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的时间,不差钱的白杨带着王清雨游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名胜古迹,雄奇景区等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这半个月以来,世界表面上波澜不生,人们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

    但白杨却以特殊渠道了解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一些东西。

    比如世界各国都没有放弃对半个月前的灾难进行研究,虽然注定不可能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比如从那些被抓住的游轮劫匪口中得知了他们背后的一些主要人物,各国联合打击之下无所遁形,上万人牵扯其中,不乏大佬狠人,已经被悄无声息的和谐掉了。

    和全世界叫板,没有谁能活得下去!

    接到两个电话的时候,白杨正带着王清雨在张家界玻璃栈道上玩,透明的玻璃栈道下方就是万丈悬崖,一些个大男人哭天抢地的不敢走别提多搞笑。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的确是够刺激的。

    白杨一手拿电话一手牵着王清雨若无其事的走,这点刺激对他来说毛毛雨都算不上。

    发现王清雨身躯有点抖,白杨好奇的看了一眼,心道你老公我都带你飞过了就这栈道还能吓到你?

    捏了捏她的手以示安慰,收起电话古怪问:“媳妇害怕?”

    “也不是啦,本来不怕的,但周围那些人胆战心惊的气氛让我也有点忐忑了”王清雨不好意思道。

    很多时候周围的气氛是会传染的……

    耸耸肩,白杨见快要走完栈道,前方有一个提供茶水的休息地方说:“媳妇累了吧,我们过去坐会儿”

    “不累呢,挺有意思的……”

    无论什么地方,风景区都是很宰人的,一碟瓜子,两杯茶,几样小吃就敢要八百块,美其名曰休闲套餐,咋不去抢呢?

    不差钱,没和黑心的商家计较,闲聊中,白杨笑道:“媳妇你还记得半个月前的事情吗?”

    这事儿王清雨这么可能忘掉,好奇问:“又出什么事情了?”

    喝了口茶,白杨兴致勃勃道:“别说,这事儿还真没完,我所说的并不是一应善后工作,而是在那个地方又出事儿了,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

    “又发生灾难了?难道是余震?”王清雨眨眼问。

    “那倒不是,媳妇我跟你说,刚才苏溪水打电话给我,说半个月前发生海啸的中心位置,那个地方居然从海面升起了一座岛屿,初步判断是海底板块碰撞挤压才出现的”白杨笑道。

    “岛屿?”

    “是的,岛屿,而且貌似不小,初步得出,那个岛屿的直径有五十多公里呢,说大不大说笑不小,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那个岛屿所处的位置”白杨点点头道,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古怪。

    “五十公里直径啊,很大了,位置怎么了?”王清雨不懂问。

    “嘿嘿,那个岛屿的位置问题大了,而且还很敏感,这么说吧,如果某个大国拥有了那个岛屿,就能在上面建立基地,以此为跳板牵制非洲,亚洲和欧洲很多国家,现在那个岛屿周围就差打起来了”

    王清雨不笨,听了白杨的说辞,想了想恍然点头道:“是了,那片地方是公海,三不管地带,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岛屿,无主之物,而且位置敏感,但凡有点想法的国家都想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此一来,很多时候面对一些纠纷就将掌握主动权……”

    “就是这个道理,现在多个国家已经派遣军队到那个岛屿周围了,相互牵制相互扯皮,都想将岛屿据为己有……必争之地啊”白杨最后用四个字来总结。

    古怪一笑,王清雨看着白杨说:“其实老公不必给我解释的,苏溪水打电话给你我又不吃醋,你就不考虑一下她提出的那个条件?”

    半个月前苏溪水找白杨祈求拯救全世界的时候,可是说了白杨答应的话她甘愿当小三当小妾的,这会儿王清雨提出来调侃白杨。

    女人的心思啊……

    白杨知道若是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的话搞不好要中圈套,撇撇嘴说:“那暴力狂哪儿有我家媳妇温柔?话说那个从海里升起的岛屿上,应该有很多珍贵的珊瑚之类的宝贝,过两天我去弄点来摆家里,搞不好还有大珍珠”

    抿了抿嘴,王清雨语气有点失落道:“他们又找老公帮忙了吗?”

    “嗯”白杨点头,随即再度说道:“那个岛屿很关键,掌握在其他国家手中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所以上头想请我帮个忙,不过并不是去争夺岛屿,而是让我帮忙探索一下”

    “探索?”王清雨不懂。

    眼睛微米,白杨说:“那个岛屿有点奇怪,苏溪水告诉我,天上的卫星只能拍摄到一点模糊的轮廓,操作无人机过去却了无音讯,被某种东西干扰了信号,而且周围的水域不稳定,一般的船只无法靠近,是以现在岛屿周围虽然围满了人却没有几个真正登上去的”

    “哦,正好,老公修建的那个博物馆已经接近尾声了,我得去过问一下,过段时间老公就需要把文物拿出来摆上开馆了”王清雨轻轻点头道。

    男人家的事情,她没有过多的去过问,既然白杨有事儿要忙,她也不去打扰了。

    “也行,等下我送你回去吧”白杨点头道,都粘半个月了,又不是见不到,暂时给彼此点空间也好……

    夜幕降临的时候,白杨和王清雨已经回到了魔都,驱车将其送到家门口,一番深吻后,白杨搂着她的腰肢说:“我过两天去找你,老婆乖,有任何麻烦打电话告诉我,谁敢欺负你我打死他全家”

    轻轻捶了白杨一下,王清雨没好气道:“这是法治社会啦”

    “那就打断腿”白杨改口。

    抱了抱白杨,王清雨说:“老公,那我回去啦,你要注意安全”

    “还不放心我啊……”

    看着王清雨进屋后,白杨转身,上车。

    王清雨家楼上,她父亲看了看窗外没好气道:“臭小子,都把我闺女都拐跑了,家门口也不来和我这个老丈人打声招呼……”

    车上,白杨拨打电话问那边的狐狸:“你在哪儿?”

    半个小时后,白杨在一家饭店包间看到了分别半个月的狐狸。

    半个月过去,狐狸憔悴了,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恍惚,白杨猜测这半个月他估计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事关游轮以及灾难事件,不被询问都不可能。

    再次看到白杨,狐狸一下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畏惧,忐忑,总之就是手足无措。

    “不是要和我谈谈么?话说我有那么吓人吗?”白杨坐下后看着对方好奇问。

    灿灿的笑了笑,狐狸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看着白杨小心翼翼问:“白少,那天你跟我说的,让我跟你混的话还算数吗?”

    “想通了?”白杨挑眉。

    苦笑一声,狐狸坐下,一杯白酒下肚,脸颊微红的说道:“那天在游轮上被一起带走的近万人,到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获得自由,只因我说了一句话……”

    说道这里的时候,狐狸看向白杨双目中充满了敬畏。

    “什么话?”白杨好奇问。

    心有余悸的回忆了点什么,狐狸叹息道:“我们被各种询问,最后都要被打催眠针了……我本身屁股不干净,一旦被问出来我下辈子估计是见不到阳光了,不得已之下,我说了一句话,他们十分钟不到就放了我,我当时说,我是跟白少混的……”

    白杨愕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只是提了一句自己的名字他就从‘有关部门’手中获得了自由,难怪再见自己是如此嘴脸了。

    “然后?”

    “然后我话都说出来了,如果不跟着白少混的话,下场白少应该知道吧?”狐狸苦笑。

    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如果当时不说自己是跟白杨混的,下场堪忧,可若是出尔反尔对方发现他说谎的话,嘿嘿……

    “行吧,以后你就跟我混了,正好这段时间有事儿,你得忙起来了”白杨轻松道。

    看着白杨,狐狸点点头随即有摇摇头道:“其实,下定决心跟着白少混,并非是因为被有关部门抓住拿白少当挡箭牌这个原因……”

    “那是什么?”

    从边上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点开一个文件递给白杨,狐狸深吸口气一脸震撼的看着白杨说:“下定决心的是这些东西,白少知道我是一个黑客,而且还有点手段,尽管白少已经处理了游轮上的监控,但我提前做了一些准备,还是适时备份了一份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服务器中,醒来后看到了这份视频,我没有理由拒绝跟着白少混,天神一样的存在,未来的人生一定很精彩吧?这份文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的都处理干净了,白少不会杀人灭口吧?”

    白杨听着,好奇的观看文件,眉毛一挑。

    视频中的画面是半个月前大海上发生的一些事情,距离远并不是很清晰,但大致能看明白过程,正是自己对抗海啸的画面。

    看完,白杨丢掉平板电脑看着他说:“杀人灭口倒是不会,别传出去就是了,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相信你应该守得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