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是个很奇怪的东西,隔着一层肚皮,不要妄图去肯定一个人内心的想法,财动人心,面对无尽的财富,谁也不敢去肯定一个忠贞的人会不会生二心。

    苏溪水害怕了,这座岛屿上的财富足以让全世界疯狂,她没有理由说服自己,面对岛上的财富手下的几十个战士不起别样心思。

    就个人武力值而言,她在这几十个人里面是顶尖的,不说他们,哪怕是面对世界上除了白杨之外的任何人她都不惧,可她的武力值依旧属于人这个范畴,双拳难敌四手,尤其是背后的黑手。

    越往深处想,她就觉得越没有把握掌控局面,所以找到了白杨。

    以白杨的能力,全世界没有什么是难得住他的吧?见识了白杨真实的一面,哪怕是说白杨会生孩子苏溪水都深信不疑……

    “我明白了”白杨点头道。

    他没有明说什么,也没有承诺什么,但听到他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苏溪水却是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有这四个字,接下来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稳了。

    队伍继续前进,穿行在环境复杂的岛屿之上,往最高之处而去。

    沿途中他们见到的宝贝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后面都麻木,越往深处走,岛上的宝物就越是让人震撼。

    金山银山,宝石玛瑙,珊瑚珍珠,每一件拿出去都价值连城,太可怕了,恐怕外面全世界的财富加起来都没有这座岛上多。

    随行的科学家做出种种研究猜测,却无法得到为什么这么多的宝贝同时出现在这座岛上,到底是大自然自身造就还是某种未知的力量汇聚了这些宝物?

    不得而知!

    除了宝物之外,科学家们沿途还发现了很多以往没有见过的生物,布满斑点的水母,长脚的鱼,有着数十种颜色的怪蛇……

    或许是因为这些生物曾经生活在深海,随着岛屿一起出现在地面,它们都已经死去沦为尸体,唯一的价值就是给人类提供了深海更多的认知。

    地球上的海域面积是陆地的几倍,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对海洋的认知或许还不到百分之一,茫茫深海之中,还有太多未知的东西了。

    往岛屿深处推进的速度并不快,白杨他们是早上登岛的,到了中午快十二点的时候,他们也只深入了岛屿十多公里而已。

    烈日下,此时他们停留在了一处地势低洼地带,并非为了休息,是因为科学家们有了新的发现。

    一种活物,从来没有见过的活物,应该是深海生物。

    这个位置地势低洼,中心位置有一片积水,面积不大,也就百十来个平方,一眼能看到底。

    在这个水塘中有一种生物盘踞,一行人不管是谁,看一眼都会觉得头皮发麻。

    那是一种类似于蛇的生物,半米长到三米长不等。

    但它不是蛇,没有头,甚至分不清首位,两头都是尖的,身躯细长,应该称之为虫。

    这种虫子在陆地上没有见过,它们盘踞在水塘中,数量太多了,如线团一样密密麻麻的交织蠕动,看得人头皮发麻。

    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绝逼能被活活吓死。

    “这是什么东西?”站在水塘十多米外,苏溪水一脸恶心的看着水塘问一个头发花白的科学家。

    被问到的是一个随行的生物学方面专家,一辈子都在研究世界上不同的生物。

    然而面对苏溪水的问题他却被问住了,因为这种像蛇又像蚯蚓的虫子他从未见过。

    “不知道,这应该是一种虫,生活在深海,细长的身躯有利于在深海压力下生存,陆地上从未见过,具体要研究一下才能得到详细数据”生物学家推了推眼镜说。

    “那就去抓一条来在这里短暂研究一下吧”苏溪水点头道。

    研究未知生物,并非只是科学上的事情,说不定就能从未知生物身上得到某些惊喜造福人类呢。

    抓一条上来研究这种事情当然用不着专家亲自动手,有助手代劳。

    几个精英战士护送两个科研助手过去,助手拿着盛装的器皿带着手套,在走过去的时候腿肚子有点打转,是在是那画面有点吓人。

    科学家就是不行,哥们在死人堆里面睡觉都不怕,区区虫子就吓成这样了。

    面无表情的战士看着科研助手的样子心中好笑。

    白杨就在不远处,看着水池中的线状生物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苏溪水问。

    摇摇头,白说:“不知道,让他们注意点,希望不要有危险才对”

    苏溪水不问了,打了个手势,那边护送科研助手的士兵明白,抽出了随身的锋利短刀,确??蒲腥嗽痹谟龅轿O盏氖焙蚰艿谝皇奔浒锩?。

    然而意外往往来源于突然之间。

    他们一行人靠近水塘,在水池边,两个科研助手蹲下,准备就近抓一条就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水中十多条漆黑的线状虫子突然暴起,宛如箭矢一样瞬间从水中射出,速度太快了,笔直冲向水边的人。

    “啊……”

    两个科研助手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吓得尖叫。

    唰唰唰……

    冰冷的刀锋闪过,十多条冲出水面的线虫被严阵以待的士兵斩断掉入水中,线虫被斩断的身躯掉入水中居然没死,蠕动在海量的线虫中消失不见。

    随即士兵立即将科研助手提溜着远离水边。

    天知道这种东西居然有如此攻击性……

    目光一闪,白杨立即冲出,来到了离开水边的几个人身边。

    “怎么了?”苏溪水问,迈步过去。

    白杨没回头,挥手道:“别过来,你你你,你们离开!”

    阻止苏溪水过来,白杨有指向周围的其他人让他们走开,只留下一个胖胖的科研助手。

    这是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或许是研究生之类的,没兴趣知道他的身份来历,白杨皱眉示意他躺下。

    苏溪水示意其他人远离,停下脚步不明所以的看着白杨。

    “我怎么了?”那个胖胖的科研助手不明所以的看着白杨。

    刚刚去水边准备抓虫子,才接近就看到虫子冲出,然后就被提回来了,这会儿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没回答,白杨蛮力让他躺下,然后看着他的胸口。

    胖子茫然片刻,然后顺着白杨的目光看去,当场尖叫道:“我怎么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把撕开他的衣服,他一身肥肉的肚皮上,肝脏位置有一个小手指头大的小洞,没有血液,只在周围有一点黏糊糊的液体。

    “别说话”白杨皱眉道。

    周围的人不明所以,但紧接着一个个一脸惊骇。

    白杨念你渗透胖子体内,发现了一条线虫,米许长,在胖子体内飞快游走,根本就没有一点阻力,仿佛胖子的身躯是水,那条虫子自由穿行。

    有点牙酸,白杨念力控制虫子,将其从胖子体内顺着那个小洞给扯了出来。

    然后众人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胖子的肚皮上,一条线虫出现,好似他身上长了一条触手……

    很恶心。

    “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这种虫子会在我体内?我……”胖子惊骇了,然后被生生吓晕过去。

    虫子被扯出来了,米许长,在白杨的念力下无法挣扎。

    之前在水边,尽管众人反应很快,可这条虫子速度更快,穿透胖子的皮肤跑他体内去了,白杨第一时间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老子怎么知道这种虫子具有如此可怕的攻击性和穿透性?

    念力覆盖在手上,白杨装模作样的抓住虫子,站起来,后退说道:“大家远离这里,他没救了!”

    “什么?小王怎么了?怎么就没救了?”之前那个让人过去抓虫子的生物学家怒气冲冲的想要跑过来质问。

    苏溪水示意士兵制止那个生物学家,然后其他人看向白杨。

    白杨没说什么,神色复杂的看着昏迷的胖子。

    然后,周围的人只觉浑身冷飕飕的,全都下意识后退,一脸见鬼的看着胖子,甚至有近半的人尖叫了起来。

    之间躺在地上的胖子,他全身上下,一条条粉红色的丝线不停的冒出,蠕动交织着,看上去就像胖子身上长毛了一样。

    很可怕,很诡异。

    别人不知道,但白杨却是知道,这个胖子,体内几乎都是这种粉红色的线状虫子,是之前跑他体内去的虫子快速产卵孵化出来的幼虫!

    太快了,这个过程不足半分钟!

    “走,全都走,远离这个水池,远离这种虫子,这是一种可怕的寄生虫,拥有绝强的穿透能力,分裂繁殖的速度闻所未闻,全都离开这里,若是谁身上被寄生,只有死路一条!”白杨凝重的看着周围的人说道。

    还有一点他没说,若是这种虫子被带出岛屿,稍一不慎就是一场足以毁灭世界的灾难,分裂繁殖的速度太可怕了,比所谓的丧尸病毒更可怕一万倍。

    一个活生生的人,分分钟时间就被虫子啃食一空孕养出无尽的幼虫,幼虫还在飞速成长,这种虫子,毁灭世界恐怕都只在朝夕之间!

    为何这种虫子曾经没有毁灭海洋中的全部生物?是食物链的制衡还是因为它们从深海转移到了地面从而发生了变异?

    白杨不得而知,但他知道,这种虫子必须要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