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一试……

    当听到白杨语气复杂的说出这四个字,王清雨和苏溪水都愣住了。

    他似乎是答应了?

    的确,白杨想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拯救苍生,但他没有丝毫把握,尽力就好,成与不成最后问心无愧。

    面对举世大劫,并非计较个人得失的时候,国籍肤色仇敌恩怨在这样的前提下都没有意义。

    张了张嘴,看着白杨的背影,苏溪水莫名平静了下来,笑着说出了两个字:多谢。

    并非为自己谢,而是为苍生谢。

    一个人的一生要经历很多很多,有时斤斤计较,有时鸡毛蒜皮,有时大气滂沱,但每一个人的一生,在某些时候需要有担当。

    担当并非一定要达到什么目的,没有理由,去做了,就够了。

    这也并非要去逞强,做到什么程度,看个人能力而定。

    有人选择了高义,哪怕最终会死,有人选择了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结果也好,过程也罢,当需要去担当的时候,那些都没有意义。

    听到白杨的话,此时反倒是王清雨没有说什么,轻轻的拥了白杨一下,眼神足以说明,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

    既然决定出手,白杨就不在迟疑,平静的看着两女说:“待会儿你们或许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和奇怪的现象,但不要惊讶,你们也会发现我或许会出现异常,但不要担心,那些都是正常情况”

    “切记,不要为我担心,事不可为我会选择放弃,毕竟,我本身还不想死!”

    苏溪水和王清雨对视,有些不太明白白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能想到的,大概就是之前那天神般的手段画面了。

    轰隆隆……

    乌云翻滚,大雨滂沱,电蛇在云层中游走,宛如天神划破黑暗的神戢。

    抬头,看了看天,白杨沉默片刻,走到边上盘腿坐下,看向王清雨他们说:“切记,不要打扰我,哪怕我再奇怪也没事!”

    他再次告诫,怕她们万一坏事儿。

    以白杨此时的能力,是没有办法对抗海啸灾难的,但若是境界提升了呢,是不是有机会?

    他知道,以自己的积累,其实早就可以冲击神道更高境界了,只是一直畏惧于天雷之威不曾去冲击而已。

    如今,乘着这个机会,他决定冲击神道真人境界,境界提高了,对抗灾难的把握也就更大一些。

    “放心,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到你”苏溪水保证道,说话的同时,她钉子一样站在了白杨身后三米远,咔咔的声音中,一支机枪端在手中子弹已经上膛。

    虽然不知道白杨要做什么,但王清雨没有打扰,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在一边站好。

    笑了笑,白杨其实很想说没必要那么严肃,说那么多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再度看了看雷霆肆虐的乌云,白杨闭上了眼睛。

    神道修士,包括阴神境界以及以下,其实都只是一种阴暗的存在,可以称之为天地间的负面存在,阴神面对雷霆轻易会被撕碎,哪怕普通人看来和煦的微风都如同刀子一样。

    到达真人境界就不一样了,阴神蕴含一丝纯阳,已经不惧天地间的正面能量,能如同‘真人’一样活动。

    想要晋升真人境界让阴神向着纯阳转换,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抗天雷,以天雷洗礼阴神,纳天雷中至刚至阳的力量锤炼阴神。

    这一步很危险,超级危险,一百个神道修士中,有九十九个都会被天雷灭杀。

    无他,天雷是阴神的克星,阴神是至阴至邪之物,如同鬼魂,天雷是至刚至阳的存在,代表天地伟力,以区区阴神去对抗天威,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是神道修士的一道坎,跨过去就是崭新的天地,跨不过去灰飞烟灭没有商量,除非一辈子窝在阴神境界不去迎抗天威。

    既然神道修士是一个修炼体系,那么阴神晋升真人这一境界,前人当然是总结出了无数经验的。

    面对天雷不可避免,跨不过去那就想办法对付呗。

    以术法对抗天威,以法宝阵法抵抗天雷等等手段不一而足。

    当然,最好的还是纯以阴神承受天雷洗礼,从头到尾让天雷锤炼阴神不浪费一丝天雷的力量,一旦成功,直接是真人境界巅峰,阴邪尽去转而纯阳。

    但谁能做到那一步?

    以术法法宝对抗天雷后,最后纳一丝天雷之力锤炼阴神就已经千难万难了,从头到尾被雷劈,更高境界的修士都不敢这么做!

    九这个数字很神奇,往往代表极致的意思。

    阴神境界的神道修士,一旦想要晋升真人,招来雷霆之后,至少要经受九次天雷轰击,跑都没用,不劈你九下你跑天涯海角都没用。

    或许那是上天在对神道修士进行考验,你特么连九下天雷都挡不住,何以有资格能像人一样行走世间对吧?

    甲板上,白天盘腿而坐,思维沉寂到识海,阴神张开了双目,广阔无边的识海中显得空空荡荡,唯有一条三千米的神圣金龙游走。

    深吸口气,白杨的阴神向天一跃,刹那消散在了识海中。

    外界,苏溪水和王清雨下意识的浑身一抖浑身发冷,周围阴风阵阵,莫名感觉鬼哭神嚎。

    只见白杨头顶一股黑芒冲出,顷刻化作十米之巨,形成一个漆黑阴邪让人毛骨悚然的巨人。

    形象还是那个形象,却无比邪恶。

    那是阴神,白杨的阴神,至阴至邪,常人看到和见鬼没有什么区别。

    作为科技社会长大的人,她俩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诡异的画面,惊悚的说不出话来。

    “别怕,是我,你们可以理解为灵魂,思维具体化,意识离体之类的,现在我的肉身没有丝毫声息,形如死人,那是正常现象,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一天都没事”

    白杨十米之巨的阴神低头看着王清雨她们笑道。

    尽管说得轻松,可在她们看来,简直面对魔鬼,太恐怖了。

    知道她们理解不了,白杨也没多说,抬头,冲天而起,向着数百米高电闪雷鸣的乌云飞了上去。

    说到底,此时是大白天,白杨的阴神刚刚出现在外面,没有安神香?;?,只觉天地如烘炉,仿佛要将自己烤化一样,尤其是狂风呼啸,如果亿万利刃欲要撕裂他的阴神。

    若是一般的阴神面对如此情况恐怕瞬间就魂飞魄散了。

    可白杨不普通,阴神强大到前所未有,大白天出现短时间也扛得住,再在阴神外面笼罩一层赤红火焰隔绝那就没事儿了。

    正常人眼中他的身躯是漆黑庞大的,阴邪无比,在体外火焰升腾中,无疑看上去如同地狱魔神!

    “这……是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王清雨惊恐道,真的被吓住了。

    “他到底是人是鬼?”苏溪水浑身发抖道,牙齿都在打架。

    “不许这样说我老公,不可能是鬼,是神还差不多”王清雨对苏溪水怒目而视……

    对于她俩的小情绪白杨没有时间关注,此时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都用在了对抗接下来的天雷。

    冲天而起的时候,他的阴神边上带着三件东西,十绝暗光剑旗,一条银色锁链以及陈永发给他的一枚攻击玉佩。

    若是自己扛不住,用这些东西帮忙抗。

    十绝暗光剑旗作为六品法宝,天雷轰不烂吧?万一这也不行,用银色锁链作为避雷针将雷霆引入大?!?br />
    再不行,用陈永发封印的人王之力将天雷打散!

    小命要紧,做再多的准备白杨都不觉得多余。

    此时本身就是大白天,天地间充满了太阳火气,一般的阴神根本不敢出来,再加上周围狂风呼啸,谁会如此找死?

    更何况此时头顶电闪雷鸣,哪怕是真人甚至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也不敢阴神出窍的。

    但白杨管不了那么多了,还剩下两个小时,等不到更好的时候,他必须要抓紧时间放手一搏!

    老实说,面对天雷,阴神状态的他本能的感觉到了恐惧,那是来自于生命本能的恐惧,大有一种下一秒就会被撕碎的感觉。

    但没办法,再恐惧这会儿也要咬牙冲上去。

    咔擦……轰……

    就在白杨阴神出现的瞬间,天上乌云涌动,好似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引专门针对白杨,一道水桶粗的苍白闪电划破乌云从天而降轰击下来,如蛟龙,如分叉的树根,

    雷霆天威,浩荡威严,天地颤抖!

    电光的速度多快?

    一闪即使。

    水桶粗的雷电,瞬间轰在了白杨的阴神上。

    下一刻,白杨的阴神之处强光照耀天地,雷电分叉游走周围,再也看不到内中情形了。

    “握草药丸!”

    当雷霆轰击而下的瞬间白杨脑海中出现了这样四个字。

    别人阴神晋升真人,谁不是提前很久就开始做准备?在出窍之前周围布置的阵法启动,术法已经含而不发,法宝已经?;ひ跎竦鹊?。

    哪儿像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冲出去了,要是被别的‘同行’知道,还不目瞪口呆啊。

    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

    然而,作为野路子出身的神道修士,没经验没师傅教导怪他了?

    “老公!”

    “白杨!”

    下方,当看到白杨的阴神被雷霆轰击强光笼罩的瞬间,苏溪水和王清雨同时惊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