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老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身上的防护装备都是多余的?”苏溪水敲了敲头上的头盔问。

    苏溪水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而这个华老却是此次科研小组的组长,由他来汇报情况。

    一身白色隔离服的华老想了想说:“理论上是这样的”

    大热天,穿着完全和外界隔绝的装备,想想都知道多难受。

    得到回答,苏溪水看了看白杨,然后一把摘掉了头盔。

    摘掉头盔的她满脸潮红,汗水一滴一滴往下滴,短发一缕缕粘在脸上,跟水里捞起来没什么区别。

    “哇哦”白杨在边上眉毛一挑。

    苏溪水那样子,看上去真的有点像是刚刚做完某种有益身心健康运动一样……

    “不可……”华老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脱下头盔的苏溪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然后弯腰猛然咳嗽,咳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白杨在边上憋着笑,这里的空气和粪坑没什么区别,这么一大口下去那还得了,没见我鼻子是被堵住的么,哈哈哈……

    咳了半分钟才算平息下来,苏溪水立马找东西堵住鼻子这才好受点。

    “很好笑吗?怎么没臭死你!”横了白杨一眼,鼻子被堵住的她瓮声瓮气的没好气道。

    边上华老看到白杨两人这样,想了想,没二话,两把撤掉身上的防护服,深吸口气,结果也一样,被臭得差点背过气去。

    “既然已经初步了解了这座岛的一些情况,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需要深入岛屿做进一步研究了,让大家准备一下,吃点东西,我们半个小时后出发”等华老平静下来后苏溪水说道。

    “虽然臭了点,但自由呼吸的感觉真好……也好,我现在就过去安排”华老感叹了一句,随即点头离去。

    人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既然发现不穿防护服也没事儿,谁还遭那个罪啊,不久后,其余人全都脱掉了这让人蛋疼的玩意。

    半个小时后出发,白杨琢么了一下,眼珠子一转,捅了捅苏溪水的胳膊问:“苏小妞你会做饭不?”

    “干嘛?”苏溪水眼睛一瞪。

    耸耸肩,白杨说:“我合计着啃干粮太蛋疼了,这里靠海啊,不整点海鲜吃简直对不起自己你说是吧?”

    “会也不给你做,你是我的谁啊,回家找你媳妇给你做去”苏溪水翻白眼丢下这样一句话就走了。

    切,这里这么多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做饭,少了你‘苏屠户’还能吃带毛的猪?

    最后这一群人还是吃到了海鲜大餐,盘子那么大的螃蟹,半米长的龙虾,脸盆大的贝壳……这些都是白杨从边上海里弄出来的新鲜货。

    装设备的金属箱子当锅,酒精灯当柴火,煮了,白杨神奇的还拿出了一些调料,让一帮人看得相当神奇。

    谁出门还带油盐酱醋啊,然而白杨这位特殊人员的奇怪举动却没有人去好奇的打听,没见邱国荣那个大佬都得小心翼翼的?

    恶臭的环境下吃着美味的海鲜,啧,焚琴煮鹤有没有?

    收拾行李上路,一行人开始艰难的往岛屿深处进发,艰难是指那些科学家艰难,对于一帮精英战士来说,岛上的环境简直如履平地。

    接下来的一路,包括白杨在内都在震惊中度过。

    珊瑚林,成片成片的,若是搬出去足以震惊世界,值老牛鼻子钱了。

    黄金白银已经不稀奇了,路上都能捡到各种宝石,到最后众人已经麻木,这座岛太神奇了,鬼知道这么多宝物汇聚在岛上是自然的神奇还是特殊原因。

    五十个精英战士‘?;ぁ谌?,看到宝物也没有人敢藏私,最终都落入了一个个战士的背包中。

    “这座岛是无主之地,按道理来说谁在上面捡到东西都归谁,但是大家已经初步了解这座岛了,这是震惊世界的宝藏,上面的一切暂时都不能流传出去,要不然将会对世界经济造成灾难性的冲击,所以你们拿了也没用,需要上层商量出一个对策!”

    这是苏溪水的原话,虽说不让人拿岛上的宝物有点不讲道理,可这座岛上的财富一旦流传出去真心就是一场几乎能‘毁灭世界’的灾难。

    都不是笨蛋,自然能想明白。

    既然想明白了,那就不纠结了,宝石而已,和石头没什么区别,咦,你捡到红宝石啦?看,我捡的蓝宝石比你这颗大,走,我们一起去上交……

    苏溪水很愁,战士们背包中的宝物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一个个力气再大也会背不动的……

    最后,苏溪水咬牙宣布道:“岛上的任何宝物,大家看看也就算了,别捡,留在原地,至于这座岛最终会是什么下场,是一个什么归属,那就不需要我们操心了!”

    看到价值连城的宝物,只能看看就丢在地上,是你你心疼不?

    没办法,再心疼也没用,这些东西岛上太多太多了……

    游历在人群中,白杨不时将一些宝贝收起,别人拿不了但他拿得了,空间袋大着呢。

    看了看方位,他发现众人前进的方向是沿着岛屿最高的那座山去的,其实想想也明白,站得高才能看得远,登上那座山头的话就能窥探道岛屿的全貌,对于发现之前上岸的人的行踪有着巨大的便捷意义。

    五十个精英战士?;ひ话锟蒲Ъ?,沿途更是在搜索之前登岛之人的踪迹,看样子应该有了点眉目。

    事实是这座岛从海里升起来没多久,很多地方都有淤泥,人走过留下足迹并不奇怪。

    四十个士兵?;た蒲Ъ颐乔敖?,有十个分散周围查探情况,不时有人过来汇报情况。

    在进入岛屿五公里后,苏溪水下令其余人继续前进,然后她跟着两个士兵离开人群去了别处。

    白杨好奇跟上,然后在距离人群三百多米外的地方发现了不好的事情。

    三具尸体横陈在乱石堆中,已经腐烂发臭,看样子是西方人,而且是军人,他们是被枪打死的,尸体周围没有其他东西,却有一些凌乱的脚印。

    “从他们身上无法判断出他们的国籍和番号,就如同我们一样,上岛就没有任何辨明身份的东西,初步判断,他们应该是死于枪击,或许是因为某些利益分配不均衡造成的……”一个经验丰富的士兵观察片刻后开口道。

    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包括白杨在内一共五个人眼神就变得玩味了。

    “意思是说,他们或许是因为某件宝物的分配内讧而死的?会不会是敌袭?毕竟上岛的不止一个国家的人”苏溪水眯眼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三具尸体的角度和中弹位置,杀他们的人距离不超过十米,若是在岛上遇到其他国家的人,他们应该不会和别人靠这么近,所以应该是内讧无疑”

    表情有些凝重,苏溪水点头道:“走吧,我们沿着足迹继续搜索,记得别让那帮科学家看到死人的画面,要不然一个个被吓到了就不好了”

    众人离去,回归队伍继续前进。

    稍微落后人群一些,苏溪水单独找到了白杨。

    “干嘛?”白杨好奇问,我还要寻宝呢,你耽误得起我的时间么,分分钟上亿的事情。

    压低声音,苏溪水沉声道:“岛上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清楚,你有什么想法?”

    “你是指什么?”白杨若有所思问。

    “这座岛,蕴藏无尽宝藏,一旦传出去,整个世界都要疯狂,没有任何国家会放弃这里,引发战争的几率高达九成!”苏溪水凝重道。

    点点头,白杨当然明白这点,但却古怪问:“这应该不是你要表达的意思吧?”

    看了看周围,苏溪水深吸口气说:“财富并非万能,但当财富多到一定地步却是能蒙蔽人的视线和左右人的思维,现在我们这支队伍依旧平静,可谁也不敢保证其中就有人为了财富铤而走险,之前上岛的人为何和外界失去了联系?这个岛上目前来说并没有?;?,他们都死了吗?显然不是这样!”

    “然后呢?”白杨眯眼笑问。

    “我分析,不管是任何国家的人,他们在上岛之后,见识到了这座岛上的财富,恐怕内心都有了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

    噗,白杨差点笑喷,大胆的想法,这个可以有……

    “别笑,我很认真的,之前我们发现了很多痕迹,应该是前面的人留下的,好似在专门将后面的人吸引到某个地方……”

    打断苏溪水,白杨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说,岛屿只有这么大,说不定之前上岛的人已经见面并且汇合起来,搞不好还达成了什么共识,然后吸引后面的人过去?直白点说,见识了岛上的财富,上面的人就起了心思,想要联合所有上岛的人商量某些事情,是这样吗?”

    “你觉得呢?”苏溪水反问。

    好吧,白杨承认,他在见识到岛上的财富后都差点疯狂了,何况是其他人?

    “哎,人心啊”白杨摇头叹息。

    声音再度压低,苏溪水说:“白杨,如果我们这一行人有人受不住财富的诱//惑起了贪心,到时候我希望你不要心慈手软,我无法对付所有人,唯有你才能掌控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