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西南?;嵋槭?。

    当大海中的画面通过卫星传递到这里来之后,一个个原本一脸淡定的大佬集体傻眼了,会议室中落针可闻,只有一缕缕香烟的烟雾升腾。

    “怎么会这样……”

    一个个心头茫然自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尽管他们已经提前知道了会有地震发生,会引发海啸,可是却没有想过会发生这么大的海啸啊。

    数百米高的海浪,若是涌上岸的话,那得淹没多么庞大的陆地区域?

    无法估计……

    只是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一个个都已经可以预见无数建筑被恐怖的潮水摧毁,无尽的区域被淹没,无数的人绝望惊叫……

    砰!

    死寂的气氛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拿着一张纸闯了进来,来不及说打扰了之类的话,老人声音颤抖道:“诸位,科研部门的评估报告出来了,这次地震高达史无前例的十三级,堪称有记录以来最强烈的一次!因为发生在大海中,陆地上几乎没有震感”

    “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海啸,超级大海啸,若是不采取措施,任由海啸肆虐的话,全球将有二十分之一的陆地会被淹没,堪称世界末日!我说完了……”

    老人说完了,又退走了。

    没有人责怪他的失利。

    会议室中再度陷入了死寂,谁也没有说话,谁也说不出话来。

    全世界二十分一的陆地会被淹没,那是一副多么可怕的画面?

    无法想象,想象不出!

    “大家有什么办法能将这次灾难的损失减小到最少吗?”大老板最先反应过来,看向在座的各位问道。

    面对如此可怕的灾难,之前做的准备太苍白可笑了。

    国防部的老大站起来,吞了口口水说:“现在,我想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导弹了,发射导弹摧毁海啸的某些地方,造成海啸自身动荡,这样一来,海啸自身的动能就能相互抵消逐渐减弱!”

    面对如此海啸,如今这几乎是唯一的办法了,攻击海啸,让海水自身抵消。

    这也是当下的科技社会,若是换在数十年前的话,等死恐怕是唯一的办法……

    “好,就这么做,各部门立即行动起来,分析海啸途径的路线,根据导弹威力,评估攻击地点,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将损失减小到最少,同志们,现在,我们将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各项工作,不能有丝毫差错!”

    大老板站起来沉声说道,声音无比凝重。

    虽然他极力掩饰,可小指头却在下意识颤抖,没有谁面对当前即将到来的灾难还能淡定。

    华夏能看到灾难,能想到这个办法,其他沿海国家当然也看到也想到了这点。

    发射导弹轰炸海啸是唯一的办法,要不然只有等死!

    茫茫大洋上,数百米高的海啸铺天盖地而来,宛如大山碾压沿途一切。

    原本体积不小的游轮在这海啸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可笑。

    船上的人,无论是富豪还是军人,全都傻了,脑袋一片空白,没有了思维,已经完全绝望。

    面对如此可怕的灾难,没有人能活下来,这艘游轮会脆弱得如同纸片一样被撕碎!

    顶层,白杨站在窗边看着那可怕的海啸,一脸凝重,深吸口气,他先捏了捏王清雨的手以示安慰。

    然后,他转身看向了苏溪水狐狸他们。

    看到他们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白杨想了想,心念一动,念力辐射出去笼罩整个游轮,下一刻,游轮上的数万人,除却白杨自身和苏溪水之外,全部都眼皮一翻晕倒过去。

    “睡吧,如果我能救得了你们,睡醒后你们就当这是一场梦,若是救不了你们,在睡梦中直达天堂不用面对恐惧或许也不错……”

    看着晕倒的苏溪水和狐狸白杨心中暗道,当然,这些话并非对他们两人说的,而是对船上的其他人说的。

    即使救不了船上全部的人,但白杨带走他们两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老公,怎么办?”王清雨茫然的看着白杨问。

    恐怖的海啸距离他们只有几十公里了,那种恐怖的呼啸声清晰可闻,海啸还未临身,但狂风却率先吹了过来,庞大的游轮在海面摇晃!

    揽着王清雨的腰肢,白杨笑了笑,带着她腾身而起,从窗户飞出,来到了游轮顶上的观景台。

    “……”王清雨瞪大眼睛,我们这是飞出来的?

    白杨放下她之后,她有点站不稳,腿软。

    一方面绝望于可怕的海啸,一方面惊讶于白杨带着她飞,让她脑袋一片空白。

    将王清雨放在甲板上,白杨看着她笑道:“老婆乖,在这里待好,不会有事的,一切有我,我试一试能不能对抗海啸救下这艘游轮,若是不行的话,我再带着你们离去,接下来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嗯……老公注意安全”王清雨下意识拉着白杨的手告诫道。

    拍了拍她的手,白杨笑了笑目视这艘游轮。

    然后,翻手间,巴掌大小的黑色三角形十绝暗光剑旗出现在他手中。

    异界神道修士六品法宝,能否抵抗天威?

    白杨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他也要试一试。

    在王清雨的注视之下,白杨手中的十绝暗光剑旗飞起,念力注入,剑旗迎风暴涨到了十丈之巨,旗帜咧咧作响。

    轰!

    十绝暗光剑旗落下,旗杆穿透游轮树立,旗帜在狂风吹拂下迎风招展。

    一声嗡鸣,旗帜上黑色能量涌动,刹那间辐射十里,以游轮为中心,十里区域被黑暗笼罩,变得寂静无声看不到任何东西。

    外界山呼海啸烈日高悬,内部却如同无间地狱一样寂静黑暗。

    十绝暗光剑旗,异界神道修士六品法宝在地球展现出自己的姿态,封锁一片天地。

    在这片区域内,海水定格,那已经不是水了,在剑旗能量的加持下,水面恐怕用炸弹炸都不可能崩碎一滴水滴!

    “老公……”

    身处漆黑的世界,王清雨一下子显得无助,下意识呼唤。

    “没事,我在”白杨的声音传来。

    剑旗由他控制,心念一动,原本在王清雨眼中看来漆黑的世界一下子又变得正常了,天青地明,只是十里外的虚空有些轻微扭曲。

    来到王清雨身边,白杨笑道:“老婆,在这里待好啊,现在是关键时刻,成与不成就看接下来的了”

    “嗯”王清雨点头,虽然不知道白杨接下来要做什么,但她选择听话就没错了。

    接着,白杨腾身而起,迎着那山岳般碾压过来的恐怖海啸飞了过去。

    面对那庞大的海啸,白杨的身影显得太单薄太渺小了。

    看着白杨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王清雨此时很想哭,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哭。

    “我家老公是神仙呢,那杆旗帜就是传说中的仙家法宝了吧,还会飞,那不是神仙是什么……”

    她心中自语,莫名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看着白杨的背影舍不得眨眼间。

    白杨迎着可怕的海啸飞过去,一脸凝重。

    ‘十绝暗光剑气,六品法宝,形成的封锁区域,外部虽然无比坚固,但却不敢保证经得起海啸的冲击,不敢赌,毕竟船上有数万人,那么就只有我亲自来将海啸消弭了,人力对抗天威……’

    心中自语,白杨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凌空立于距离游轮十公里的地方,在这个位置,他能保证念力维持十绝暗光剑气,又有距离用于对抗海啸。

    前方就是越来越近的海啸,两相比较,他太渺小了。

    可他却又像一座大山一样伫立在那里,海啸想要摧毁身后的游轮,必须得过了他这关。

    海啸越来越近,恐怖的浪涛声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潮水涌动率先是湿润的狂风吹来。

    十公里!

    海啸进入他的念力辐射范围了。

    眼睛一瞪,白杨冲着海啸的方向伸出了右手。

    这并非他装逼摆姿势才这样做的,纯粹是在天威面前下意识的动作。

    一只手伸出,意味着他要和天地之威对着干!

    轰……

    当海啸浪峰进入他念力范围的时候,十公里之外,一堵弧形的火墙出现,赤红的火焰厚百米,高四百米,比海啸浪峰还高!

    那弧形的火焰墙,若是从上往下看的话,就会看到,它如同一个弧形的城墙挡住了恐怖的海啸,后方的游轮处于这堵火焰墙的?;ぶ?。

    赤红火焰升腾,熊熊燃烧,无尽的海水接触赤红火焰,发出嗤嗤的声音,被蒸发,滚烫的雾气弥漫升腾,分分钟时间这片大海区域就被雾气笼罩了。

    海啸席卷碾压,却过不了火焰墙这关,但凡来到这里的海水都被蒸发!

    恐怖的海啸,硬生生的被火焰墙切掉了一大块,被蒸发的海水之处,边上又有海水涌来欲要填满,可依旧被蒸发。

    结果就是,以火焰墙为中心,周围数十里的海啸浪峰都低矮了很多。

    这一波海啸,是第一波,在白杨的努力下,硬生生的缺少了一块从游轮两边横扫了过去……!

    游轮上,王清雨看着白杨的背影死死的捂住嘴巴。

    水雾弥漫中,火焰冲天,白杨一手伸出就将海啸撕碎了一块!

    “这就是我老公呢,如天神下凡!”她心中自语。

    这一刻,王清雨的心彻底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