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的光芒下,海天一色。

    在靠近岛屿周围的海域,大大小小旋涡肆虐,卷起数米甚至十数米高的浪潮,狂风呼啸,空气湿度很大,人在其中分分钟就会成为落汤鸡。

    如此不稳定的海面,稍微大一些的船只机动性限制很大,无法穿行。

    唯有冲锋舟这种轻便速度快的船只方可随波逐流的前进,其中的刺激溢于言表,仿若坐过山车似的,一下在浪头一下又跌落下去。

    白杨他们这一行还好,在他的暗中帮助下,过程刺激却有惊无险,饶是这样,随行的一帮科学家里面也有十多个尿了。

    不过浑身湿透也看不出来……

    颠来颠去,体质相对普通人来说差一些的科研人员吐得稀里哗啦。

    和白杨他们一行比起来,其他势力的就悲催了,穿行在翻腾的海面,不时有冲锋舟被旋涡吞没,船上的人葬身大海。

    由于海浪落差很大,很多人不是被旋涡吞没的,而是在颠簸中被甩出冲锋舟,浪潮翻滚瞬间没有了身影。

    在天地之威面前,人力实在是太过渺小。

    若不是这个岛屿的地理位置太过特殊,哪个国家吃多了没事干闲的蛋疼才来打这里的主意。

    虽然无法窥探到海面上所有想要登岛的队伍全貌,但白杨猜测,最终能够度过海面到达岛屿的能剩下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有道是上头一声令下,下面刀山火海也要有人去闯!

    三十多公里距离,听上去并没有多远,但若让一个宅男走三十多公里的话,恐怕一天下来能走完都够呛。

    冲锋舟前行,一个多小时后,白杨他们一行已经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混乱的海域接近了岛屿。

    毕竟岛屿的根基是在海里,周围千米内的海域还是相对平静的,和更远处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老天爷,我们总算是过来了!”

    白杨边上,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回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胆战心惊的感叹道。

    纵然他心志坚韧如钢铁,可对于之前短短一个多小时的经历也后怕不已,稍一不慎就会葬身在大海之中。

    除了白杨之外,可以说他们这一行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当其他人还在后怕在平复心情的时候,白杨却是在打量前方这座岛屿。

    这座岛屿卫星拍摄的画面白杨看过,很朦胧,根据比例估算差不多有五十公里直径,或许更大一点,此时清晰的呈现在了白杨的视线中。

    放眼望去,岛上没有任何陆地上能看到的植物,水生植物也很少,应该是这座岛屿曾经处于海底太深的缘故。

    岛上地形很复杂,怪石嶙峋,堪称‘一步一景’。

    这座岛屿山势起伏,目测最高处超过了一千米,那是一座连绵的山峰,并不在岛屿中心,反而是靠近岛屿南边一些。

    白杨他们正好处于岛屿的北边。

    念力散发出去,莫名的干扰下,白杨的念力只能维持在百米这个距离,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如若不然的话,以他半径十公里的念力辐射范围,分分钟就能窥探道这座岛屿的全貌。

    “通讯中断,我们几乎和外界失去联系了”

    此时,边上一个士兵语气凝重道,带着防毒头盔的他声音显得有些瓮声瓮气。

    白杨看了一眼,他手中拿着一个防水的卫星电话,可摆弄一番没有丝毫作用,已经成为了摆设。

    “所有电子设备都已经失效……”

    紧接着,又一个不好的情况出现,这让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沉入了低谷。

    手机拿出来,屏幕画面乱闪,单纯的通讯器发出嗤嗤的声音,在这里,一切电子设备都成了摆设!

    一帮还没有来得及平复心情的科研人员心情很复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样一来,他们带来的很多设备无疑和废铁没有什么区别。

    “先上岛,大家打起精神,接下来不知道要面对何种未知危险”苏溪水开口道。

    没有人有异议,操作冲锋舟靠岸。

    在他们前方是一片不大的滩涂,怪石嶙峋,条件很恶劣。

    随着越来越接近岛屿,白杨一脸蛋疼。

    太特么臭了,那种扑鼻而来的腥臭味简直让人呕吐。

    这种味道的源头,是岛屿上死去的无数水生物尸体,各种鱼虾,臭气冲天。

    岛屿是从海里升起来的,难免会有水生物随着岛屿脱离海洋,现在是盛夏,温度高,脱离了海水的生物必死无疑,尸体已经**,岛上的空气简直比粪坑还臭。

    目光巡视一圈,白杨看到了太多死去的鱼类,什么金枪鱼鲨鱼之类的横陈在岛上,尸体**生蛆。

    甚至还看到了海豚和鲸鱼,在没有水的地方暴晒在太阳底下。

    “那个,头盔还有吗?”实在是受不了那种味道,白杨问边上的苏溪水。

    “没有!”

    苏溪水硬邦邦的来了一句,不过却是递上了一个头盔。

    口是心非……

    白杨赶紧戴上,然后没两下他又摘掉了,防毒面具也抵挡不了那种腥臭多少,带上反而气闷,干脆不戴了。

    他没带氧气瓶……

    苏溪水想捶白杨,居然浪费她的一番好意。

    好不容易来到岸边,将船只固定好,带着必要的设备踏上滩涂,所以人都看向了苏溪水,她是此行的总指挥。

    看了看一帮半死的科研人员,带着头盔的苏溪水瓮声瓮气的说:“大家先休息一下,注意警戒周围”

    得到命令,科研人员纷纷找地方休息,一个个要死不活,至于一帮士兵,虽然也有些不适,却立即分散周围警戒。

    科研人员虽然在他们看来比弱鸡都不如,但人家的命可比一帮大头兵精贵得多,没办法,知识永远比人力来的宝贵。

    白杨见自己没事儿,自顾自的在怪石间跳来跳去寻找感兴趣的东西。

    虽然周围恶臭冲天,用屁股想都知道空气中充满了微生物病毒之类的玩意,但他不在意,照常呼吸,皮下异能火焰弥漫身躯每一个角落,别管什么微生物都能灭杀干净!

    一块岩石背面,白杨看到了一个浴盆那么大的贝壳,不过已经死了,乘着没人注意,他取出一柄利剑撬开贝壳,当即眼睛一瞪有点牙酸。

    我的天,在贝壳中,一颗颗珍珠在阳光下差点恍花他的狗眼,尤其是其中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紫色珍珠,堪称无价之宝,世界上哪儿见过这种宝贝?

    一共十三颗大大小小的珍珠,白杨悄无声息收起,回去给媳妇玩……

    跳上一块岩石,白杨已经远离人群边缘了,看到另一边的情况,眼睛再度一瞪,我特么看到了什么?

    一株珊瑚树就那么直愣愣的长在一块石头上,阳光下散发迷人的光芒。

    那真的是一颗珊瑚树,整整三米高,直径得有五米多,那已经不是珊瑚树了,而是一片珊瑚林!

    “无价之宝啊”白杨惊叹。

    那还等什么,血纹剑飞出,将杉树林从地面割开,悄悄的收近了空间袋里面,以后这玩意拿回去摆自己的别墅中,有个客人来还不晃花他的眼!

    眉开眼笑的收起珊瑚林,一抬头,白杨表情一僵,觉得自己之前就是一个傻逼。

    在另外一个方向,几千米外,那边真的有一片珊瑚林,各种颜色的珊瑚,五光十色美轮美奂。

    “那片珊瑚林,直径超过百米,是一片真正的‘树林’,这怎么搞?”白杨傻眼了。

    挠挠头,还不等他从自己到底是不是土包子的心态中反应过来,后方的人群传来了一阵惊呼。

    心头一紧,白杨暗道别出事儿才好,立即转身折返。

    “怎么了?”靠近人群白杨第一时间问。

    一大群人围在一个地方咋咋呼呼也不知道在干啥。

    人群中苏溪水抬头,看了看白杨,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然后又看向人群内部。

    白杨走进人群,然后表情一滞。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地质学家此时一脸癫狂的爬在地上,用小刀刮开了地面的一层附着物,周围的人傻眼了。

    刮开的地方,阳光下反射金属光泽,而且是金色的金属光泽。

    黄金!

    一块天然的黄金,桌子那么大的一块,也不知道沉寂在海底多少年月,表面一层附着物,刮开后才重见天日。

    “刚刚这些专家说既然已经上岛,就不急于向着内部进发,先就近了解一下,然后……”苏溪水看着人群中心心情复杂的说。

    就近研究一下,然后就发现了桌子大小的一块天然黄金,这……

    “各位,你们来看看,这边是什么……”此时,一个小青年在十多米外茫然的说道。

    他是某个专家的助手,此时爬在地上,爬的地方岩石表面有一道一指宽的裂缝,内中翠绿一片。

    不用走过去,白杨心情相当复杂。

    那个裂缝中的是翡翠,掩盖在岩层下面,裂开的地方能看到内部,那是一块有着脸盆大小的翡翠,看那水头,貌似是帝王绿?

    很快就有矿物学家证实了这一点,然后这片滩涂上鸦雀无声。

    这算什么?一座岛屿,他们才刚刚上岸,就发现了桌子大小的一块天然金,又发现了一块价值无量的翡翠。

    那么其他地方呢?

    这特么哪儿是什么岛屿,分明就是一座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