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还真是这样?

    听了王清雨的话,白杨一下子愣住,在自己和王清雨订婚之前,苏溪水和自己嬉笑怒骂跟个基友似的,而订婚之后,一下子好像变成了陌生人,反差太大了。

    不正常!

    难道说那男人婆对自己有意思?

    开什么国际玩笑,白杨表示不信,那绝逼不可能!

    心知和自家媳妇讨论别的女人纯粹是在找死,白杨立即止住话头,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说:“别管那暴力狂了,清雨,等下你无论看到任何东西都不要觉得太过惊讶”

    王清雨不笨,当然知道白杨是什么意思,没有死缠烂打的缠着这个事情询问找不自在,好奇问:“等下会发生什么?”

    白杨的本事王清雨见识过几次,一次比一次震撼,这会儿白杨说让她等下别惊讶,很显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必定超乎她的想象。

    “到时候就知道了”白杨卖了个关子。

    他们谈话并未避讳不远处的狐狸,然而狐狸哪怕是听到了还能说什么?我特么是个外人好不好,而且还和白少不熟……

    “老公你看海面!”就在此时,王清雨突然指着窗外惊呼起来。

    白杨眉毛一挑,心道灾难开始了。

    狐狸也看向窗外,当场怔住,一种莫名的恐惧出现在他心头,沉甸甸的无比压抑,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茫茫大洋海面,碧波万里,烈日当空海天一色。

    可此时,天地好似静止了一样,人们甚至都无法感受到海风的吹拂。

    当然,这种感觉是错觉,天地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只是人们心头莫名出现了一种恐惧感,从而感觉一切都很遥远很沉闷。

    海面上,波涛涌动原本很正常。

    可当一条米许长的海鱼冲出水面又掉入水中之后,整个大海沸腾了。

    不,不是沸腾,而是原本隐藏在海水中无穷无尽的海鱼都争先恐后的冲出水面,阳光下鱼鳞反射光芒,整个海面都显得五光十色。

    啪啪啪……

    无穷无尽的海鱼,大大小小,全都冲出海面,放眼望去,视线的尽头都是无尽的海鱼在翻腾。

    整个大海沸腾了,海底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威胁着这些鱼让它们不得不逃离。

    鲸鱼,鲨鱼,海豚,章鱼,乌贼,海蛇……

    等等等等,认识的不认识的,数以千万亿万记的海鱼争先恐后的冲出海面。

    那画面很壮观,可是,人们在见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的恐惧更胜了。

    天空中,不知何处飞来了无穷无尽的海鸟,它们纷纷惊叫着飞向远方。

    海面沸腾,飞鸟惊恐,心中那种沉甸甸的感觉,无不昭示着将有大灾难大恐怖发生。

    砰砰砰……

    苏溪水心理素质超好,面对眼前这种震撼的画面还能思考,第一时间冲进了白杨的房间,语气无法保持平静的问:“首……首长,我们怎么办?”

    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绝对不会是好事儿,下意识的前来询问白杨的意见。

    “稍安勿躁,一切有我,让下面的人维护好游轮上的秩序就可以了”白杨看向苏溪水点点头道。

    不过他看苏溪水眼神有点怪,暗中打量,这妞怎么看都不想是对我有意思的感觉啊。

    “嗯”此时苏溪水没有心情纠结白杨的想法,下意识点点头不说话,站在一边用耳麦安排其他人。

    茫茫大洋上,因为游轮劫持事件,世界上多个国家震怒,高度关注,派出了大量的军舰前往事发地点,甚至航母都不少。

    参与的国家很多,具体数量无法估计,光军舰加起来起码就得三百以上,航母的话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涉及的军人更是数以十万计。

    这是一次声势浩大的营救行动,在紧急调派中已经接近了游轮所在的海域。

    当天地出现灾难来临前的异像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不好,要出大事儿了!

    通过卫星,天地异像第一时间以视频的方式发送回指挥部,指挥部那边得到信息,惊恐之后立即联系各部门研究,然后,乱了……

    “我是米国国家安全局局长,现在传布总统命令,军队立即撤离那片海域,不得有误,我们的科研人员发现了海底板块移位碰撞,必定会发生一场大地震,从而引发超大海啸,你们立即撤离!”

    “我是东瀛自卫队总指挥部长官,现在命令,拯救行动立即取消,全体立即撤离,快,要快,大灾难来临了……”

    鹰国,法国,北极熊帝国……等等大国都立即下达命令让军队撤离。

    都这个时候了,去特么的拯救吧,游轮绝逼完蛋了,再不跑去的军队也别想回去了,而且这个时候,最主要的不是拯救那帮有钱的倒霉蛋,而是怎么在国内组织抗灾事宜……

    在其他国家手忙脚乱的时候,华夏高层却相对淡定。

    早就得到白杨告诫的华夏已经做好了各项工作,沿海城市的人员差不多都已经安排好,灾难既然已经无法避免,那就先做好疏散工作。

    多亏了小杨啊,要不是他提醒的话,恐怕我们这会儿和其他国家差不多吧?

    华夏高层无数人心中庆幸。

    茫茫大洋上,白杨站在窗边,看向远处开口沉声道:“开始了!”

    狐狸茫然的看着白杨,内心那种沉甸甸的恐惧感让他觉得自己六识都离去,白杨说了开始了三个字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苏溪水喃喃自语。

    她也感受到了恐怖,虽然自身武力值爆表,但面对这种天地之威,而且还只是前兆,她就有一种自己无比渺小脆弱的感觉。

    王清雨不说话,紧紧的抓着白杨的手,身躯在轻微颤抖,她也在害怕。

    距离游轮两百多公里外的海底,正是两块大陆架相连的地方,两块大陆架在轻微的移动,然后就那么‘轻轻’的撞在了一起。

    对于大陆架来说,这样的碰撞真的很轻微,可两块板块哪怕再轻微碰撞从而爆发的能量那也是恐怖的。

    海底静止了那么一瞬间,然后无比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有一块海床,有五十多公里那么大,在板块碰撞之力下脱离板块,向着下方沉降!

    赤红的熔岩在海底喷薄,无尽的气泡沸腾涌现海面。

    远处,大陆架碰撞,有的地方坍塌崩碎,有的地方却是拔地而起一座座海底山峰!

    这些都只是发生在海面以下的情况,但表现在海面,那却是一副天崩地裂的可怕场景。

    庞大的海面好似静止了那么一瞬间。

    然后,然后以某个地方为中心,广阔的海面居然向着下方坍塌,无尽的海水好似被下方的一个黑洞吞没。

    海面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凹陷,如一口大锅。

    只是这个凹陷区域太大了,直径达到了两百公里程度,最低点和最高点的落差达到了恐怖的五百米!

    海床坍塌,引发了海水坍塌,以为仅仅只是这样吗?

    不,远远不是,直径两百公里的海水坍塌,那得释放多少能量?

    狂风,无比可怕的狂风呼啸,以坍塌的地点为中心,大气压力的作用下,方圆五百公里形成了恐怖道极点的撕扯力,将这片区域内的一切都往凹陷的海面中心撕扯!

    在这恐怖的撕扯力量之下,这片海域中的无数军舰航母的动力显得是那么的可笑,开足马力也别想挣脱丝毫,向着那个可怕的凹陷住处给扯了过去。

    有飞机起飞企图逃离?

    别逗了,恐怖的大气压力下,飞机跟一只苍蝇没有什么区别,全都一头扎尽了海里!

    “完了!”

    派出军队的无数国家高层,通过卫星画面看到这一幕之后,全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然后一个个不管了,红着眼咆哮着立即着手安排应对马上就要到来的可怕海啸!

    大洋中的画面太可怕了,直径两百公里的海水坍塌,形成的大气压将很多钢铁铸造的军舰扯入了凹陷中,有的直接翻到沉入海里,有的在拼命挣扎。

    可是,当海水落差达到极点的时候,物极必反,在周围海域无尽海水涌来欲要填满这个凹陷的可怕动能下,惊天动地的海啸发生了。

    最中心之处,凹陷的区域猛然上升,海水掀起数百米高,一圈圈向着四面八方辐射,如同一座座环形大山碾压沿途一切。

    军舰航母在这个时候显得太过脆弱,比一张纸还不如,有的被撕成碎片,有的直接掀翻沉入了海里,连一丝挣扎都做不到。

    游轮上,狐狸看着视线极远处那如高山一样碾压过来的海浪,张大嘴巴表情定格,他连思维都停止了。

    在天地之威面前,一切都是那么渺??!

    “我们是不是快死了?”苏溪水看向白杨说。

    这一刻她的思维也差不多已经停止,面对那可怕的海啸,一切都太过苍白。

    要死了吗?

    也好,或许对于自己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吧,可惜的是,老娘还没体会过爱情的滋味啊……

    王清雨看着白杨,思维也差不多停顿的她下意识的觉得白杨有办法面对这样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