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船上华夏国籍人员的生命安全,你能尽量保证吗?”大老板在那边问,没有硬性的指令,只有商量的口吻。

    世事无绝对,虽然大老板知道白杨的一些本事,但也不敢保证不出意外,是以用了尽量两个字。

    听到这句,白杨苦笑一声,一边拎着加特林突突突,一边无奈回答:“老板,这个我还真不能保证,我的意思并不是指目前的问题,而是后面会发生的事情,所以人们的安全问题,我真的只能说尽量了……”

    为上位者,善于抓住重点,大老板没有纠结于尽量两个字,为首语气沉重问:“后续?后续会有什么问题?”

    深吸口气,白杨忧心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但绝对不会有好事儿,若说现在船上的?;?*的话,那么后续必定会出现天灾,这点我无比肯定,所以,这艘船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何况是船上的人……”

    那边沉默了片刻,大老板应该是在询问什么,然后凝重问:“白杨,既然你都说会出问题了,我选择相信你,尽管我们的科研人员通过种种测试都没有发现丝毫出现灾难的现象,但我依旧选择相信你,我想问的是,距离你所说,出现灾难的时间,还有多久?”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白杨又看了看窗外,想了想沉声道:“最多不超过五个小时!”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随后,大佬们语气沉重道:“五个小时啊,时间太少了,大型的救援已经来不及……”

    大老板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和白杨说话,白杨没打扰,耐心听着。

    最后,大老板说:“如此一来的话,各方面的计划都要改变了,尽人事听天命,白杨,你尽量的保证船上华夏国际人员的安全,如果有可能的话,以人道主义精神,也帮助一下其他人吧,我们这边,会以最快的速度派遣精英战士过去空降登陆游轮,第一时间控制局面,这个需要你配合!”

    “我明白,绝对能保证,我们的人能安全登上游轮,并且其中不会出现任何差错,这个差错包括游轮上的炸弹引爆问题!”白杨认真道。

    “好,白杨啊,这次事件,已经上升到了国际关注的程度,并非我们华夏一家在行动,你提供的消息,让我们这边处于主动状态,可操作性很大,既然灾难已经不可避免,那么就只能将利益最大化了,很多时候,损人就是利己,些许牺牲,换来别人惨痛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我希望,你无论如何也要?;ず米约旱陌踩?,你的命,比任何人都要重要,你就当这是一个长辈对你的关怀吧”大老板在那边叹息道。

    为上位者,很多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不得不做出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决定,一切为了国家,为了大局,些许代价的付出是值得的!

    “谢谢……‘西’伯伯”白杨张了张嘴,最终笑道。

    心中暖暖的,大老板知道这次事件,也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灾难,但依旧单独的关心自己的安全,从这点来说,大老板并没有将自己当做是棋子在摆布,不管这是上位者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真正的关心,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到位了。

    “好了,我要去安排了,你要注意安全,安排好之后,我会通知你”大老板最后说的。

    “好的,等等……”白杨点点头,然后想到了什么,然后叫住了对方。

    “小杨还有什么事情?”

    “‘西’伯伯,如果可以的话,通知沿海各个城市,做好抗灾准备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杨凝重道。

    “……我明白了,注意安全”大老板沉默,然后语气比白杨更加凝重的回答道。

    都是聪明人,一句话就能分析出太多太多东西了,不需要说明,哪怕只是一种可能性,站在这样的高度,也必须要认真对待!

    西南?;嵋槭抑?,大老板挂断电话,眉头深皱,一脸凝重,周围的一帮大佬看到他这幅表情,一个个认真起来,不知道发生什么大事儿了。

    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大老板看向外交部的负责人问:“和其他国家沟通怎么样了?”

    外交部老大站起来回答:“回大老板,游轮劫持事件,全世界震怒,我们目前的沟通结果,东瀛自卫队派出十艘军舰已经出发,加上空军,潜艇,参与此次事件的人数达到一万!其次,北极熊那边也已经行动起来,派出了航母战舰,规模比东瀛还大,其次,米国,鹰国,发国,奥国都已经行动起来,这是一次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联合拯救行动,各个国家几乎都拿出了自己次一等的武器装备,一来解救被劫持人员,二来则是在这次行动中展现自己的国力!除了这些之外,其他小国家也参与了进来,目的是出一份力!”

    听到外交部的老大说出这番话,大老板再度闭上了眼睛,一来在脑海中快速分析整个个事件的大局,再一个也在感叹,要出大事儿了!

    对于那些行动起来的国家,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绝对是无法估量的损失,但华夏这边因为有了白杨的提示,却能做出相应的举措将损失减小到最少!

    快速权衡分析后,大老板看着在座的说道:“我现在下达三分命令,大家帮忙参考一下,第一,我国派出的军队,立即撤回,这次出去的话,恐怕就回不来了,这是从小杨那里得到的告诫,第二,派出精英战士,第一时间赶往游轮空降登陆,小杨会接应,想要控制那艘游轮,人数至少得一千以上,这个立即拿出一个方案来,十分钟后出发,等到人员运送到位后,飞机立即返航,不得有误,第三……”

    说道这里,大老板深吸口气,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第三,没有任何根据,立即在沿海城市启动特级灾难预警,不要有丝毫迟疑,这也是小杨告诫的,至于给民众的说法,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大老板下达的命令,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之所以还要用大家参考一下的语气,是因为华夏并非一言堂,态度还是要有的,谁都知道是大老板说了算,但你不能真的这么来,要不然就乱了规矩……

    没有人有意见,这个时候反对的话,不说会恶了大老板,万一不按命令执行,出了严重的后果谁来负责?

    全世界的联合营救行动,原本各个国家都派出军队了的,但华夏的军队刚刚出门就被召回,并未对外公布。

    同时,某空军基地,数十架运兵飞机起飞,奔赴游轮之处,上面有一千五百名空降兵,他们会在白杨的配合下登陆游轮掌控局面,一旦成功,将狠狠的抽其他国家的脸一巴掌!

    看到了吗?这就是华夏,有?;谝皇奔浣饩?,你们谁能做到?

    不过这些都隔离在普通人之外,华夏没有人知道罢了。

    唯一和普通人息息相关的当属沿海城市了,出海打渔的立即回家,没有任何理由,学校???,工厂停工,尽量远离海边等等。

    华夏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几乎官方怎么说了,普通民众不会拒绝,照办就是,是以别管官方是什么理由在进行这一切,总之有条不紊的在进行人员疏散就是了……

    公海上,大洋中,游轮依旧在前行,尽管被劫持,但并未在某个地方停下。

    房间中,白杨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甚至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品尝,身边放着的加特林枪管还在冒烟。

    墙壁已经粉碎,外面走廊上满是被打成筛子的武装人员,他们连照面都没有和白杨打一个就被突突突了。

    在白杨念力的观察下,外面的人无所遁形,加特林横扫,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狐狸拿着AK浑身颤抖,鬼知道我特么经历了什么,瞄了一眼外面的情况,他只觉肝疼,枪林弹雨不是没有经历过,可特么赤果果的虐杀算什么事儿?

    “你看,我说吧,在这里安全得很,屁事没有,坐下撸一管哦不,喝一杯压压惊如何?”白杨冲着狐狸举起酒杯笑道。

    “白少,我心脏不好”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狐狸捂着胸口说道,只觉呼吸困难。

    “你这心理素质不行啊,有待提高,要不然等下见到更大的场面还不得吓晕过去”白杨撇撇嘴笑道。

    “呵呵……”狐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在房间中,尽管白杨和狐狸在瞎扯,但他本身却并没有这么清闲,既然已经答应了大老板要?;ご匣娜嗣竦陌踩?,就一定要做到。

    当然,这点对于白杨来说不难。

    船上的人,除了白杨他们三人之外,其他的全都被聚集到了几个大的地方,不管有钱人还是服务员,在武装人员枪械的威胁下挨个蹲好。

    一分钟杀一人的直播给全世界压力的事情依旧在进行,只是劫持人员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们杀的要么是棒子国的家伙要么是东瀛的人,反正华夏的一个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