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当华夏外交部的发言人将行动公布于众后,第一时间有人跳出来反对。

    跳出来的是米国外交部发言人,一脸气急败坏。

    “我们有九成把握将劫匪制服控制游轮”回答他的,是华夏外交部发言人气定神闲的这句话。

    “没有绝对的把握,谁允许你们这样做的?一旦出现意外,游轮上数万人的生命,谁能负责?你们华夏吗?”米国发言人咬牙切齿道。

    华夏和米国一直不对付,对于米国来说,别管华夏有什么行动,只管反对就没错。

    尤其是这次拯救行动,意义重大,一旦华夏成功的话,自喻为世界警察的米国将如何自处?

    “我们有九成把握,剩下的一成,除非上帝反对”华夏发言人无比自信道。

    别管华夏哪儿来的自信,一定不能让他们成功,要不然不但船上的富豪对华夏感恩戴德损失不可估量,单单是国际意义就让多国抬不起头来。

    “一旦出现意外,你们华夏担得起责任吗?”米国发言人愤恨道。

    “劫匪每一分钟都在杀人,要是不强攻的话,诸位有更好的办法?虽然多**队汇聚,但他们以人质要挟,你们只要拿出更好的办法,我们立即放弃这次计划!”华夏外交不发言人冷笑道。

    一句话就让多国大佬没了脾气。

    的确,游轮上每一分钟都在杀人,虽然军队汇聚,除非连同人质也给杀了,要不然还真没办法。

    “好了,大家别吵,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解救人质,就先让华夏这边试一试吧”北极熊国家的发言人说话了。

    北极熊国家和华夏向来关系不错,这会儿虽然没有明说,但还是偏向华夏的。

    “哼,到时候出现意外看你们怎么给世界一个交代”米国发言人冷哼道。

    这次行动,意义非凡,每个国家都想力挽狂澜,只是华夏走在了所有国家前面,虽然不明白华夏哪儿来的自信,但有一点却是无疑的,在华夏行动起来后,其他国家处于了被动之中。

    华夏起飞的数十架飞机已经接近游轮。

    其中一架飞机上,身材火爆,脸蛋精致,有着齐耳短发全副武装的苏溪水不苟言笑的拨打了白杨的电话。

    “是白杨吗?”电话接通后,她语气生硬的问。

    对面传来白杨的回答:“我是白杨,你是谁?”

    这家伙绝对故意的……

    这边,苏溪水硬邦邦的说:“我是苏溪水,这次强攻队伍的负责人,现在负责联系你,我们三分钟后会接近游轮上空空降登陆,请问你那边做好准备接应没有?”

    “快点,你们过来,然后空降到游轮,最终制服上面的劫匪就是了,走个过场的事情搞那么严肃干嘛,别掉海里了啊,话说苏小妞你别那么严肃,我都说过你很多次了,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白杨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大大咧咧的传来说道。

    “……要你管,再见”苏溪水沉默了片刻挂断电话。

    将电话放好,苏溪水一边整理随身装备,一边看着窗外眯起了眼睛,有白杨那家伙在游轮上,劫匪注定悲剧。

    游轮上,顶端,有劫匪时刻观察周围的环境,当其中一个用望远镜看到天边飞来的一群飞机之后,立即用对讲机汇报道:“首领,有很多飞机飞来,目的不明,猜测是某个国家的军队,我们怎么办?”

    游轮船长室里,一个带着头套的魁梧壮汉听到汇报,下意识握紧了对讲机,心道世界上的那些国家还真不是那么好威胁的。

    目光一冷沉声道:“我知道了!”说完,他目光冰寒的冲着对讲机说道:“所有人注意,我们的举动多国并不妥协,就怪不了我们残忍了,现在我下令,当着全世界的面屠杀船上所有人,最后将引爆炸弹将游轮炸毁,大不了同归于尽,有那么多亿万富豪和我们一起死,值得了!”

    “收到”

    “我们这就去弄死船上的所有人!”

    “哈哈,最后的疯狂,全世界都跟着颤抖吧!”

    对讲机中传来一声声疯狂的回应,好似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样。

    于是,船上十多个汇聚游客的地方,同时响起了一声声冷漠的声音。

    “恭喜你们,有人来救你们了,数十架飞机奔赴这里,可以想象飞机上必定是某个国家的精英战士!”

    听到这句,大多数人都心头一喜,有救了。

    然而,有一些人却更加绝望,有人来救是好事儿,可是,这却会激怒劫匪,我们完了!

    果然,只听广播中再度传来冷漠的声音说道:“我们没有力量和全世界的国家对抗,既然他们不顾你们的生死准备强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同归于尽吧,要怪就怪你们的生命还不值一点黄金和核弹,哈哈哈……”

    疯狂的大笑过后,那声音下令道:“所有人注意,将船上所有旅客杀掉!”

    杀杀杀……

    汇聚旅客的地方,周围的武装人员传来了疯狂的呐喊,然后,一支支冰冷的枪械对准了数万绝望的人。

    有人第一时间冲着人群扣动了扳机。

    可是,手中的枪械却传来了咔咔咔的空枪声,一粒子弹都没有能打出。

    这是怎么回事?卡壳了?

    茫然的他看向身边的同伴,结果也是一样的,对方手中的枪在扣动扳机之后没有射出一粒子弹!

    怎么回事?

    哗啦啦……

    有人将手中的枪械几下拆成了零件,愕然发现,撞针坏了……

    坏了?怎么可能,之前还能开枪的。

    这样的情况,并非一例,几乎所有劫匪手中的枪都出问题了,不是撞针坏了就是弹簧没有了作用,要么干脆扳机失灵。

    总之,当屠杀的命令下达后,没有一声枪响响起。

    这一情况,让数万等死的人愕然不已,你们在干嘛?玩我们呢,都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好吧。

    “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啊”有劫匪大骂一声丢掉手中的枪,掏出手枪对着人群开火,结果也是一样。

    一种不好的诡异之感在心中出现,有劫匪第一时间上报情况:“首领,我们手中的枪,全部失灵了……”

    “你他妈玩我?”首领咆哮道。

    “首领,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手中的枪全部都坏了,之前还好好的”汇报的人欲哭无泪,我特么知道怎么回事啊。

    “真的?”游轮上的劫匪负责人纠结问。

    “千真万确!”

    “……别管枪械的问题了,现在,我告诉大家,我们天国见,我将引爆游轮上的炸弹”首领沉默片刻说道。

    枪械成为了烧火棍没关系,还有炸弹!

    “天国见!”

    一个个疯狂的声音回答。

    劫匪首领毫不犹豫的按下安装在游轮上的炸弹开关,看着窗外等死,虽然已经预料到这一步,但没想到真的发生了。

    世界上那些国家,难道你们真的就不顾数万人的生命吗?一些核弹和黄金而已,比得上这么多富豪的生命重要?

    等到首领将这些纠结的问题都想一圈之后,茫然的发现,自己按下炸弹开关都几十秒了,为毛没有一声爆炸声传来?

    按道理来说,这会儿游轮已经变成碎片了才对啊。

    嗡嗡嗡……

    游轮上空,数十架飞机飞过,天空之上,一个个士兵带着降落伞跳下来,仿若天女散花一样。

    “完了,为什么会这样?”首领绝望。

    枪械失灵,炸弹成了摆设,谁他妈来给我解释一下?

    游轮顶部,率先有数百个空降兵降落道游轮上,脱掉降落伞之后,立即奔赴各处,看到有手持枪械的劫匪,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

    一连杀了几十个,空降兵茫然了,这他妈怎么回事?他们拿着枪不反抗?

    “各方面注意,擒拿游轮上的武装人员解救人质,遇到反抗,格杀勿论!在没有反抗的前提下,擒拿为主……”

    在士兵茫然的时候,耳麦中传来了苏溪水的命令。

    这特么太诡异了,我们跳伞下来没有反抗不说,游轮上的劫匪拿着武器都是傻逼不成?不知道反抗?

    半个小时后,华夏一千五百士兵控制了游轮,打死劫匪五百多个,其他全部生擒!

    当具体情况出现在各国首脑屏幕上的时候,所有人蒙圈了。

    这……怎么回事?

    大爷哦,这也太轻松了点吧?

    华夏外交部发言人只觉蛋疼,思维敏捷的他眼珠子一转,义正言辞的说道:“各位都看到了,这次行动是正确的,而且取得了圆满成功,现在人质已经获得拯救,意义非凡,大家庆贺吧!”

    你们别问我是怎么办到的,我特么还蒙圈呢。

    “你们华夏是不是掌握了某种秘密武器?”有人迟疑的问出了这个纠结的问题。

    “抱歉,保密!”华夏发言人一句话就给他们怼了回去。

    秘密武器当然是有的,但那是一个人,说出来你信我特么还不敢说呢。

    “这是多国共同努力的成果,结果是喜人的,诸位,我们接下来要先将劫匪进行审问调查,把被劫持人质安全的送回家”米国又站出来说话了。

    无耻,你特么这是想摘桃子吧?哼哼,有你哭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