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上,一个年轻的侍者躺在血泊之中,脖子被一粒子弹打穿,鲜血喷涌,茫然的眼神仿佛在述说他对生命的眷念。

    一队有着上百人的武装人员在走廊上快速奔行,他们带着头套,看不清样貌,粗暴的踹开一个个房间,间里面的人蛮狠驱赶出来。

    尖叫声四起,这艘目前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游轮一下子乱了,一个个原本风度翩翩的富豪再没有了平时从容的样子。

    能来到这艘游轮上的人几乎都非富即贵,很多人都带着保镖,但是,为了船上其他人的安全,保镖也不可能携带武器上船,是以,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武装人员,纵然有反抗,但在一群如狼如虎的武装人员枪械威力下也是徒劳。

    距离白杨的房间三十多米外的另一个套房住着一个富豪,他带来了整整十个保镖,此时他本人正在卧室和一个金发大波美女嘿嘿嘿。

    房间的门被暴力踹开,处于客厅的保镖立即进行反抗,将进入房间的第一个武装人员踢飞出去。

    可紧接着,一个催泪弹丢进了房间,然后哒哒哒的枪声响起,门口子弹倾泻乱扫,十个保镖十秒钟不到就全部躺在了血泊中!

    冲入房间的武装人员,为首一人一指卧室,当即有五个冲了过去。

    房门被砰一声踹开,大床上正在嘿嘿嘿的俩人吓得尖叫。

    “带走!”

    世界通用语言的英语,两个字响起,富豪连同他的女人,衣服都没穿就被粗暴的拖着头发带走。

    “你们是谁?知道我是谁吗?只要我一句话就能导致局部经济动荡,你们敢这样对我?”富豪怒吼,上位者的气息此时展露无遗。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粗暴的一枪托,将其砸得头破血流带走!

    谁有空和你瞎哔哔?

    “知道你是富豪,要不然你早死了”带着头套的武装人员首领冷笑一声,伸手一挥,继续下一个房间。

    类似的场景在这艘游轮的每一层发生,富豪也罢,稍微有点钱的旅客也好,都是一样的对待,一伙莫名出现的武装人员奔行在各处,将一个个旅客粗暴的带走,但凡遇到反抗,一梭子子弹下去,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一样报销了账。

    房间中,白杨扛着一支巴特雷,看着狐狸一脸懵逼的表情,笑了笑,翻身将巴特雷丢在沙发后面,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挺六管加特林提在手里,转身看着狐狸笑道:“不好意思刚才拿错了”

    “……”

    狐狸看向白杨是茫然的,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自己带上一支手枪上船,那也是凭借自己曾经无数次枪林弹雨的经验才带上来的,而白杨呢,一杆巴特雷不说,此时更是提起了一挺加特林,你怎么带上来的?大爷我们不闹行吗?

    “那是真家伙?”狐狸茫然看着白杨手中的加特林问。

    耸耸肩,白杨眼睛一眯,提起加特林对准门口,扣动扳机,六个枪管飞速旋转,喷出一尺长的火焰,子弹如洪流倾泻出去,横扫一圈,碎片纷飞,不但将房间的门打成了碎片,墙上更是出现了一拍密密麻麻的弹孔。

    不顾门外走廊上一堆尸体,白杨看着狐狸说:“你觉得这是不是真家伙?”

    拿着手枪,狐狸茫然的看着白杨,用力拍了拍脑袋说:“呵呵,这个梦怪真实的……”说着,狐狸往沙发上一趟闭上了眼睛。

    白杨翻了个白眼说:“你够了啊”

    翻身而起,狐狸看着白杨百思不得其姐……哦解,纠结问:“白少,这种大家伙你也能待上船,怎么可能?”

    没解释,白杨再次坐在沙发上,伸手往沙发后面一捞,手中出现一把AK,丢给狐狸说:“用这个吧,你手中那小手枪面对这种局面跟铁疙瘩没啥区别”

    啪……茫然的接着白杨丢过来的AK,狐狸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了看白杨,一副见鬼的表情,你还有多少这种家伙?

    此时卧室的门开了,王清雨伸出一个脑袋看着白杨眨眼问:“老公,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没有半点担心,自家老公有多厉害她是知道的,尽管听到枪声,可她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安危感到担忧。

    “没事,媳妇你继续看书吧,就当放鞭炮了,不知道会不会吵到你”白杨回头笑了笑说道。

    “嗯嗯”王清雨点点头,关上房门继续看书。

    狐狸站在客厅中一脸茫然,看着白杨说:“白少,我没懂……”

    “什么没懂?”白杨好奇问。

    指了指门外,狐狸纠结道:“听声音,整艘游轮都乱了,无数武装人员控制了这艘游轮,白少就一点都不为自己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只要别来惹我就是,劫持也好抢钱也罢亦或者是要用船上的人威胁某些国家,然而关我鸟事?惹我的话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残忍!”白杨提着加特林耸耸肩说。

    “可是……”狐狸依旧纠结。

    “可是什么?我又不是超级英雄,也不是世界警察,船上那么多富豪我为什么要救他们?又不沾亲带故也不是熟人朋友,个人有个人的命运,他们和我又没有一毛钱关系,在那些武装人员面前不管是死是活那都是他们的命运!”白杨打断狐狸撇撇嘴道。

    “那也得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一下吧,船上有炸弹,有数千武装人员,随时都会对白少你的生命造成威胁的,应该通知国家派遣军队过来剿灭这些恐怖分子才对”狐狸继续纠结道。

    “不用我通知,那帮家伙自己都已经通知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这艘船被劫持啦,你上网看看就知道,再说了,我通知谁?通知上去军队还能瞬间移动过来不成?来来来,别激动,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问你要不要过来帮我的问题……”

    白杨大大咧咧的说道,压根就没有将眼前的事情当回事儿。

    船上虽然正在发生一场可怕的?;?,可他为什么要管?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自己又不是超级英雄,没有任何义务和责任为全世界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负责,那些个富豪,哪一个手脚是干净的?凭什么要救他们?

    狐狸继续处于懵逼中,听到外面再度传来脚步声,他浑身一紧,手中的AK对准了门外。

    然而白杨却是坐在沙发上,提起加特林冲着门外就是一梭子子弹,完了说:“外面有十三个人,已经解决啦,就呆在这儿,哪儿都别去,我不去招惹他们,如果他们自己找不自在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狐狸曾经也跟着熊大等人枪林弹雨过,听音辨位,门外的确有十三个人被白杨用加特林打成筛子了。

    这白少是什么人?也太可怕了点吧?

    胆战心惊的警惕着外面,狐狸将信将疑的掏出手机上网,随意打开一个出名点的网址就看到了一个醒目的弹窗。

    “告世界书: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游轮已经被我们劫持,船上数百个地点安装了炸弹,一旦引爆炸弹,游轮将被炸成尘埃!

    现在通知你们,若是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游轮包括上面的一切都将成为尘埃!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第一,准备一百颗核///弹到指定地点我们有人接收,别?;ㄑ?,要不然想想游轮上的人!

    第二:一万吨黄金,运送到第二个指定地点,我们有人接收

    第三,释放下列名单中被你们囚禁的人,分别是……

    最后警告你们,别?;ㄑ?,你们一有一天时间来完成,一旦我们发现不对就会立即炸毁游轮葬送上面的所有人,船上有几万人,我们每一分钟都会杀一个进行直播,想要解救船上的人?很简单,尽快满足我们的要求就是……”

    一封告世界书,无比醒目,出现在全球网络各大网站顶端,用了十多种不同的语言文字显示,字体呈现红色,给人一种血淋淋的血腥疯狂感觉。

    这个文本文件下发还有一个视频窗口,滚动播放着游轮上各个地方发生的事情,那些平时衣冠楚楚的富豪在生命危险下的嘴脸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尤其是视频上的文字介绍,有着一种嘲笑的意味。

    视频中,船上但凡反抗的人都被残忍杀害,赤果果的呈现在世人眼中,让人看了莫不胆寒!

    看了这则文件,狐狸抬头看向白杨茫然道:“白少,他们这是绑架了这艘游轮勒索全世界啊”

    “这不明摆着的嘛”白杨不我以为道。

    “那我们怎么办?”狐狸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

    “就呆在这里呗,哪儿都别去,有我在,一个字稳,安全得很,外面管他天翻地覆,对了,话说你到底要不要跟我混啊,行不行给句话”无所谓的说着话,白杨甚至还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在异界见识过数千万人的泯灭画面,对白杨来说,这艘游轮上发生的事情真心不是什么事儿,心中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船上的人,除了王清雨和狐狸之外,谁和我有一毛钱关系?他们的生命安全自然有世界上各个国家去担忧,自己就不操那个心了。

    前提是别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