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轮已经被华夏攻占,劫匪被控制,解救了数万人质,这原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除了华夏之外,没有国家高兴得起来。

    没办法,最大的功劳被华夏抢走了,多国联合,大张旗鼓最终是这样的结局,这让他们的脸往哪儿放?

    几乎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提华夏功劳的问题。

    接下来嘛,各国都在围绕着劫持事件做文章,争取利益最大化,无论是名声还是功劳,都要想方设法的往自己身上揽。

    是以加紧催促军队过去包围游轮是必然的。

    只要军队一到游轮周围,到时候一个个就可以对世界宣布,你们看,我们派出了这么大规模的军队,好不容易才取得胜利,邪不胜正天网恢恢……

    华夏这边冷眼旁观,一帮想要争夺功劳的家伙,到时候有你们哭的,就当看猴戏了。

    这些事情就不是白杨能管的了,他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稍微做了点手脚,让劫持游轮的劫匪失去反抗能力,被华夏军人轻易拿下控制了游艇,至于后面的事情,自然有各位大佬去忽悠博弈。

    “这就完了?”狐狸茫然的看着白杨问。

    说好的生死?;??说好的恐怖分子呢,我特么就在房间内和你愉快的玩耍了一下结果就莫名其妙的天下太平了?

    问完之后,狐狸看到白杨的表情反而疑惑了起来。

    此时白杨不但没有?;獬那崴?,甚至连之前那嬉笑的嘴脸都没有了,看着外面茫茫大洋一脸凝重。

    回头,看向狐狸,白杨摇摇头说:“完?这才刚开始!”

    “我知道,人质得到解救,劫匪被抓住,后续追查根源什么的还有很多事情,可已经不关我们的事情了嘛”狐狸用自己的理解说道。

    耸耸肩,白杨没有解释什么,他所说的刚开始,并不是这个问题。

    嘭嘭嘭……

    破破烂烂的墙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听到声音,狐狸脖子一缩,下意识的就溜墙根,他已经从黑掉的游轮监控中看到,来到这里的是华夏的军人。

    狐狸曾经的身份见不得光,最怕的就是和官府的人打交道。

    “你怂什么怂?”白杨愕然问。

    灿灿的笑了笑,狐狸没说话,紧张的看着门口。

    门外,英气勃勃的苏溪水带着五十多个战士来到这一层,面无表情的她看了一眼周围的尸体,又看了看破破烂烂的墙壁,一挥手,示意其他人处理走廊上的尸体,自己独自一人迈步进入了房间。

    “嗨,苏小妞,一别多日,我们又见面啦”白杨端着一杯酒冲着苏溪水笑着打招呼。

    然而苏溪水却依旧面无表情,看着白杨敬了个礼公式化的说道:“报告首长,游轮已经被我方控制,请指示!”

    你妹,这是玩的哪一出?

    白杨有点懵,看向苏溪水挠挠头问:“你给我等会儿,什么情况说清楚了先”

    “报告首长,此次营救行动负责人苏溪水,接到上头命令,控制游轮之后,一切听从首长指挥,报告完毕!”苏溪水依旧面无表情的回答。

    听了这番话,白杨一脸虽然你说得很明白可我特么就是不懂的表情。

    纠结了一秒钟,白杨掏出电话给大老板打了过去问:“老板啊,你们让苏小妞听我的是几个意思?”

    不用说,苏溪水这种姿态肯定是上头的命令。

    果然,那边大老板纠结道:“小杨啊,我们这不是没有办法嘛,你所说的后续情况具体是什么我们不清楚,游轮虽然被我们夺回来了,但是,上面的人也得安全靠岸才行,以你说的时间,游轮掉头靠岸是不可能了,大规模的营救估计也来不及,所以,让小苏他们听你的,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办法把人安全送上岸……”

    “我……”听了大老板的话,白杨一脸纠结。

    大爷啊,一两个人还好说,十来个我咬咬牙也想想办法了,可是这游轮上,抛开其他国家的人不说,光华夏的就有一万多,你让我怎么给你安全弄上岸去?

    仿佛知道白杨的为难,大老板理解道:“小杨啊,你尽力吧,哎……如果需要什么,国内方面一定配合!”

    眉毛一挑,白杨问:“老板,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们的科研人员在十分前检测到海底大///陆架不稳定,板块在轻微移位,发生海底大地震是必然的了,具体会多大还不清楚,在评估之中,引发海啸是肯定的,所以才让你负责”大老板迟疑片刻说道。

    这也是在听了白杨的告诫后国内方面才着重观察的,其他国家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纷纷派出军队前往游轮所在之地抢功劳呢。

    微微皱眉,白杨心中明悟了,难怪游轮被浓郁的灾气笼罩,原来是遇到了海底地震这样的灾难!

    “我……尽力吧”白杨张了张嘴无奈道。

    带着船上的人回到岸上是不可能的了,以游轮周围的灾气情况判断,随时随地都要面对天灾,根本来不及。

    虽说白杨可以将游轮往异界一丢万事大吉,很明显他不能这样做。

    “嗯,不论如何,要?;ず米约旱陌踩贝罄习逄鞠⒌?。

    显然他也知道这是为难白杨了。

    挂断电话,白杨沉凝了起来,接下来怎么搞?

    苏溪水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杨,完全没有了曾经看到白杨就对掐的姿态,按道理来说哪怕她身负命令也不应该这样的。

    狐狸小心翼翼的在边上装孙子,一副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的嘴脸。

    枪林弹雨他都经历过,看到苏溪水的第一时间他就感受到了可怕的?;?,一种哪怕一百个自己绑在一起都不够苏溪水这个美得冒泡的女人收拾的感觉油然而生。

    沉默了几分钟,白杨抬头看向苏溪水说:“告诉我们的人,维护好游轮上的秩序,那些炸弹已经成了摆设,如果还不放心的话你们去拆除了吧,其他的别管”

    “好的,我这就通知下去,还有什么指示吗?”苏溪水表情生硬的问。

    眉头一皱,白杨想了想继续说:“如果可以的话,让国内方面想办法屏蔽这个地方上空的一切卫星!”

    “我会通知上去的,还有吗?”苏溪水点点头道。

    她只负责执行,具体怎么操作能不能操纵那就不是她的问题了。

    “还有我就纳了闷了,我没欠你钱吧?没有对你始乱终弃吧?你为毛看我一副死人脸的表情?”白杨纠结问。

    “执行任务期间,请首长不要谈论私事,我也没有义务回答”苏溪水生硬的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迈着大长腿就走。

    你大爷,我特么招你惹你啦?

    挠挠头,白杨没懂,这妞恰好遇到大姨妈来了吧,这两天不舒服?

    没纠结也没时间纠结这个问题,白杨坐在沙发上皱眉沉思了起来,海底板块移位发生地震,必定引发海啸,自己要怎么样保证游轮的安全?

    白杨沉默中,王清雨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后,轻轻的将白杨的脑袋放在自己鼓鼓囊囊的胸脯上,纤纤玉手给白杨揉脑袋轻声问:“老公怎么了?看你皱眉,如果有什么难题,千万别逞强”

    舒服的靠在王清雨身上,白杨呼出一口气说;“老婆啊,还真有一个难题,不过不要紧,事在人为吧,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也不会逞强的”

    “嗯,不管怎么样,老公尽力了,问心无愧就好”王清雨继续给白杨按摩头部开解道。

    船上华夏人就有一万多,白杨也想尽量的救他们,救一个人是救,其他国家的人就当附带了,没什么好纠结的,就当为未来的儿孙积阴德。

    想通了,也就不纠结了。

    王清雨笑了笑,岔开话题道:“老公啊,你和溪水姐姐有过节?”

    “嗯?”白杨一下子没拐过弯来。

    “我认识溪水姐姐的,稍微了解她,性格不拘小节,若不是深仇大恨的话,她一班都不会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可她之前对你的态度,实在是让我不理解,看你好像陌生人一样”王清雨表情古怪道。

    “她啊,以前被我收拾惨了,估计是在记仇吧,不过也不对啊,在今天之前她都不这样的”白杨百思不得其解疑惑道。

    抿嘴一笑,王清雨无语道:“老公啊,难道你看不出来,溪水姐姐对你有意思?”

    噗……

    白杨一口酒喷了出去,仰头道:“这绝对不可能,那小妞我又不是不了解,暴力狂男人婆,我和她一见面就对掐,跟生死仇人似的,她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还有啊老婆,在‘这个世界上’我可只有你一个女人,连恋爱都没谈过,而且我们已经订婚了,我对你的爱是忠贞不渝的”

    白杨连忙表明态度。

    “老公紧张什么呀,我又没说什么,不过,以我女人的直觉,应该不会错哦,老公那么聪明,想想都应该明白,她为什么和别人一见面就对掐不起来偏偏和你那样?要说她没心心思怎么可能搭理你?还有,你想想看,是不是我们订婚之后她才变成这样的?”王清雨笑眯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