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结束,人们逐渐散场。

    这次慈善拍卖会圆满落幕,筹集到了很多资金,有一场庆祝酒会,不过这会儿太晚了,酒会放到明天举行,到时候凭拍卖会的证明参加,资金由组织者出,不会动善款分毫。

    “认识一下,我就金元昊,两位今天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我一定会铭记于心的,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随着人群逐渐散去,金元昊居然主动找上了白杨,身边带着俩魁梧的保镖,一脸微笑的看着白杨笑道。

    说话的时候,金元昊拿着高价买来的白玉杯打火机以及那根翡翠小棍,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来炫耀,而是以一种失败者找场子的心态。

    他说的是撇脚英语,白杨听得懂,但压根不理会,就当没看到,牵着王清雨的手向前说:“麻烦借过一下”

    不管金元昊处于什么目的和心态,白杨都没兴趣和他多做接触,我分分钟几千万上下你赔得起吗。

    “鄙人金泰财团副总经理,难道还没有资格成为你的朋友吗?呵呵,这根翡翠小棍不错呢,我小儿子出生不久,倒是可以给他做磨牙棒正好”金元昊眼睛一眯看着白杨说。

    又是这种无视,他表情平静,可内心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他讨厌这种被无视的感觉。

    说这句话的时候,金元昊还将翡翠小棍放嘴里咬得咯咯作响,意思是告诉白杨,我有的是钱,不在乎,花六千万买的东西也就是小孩子的玩意。

    白杨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内心无比恶心,那死人用的月工塞他居然放嘴里,呕……太恶心了。

    就当金元昊不存在,直接往前走,眼看就要撞上。

    “先生,请保持距离!”金元昊身边的一个魁梧保镖伸手去推白杨。

    砰……

    一声闷响传来,那个想要推白杨的金元昊保镖倒飞出去,撞翻几张座椅,捂着肚子痛苦不堪爬都爬不起来。

    白杨放下右腿撇撇嘴说:“都说借过一下了,非要挡着我,还动手动脚,当谁没脾气咋地”

    这一下发生得太突然,白杨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征兆都没有。

    金元昊目光闪烁,自己的保镖多厉害他知道,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他的一个保镖打一二十个普通成年人跟玩似的,可是现在,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白杨一脚踹飞了,这让他内心震动很大。

    是的,是踹飞,直接飞出去了五米多远,这得多大的力量?

    金元昊有两个保镖,其中一个被白杨踹出去之后,另一个第一时间将金元昊往身后一拉,接着一脚踢向了白杨的心窝。

    眼神一冷,白杨再度抬腿,在对方之前一脚踢在了他的下体。

    周围的一些男士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浑身冷飕飕,因为他们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又是一脚,金元昊的另一个保镖倒飞出去,武者下体脸色苍白一脸痛苦。

    “哇哦,功夫?”

    “厉害,太厉害了!”

    “不是说华夏的功夫都是假的吗?还有人专门打假已经证实了的……”

    面对周围的议论,白杨并未理会,牵着王清雨无视边上的金元昊离去,俩保镖而已,老子在异界那帮武道修士面前虽然是战五渣,但你们也配对我动手?

    没有人阻拦白杨,他手持贵宾票,没有谁会为了俩保镖找他麻烦。

    “他们刚才谈论的打假是什么?”离开拍卖会场之后,白杨不明所以的问王清雨,前段时间他都在异界,对于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并不知道。

    “就是有个练散打还是什么的把一个华夏武术‘宗师’给十秒钟KO了,还扬言要挑战整个‘武林’呢,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王清雨解释了一句。

    “哦”

    白杨耸耸肩不置可否,关我毛事。

    不可否认,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人上一万要出坏蛋,有人打着武术的幌子招摇撞骗不假,但真正的功夫不是表演,拥有真功夫的人谁没事到处炫耀?这不是找和谐么。

    庞大的游轮已经远离海岸线,行驶在茫茫大洋上,灯火辉煌。

    此时已经是半夜,白杨也没有了玩耍的心思,和王清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房间王清雨就变得有点扭捏了,这个豪华套房只有一张大床,而如今两人已经订婚,孤男寡女**想不出事儿都难啊。

    “我……我去洗澡……”脸蛋粉红的王清雨丢下这样一句话就跑洗漱间去了。

    白杨嘿嘿一笑冲着王清雨的背影说“老婆要不我们一起洗呗?”

    “不要……”

    砰,洗漱间的门关上了。

    耸耸肩,白杨来到客厅坐下,给自己点了跟烟,看着窗外漆黑的海面,敲了敲茶几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天灾**不断啊……”

    没有人听到他说的这句话,听到估计也不懂什么意思。

    半小时后,王清雨洗好,用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来,低头跑心形的大床上盖着被子不敢看白杨。

    “我去洗啦”眨了眨眼,白杨吹着口哨去了洗手间,洗刷刷洗刷刷……

    床上,王清雨看着天花板,脸蛋通红,心脏咚咚咚的好事要跳出胸腔,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已经预料到。

    没有突如其来,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相识,相知,相处,最终走到一起,未来还要生而女友相濡以沫一辈子。

    白杨洗好,只穿着个裤衩走出洗手间,看到这一幕,王清雨身躯一抖。

    “我身材不错吧?”白杨站在床前摆了个健美先生的动作,目的是打消王清雨紧张的心情。

    “臭美”王清雨啐了一口,然而看到白杨胸口触目惊心的伤口有有些忐忑起来。

    白杨眨了眨眼,坐到床上,挪到王清雨身边说:“老婆,我们睡吧”

    “嗯,可是,老公你身上的伤……”王清雨低若蚊蝇的回答。

    “不碍事儿……”

    窸窸窣窣,白杨钻进了被窝,伸手搂住了王清雨柔软的腰肢,发现王清雨在抖。

    虽然有了准备,但事到临头难免会紧张不知所措,这种事情需要男的主动,白杨又不是和尚,如今俩人关系都确定了,那还等什么?

    天雷地火,**,反正就是那什么那什么了。

    如诉如泣,落红点点,天上的月亮都羞得躲进了云层。

    随着一声让人骨头发酥的娇吟声,激烈的战火落下帷幕。

    王清雨初经人事,经不起鞭挞,香汗淋漓疲惫不堪的沉沉睡去……

    靠在床头,给自己点了根烟,白杨看了看睡着了都带着笑容的王清雨,心中暗道这就是自己媳妇了呢,以后要过一辈子的。

    亲了自家媳妇一口,白杨在没有打扰他的情况下离开被窝,窗户无声无息打开,他凌空飞了出去,进入了茫茫大洋。

    金元昊回到自己的套房后,越想越气,舍不得砸了花高价买来的破烂,将房间内能看到的东西噼里啪啦的几乎都砸了个稀巴烂。

    在拍卖会场的时候,白杨两脚就踹飞了自己的保镖,他真心害怕白杨也给他来两脚,可白杨却选择了无视他,这比打他一顿还让他难受。

    “能上的来这艘游轮,看来你家底也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什么来历,将你变得一无所有,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资格无视我!”

    嘴里咬牙切齿的自语,金元昊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接通后冷声道:“给我查一个人……”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那个他花了两千多万买来,舍不得砸放在边上的白玉杯不翼而飞,他没注意到这点。

    在这艘游轮上,第三层,一个普通房间中,一个齐肩红发的青年正在捣鼓电脑。

    在他手中的电脑屏幕上有几十个视频窗口,如果有游轮管理层看到那些视频窗口的话,会发现居然是游轮上的监控摄像头画面。

    “可疑人物目前发现了一百三十多个,我就奇怪了,这艘游轮搜查堪比华夏安检,他们的武器是怎么弄上来的?明显是一伙儿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嗯,通过游轮的卫星链接装置黑进他们的手机里面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这事儿闹得,想要出来玩玩居然还能摊上事,我要不要报警?哥现在是良民……”

    这家伙明显是一个黑客高手,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电脑屏幕上出现一排排代码,然后一些音频文件被他窃取了。

    前前后后忙活了三个多小时,当他抽丝剥茧分析一番后牙都酸了,摊上大事儿了啊,这可怎么办?

    白杨飞出游轮,出现在了距离游轮一百多公里外的一个无人荒岛之上,随着他的落下,还有一个白玉杯飞来。

    普通人眼中,这个白玉杯只是一个普通杯子,可在白杨眼中,这个杯子却散发着金色光晕,一条细小却带着无尽威严的金龙虚影在杯子你们游动。

    来到荒岛之上,白玉杯中的金龙冲着白杨咆哮。

    这种声音不是神道修士根本听不到,落在白杨耳中无疑犹如惊雷,脑袋都被震得发晕。

    昂……

    一声更加高亢威严的龙吟响起,白杨身上,普通人不可见的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化作一条庞大的金龙盘旋在虚空,威严的双目看猎物一样看着酒杯中的金龙。

    昂……

    酒杯中的小金龙咆哮一声,脱离酒杯化作一道金芒冲天而上,迎风暴涨,那是一条体长一千五百米的金龙虚影,愤怒的看着白杨头上的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