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固的玻璃器皿中,一箱子线虫如线团一样交织蠕动,它们身躯尖锐的一端击打在玻璃上发出密集的咄咄声,力度不小。

    看着这一箱子线虫白杨怔怔出神。

    张老的猜测不无道理,高温下物质的活性会增加,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生物身上。

    冬天有的动物会冬眠,保存热量让自己生存下去,若是放到这种线虫身上的话,大洋深处温度低,从而让它们产生了惰性,不浪费能量去进行繁殖,所以大海平静,并没有被这种生物给毁灭。

    “这种生物是不是在低温下会产生惰性这个问题稍微实验一下就可以了……”心头琢么片刻白杨说道。

    没办法,这种生物太可怕了,白杨必须要了解一下它们的特性,要不然寝食难安。

    “这个倒是简单”张老也认同白杨的观点,作为生物学家,遇到一种未知可怕的生物,了解特性本身就是他的职责所在。

    想要人工制造低温环境若是在岛外的话很简单,冰箱就能搞定,可岛上不行,即使带了小型冰箱也无法使用。

    不过这个难不住科学家们。

    酒精是有的,直接喷洒在玻璃器皿表面,利用酒精的挥发特性带走热量从而降低温度这一点,轻松就能制造出低温环境,虽然温度不会太低,但用于观察却是足够了。

    事实证明张老的猜测是对的,随着酒精蒸发带走热量,玻璃器皿中的线虫行动并没有之前那么剧烈了。

    低温能让这种线虫产生惰性这一点可以得到证实,只是低温中这种虫子并未达到冬眠的程度,依旧保持着一定的活性。

    在低温下张老又丢了一条鱼到线虫中,观察后他说道:“它们依旧在产卵繁殖,但却并没有之前那么剧烈了,温度若是下降到一定地步的话,或许它们停止繁殖也说不定”

    这一点白杨就不回答了,温度低到一定地步这玩意还会死呢……

    “自然界的生物链是多样性的,相互牵制从而达到平衡,环境是一方面,这种线虫没有肆虐全球,或许存在天敌,只是,什么样的生物才能制约这种可怕的线虫呢?”

    最后白杨又陷入了沉思。

    线虫已经如此可怕,几乎能穿透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生物的身躯,那么它们的天敌,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种恐怖的生物?

    不得而知,毕竟还没有看到。

    在这个位置停留了近两个小时,该了解的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已经是下午快三点的时候。

    用火焰消灭了所有的实验线虫,白杨找到苏溪水问:“接下来我们是继续前进探索岛屿还是原路返回?若是时间久了今天就无法回到外面了”

    抬头看了看天,苏溪水想了想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返回,将岛上的情况进行上报,唯有了解了这座岛屿的情况,上头才能具体规划下一步行动”

    白杨没意见,那就回去呗,只是告诫往岛屿外面走的时候大家尽量不要离开自己一百米距离,没办法,他实在是怕了那种生物,远了他就没法?;ぶ谌税踩?。

    岛上宝物太多,是个人都会起贪心,如此情况下苏溪水还能克制自己坚守军人的原则,不得不说这是难能可贵的。

    至于白杨……站在他的高度,世人眼中的财宝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玩物而已,还无法动摇他的心。

    回去的路远比来的时候要轻松快速,入岛花了他们大半天的时间,可出去却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

    或许是因为线虫的可怕,离开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有点迫不及待,纵然金山银山也没有小命重要。

    然而,众人回到海边却是傻眼了,数十个精英战士脸色大变,一帮科研人员,尤其是年轻人差点崩溃。

    他们用来穿过混乱海域的冲锋舟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我们被困在岛上了……”一个年轻女子瘫坐在地上,恐惧之下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岛上无法和外界联系,在没有船只的情况下,他们被困这座可怕的岛屿!

    苏溪水一握拳,眼中一股杀气闪过,沉声道:“大家不要慌,选择扎营地带扎营休息一晚,至于离开岛屿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夜晚很快就会到来,此时不是纠结冲锋舟消失的问题,如何度过这个夜晚才是关键。

    虽然冲锋舟不见了,但他们随身携带的行礼中还是有帐篷的,虽然不多,但挤一挤完全够了。

    “我不想死啊,我要回家……”

    “船哪儿去了?为什么不见了?”

    一个个心惊胆战的科研人员惊恐议论,有人哭泣,有人怒火冲天,场面有点混乱。

    “闭嘴,有我们在,不会让你们有危险的”被吵得脑胀的苏溪水怒吼一声。

    面对她冷冰冰的眼神,一帮科学家浑身一颤,乖乖闭嘴。

    警戒周围,选择扎营地点,准备晚上食物,一切都在沉默的气氛中进行。

    夕阳下,苏溪水一拳砸在岩石上,拳头砸得岩石表面布满裂纹,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古怪的看了一眼被她砸裂的岩石下透露出来的玉石颜色,白杨来到她身边问:“你怎么看?”

    “大意了,下意识觉得这只是一座荒岛不会有人暗算我们,没有留下人看守船只,以至于我们被困岛上,这是我的失职”苏溪水沉声道。

    她眼神冰冷的宛如刀锋,若是知道是谁弄走了船只,估计会被她虐杀一百遍。

    “这不怪你,老实说,我也没想到这点,特么的,谁那么蛋疼居然偷别人的船啊”白杨一脸无语的说。

    微微一愣,苏溪水看向白杨眼睛一亮说:“你能不能带我们离开?”

    “能”白杨很肯定的点头道。

    心头一喜,苏溪水松了口气说:“那太好了”

    “但是我不会那么做”耸耸肩,白杨咧嘴一笑道。

    表情一僵,苏溪水问:“为什么?”

    “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又不是救世主,虽然不久前才干过救世主的活儿,可那是赶鸭子上架,我不是以拯救全世界为己任的超级英雄,若是遇到困难我就帮忙,那还要你们做什么?面对困境,依靠别人怎么行,人啦,还是要靠自己,我只负责大家的安全,其他的我不管,当然,如果最终还是没有办法的话,我或许会帮忙的……”

    打断白杨的滔滔不绝,苏溪水深吸口气说:“不用你帮忙,船只而已,不管是被谁偷走,找到抢回来就是,顺便把偷船的人弄死,哼哼,若是找不到偷船的人,岛上又不是只有我们华夏的人,抢了别人的就是!”

    “啧,这才是我认识的苏小妞嘛,霸气”白杨看着她挑眉笑道。

    哼了一声,苏溪水横了白杨一眼转身就走,丢下一句话说道:“这个晚上有些人恐怕不舒坦了吧,没有香香软软的媳妇搂着睡觉,可怜咯……”

    呸,搞得大爷好像是没有女人就睡不着觉的色中恶棍一样……

    夜幕如期而至,孤岛上的夜晚温度剧降,虽然达不到零度但却让人格外寒冷,人们内心忐忑,被恐惧充斥,没有几个人能睡着。

    十几个单人帐篷中挤了一行三分之二的人抱团取暖,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可怕,仿佛随时都会从黑暗的地方跳出恶魔吞掉自己一样。

    视野开阔的一块大石头上,白杨百无聊赖的坐着,一手拎着瓶异界桃山郡的美酒桃花酿,一手抓着一只美味的大螃蟹猛啃,别提多滋润。

    咯咯咯……

    白杨听到磨牙的声音,低头一看,扬了扬手中的美酒看着下方的苏溪水说:“嗨,苏小妞,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你也睡不着啊”

    “你哪儿来的酒?”苏溪水咬牙问。

    这什么人啊,大家都在胆战心惊的时候,你这家伙居然在享受生活,简直太气人了,应该人道毁灭才对。

    “你管我”翻了个白眼,白杨继续享受美食美酒。

    看了看白杨坐的大石头,周围光溜溜的无处攀爬,得有近六米高,苏溪水助跑两步,身躯一跃而起,在半途脚尖踩在石头上借力两下来到白杨身边,伸手就去抢他手中的酒。

    白杨挥手躲开说:“你干嘛?”

    “老娘才不和你干,找你媳妇去,酒分我点”苏溪水呸了一口锲而不舍的抢。

    白杨继续躲,无语道:“苏小妞你变污了”

    “关你鸟事?话说你不会这么吝啬吧,给口酒喝会死?”抢不到,苏溪水坐在白杨身边没好气道。

    “你又不是我媳妇,当然不会关我鸟的事儿……诺,喝这个吧,你熟悉的草还丹酒,我喝的这个你喝不了”白杨耸耸肩说,递给她一瓶自家出售的‘草还丹’酒。

    他说的是事实,异界桃山郡的桃花酿蕴含滂沱能量,远不是她能承受的,吃了估计会和当初自己一样被生生补出鼻血来。

    “小气”劈手夺过草还丹酒,咕嘟嘟半瓶下去苏溪水嘟囔道。

    不搭理她的抱怨,白杨一口桃花酿下肚,喷出一口酒气问:“有眉目了吗?”

    “周围发现了一些脚印,只有来的脚印没有离开的脚印,我们的船应该是被开走的,两个猜测,要么是之前上岛的人暗中偷走了船只,要么是其他国家的人偷走了船只,目的都是让我们无法离开”苏溪水阴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