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价值不到一万美元的白玉杯,在白杨参与竞价后,价格神奇的一路攀升到了三百万!

    这已经不是在买东西了,而是在傻逼一样烧钱。

    尽管在座的都不差钱,但花几百万买一个破杯子,败家也不是这么败的。

    一个个抱着看戏的心态,很多人都看向白杨,心中猜测他是不是还要在三百万的基础上加价。

    “媳妇,你那儿还有多少钱?”白杨没有率先加价,微微偏头问已经彻底放弃游戏的王清雨。

    “我卡上还有近十亿美金呢,上次你给我的没花完”王清雨回答。

    稳了,白杨点点头,在人们哑然的目光下爆出了一个五百万美元的价格。

    这个价格出来,让不少人都议论起来,并没有觉得太过惊奇,五百万而已,对于在场的人来说,一把牌估计都不止这点。

    那边棒子青年微微皱眉看了白杨一眼,搞不懂白杨为毛就和他杠上了,自己只是单纯的喜欢那个杯子,看样式应该是华夏那边流传出来的,本着棒子国抢夺一切华夏文明的心态他决定买下,白杨横插一脚让他很是不爽。

    或许是看出了白杨华夏人的身份,这就更不能放弃了,全世界都是我们棒子国的,你算老几?

    不差钱,直接价格翻倍,一千万美元!

    “哇哦,他们当美金是手纸吗?一千万买一个破杯子有什么用?”

    “人家喜欢而已你管别人的”

    “那个人我有点印象,好像是棒子国金泰财团的大少爷,对于他家来说,一千万九牛一毛了……”

    一个破杯子的竞拍价格神奇的突破了自身价值的几千倍,这让在场的人议论了起来,这种拍卖会上的斗气举动再坐的人几乎都见过,只是没想到又一次见到了而已。

    “老公,要不算了吧,那个杯子玉质只能说一般,花一千多万太不值得了”王清雨轻声在白杨耳边说。

    捏了捏王清雨的手,白杨笑道:“那个杯子我有用”

    想到白杨神奇的手段,听到他这样说,王清雨不再说什么了,既然自家老公有用,把近十亿美元花完也要拿下!

    看着周围的人,白杨笑道:“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那个杯子而已,既然自己喜欢,花出去的钱又可以用来做慈善,所以哪怕那个杯子本身不值这个价格我也觉得很开心”

    说道这里,白杨看向那个棒子国青年点头笑道:“我出价两千万,如果你再加价的话我就放弃了,慈善谁都可以做,不分你我,我也不可能阻拦你做慈善的心情”

    没有玩任何手段,白杨出价两千万真的到顶了,那个杯子没有了龙气对于他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哪怕被对方买走也无所谓,反正还在这艘船上,到时候悄悄取来弄走龙气再还给他就是。

    白杨花钱买的是龙气,而不是那个杯子,这个钱他其实根本就没必要花,但既然这里是慈善拍卖会,他也不在意自己花点钱做慈善,但他不是傻子。

    听到白杨这么说,很多人点头,的确,这里是慈善拍卖会,花出去的钱都会用来做慈善,拍卖本身只是形式而已,倒是自己本末倒置了。

    想到这里,人们看白杨的眼神,大多都收起了那种看傻子斗气的神色。

    那边棒子国青年看向白杨笑道:“我也是真的喜欢那个杯子,做慈善也是我的本意,你真不要了吗?我出价两千零一万,只要你再加价我就放弃了”

    对方说得好听,其实是在戏虐白杨,毕竟任何人面对这种只加价一万的打脸行为都会不爽,从而冲动的加价怼回去。

    可白杨说话算数,说两千万就两千万,一分钱都不往上加,看向对方耸耸肩说:“那个杯子是你的了”

    “却之不恭”对方点头回应,明显有点意外,自己这是明目张胆的打脸了啊,对方居然忍得???

    额马蛋不对,自己被对方耍了,多花了两千万,草!

    无聊的把戏而已,白杨撇撇嘴,等拍卖会完了把杯子弄过来取走龙气就是,于是不再关注拍卖会,拿起手机准备继续玩游戏。

    “老公自制力不错哦,这样都忍得住”王清雨在边上笑道。

    “无聊的把戏而已,谁爱赔那傻子玩?嘿嘿,我这样放弃,搞不好很多人以为我故意坑他呢,说到底还是我赢了”白杨轻松笑道,一看手机屏幕愕然问:“咦?怎么输了,我去,还被举报了……”

    “这游戏就是这样,挂机会被举报的啦,没关系,继续下一局就可以了”王清雨解释道。

    “哦,既然这样的话,我先冲点钱买点英雄,我才几个看着不舒服”白杨嘀咕道。

    “那你充钱吧,我再来一局”王清雨低头不管白杨想要做人民币玩家的心。

    这游戏充钱简单得很,白杨的账号绑定了微信的,可以直接在游戏界面操作,以最高充值限额,白杨也没啥概念,前前后后一共充值了十万人民纸进去,看着那一溜百万的点券金额数字就觉得舒服。

    接下来就是买买买了。

    英雄而已,能花钱买到那都不是事儿,皮肤?能买的都买!

    “妈了个鸡的,有些英雄和皮肤花钱还买不到?”

    看着购买界面上的限时活动限时出售等等字样,白杨无语吐槽。

    “当然啦,有些英雄和皮肤花钱都买不到的,限时活动才能得到,这就是游戏的乐趣啦”王清雨在边上解释了一句。

    挠挠头,白杨不甘心,要整就整全套啊,这样不上不下的不是膈应人嘛。

    于是乎,他退出游戏,想了想拨打唐十六的电话,找那家伙找顺手了……

    “白哥,在游艇上玩得开心吗?”唐十六在那边笑问。

    “还行,那什么,胖子啊,你认识TM的老板不?”白杨随意敷衍一句问‘正事儿’。

    “TM老板?是谁?”唐十六没懂。

    “就是那个亡者农药的老板,你认识吗?我说你居然不玩这游戏?很火的,你落伍啦”白杨解释道,顺便鄙视了唐十六,压根没想过自己也才刚刚接触。

    “哦哦,白哥说这个啊,TM老板说到底是老马,和我家有不少生意上的来往,倒是认识,白哥问这个干嘛?”唐十六愕然问。

    听唐十六的语气,老马在他口中貌似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

    也是,老马你虽然在民间名气大有钱,但毕竟崛起时间短,不能和华夏这些世家比,白杨没纠结这个问题,说道:“是这么回事,我不是玩那个亡者农药游戏嘛,里面有些英雄和皮肤花钱都买不到,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要全套,我用这个手机号绑定的威信在玩”

    听了白杨的话,唐十六一脸目瞪狗呆的表情,纠结问:“白哥打电话给我专门就是为了这事儿?”

    “嗯呐”白杨理所当然的回答。

    电话那头的唐十六擦汗回答:“白哥我服,那什么,你等等,我打两个电话问问”

    问就问呗,白杨挂断电话等。

    无聊的等待中,白杨翻看购买的英雄以及皮肤,看着看着他摸起了下巴,眼睛越来越亮。

    “我真笨,早该想到了啊,嗯嗯,这个想法完全可以搞一搞!”一拍脑门,白杨心头有想法了,不过要实践估计有点麻烦。

    游戏中得到的灵感,白杨自己都觉得古怪,为什么早点没想到这么做呢?嘿,旅途结束后有事情做了……

    十多分钟后,唐十六打电话给白杨了,说:“白哥,你先退出游戏再进去看看,那边回应了,说你这个号所有分区,全套英雄和皮肤以及合理的符文搭配都给你搞定了,甚至很多只在体验服的英雄和皮肤以及还在测试的英雄都给你弄好了”

    “真的?那太好了,多谢”白杨眼睛一亮。

    “谢什么啊,小事儿,白哥你不说我都不知道,我家居然还有一部分‘疼训’的股份,一句话的事情”

    好吧,知道你家有钱,白杨撇撇嘴。

    和唐十六闲聊几句挂断电话,然后退出游戏再进去一看,果然,全套英雄和皮肤,什么贵族限定活动之类的都有,甚至还有几个并没有真正上线的英雄赫然就在他的英雄列表中,也不管是不是已经测试完成给白杨会不会影响游戏平衡之类的。

    看到没,这就是特权,所谓的公平平衡只是给普通人遵守的。

    美滋滋的看完所有的英雄和皮肤,白杨用肩膀拐了边上王清雨一下炫耀道:“媳妇你看,我全套英雄和皮肤,还有很多根本没上线的呢,羡慕吧?”

    王清雨无语的放下手机,甚至不惜挂机直接退出游戏,看着自家老公超级纠结道:“老公啊,你这是得多无聊?游戏的心情都没有了,被你这么一弄还有什么意义?”

    整个过程王清雨都看在眼中,游戏嘛,乐趣就在于过程,白杨这样直接破坏规则就没意思了。

    挠挠头,白杨耸耸肩说:“是有点无聊哈”

    得,王清雨不玩游戏了,白杨刚刚搞来全套英雄和皮肤的号丢一边,不玩了。

    正当白杨想找点话题说什么的时候,王清雨举手说:“五万!”

    额,她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居然也竞价了。

    白杨瞄了一眼,居然是在拍卖一个芝宝打火机,明显王清雨是想到了白杨抽烟,所以买来必定是送给自己的。

    “媳妇你真好,亲一个,嗯嘛”白杨内心感动,说着就动手哦不,动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