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昊,就是那个和白杨竞拍白玉杯的棒子国青年,最终以两千零一万美元的高价得到了白玉杯。

    他在竞拍中赢了白杨,可是他内心很不舒服,一个破杯子而已,价值不到一万美元,可他却多花了两千万,总觉得自己被白杨耍了。

    付钱拿到白玉杯,他有一种想将这破杯子捏碎的冲动,最后忍了下来,他决定以后时时刻刻观摩这个杯子,牢记这次教训,引以为戒,以后再也不能意气用事。

    他努力说服自己平静下来,可心中却憋着一股邪火,当看到白杨身边的王清雨开口竞拍一个打火机的时候,目光一闪。

    “华夏有句话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既然戏耍于我,就不要怪我也戏弄你一下了!”

    心中这样想的同时,金元昊出价竞拍,将那个人们打着慈善的名义,昧着良心把价格提升到七万美元的打火机价格硬生生提升到了二十万!

    喊出二十万的价格,金元昊还看向白杨的方向笑着点了点头,仿佛在说我也喜欢这个打火机。

    玛德制杖,这家伙比我还无聊,你那耍小手段的嘴脸还能表现得更明显一点吗?

    白杨不理会,安静的坐在一边,既然已经猜到王清雨买下这个打火机是送给自己,白杨就不打算管了,全凭王清雨做主。

    “二十五万”王清雨再度出价,也不看金元昊那边,脸上一丝情绪波动都看不出。

    金元昊后牙槽咬了一下,居然被无视了,这让他更不爽,于是为了给白杨找不自在,他再度出价将打火机的价格提升到了五十万美元!

    一个破打火机,尽管是芝宝的,加上限量两个字了不起也就几千美元的价格,五十万的价格这绝逼只有傻子才干得出来。

    一下子拍卖会的气氛又微妙了起来,这是杠上了啊,人们乐得看戏,也不出价了。

    白杨心中无语得要死,不打算理会金元昊,小孩子才这样斗气,这种拍卖会上的狗血桥段都被老子遇到了,也是曰了狗了,又不是争夺什么珍贵的宝物,至于么?

    “五十五万”王清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继续出价,很平静,没有冲动的将价格翻倍,显得金元昊的举动就跟猴子一样在那边自顾自的上蹿下跳。

    对敌人最大的漠视就是无视,这句话此时在王清雨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又被无视了,金元昊压制不住内心的邪火,咬着后牙槽出价一百万,挑衅的看着王清雨的方向,一副有本事你继续出价的样子。

    然后……然后让金元昊更加吐血,王清雨直接放弃了,他花一百万买了个垃圾打火机……

    冲动是魔鬼,怒火会淹没理智,金元昊这会儿就是这个样子。

    “对不起哦老公,我原本想送你一个打火机的,可惜有人捣乱”王清雨无奈的看着白杨说道。

    竖起一根大拇指,白杨笑道:“老婆厉害,沉得住气,而且知道见好就收,又坑了那傻逼一把,打火机咱不要就是,看那傻逼吃了大粪一样的表情心情一样舒坦”

    “嘻嘻,这都被老公看出来啦,我就是看不惯他针对老公嘛,那打火机我原本就没想要的,之前我看了下大屏幕,后面还有一个更好的,黄金外壳镶钻的哦,有了这次铺垫,后面我再出价他估计不敢再这样加价了”王清雨小狐狸一样的笑道。

    微微愕然,白杨再度竖起大拇指,轻而易举就将人心玩弄于股掌,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办到。

    金元昊不是草包,平时不可能这么冲动,王清雨也不是傻子,利用他心中的怒火摆了他一道,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那家伙也够倒霉的,花了两千一百多万买了俩破烂……

    拍卖会继续进行,又过了几次拍卖品之后,轮到了王清雨所说的那个黄金外壳镶钻的打火机,一个石油土豪贡献的。

    这个打火机价值在一百万以上,毕竟是镶钻的,不过拍卖嘛,不可能按照最高价格起拍,慈善这种名义在,几乎不可能流拍,所以起价只有一千美元。

    打火机拍卖开始,王清雨第一时间出价五万美元,嘴角勾起一丝优雅的笑容看了金元昊一眼。

    诡异的是,这会儿居然没有人出价,全都若无其事的看向王清雨和金元昊。

    又是打火机,这两人一定会呛起来啊,又有好戏看了。

    金元昊看到王清雨看自己了,心中怒火直冒,她又想坑自己了,哼哼,我不会上当了这次,出价是肯定的,但是出多少价格让他坑不了自己反而能坑她一把呢?

    一百万?这已经接近打火机真正的最高价值了,如果出这个价的话,即使她收手我也不算被坑,但是我想坑她啊,出价多少?三百万还是五百万?只要她跟我就收手……

    内心纠结得要死,金元昊拿不定主意出多少价格,时间一点点过去。

    紧接着,让在场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的情况出现了,拍卖师一锤子砸下来了一句:“既然没有人出价,那么这个打火机就是这位女士的了”

    “……”

    集体傻眼,人们等着金元昊和王清雨互相掐架没有出价,金元昊犹豫没有喊价,时间过去,拍卖师直接一锤定音!

    后面还有那么多拍卖品呢,谁跟你墨迹?又不是正规的拍卖会,我还给你数个一二三咋滴?

    “老公啊,运气好,捡了个大漏”王清雨在白杨身边俏皮道。

    白杨哭笑不得,这种事情找谁说理去?估计没有人预料到会出现这样情况吧?

    “不行,我还没有出价,那个打火机不能属于她!”金元昊不干了,站起来说道。

    拍卖师平静的看着他说:“抱歉先生,拍卖会的规矩你应该懂,一锤定音落锤无悔,如果你要无理取闹的话,我就叫保安请你出去了!”

    一口牙差点咬碎,金元昊强忍怒气坐下,自己已经够丢脸了,如果再被请出去的话就压根没脸见人。

    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丢不起那人,忍了!

    拍卖会继续进行,白杨和王清雨没有再对任何物品出价,随着一件件物品拍卖出去,边上大屏幕上的慈善基金数字不断上涨,此时已经有八亿多的金额了。

    拍卖会上的东西都是参加的人贡献的而已,拍出这么多金钱除了说明在场的都不差钱之外,一个个简直算是昧着良心丧尽天良的出价了。

    期间有漂亮女服务员在保安的护送下将王清雨捡漏拍得的打火机送来,刷卡付账离去,打火机是白杨的了。

    “不错,还是新的没用过呢,黄金外壳上镶嵌了一二十颗小钻石,简直不要太土豪”白杨把玩着打火机笑道。

    “老公喜欢就好”王清雨笑眯眯的说。

    时间一点点过去,拍卖会快接近尾声,拍卖师在台上说:“诸位,大家都知道,地球上的资源有限,各种宝石随着开采已经越来越少,尤其是顶级宝石更是如此,这次拍卖会,有人拿出了一块顶级翡翠进行拍卖做慈善,老实说,如果不是我没钱的话一定要将其拿下,毕竟世界顶级翡翠已经很少了,好了,废话不多说,有请下一件拍卖品”

    听到这番话,白杨眉毛一挑,眼神有些古怪,边上的王清雨则是有点恶心的表情。

    果不其然,白杨贡献的那根翡翠小棍拿上来了,摆在托盘中,灯光下闪烁迷人的翠绿光芒。

    “因为稀少,所以珍贵,这件翡翠,起拍价十万美元,各位,开始出价吧”拍卖师宣布道。

    显然喜欢翡翠的人很多,在场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出价了,价格从十万一路攀升到了三百万才逐渐平静下来。

    “老婆啊,老实说,虽然这件拍卖品是我拿出来的,可看了之前的宣传片,我是真的想做一点慈善,毕竟咱家也不差钱,之前被搅局,现在应该不会了,我准备自己拍下这件东西,就当积德了,但求心安,你说好不好?”白杨看着前方说道。

    “老公我支持你”王清雨认真的点头道。

    那件东西本身的作用虽然恶心,但人的仁慈之心能洗刷一切。

    白杨出价了,直接将价格提升到了五千万,这是白出的底价,也是最高价,他决定拿出五千万来做慈善,不为别的,只希望饥饿少一点,多一些穷苦孩子读得起书。

    价格从三百万一下子飙升到了五千万,让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看出价的是白杨,很多人都友善的点了点头,毕竟之前白杨说自己想真心做点慈善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那边金元昊看了白杨一眼,很不舒服,凭什么那种友善的眼神不给我?一咬牙喊出了六千万的价格。

    看白杨志在必得的样子,他决定最后恶心白杨一把。

    “老婆啊,你说做点好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呢?”白杨无语的看着王清雨说,不再出价,直接放弃了。

    摇摇头,王清雨笑道:“不管是什么原因,多了一千万的善款,更多的人能得到帮助,说到底,老公你的心意已决超额完成了”

    人们再度傻眼,金元昊真的吐血了,你们不能这样只坑我一个人……

    拍卖会不久后落下帷幕,共筹集善款十三亿八千四百五十二万,皆大欢喜,账号内的金钱公正透明,在场的人谁都可以时时刻刻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