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苏小妞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白杨不以为意问。

    一口喝干瓶中酒,苏溪水丢掉酒瓶冷声道:“岛屿就只有这么大,没有船只根本无法出去,所以船只被偷走不可能销毁,我等下就带人去找,不管是谁,敢偷我们的船,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残忍!”

    这一刻的苏溪水,简直就是一头暴怒边缘的霸王龙,身上那种作为世界顶级铁血战士的煞气让白杨都微微侧目。

    “白天再去吧,晚上不安全”白杨想了想说。

    摇摇头,苏溪水站起来从石头上一跃而下摆摆手说:“岛屿就只有这么大,我带十个人等会儿就出发,一个晚上足够绕一圈了,这里交给你”

    张了张嘴,白杨最终还是没有什么,以苏溪水她们的身手,轻装上阵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久后,苏溪水带着十个精英战士飞速消失在了夜色中,没有了一帮科学家累赘,地形复杂的岛屿在他们面前,哪怕是夜晚也如履平地。

    白杨就坐在那里,安静的喝酒等待。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天穹之上繁星点点好似伸手就能碰到,周围海浪拍岸,海风呜呜,喧闹中却有一种沉凝的安静。

    时间一点点过去,月亮从天穹的这头向着另外一头移动,苏溪水带人离去,却久久不曾归来。

    到最后,白杨心情变得有些烦躁,希望不要出现意外才好。

    “应该不会,以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世界顶级,哪怕练武一辈子的老拳师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服用了百果酿增强体质,战斗力已经超过了正常人范畴,只要不遇到百倍于自己的敌人都不会有事的……”

    白杨在心中不断说服自己。

    营地很安静,胆战心惊的科学家们抱着恐惧睡去,留下的四十个精英战士其中三十个休息,十个警戒。

    下半夜的时候,原本寂静的营地被一声惨叫惊动。

    目光一凝,白杨飞身而起,迅速往惨叫声发出的源头而去。

    营地边缘,一片乱石后面,有一个年轻的科研助手正抱着腿在地上惨叫,白杨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两个战士赶到了这里检查情况。

    “发生什么事情了?”白杨走过去问。

    情况一目了然,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女子躺地上哭泣,声音中压抑着痛处,应该是受伤了,两个士兵正在做紧急处理。

    “报告首长,她出来解手,不小心踩到岩石裂缝把脚弄断了”听到白杨的询问,其中一个士兵站起来回答。

    嘴角抽搐,白杨有些无语,原来只是意外。

    “给她紧急处理一下,我相信这方面你们比我专业,另外去安抚一下其他人,说明情况,别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另外告诉其他人,如果要方便的话,最好是结伴而行,在岛上受伤会很麻烦,尤其是这种伤筋动骨的伤势”白杨点头道。

    他注意了一下,真的只是意外,这女的也够倒霉,半夜尿急,不可能在营地中解决,找个偏僻的地方遇到这种倒霉事情尿还没撒出去……

    急救包这种东西是必备的,接下来的处理不需要白杨操心,安排一番,他再度回到岩石上守护营地。

    只是他却平静不下来了,苏溪水他们为何还不回来?

    不停喝酒,眺望远处的黑暗,可夜色好似吞没了一切……

    时间缓慢流失,待到天边出现鱼肚白的时候,营地外出现了异常动静,苏溪水他们回来了。

    白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看到归来的众人情况,白杨皱眉问:“怎么回事?”

    离开的时候,包括苏溪水在内是十个人,可回来的却只有五个,而且很狼狈,其中两个还受伤了。

    其余五个去哪儿了?

    “你们先去休息,别惊动其他人”回到营地松了口气的苏溪水对其他四人说道。

    待到那四人离去之后,苏溪水深吸一口气,看着白杨深深皱眉,眼神中充满了纠结。

    “你倒是说话啊,急死个人,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白杨无语道。

    坐在地上,苏溪水问:“有酒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喝酒,白杨想收拾她一顿,想想还是算了,给她一瓶草还丹酒,不说话,静待下文。

    半瓶酒下肚,苏溪水喷出一口酒气这才断断续续的说他们一晚上的遭遇。

    “我们出发之后,沿着海岸线进行搜索,但绕了大半个岛屿都一无所获,没有遇到任何人,也没有看到其他国家??吭诎侗叩拇弧?br />
    “我们继续前进,但不久之后出意外了,我们一个战士,被边上的一个小水坑中突然冲出的一条线虫攻击,就是白天看到的那种线虫”

    “太可怕了,他可是铁血精英战士,瞬间就被那条线虫转进了体内,然后……然后的画面你能想象到吧……”

    “我没有你的本事,救不了他,甚至在知道了线虫的特性后,他被攻击了我们都不敢接近,只能远离,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无数线虫幼虫……或许那片区域已经成为了死亡绝地了吧,那种虫子,太可怕了……”

    “然后我们继续前进……”说道这里,苏溪水一脸纠结说不下去了。

    “然后呢?”你又不是在说书,还下回分解不成?

    “然后其他四人不见了!”苏溪水沉声道。

    “不见了?”

    “对!”

    “是出了意外?”

    “不知道,总之就是不见了……”

    白杨深深皱起了眉头,想了想问:“在其他地方遭遇线虫这个是预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只是,以你们的身手,四个人消失了都没有发现?”

    “事实就是如此,遭遇线虫后,我们每个人都胆战心惊,等到反应过来后,四个人已经不见了,出意外的话还能接受,如果他们胆敢叛变……!”苏溪水咬牙道。

    事情已经发生,再纠结其他的已经没有意义,但听完后,白杨却是皱眉问:“船只呢?你们不是去找船只了吗?真的就没有遇到其他国家的人?”

    “海岸线根本没有任何船只,我猜测,偷船的人已经将船只搬到什么地方隐藏起来了,毕竟冲锋舟这种东西重量不是太重,至于其他国家的人,一个都没见到……”

    点点头,白杨看向黑暗中起伏的岛屿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溪水静静的看着他,见他久久不说话,打破沉默问:“你有什么建议吗?”

    “如果不出意外,到目前为止,上了这座岛屿的人都往深处去了,百分之八十恐怕都已经联合起来,这座岛上的无尽财富就是诱因,这些人联合起来,后面不管有多少人上岛,恐怕都会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溪水打断问。

    “这座岛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白杨指了指脚下。

    眉头一皱,苏溪水不解问“所以?”

    “找到岛上的所有人,驱逐出去,这座岛,我会想办法封锁起来!”白杨沉声道。

    这座岛,财富太多了,足以让全世界疯狂,一旦上面的情况流传出去,引发战争是必然的,到那时,搞不好世界没有毁灭在之前的海啸中却会毁灭在无尽的财富中。

    这绝非白杨想多了,当某个国家占据这座岛就能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谁会放弃?

    君不见外界所谓的黄金矿脉钻石矿脉哪一处不是经理了无尽的战火?尤其是某些地区,因为这些财富的关系时时刻刻都在上演战争,这座岛的财富引发世界大战很奇怪吗?

    “可是,外界那么多国家都已经知道了这座岛的存在,虽然还不了解上面的情况,但却不会放弃探索的……”苏溪水迟疑道。

    “我来想办法,即使无法封锁全部消息,但若是这个岛消失了呢?”白杨笑道。

    “消失?”苏溪水不懂。

    没解释什么,白杨说:“你累了一晚上,去休息吧,接下来我们再度进入岛屿深处,找到那些人的大本营!”

    深深的看了白杨一眼,苏溪水转身离去。

    看着天边,白杨安静的等待黎明的到来。

    让这座岛‘消失’,这是白杨深思熟虑过的,不说岛上的财富就是灭绝世界的灾难源头,单单是岛上的线虫就绝对是灭绝世界的不稳定因素,这座岛不应该存在,必须要消失!

    至于如何消失,白杨想了一晚上,已经有办法了。

    太阳再度升起,昨夜苏溪水他们离去的事情在刻意封锁下并未被那些科学家知道。

    早餐过后,苏溪水下达命令,深入岛屿进行科研,已经有了离开的办法,大家不要担心,安心科考就是了。

    科学家们无法反抗,队伍再度出发,不过一个个却变得心情凝重起来。

    沿着头一天的路线,不久后他们就出现在了遇到线虫不远处的地方,一个个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再度前进。

    但向前走了不到千米,白杨浑身一震,脸色微变的脱离人群蹲在一边观看一块岩石。

    岩石表面,有着一些不起眼的神秘的符号。

    这些符号,白杨曾经和王清雨在黔省山区见过。

    红崖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