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轮上,白杨肉身盘腿闭目,边上,王清雨苏溪水一脸紧张的看着他,随着时间过去,都一个多小时了白杨还没有张开眼睛。

    到现在她们都没有想明白白杨那句‘等他回来’是什么意思。

    苏溪水看了看自己身上护体金光符产生的护体金光,又看了看闭目的白杨,欲言又止。

    你说要拯救世界的,在这里闭着眼睛睡觉是怎么回事?

    之前,白杨真灵飞走,速度太快,她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游轮依旧随着海面涌动而微不可查的摇晃,天上乌云依旧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在这沉闷的压抑气氛中,某一刻,盘腿闭目的白杨张开了眼睛。

    他的真灵回归识海。

    张了张嘴,看着睁眼的白杨,苏溪水第一时间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口。

    站起来,看着苏溪水的表情,白杨知道她在纠结什么,笑道:“海啸现在已经没有了,沿海国家的?;獬?,你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了!”

    “???”苏溪水愣住。

    尽管白杨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可是她依旧茫然,你就坐在这里一个多小时,然后就告诉我?;獬??

    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不信你可以联系一下上头”白杨点点头道。

    反应过来,苏溪水看了白杨一眼,然后拿着通讯器走向了一遍。

    王清雨目光闪烁,来到白杨身边想了想问:“老公,真的……解决了吗?”

    “没事了”白杨很肯定的说道。

    “老公之前看似在这里,其实是用另一个自己远去解决的问题吗?”心中有了点明悟,王清雨小声问。

    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白杨看着茫茫大洋,总算是解决了啊,要不然这个世界还不知道要变成什么鬼样子呢。

    为了解决这次?;?,他不得不迎抗天威提升境界,但因为出发点是拯救苍生,所以上天庇护,哪怕是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雷霆也没有灭杀他,反而是稀里糊涂的度过天雷了。

    后续平定四海,拯救无尽生灵,天地有感,降下功德金光护体。

    功德是个好东西,天地赐予,肉眼不可见,但却是实打实存在的。

    做好事,天地有感,都会赐予一份功德,只是常人不可见。

    举个例子,一个普通人救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一命,他或许不知道所谓的功德,但后续他救人的举动流传出去,人们有感于他的正义感,如果这个人出现什么麻烦,鉴于他做好事的举动,必定有人会伸出援手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或许这个比喻不是很准确,但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

    白杨平定海啸,不光是拯救了数十亿人,还有海啸中原本会被波及的无尽生灵,亦或者是整个地球的格局。

    这份功劳太大了,天地赐予的功德多到让他也震撼。

    此时,在他的识海中,万米直径的功德金云笼罩他的真灵,神圣祥和,虽然常人不知道,但表现在外部,白杨给人一种超然的感觉。

    当然,以他寻常的性子作风,人们感受不到他的变化就是了,哪怕王清雨也是如此。

    很简单的道理,若是换了别人,老子拯救了世界呢,就问你吊不吊,还不快来跪舔?

    然而对于白杨来说,穿越两个世界这种事情都经历过了,再大的阵仗都见识过,也就那样。

    边上,苏溪水沟通上级,大概了解了海啸真的消失后,放下通讯器,看向白杨震撼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海啸,波及全球数十亿人的海啸消失了,这一定是白杨做的,可是,他怎么做到的?

    明明之前他就在跟前坐着没动??!

    深吸口气,苏溪水来到白杨身边,纠结了半天才说道:“白杨,若是让全世界知道是你解决了海啸灾难,你将立地成圣!比之历史上那些发明电力发动机的伟人更加让人震撼!”

    看着苏溪水,白杨想了想说:“这件事情,我希望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依旧只是那个得过且过的无聊家伙,拯救苍生什么的就让他成为过去吧”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看到全世界都崇拜你的目光吗?”苏溪水不解道。

    拯救世界啊,若是被世人知道,还不膜拜起来,不说别的,是个人看到他都得无比尊敬,吃饭逛窑子恐怕都不用花钱了!

    谁敢问拯救世界的英雄要钱?

    “无聊”白杨撇撇嘴。

    如果自己要出风头的话,还需要用拯救世界这样的举动吗?

    看着白杨认真的表情,苏溪水点点头道:“你放心,哪怕违背军人的原则,我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不会告诉任何人!”

    “那就好”白杨点头笑道。

    他相信苏溪水不会说出去,至于是不是会被有心人调查到他也不在乎,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和自己当面证实然后给自己功劳?

    呵,没有人给得起这份功劳,哪怕是知道了也会当做不知道。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没有为什么,不想出那个风头不行啊,再说,说出去是我一个人拯救了世界也要有人信才行。

    “我刚才了解了一下,因为这次地震形成的灾难,虽然平息下来了,虽然损失减小到了最低,但损失的部分依旧是一个沉甸甸的数字,首先多国的军队被吞没,不说死去的几十万人,单单是军事设施就高达上万亿美元的损失,这还不算多国浪费的上万颗导弹以及其他方面……”

    沉默中,苏溪水说出了一个沉甸甸的数字,尽管那已经是灾难损失减小到了最低的结果。

    “还在承受范围之内”白杨叹息道。

    总比波及全世界的好。

    看着白杨,苏溪水想了想说:“接下来,各国一边处理灾难的善后工作,另一边,这艘游轮,将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白杨一愣,差不多明白了。

    恐怖的灾难,那么多国家的军舰航母都完蛋了,这艘游轮为何安然无事?用屁股想都知道,这艘游轮以及上面的人,必定会被着重调查。

    没有谁不希望通过这艘游轮窥探到灾难为何平息的真相。

    毕竟,这艘游轮经历了灾难而屹立不倒,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只是不管如何调查,全世界注定不可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了。

    沉默片刻,白杨看着苏溪水笑道:“船上的其他人不久后就要醒来了”

    看了看白杨,苏溪水点点头,转身离去,人们醒来后,需要她维持游轮上的秩序,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样,那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必定有是一场围绕游轮的国际扯皮。

    “老公……你……好厉害!”苏溪水走后,王清雨看着白杨惊叹道。

    嘿嘿一笑,挑眉看着自家老婆,白杨又变得不正经的说道:“我厉害不厉害老婆你还不知道啊”

    脸蛋一红,王清雨轻轻捶了白杨一下。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自家老公呢。

    半个小时后,游轮上的数万人相继醒来,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没有人对于数万人的同时昏迷表现出疑问,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这些当然是白杨做了手脚,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在等待后续多国决定游轮命令的时候,苏溪水游走在游轮上,看着平静的数万人,内心再度惊叹于白杨的本事。

    让数万人无声无息间忽略一些事情,这……根本就是神才拥有的手段!

    没有亲眼看到白杨平定四海,可游轮上的经历她是亲眼目睹的。

    “王清雨,我明明比你更早遇到他的,你可知道,当我明白曾经在大兴安岭是被他救了之后……”

    苏溪水的内心深处,没有人知道的角落,有着让她无奈的苦涩。

    命运,呵……

    五个小时后,各国纷纷派人来到了游轮上,每一个国家都想彻底掌控这艘游轮,毕竟这事关灾难的真相。

    可是,没有谁会妥协,一番扯皮之后,无奈达成共识,分别带走自己国籍的人,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

    所谓的环球旅行明显是不可能进行下去了,船上的一个个富豪接下来必定会被询问询问再询问,国家机器面前,再有钱也没用。

    还有一点,船上那些劫匪,被多国联合控制起来,必定会被各种审问,揪出幕后黑手。

    可想而知,因为这些劫匪,让多国损失惨重,那帮幕后黑手的命运已经注定,激怒全世界,上天入地都别想摆脱悲惨命运!

    当然,这些事情已经和白杨没关系,国际纠纷也好,恐怖分子也罢,自然有人去处理。

    他依旧是他,过自己的日子就好,怎么开心怎么过。

    拯救全世界什么的自己知道就好,深藏功与名。

    各回各家,游轮上的人被各自带走,至于游轮怎么处理那就是各个国家的事情了。

    施展了一点小手段,从这件事情里面脱身,回到岸上后白杨带着王清雨继续游玩,环球旅行被迫终止并不影响他和王清雨培养感情的行程。

    此后的半个月,常人不知的另一面,国际上风起云涌。

    和王清雨在全世界游玩了半个月的白杨在这一天相继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苏溪水打来的,一个是狐狸打来的。

    “白杨,在海洋灾难爆发的中心,各国卫星监察到,那里出现了一座从海中升起的海岛!”这是苏溪水告诉白杨的。

    “白少,这段时间我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一个地方询问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们能见个面谈一谈吗?”这是狐狸打给他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