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之上依旧乌云盖顶电闪雷鸣,只是不再有雷霆针对白杨的阴神了。

    站在虚空之中,白杨的阴神肉眼可见已经没有了丝毫阴邪之气,他自己感受了一下,此时再也感觉不到太阳真火的炽烈,就连原本对阴神来说如同刀子一样的风也变得轻柔了。

    此时的阴神,已经不再是恶鬼一样的形态,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只是他的阴神个头太大了点……

    自己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被上天用雷霆折磨了一顿,然后就踏足真人境界了?白杨有些迷茫。

    之前那天雷毁灭性的力量是实打实的,痛楚也是真实的,可是,为什么呢?

    心中有一些猜想,有一些明悟,但却不敢肯定,毕竟没有证据。

    如此奇怪的经历,他暂且压在心底,或许不不久之后就能得到答案,总之就是,他准备的十绝暗光剑旗也好,锁链也罢,压根没用上……

    谁让他没经验谁让天雷来得太过迅猛了呢,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啊。

    纠结片刻,白杨身前颤抖了一下,此时才感觉到了后怕,如果不是那个原因的话,自己这么贸贸然的迎抗天雷估计渣渣都不剩下一点!

    “无知是?!庹娴乃闶抢咸煺展肆恕?br />
    心中所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白杨看向下方,王清雨苏溪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看表情,估计思维都已经停顿了。

    虽然之前她们没有看清楚白杨经历了什么,但她们看到的,再一次颠覆了本身的认知。

    白杨化身巨人站在虚空,天雷轰击而没事,仿若神话,不,这根本就是神话,比神话还神话……

    心念一动,白杨的阴神化作正常人大小,向着游轮飘然落下。

    此时的阴神,已经不能称之为阴神了,褪去阴邪的一面,根本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可以称之为真灵,身外化身……

    真灵站在甲板上,白杨看着呆滞的两女晃了晃手臂。

    苏溪水一个激灵,看了看白杨的真灵,又看了看边上盘腿闭目的白杨肉身,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清雨的反应也差不多,纠结片刻问:“老公,你……他……这……”

    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两个一毛一样的白杨,那个是真的?

    我老公是妖怪……

    “之前说过了,那边的才是真实的我,现在和你们说话的是我的意识具体化,总之很复杂,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其实这样说话很别扭,你们等等”

    耸耸肩,白杨说着,身影一晃,真灵化作一道光冲入肉身消失不见,接着,原本没有任何声息的肉身变得正常,张开眼睛笑道:“这样说话就舒服多了”

    茫然,苏溪水王清雨面面相窥,没反应过来,脑袋有点乱。

    就在她俩茫然的时候,白杨眉毛一挑表情愕然惊咦一声,神色相当复杂。

    “老公怎么了?”王清雨立即关心白杨,不懂的就不懂吧,反正这是我老公就对了。

    眼睛一眯,白杨站起来,看了看天穹,然后在王清雨苏溪水莫名其妙的注视下,他一把扯下身上的衣服。

    随即,他身上,原本被异界蓝欣一剑贯穿却无法愈合的伤口,一丝电流闪过,噼啪声响起。

    然后,呲……

    伤口之上,一抹红色锋芒冲出,凌空炸裂,凌厉的锋芒碎片激射,噗噗噗的声音中,游轮甲板被撕开一道道裂缝!

    当那一道红色锋芒离开白杨的伤口后,他那无法愈合的伤口血液立即停止渗出,甚至开始愈合结痂,如果不出意外,几天时间伤口就会恢复如初!

    那肆虐在他伤口中的剑气被驱逐了……

    “刚刚,那是……什么?”苏溪水看了看白杨的伤口,又看了看纵横交错裂缝的甲板无比茫然的问。

    “哈,没什么,好事儿!”白杨笑了笑没解释什么。

    在两女没有发现的地方,白杨背在身后的右手,指尖一缕电流闪过,又出现,如同一条灵蛇在他指尖缠绕游走!

    雷电异能,经历雷劫之后,他居然掌握了雷电异能,继火焰异能之后,白杨掌握的第二种异能,充满了毁灭性的力量!

    这种异能具体强大到什么地步白杨不知道,此时王清雨和苏溪水在身边他也不好实验,万一伤害到她们就不好了。

    从白杨开始晋升真人境界到此时,说来话长,其实也就过去了不到十分钟而已,短短十分钟,白杨经历了人生最凶险的一次危险。

    若不是那个原因的话,此时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沉默中,苏溪水纠结的看着白杨问:“白杨,你之前……是在拯救世界吗?”

    表情一愣,白杨看着她摇摇头道:“不是,之前……只是在为拯救世界做准备而已”

    “那……现在……你能拯救世界了?”苏溪水期盼的看着白杨,希望他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能!”白杨摇头道,随即补充说:“以目前的状态,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或许可行,但只有不到两个小时了!”

    “那……数十亿人的性命……”苏溪水张了张嘴,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白杨是最后的希望,可是听口气,他也没有办法。

    看着乌云盖顶的天穹,白杨很平静,如果给他时间,他当然有办法解决这次灾难,但没时间啊。

    察觉到苏溪水绝望的表情,他说:“目前来说,还有一个办法,只是,我还得准备一番,应该要不了多少时间!”

    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苏溪水问:“那你……快点”

    点点头,白杨再度盘腿坐下。

    在他闭目的时候,王清雨在边上忐忑问:“老公,有危险吗?”

    看向自家老婆,白杨笑道:“媳妇你放心,危险是没有的,若是成功的话,有五层把握能解决这次灾难,如果不成功……”

    不成功就意味着灾难无法阻止!

    “嗯”王清雨点头,不再说什么打扰白杨。

    闭目,白杨意识再度沉寂到了识海之中。

    广阔的识??占?,依旧空空荡荡,没有日月星辰,却明亮如昼,一条庞大的金龙虚影围绕着白杨的真灵无意识的游弋,空旷而荒凉。

    其实,识??占涫且园籽畹乃嘉鞯嫉?,一念之间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都能出现,但他野路子出身,就这样吧,也懒得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

    真灵张开眼睛,目光闪烁快速思索。

    以自己真人境界的修为,还没有修炼过什么法术,对目前的灾难来说根本无济于事,哪怕是修炼了术法,以真人境界的本事也别想面对那席卷半个地球的灾难。

    所以,白杨还得提升境界才行。

    之前晋升真人境界,从头到尾被雷劈,阴神已经完全退去了阴邪,达到了真人境界巅峰,已经可以冲击更高层次的真君境界了!

    真君境界,之所以叫真君,可以用君临天下来形容这个境界,手段惊天动地诡异莫测,如那桃花真君,摆下大阵覆盖数百公里区域,坑杀数千万人!

    阵法也好,真君境界的术法也罢,那些都是需要去正统学习的,是长年累月的功夫,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掌握。

    在真人境界,哪怕是肉身状态就已经能影响到周围的天地了,最直观的就是肉身飞行,那是依靠强大的神魂之力影响天地能量托住肉身飞行。

    而在真君境界,不算术法之类的手段,这一境界,单凭强大的神魂之力就已经能影响真实世界,心念一动控制真实的火焰,操作水流等等。

    当然,这些都只是小手段,是这一境界附带的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一境界真正强大的还是术法之类的手段。

    在真君层次,已经可以凝聚法相,法相是根本,拥有莫测威力,不同的法相拥有不同的手段,强弱区别也是有的。

    凝聚法相的方法很多,最普通的当然是根据某些功法长年累月的修炼,让自己的真灵拥有另一种心态,这个过程中,需要根据最终想凝聚的法相吸收不同的天地之力凝聚,过程艰难而漫长。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强行凝聚法相!

    所谓的强行,就是猎杀强大的生物,至少也需要大宗师这个层次以上,抽取生魂,磨灭意识,和自己的真灵融合到一起,以此来形成自己的法相。

    一旦融合成功,被猎杀的存在生前拥有什么手段自己也就掌握了。

    只是,这样的方式太过危险,想想看,一个真人境界需要猎杀大宗师境界的生物抽取生魂,想想都知道那有多困难。

    以这种方式凝聚法相,百分之九十九都被反杀了,剩下的一个,侥幸成功的话,嘿,万一好不容易杀的只是一只真君层次的兔子异兽,融合后形成的法相是兔子,那乐子就大了,手段是吃萝卜,有毛用?

    总之就是,用这种方式几乎不可取,毕竟越强大的异兽越危险,被反杀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你有个好长辈帮忙那就无话可说了。

    白杨现在已经满足了晋升真君层次的条件,一旦凝聚成法相,就算是正式踏足真君层次了。

    所以,此时,在他的识海中,他的真灵瞄向了边上没有意识的帝王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