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高悬,空气恶臭。

    乱石堆中,一块不起眼的石头横陈,表面布满了干涸的污泥,任何人看到都会将其忽视。

    周围散落着很多天然金珊瑚宝石,可白杨却看都不看一眼,蹲在边上仔细观察这块不起眼的石头。

    污泥下的岩石表面有着一些神秘的符号,像是天然生成,又像是铭刻上去,仿佛在阐述一种古老的文明。

    若不是因为安全时时刻刻开启念力,白杨都不会发现这块石头。

    红崖天书!

    石头上的那些符号,和白杨在黔省山区崖壁上看到的一毛一样,和他在‘龙墓’中看到的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他还可以翻出脑海中记着的符号与这块石头上的符号进行重叠。

    可是,这种神秘古老的符号或者说文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岛屿上?

    没有任何提示,想不通想不明白。

    “有什么发现?”看到白杨奇怪的举动,苏溪水过来好奇问。

    深深的看了一眼不起眼的石头,白杨站起来摇摇头说:“没什么,继续前进吧”

    点点头,苏溪水没再问,示意众人向前。

    接下来的一路,白杨除了注意周围有没有危险之外,还在注意沿途遇到的岩石,期望再次看到拥有神秘符号的载体。

    并没有让他失望,在前进了两千多米距离后,他一共看到了十多处铭刻神秘符号的岩体,有的深埋地下,有的裸露在地面。

    可是,这些符号他看不懂,纵然看到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只能在心中增加一些疑惑,这座岛上的神秘符号和黔省山区有什么联系?

    心头的疑惑并未持续多久,白杨被另外的事情打断了心中的想法。

    他们前方,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

    听到枪响,所有人脸色一变,尤其是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科学家,立即变得忐忑起来。

    “警戒周围,就近隐蔽”苏溪水沉声道。

    说话的同时,她已经手握枪械如同猎豹冲出,来到外围隐蔽注意枪声传来的方向。

    砰……

    又是一声枪响传来,在寂静的岛上显得格外刺耳。

    从声音上判断,枪响的地方距离他们不足千米,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苏溪水点了两个人和他一同悄悄接近查看情况。

    白杨来到一块石头顶上,注视着苏溪水她们前进的方向没有离开,相比起来,身后这些人的安全更为重要。

    事实是根本就不用苏溪水他们过去查看情况,枪声传来的方向正在快速向着他们接近。

    啪……!不远处一块石头火星溅射,有碎石崩飞。

    白杨看了一眼,挥手示意士兵带着科学家们隐藏好,免得被流弹误伤。

    那边有人快速向着这个方向接近,三个人,一逃两追,速度很快,在岛上穿行如履平地,身手应该是特种兵级别。

    “来人止步,若再接近我有权利开枪将你击杀”距离人群一百多米外的苏溪水冲着来人方向开口道,害怕对方听不懂,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

    当她的声音出现,奔袭过来的三个人第一时间隐藏了起来,或许对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人。

    沉默的气氛并未维持三秒,居中被追杀的那个人在隐藏地点开口道:“前面的朋友,我是鹰国人,请问你们是谁?后面有人想杀我,能否帮帮我?”

    说的是国际通用语言英语,白杨听得懂。

    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上,遇到任何情况都有可能,苏溪水可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鬼知道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

    于是沉声道:“抱歉,你并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你的身份,还请离开!”

    对方不说话了,却在借着岩体快速向这个方向接近,后面追他的两个人也没有放弃,或许对方听出了苏溪水的声音以为是女人可以借助脱险,说不定还有别的收获。

    目的不言而喻,靠近这边,让苏溪水他们吸引后面的人火力。

    执行过各种任务的苏溪水怎么会猜不到对方的心思,冷笑一声,对边上的两个人沉声道:“过去,将后面的人抓来,要活的!”

    两个精英战士咧嘴一笑,点点头,分别借着掩体冲出,动作迅猛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快速绕道接近后方的两个人。

    而苏溪水,却是将枪械往身上一背,速度更快的奔行出去。

    距离她两百米外,一个身穿迷彩服脸上都涂抹油彩的人手持枪械快速奔行,当他翻滚着来到一块石头后面的时候,上方传来轻微的响动。

    抬头,愕然发现一个漂亮的女人身躯低伏出现在他上方。

    这个女人自然是苏溪水,漆黑特质作战服将她身穿勾勒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身躯低伏的姿态,背部臀部以及修长有力的双腿形成了一个惊人而优美的弧度,让人口干舌燥。

    男子愣神一秒钟不到,当机立断,抬枪就准备开火。

    眼神微微一冷,苏溪水双脚在岩石上一蹬,猎豹狩猎一样扑下,速度太快了,快到对方反应不过来,只觉一股恶风扑面。

    砰!

    苏溪水借着下冲的力量一手肘击打在此人肩上,只一下,这个身高一米九的魁梧壮汉整个人都没知觉了,仿佛被卡车撞了一下。

    强大的力量下,他直接被打得轰一声撞在地上一口气差点没提得上来。

    这个女人好强!

    灵巧的一个翻滚御去下冲力量,苏溪水一手刀砍在对方的脖子上,在对方昏迷中撇撇嘴道:“不堪一击!”

    抬头,听到远处传来轻微的动静,笑了笑,单手提着这个昏迷的壮汉快速返回。

    看到苏溪水提着个人回来,白杨差点翻白眼,个暴力女……

    虽然没看到她解决对手的画面,可从短短的时间判断就知道过程有多么干脆利落了。

    和苏溪水一样,更远处两个士兵也各自拎着一个人回来。

    避开一帮科学家的地方,三个被抓回来的人昏迷躺在地上,他们穿着都一样,西方人特有的外貌,应该是来自同一个国家,只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上演追杀的剧情需要询问过后才知道。

    “要怎么处理这三个家伙?”白杨看着苏溪水好奇问。

    “先询问一番再说”苏溪水想了想道。

    耸耸肩,白杨在边上看戏。

    首先是被苏溪水抓回来的那个人,被她啪啪两巴掌抽醒,啧啧,那力道,人家两边的脸一下子就肿了。

    “来自哪个国家,你们三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对方幽幽醒来的时候,苏溪水冷冰冰的用英语问。

    对方一看就是精英战士,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要暴起反抗,然而苏溪水一脚踩下对方就没了脾气。

    “我真的来自鹰国,他们两个背叛了自己作为军人的使命想要杀我”对方见反抗无效,只能认命的说道。

    “不老实?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类人,折磨人的手段很多,总有办法让你老实的”苏溪水冰冷道。

    “我说的是真话”对方语气有点委屈。

    老子信了你的邪,苏溪水不说话,一拳打在了对方身上,这一拳也没多大力气,但对方却疼得整个人都抽搐了。

    “说不说?”

    “我说的是真……”

    砰……

    白杨在边上看得直翻白眼,他相信,若是给苏溪水时间的话,一定能让这家伙把自己祖宗八辈都吐出来,然而这个时候哪儿有那么多时间?

    暴力摧残虽然也是一种手段,但一般的精英战士训练都有抵抗审问这些科目,用这种方式显然是不行的。

    看不下去了,白杨拍了拍苏溪水的肩膀说:“你不行,走开我来”

    特怀疑的看了白杨一眼,但苏溪水还是走开了。

    白杨在那家伙边上蹲下,笑问:“来着什么国家?你们刚才是在干什么?”

    几乎和苏溪水一样的问题,然而收到的答案却是截然不同。

    对方眼神有些茫然的回答道:“我来自法国,隶属于xx特别行动队的一员,他们两个是我的队友,昨天我们有八十个人登岛,在海中折损了三十多个,上岛后遭遇一种可怕的虫子队友分散,我们三人发现了宝物,东西在我身上,他们想抢夺,从而发生内战……”

    听到这家伙的回答,苏溪水愕然看着白杨问:“你怎么做到的?”

    “秘密”白杨笑了笑,开始翻找这个家伙的包裹。

    他背了一个迷彩背包,半人高那种,打开后白杨倒吸一口冷气。

    包裹里面就一块钻石,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这块不规则形状的钻石却有篮球那么大,虽然没切割,阳光下简直晃花狗眼!

    “难怪他们回内乱,这么大一块钻石,足以让任何人抛开节操变得疯狂”苏溪水表情抽搐道。

    “哪儿有什么钻石?完全没有的事儿……话说这三人你准备怎么处理?”白杨睁着眼睛说瞎话,当着苏溪水的面将钻石变没了。

    “你!”苏溪水气得浑身发抖,指着白杨说不出话来。

    那么大颗钻石,闻所未闻,居然就被白杨堂而皇之的收起来了,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尽管不知道白杨弄哪儿去了,但见识过白杨本事的苏溪水一点都不怀疑被他收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