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西南海,会议室。

    数十位大佬集聚一堂,满脸愁容,不停的抽烟,整个会议室烟雾缭绕宛如仙境。

    从反馈的情况来看,之前投放导弹欲要解决海啸问题,但效果不理想,虽然导弹爆炸成功的干扰了一些海啸的威力,但并未出现想象中的效果。

    如今,可怕的海啸依旧向着沿海逼近,而无数人的生命危在旦夕,可他们却并不知道这一切。

    “各位领导,套用一句华夏老话,水至柔,以柔克刚,导弹爆炸的威力只在局部干扰了海啸,大方向并未有所改变,经过第一轮的轰炸,第一波海啸的威力并未如理想中减弱一倍,而是只减弱了三分之一……”

    一位科研人员浑身颤抖的汇报。

    “也就是说,想要平息第一波海啸,而且还是沿着华夏这个方向来的这波,导弹的投放量至少得增加三倍甚至五倍才行?”大老板沉声问。

    “回大老板的话,那只是理想化的说法而已,海啸扩散的范围越大,影响的海水就越多,动能就越强,到此时,哪怕是投放十倍的导弹也无济于事了,更何况那还只是第一波……”科研人员苦涩道。

    “无能为力了吗?那么……若是投放核弹呢?”大老板咬牙道。

    听到这句话,会议室中大多数人浑身一颤。

    核弹啊,一旦投放,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大老板能有什么办法,为了沿海数亿人的生命安全,哪怕污染环境也在所不惜了,毕竟不可能不管那数亿人的生死吧。

    “理论上可行,但……”科研人员迟疑道,不知道怎么回答。

    意思很简单,核弹威力大,或许能解决海啸?;?,但是准备投放多少?第一波海啸之后的第二第三第四……

    要完全解决,把华夏搬空估计都够呛。而且,即使成功了,那可怕的辐射,恐怕无边海域要成为死域,后果不堪设想!

    会议室一度陷入沉默,气氛无比压抑,沉甸甸让人呼吸都困难。

    此时每一秒都无比漫长,一句话都将带来惊天动地的后果。

    投放核弹,并非想投放就投放了,毕竟这种东西全世界只有那么些国家拥有,投放的话,至少得和其他国家打声招呼,要不然还不乱套啊,毕竟又不是战争时期。

    “报告,米国,北极熊帝国……等国家发来视频连线,他们也无法解决海啸,紧急商议是否共同决定投放核弹!”

    这边还没做好决定,其他国家已经坐不住了。

    面对这举世海啸灾难,不止波及了华夏,华夏这边没法解决,其他国家也差不多,没办法之下,只能想到最后的战略手段了。

    “将视频连线接进来……”大老板沉声道。

    可就在此时,又有人紧急跑来汇报了,说了一句话,让在座的大佬都茫然了起来。

    “报告各位首长,从我们最新的卫星监控画面显示,往华夏方向而来的海啸,诡异的平息了!”

    “……”

    落针可闻,这是在开玩笑吗?千百导弹都奈何不了多少的海啸莫名平息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可事实就是如此,画面传递到会议室中,众人看到视频画面后直接懵了。

    恐怖的海啸依旧向前推进,可在某一片区域,一团直径十里的诡异雾气快速游走在海啸之中,卫星拍摄不到内部,那团云雾所过之处,海波平静,哪儿还有丝毫海啸的影子?

    那画面很诡异,云雾的远处海啸依旧凶猛,可云雾过后,海面平静了……

    “这……”

    一干大佬面面相窥,谁来解释解释?

    一个激灵,大老板反应过来,接通其他国家的视频连线后说道:“各位,等等,或许事情出现了转机,大家别急着投放核弹……”

    无知是福,全世界无数普通人在消息被封锁的前提下,并不知道大灾难正在逼近,一个个该干嘛干嘛。

    而很多国家当局者这吓得心肝乱颤,尤其是一些岛屿国家和沿海国家,简直就是面对世界末日。

    若是任由海啸席卷过来的话,他们将彻底完蛋没有任何幸免过程,能怎么办?只能尽人事听天命的求助其他国家,纵然明知这只是徒劳……

    茫茫大洋上,白杨真灵飞出,追上了奔腾向前的恐怖海啸,没有迟疑,施展法相化作一条三千米长的金龙一头扎进了海里。

    真君境界的他,法相出行,速度极快,用瞬息千里来形容都不为过。

    龙的天赋控水能力此时被他施展的淋漓尽致,并未消耗自身神魂之力催动这种能力将其放大,只需要在水中游走,周围的海水就得尊从他的意志平息下来。

    噗噗噗……

    一条金龙快速游走在海水中,所过之处,数百米高的浪潮莫名静止,然后原地溃散,推金山倒玉柱般崩塌!

    为了防止自己的法相被卫星拍摄到,白杨控制海水化作云雾遮蔽自己所过之处的上空,就形成了卫星拍摄到的一团云雾游走海啸莫名平息的画面。

    “龙游大海,定四方,平海波,当如是!”

    游走在海水中,时而跃出海面,时而扎进海水,所过之处海啸平静,白杨心中自语,觉得这才是龙这种生物应该有的威势。

    所过之处,镇压大海,波浪不起,海啸不生!

    海啸并非一波,他的法相身躯够大,速度够快,穿行在一个个海啸之间,山岳般的海啸崩塌。

    海水还是那么多海水,可崩塌之后,力量只会和周围的海水综合抵消,已经不足以形成灾难对沿海造成威胁了。

    昂……

    游的兴起,白杨张口咆哮一声,身躯跃出海面,一尾巴抽下,数百米高的海啸轰然崩塌,一头扎进海啸浪潮中,海啸静止,然后崩溃!

    金龙速度太快了,游走大洋,穿插在一座座海啸之间,所过之处海面平静,瞬息远去。

    一团浓密的云雾游走,所过之处,海啸消失。

    沿着海啸辐射的波纹,白杨不停歌游走,平息滔天浪潮。

    他的速度太快,超出地球人类的想象,法相并非实体,不考虑阻力的问题,只管沿着海啸游走就是。

    一个多小时,尽管海啸不停在向着前方扩散,但以白杨的速度依旧沿着海啸波纹游走了一圈,整整数万里距离!

    大?!骄擦?!

    各个正在应对无边海啸灾难的国家,一个个首脑傻眼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海啸呢?

    哪儿去了?

    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做梦,保存下来的视频画面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是,但是,可但是,为什么?

    谁来解释解释?

    没有人能解释得通,无法解释,这必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一个未解之谜。

    人们意识到,海啸的消失,必定和那团云雾有关,毕竟它绕着海啸飞了一圈,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面调查,分析,整理,猜测那团云雾到底是什么,更多的,无数知道真相的人心头产生了恐惧。

    堪称灭世灾难的海啸都能被平定,若是它针对人类的话,是不是能毁灭世界?

    然而,海啸灾难来了,云雾出现,海啸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那团云雾,他只留给无数人无尽的遐想和谜团,然后就那么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查?怎么查?拿什么查?

    无知是福,全世界数十亿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不知道之前的灾难,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沿着鬼门关走了一圈,他们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为他们的安全绞尽脑汁。

    世界依旧美好……

    茫茫大洋上,白杨平息了无边海啸,这只是龙这种存在本能的天赋能力而已,游走一圈,他并未感觉疲惫。

    龙腾虚空,白杨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好自己及时,恐怖的海啸,有好几个地方,距离沿海国家最近距离不住五十公里了,或许有数万数十万上百万人看到海面上恐怖的海啸出现又消失,但那些东西,让人们去猜测吧。

    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全部,剩下的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当最后的海啸被他平息之后,白杨的法相周围,开始出现异像。

    丝丝金光凭空出现,越来越浓密,将他的法相包围,最终形成了一团万米金云将他的法相包围,法相走,金云也跟着走,始终笼罩着他。

    那金云涌动,金光灿灿却丝毫不刺眼,反而给人无比安宁祥和之感。

    白杨的法相定格在虚空,龙目中满是茫然和不确定。

    “这是……功德金光?”

    喃喃自语,白杨内心此时说不出是麻木还是激动。

    功德金光,好多的功德金光,形成万米金云庇护自己,沐浴在功德金光之中,他感觉到了一种滂沱的天地伟力,此时若是谁想针对自己的话,不用自己动手,必定莫名其妙的出现各种意外身亡!

    天地庇护之人,谁能加害?

    “是了,平息海啸,拯救了数十亿人不说,还有无尽生灵,那是多么浩瀚的功德?天地有感,降下功德金光庇护……原来如此,我之前晋升真人境界,天雷轰击,原本我是要死的,但我的出发点是拯救苍生,上天有感,因为那时还并未真正拯救,功德不显,但我依旧没事……”

    看到功德金光护体,白杨心头明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