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大洋,海啸滔天,狂风呼啸。

    数百米高的海浪如山岳奔行,携天地之威向前涌动,拥有碾碎一切的力量。

    可一堵弧形火焰高墙却硬生生将海浪撕开一道口子。

    无尽海水被蒸发,形成滚烫雾气升腾,水汽太过浓密,升腾而起就是一片积雨云,且向着四方天地扩散。

    画面很震撼,那个地方火焰燃烧,海水蒸发,水雾升腾,以此为中心快速扩散,十公里五十公里……

    不久后,百里天地被乌云笼罩,大雨滂沱而下!

    第一波海啸浪潮已经远去,白杨撤掉了火焰墙。

    站在倾盆暴雨的天地间,他长长的松了口气。

    “目前看来还是可行的,并非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海啸的力量,在局部撕开一道口子足够保住后方的游轮了……”

    心头自语,白杨转身,看向游轮方向脸色出现了一丝笑容。

    大海海面翻腾不休,可游轮所在之地,因为十绝暗光剑旗的镇压,海面却是静止的,好似铁板一块。

    原本应该正面冲击游轮的海啸,海水被白杨用异能火焰蒸发,出现一个缺口从游轮两边涌过,避免了十绝暗光剑旗的封锁力量被海啸正面冲击,那画面,就好像两座海水形成的大山从游轮两边划过一样。

    很震撼!

    然而,这才只是第一波海啸……

    转身,白杨看向远处,海面翻涌,一座更大的海浪向着这边奔涌而来。

    目光坚定,既然已经有了之前的经验,那么接下来纵然有三道五道海啸也不足为虑了!

    脸色有点发白,嘴角微微抽搐,但白杨的目光却以及死死的盯着涌来的海啸不曾眨眼。

    暴雨淋湿了他的衣服,在他的前胸和后辈,衣服上有丝丝红晕晕开……

    要用念力维持十绝暗光剑旗运转,还要对付海啸,这两个方面对白杨来说就是不小的压力了,更何况,他身上还有伤。

    蓝欣一剑贯穿他的身躯留下的伤口剑气肆虐,无法愈合,之前他一直都用念力强行将伤口贴合起来,可之前忙起来分心之下,伤口难免照顾不周裂开了一些,鲜血流出,染红了衣衫,被雨水晕开。

    量太大,这会儿姨妈巾也不好使……

    游轮之上,王清雨捂着嘴巴看向远方的白杨,仿佛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就会打扰到白杨一样。

    不知为何,她眼眸中有眼泪在打转。

    天穹乌云盖顶,大海波涛涌动,白杨站立在天地之间,显得很渺小,和又给人无比高大的感觉。

    第一波海啸过去,一分钟不到,第二波开销接踵而来。

    低头看了看胸口,白杨笑了笑,抬头,看向铺天盖地而来的海啸,目光坚定的伸出了右手。

    火焰升腾,如一堵弧形的围墙,海啸冲击在上面,飞速蒸发,水雾升腾。

    蒸发掉的海水让海啸缺少了一块,周围的浪潮下降了很多,不过那恐怖的天威画面依旧让人胆寒。

    好在在白杨的努力下,缺了一块的海啸越过游轮向着后方而去。

    第二波海啸也度过了……

    接下来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第一次海啸不是最强烈的,第二次才是,最后的三四五六七越来越弱,直到第九次的时候,海啸只有几米高了,对游轮来说没有丝毫威胁。

    至此,白杨彻底松了口气。

    异能火焰蒸发了太多太多的海水,方圆数百里都被乌云笼罩,大雨滂沱。

    可白杨身上的衣服却是淡红一片。

    流了太多血,被雨水晕开。

    他脸色苍白,血液流失太多,大脑供氧不足,脑袋有些发晕。

    “总算是保住游轮了啊”

    心头感叹,没有了海啸的威胁,十绝暗光剑旗不用维持了,可以将大部分精力用来维护伤口。

    借着暴雨的掩盖,白杨身上火焰一闪,衣服烧成飞灰,身上的血迹也没有了丝毫影子,念力撑开雨水,从空间袋中拿出新的衣服换上,又变得清爽了。

    但他的脸色依旧苍白。

    不想让自家老婆担心,笑了笑,白杨飞向了游轮。

    落到王清雨身边,白杨撑起念力排开雨水笑道:“老婆,没事了,这艘游轮安全,有我在,稳得??!”

    说话的时候,白杨招手,十丈之巨的十绝暗光剑旗缩小回到他手中收起。

    周围的天地没有了十绝暗光剑旗镇压,海面开始涌动,游轮轻微摇晃。

    “老公……”

    王清雨站起来,一下子抱住白杨,眼泪滑落,说不出话来,主动的踮起脚尖开始亲吻白杨。

    以人力对抗天威,画面的确很震撼,可是王清雨不相信真的那么轻松,白杨的衣服换了她看得到,脸色苍白她也看得到。

    白杨什么都没说,聪明的她知道这是自家老公不想让自己担心。

    她不知道怎么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用这种热烈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

    老婆你这么主动那怎么好意思?

    白杨搂住王清雨的腰肢就啃,手也没闲着,这种时候不抓点什么软软的物体简直就是犯罪……

    全世界都在关注海啸发生的地方,天上很多卫星对着这里,务必要掌握第一手资料。

    可是,当白杨异能火焰出现之后,滚烫的雾气升腾笼罩这片天地,卫星拍摄不到了,红外线都不行,毕竟雾气是滚烫的,自身就在散发热量。

    没有人觉得奇怪,海啸发生,伴随着狂风暴雨不是很正常吗?

    随着海啸的画面不断传回各国,无数专家学者汇聚,超级计算机演算海啸登陆的时间地点,在什么地方投放导弹能将海啸威力减小到最小……

    这个时候全世界都在忙碌,一些小细节谁有功夫去关注?

    华夏西南?;嵋槭?,烟雾缭绕,数十位大佬汇聚,一个个表情凝重,听着一道道评估报告。

    “我国海域辽阔,若是任由海啸肆虐,后果不堪设想”

    “以海啸的方向和速度判断,会在两个小时后接触到我国海域,首当其冲的是群岛方向,紧接着一个多小时会相继到达湾湾于海南两岛,然后是大大陆……”

    “若不采取行动,海啸当中,湾湾有一半会被海水肆虐,海南四分之三都会没有,大陆方向,海啸登陆后纵深最远将达到千里!”

    “海啸持续肆虐的话,一些小型岛国就不说了,就连高丽半岛一半的面积都将受灾,东瀛三分之一估计都要被扫一遍!”

    “其他国家……”

    “我们紧急估算出了海啸的上万个地方需要投放导弹,但即使这样,海啸的威力也最多只是下降一倍,除非是投放核弹,但那种东西一旦释放,茫茫海洋无边疆域将变成死域……”

    报告很多,大佬们听了一个个心肝都在颤抖。

    灾难啊,史无前例的灾难,华夏这边就已经如此了,其他一些岛国搞不好要在这场灾难中成为历史。

    大老板看了看报告,闭上眼睛后睁开沉声道:“根据评估报告,以海啸来袭的方向和速度,导弹会分五个批次投放,第一批是一千枚对吧?事不宜迟,开始执行吧……”

    没办法,不能再拖了,多一分钟接下来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这会儿没有人有意义,面对史无前例的天灾,各个大佬只需要也只能有一个声音就足够了!

    分布于华夏各个隐蔽地点的发射基地,在接到命令之后,根据先后顺序,一颗颗大当量的导弹升空,拖着长长的火焰尾翼向着茫茫大海飞去。

    导弹的发射不能乱来,要不然其他国家还以为你要发动战争,是以这些都是和其他国家沟通过的。

    事实是不止华夏,世界上多个国家几乎都先后发射了导弹。

    世界各地,数以万记的导弹升空,向着大海前进再前进。

    轰……

    当一枚导弹落在海啸的水浪之上后,第一时间引爆,强光比天上的骄阳更加致列,爆炸中心释放的热量蒸发数以万吨级别的海水。

    爆炸的余波更是震动海啸,造成局部动荡,海啸动能相互抵消,势不可挡的海啸局部出现一些减弱。

    一枚导弹根本无济于事,当千百颗导弹共同发威的时候,海啸势不可挡的势头也缓了很多很多。

    这里炸出一个缺口,那里炸出一个缺口,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水往低处流,填补缺口,海啸威力自然减弱了。

    同时,导弹爆炸的强烈动能扭曲海啸的动能,造成相互冲突,更是让海啸的威力减弱了很多。

    但那只是局部!

    这场史无前例的天灾,几近席卷半个地球,很多方向无法顾忌,只能任由海啸肆虐了。

    画面传回各国,当看到炸弹爆炸后的画面,没有欢呼,有的只是更加凝重。

    因为海啸依旧涌动,第一波海啸高一两百米滚滚向前,仿佛在嘲笑人类的不自量力一样。

    这他娘怎么搞?

    世界末日这四个字几乎出现在所有知道真相的人心中,曾经那部电影的画面映照在心头,虽然达不到那种程度,可这次之后,鬼才知道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一波导弹不行,那就第二波,最终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不惜投放……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