人心头发闷。

    他们每一个动作都杀气腾腾,直指对方的致命要害,高强度的战斗让两人皮肤发烫汗出如浆,那种简单干脆直接到极点的搏命拼杀看得周围的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是在是太惊险了,对方一个动作若是挡不下来的话,非死即残!

    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杀死对方,舞台上那种花里胡哨的所谓‘武术家’在他们面前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弄死。

    白杨在不远处饶有兴致的看着,一边喝酒一边吃花生,看得津津有味,虽然白杨没有系统的去了解过当下地球这边的搏击之术,但以他的眼光还是看出了点门道的。

    两人交手之间,有泰拳的狠辣,华夏功夫多变诡异,军旅搏杀技巧的直指要害……

    两人几乎都是博众家之长,世界各个流派的搏击技巧信手拈来,你来我往打得个热火朝天。

    然而看着看着,白杨开始打哈欠了,他俩交手虽然精彩刺激,可时间长了却很无聊啊,哪儿有异界那边翻手间光芒一闪死一大片好看?

    “苏小妞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我都快睡着了”实在是看不下去,白杨在边上百无聊赖的开口道。

    如此紧张的气氛下,众人都在关注两人的搏杀,白杨开口,不用想都知道有多么瞩目,一个个看着白杨脸皮抽搐,这哪儿来的脑残,不知道这种战斗下稍微分心都是致命的吗?

    然而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当然,所谓的意外是其他人的意外,白杨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激烈拼杀中的两人,苏溪水在听到白杨的话之后,眼睛一眯,胳膊架开雷克的一脚,身影一下子变得飘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动作出现在雷克身后,一记手刀在雷克脖子上划过。

    嗤……

    苏溪水的手掌仿佛刀锋,居然将雷克的脖子撕开一道口子,顿时雷克脖子就变得鲜血淋漓。

    雷克眼神一变,当即飞退想要拉开距离。

    然而苏溪水却如影随形,身影飘忽,双手快到几乎打出残影,嗤嗤嗤的声音中在雷克身上划过,她的手掌如刀锋,在雷克生死画出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最终,她一手肘打在雷克心口,雷克身躯直接倒飞撞在一块岩石上,口喷鲜血。

    一脚踩在雷克的脖子上,苏溪水冷冰冰的看着他说:“我对所谓的决策者身份很感兴趣,你让给我如何?听我的,我不杀你!”

    所谓的财富联盟已经成立,想要在框架固定的前提下以后来者的身份上位只能用这种粗暴的方式。

    雷克浑身是血,但他看着苏溪水却在笑,满口鲜血的他狞声道:“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不过你要死!”

    死字出口,他手中出现了一柄短刀,毫不犹豫向着苏溪水的大腿斩了过去。

    明明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他依旧选择动手,狠辣果决到极点。

    军旅搏杀,不是你是就是我活,不管过程如何,最终活下来的人才能笑着活下去。

    咔擦……

    没有丝毫迟疑,苏溪水脚下用力,雷克的脖子断了,刚刚手握短刀挥出的手臂也垂落了下去。

    灭掉雷克,苏溪水看着周围傻眼中的武装人员沉声道:“你们决定听我的还是想死?我敢保证,你们若是反抗的话,所有人都要死!”

    唰唰唰……

    华夏剩下的四十多个精英战士早就严阵以待,手中的枪械毫不犹豫的抬起瞄准那些武装人员的要害。

    他们人数明显少于对方,而且还被包围,可情况却好似反过来了一样。

    雷克突然死了,在周围那些人眼中个人武力几乎无法战胜的雷克就这么死了,群龙无首之下一时之间有点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