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谁能想到,这座遍地财宝的岛屿之上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生物?

    尤其是人们对这种生物的习性一无所知!

    “走!”作为此行总指挥的苏溪水在听了白杨的话之后立即沉声下令。

    她丝毫不怀疑白杨的任何话,这种虫子,一个不好真的会带来灭世灾难。

    之前她也在全神贯注的关注水塘边的情况,自认为在地球这边武力值顶尖的她却没有看清那条虫子是如何跑科研助手体内去的!

    若是之前那条虫子针对自己的话,岂不是说……

    浑身一抖,她看向那个地上的胖子。

    此时那个胖子已经没有丝毫声息了,他体外尺长的粉红色幼虫如同毛发一样蠕动扭曲,看得让人头皮发麻。

    那些幼虫,何止千百万?

    太可怕了,这才多长点时间,从虫子进入他体内产卵孵化到现在,两分钟还是一分钟?

    “咕叽……”

    之前和死去的胖子一同前往水边的另一个科研助手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看看胖子的下场,差点就是自己啊,不被吓死他算是心志坚定了。

    冷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脚步一步一步往后退,那几个护送科研助手的精英战士此时浑身颤抖。

    虽说虫子他们亲手斩断了十多条,看似脆弱不堪,但见识了虫子的可怕,他们胆寒了。

    百十个平方的水塘,里面蠕动交织着无尽的漆黑线虫,此时在众人眼中比魔鬼还可怕,那哪儿是什么水塘,简直就是一扇地狱之门!

    所有人,除了白杨之外,退,一退再退,惊恐的远离水塘,太可怕了,打死都不靠近。

    说来也奇怪,除了之前人们接近水塘的时候里面冲出十多条线虫之外,事后居然在没有虫子冲出,难道说要接近它们才会发动攻击?

    在众人胆战心惊后退的时候,白杨却是在观察这种虫子。

    这座岛屿上只有这个地方有这种虫子白杨是不信的,若是不了解一下它们的习性估计在后面的行程中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水池中的无尽线虫在蠕动交织,念力透过水面,白杨发现在水底有一些动物的残骨,稍微一琢么他就猜出,或许水池中的虫子就是吸收了那些动物的养分从而孕育出来的。

    再看胖子的尸体,他体内一条条粉红色的线虫不断冒出,如毛发一样蠕动,长到尺长的时候,那些粉红色的线虫脱离胖子的身躯,居然如同飘絮一样随着空气的流动而飘飞……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

    白杨心头一紧内心下意识爆了一句粗口,并且还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那粉红色的幼虫好似没有重量,能随着风飘走?若是飘道人身上的话……

    浑身一个激灵,白杨想了想,快速从一个士兵那里拿来一个小心火焰喷射器,火焰席卷,将胖子连同他体内体外的无尽分红幼虫笼罩快速焚烧。

    在他的念力下没有虫子能飘走!

    并非他不知道用异能火焰将其烧死更直接更彻底,他只是想知道人类的武器能不能消灭这种东西,同时也做给周围的科学家看,给他们提供一点直观的研究素材。

    事实是火焰是能杀死这种虫子的,在火焰中,粉红色的幼虫被烧成飞灰,火焰足足烧了十分钟,才将胖子的尸体也一同烧毁了。

    “不能走,这种虫子,若是不研究透彻,将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惊恐的气氛中,那个反应过来的生物学家大声吼道,努力挣扎,想要挣脱士兵的束缚。

    苏溪水看向白杨,虽然她是总指挥,但见识了虫子的可怕,一方面想要立即远离,另一方面,因为惊恐,也想了解一下这种未知的生物。

    “走!”白杨没有丝毫迟疑的沉声道。

    他也想了解这种虫子,可不是这个时候这种环境下。

    邱国荣让他?;ひ幌律系旱娜?,死去了一个人已经是意外了,他不想意外再度发生。

    看到了白杨的态度,苏溪水一挥手,士兵强行带走所以人。

    其实除了那个科学家之外,其他人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众人走后,白杨惊恐的看了前方一池子可怕线虫,没有迟疑,异能火焰升腾,这个地方化作火海,将虫子全部烧死烧成飞灰。

    太可怕了,亲眼目睹了虫子可怕的穿透力和繁殖能力,饶是白杨作为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也感到胆寒。

    将虫子灭杀干净后,白杨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漏网之鱼,这才离开这个地方追上了众人的步伐。

    距离事发地点一公里外,一片平坦的岩石表面,苏溪水他们停留在了这里。

    这次是真的停下休息,之前的遭遇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一个个腿软。

    “都是我的错啊,我不该让他们过去的,要不然小王也不会死了……”人群中,那个生物学家老泪纵横。

    都说科学家眼中只有冷冰冰的数据,但很显然,这个科学家更在乎生命。

    “张老放心,他的死不会白死,国家会补偿赡养他的家人的……”

    白杨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苏溪水正在安慰那个老科学家。

    看到白杨回来,苏溪水起身走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问:“结果如何?”

    “全部消灭了”白杨点头道。

    这样的对话,不但是在说消灭了那些可怕的线虫,更是在给众人一记定心丸,那种东西并非不可战胜的。

    虽然不知道白杨是如何消灭那么多虫子的,或许他们在怀疑,但明显众人听到白杨的回答后情绪好了很多。

    随后,白杨走向那个张姓生物学家,途中他让人给了他一个玻璃器皿,密封的那种,坚固的钢化玻璃材质,将一条线虫放入其中。

    虽然杀死了水塘中所有线虫,但白杨还是留下了一条作为研究,就是之前杀死胖子的那条。

    老实说,若是不了解这种东西,白杨寝食难安。

    “张老,你是生物方面的专家,这种虫子我留了一条,需要你帮忙研究一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研究的时候我必须要在边上,要不然我不能确保安全”白杨拿着密封的线虫来到张老身边说道。

    钢化玻璃的器皿不大,长宽也就一尺,那条线虫在透明的钢化玻璃器皿中扭曲挣扎,力度不小,身躯拍打得器皿啪啪作响,尤其是两头尖尖的身躯,刺在器皿上发出‘咄咄’的声音。

    这种材质的器皿比之防弹玻璃还要坚固,线虫奈何不得。

    当看到白杨手中的线虫之后,周围的人几乎是尖叫着远离,犹如见鬼,谁也不敢靠近这种东西。

    哪怕是张老,在看到线虫后都身躯一抖,但最终还是克服内心的恐惧点了点头。

    既然白杨能抓住这条线虫,说能?;に陌踩?,那么他就选择相信,来的时候邱国荣就和他们秘密谈过话,在岛上必要的时候一切都要听白杨的,他的任何话任何决定都要无条件相信。

    国家不会欺骗他们这些科学家,所以他选择相信。

    “好,不过,我需要一些东西……”张老看着白杨说。

    点点头,白杨道:“没问题,要什么东西只管说,鉴于这种虫子太可怕的缘故,我希望稍微了解一下后将其销毁”

    “我明白其中的厉害性,这种东西不能存在于世界上……”张老咬牙道,随即补充了一句说:“这种东西,实在是比核弹还可怕!可怕一万倍……!”

    张老要的东西很简单,大多都只是一些研究器材,尖端的设备这里没有,但显微镜这样的东西还是带来了的。

    然后,小白鼠,科学家的必备之物……

    没有人敢靠近白杨两人所在之地,全都心惊胆战的远离。

    一个小时后,张老在白杨的帮助下,将小白鼠以及各种鱼类海水和线虫放到一起研究,初步结果出来了。

    “这是一种繁殖能力超乎想象的生物,它是雌雄同体,自身能瞬间产下上亿的受精卵,只要有养分就能瞬间孵化繁殖”

    “它有着蚂蟥一样的生命力,哪怕身躯被切成两节也不会死,还会生长如初”

    “这也是一种碳基生命体,但细胞活性闻所未闻,细胞分裂繁殖速度是一般生命体的许多倍,具体参数暂时还没得出,不知道寿命长短”

    “初步判断,这是一种水生生物,但在没有水的环境下也能存活,不过偏向于生存在水中而已……”

    “最后,若是研究透彻这种生物的基因特征,若是运用到人体身上,或许,世界上将不会有残疾,虽然这种生物很可怕,但价值很大!”

    “……”

    林林总总,张老将自己了解的有关于这种线虫的初步认知告诉了白杨,就这短短一个小时的研究,推翻了他几十年对生物的认知。

    这种可怕的线虫……

    但其生物特性若是运用到的话,价值无法估量。

    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它的价值和危险性。

    “这种东西,必须销毁,不能存在于世界上,张老希望你理解,哪怕它价值再大”白杨看着玻璃器皿中吞噬了各种鱼虾养分从一条变成无数条的虫子摇头道。

    “我理解”张老惊恐道。

    一条虫子,和鱼虾小白鼠放在一起,一个小时就孕育出上亿幼虫,这还不算期间被白杨灭杀的更多。

    何止几何倍数的增长!

    “那么,张老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种曾经原本生存在深海的生物,为何没有消灭掉海洋中的其他生物?以这种生物的特性,毁灭世界也不难吧?”最终白杨问出了这个问题。

    “经过之前的了解,我有两个猜测,第一,是温度,这种生物生活在深海,温度低,产生了惰性,从而少量的繁殖,还有一个,那就是天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