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妖妖灵吗?有人要杀我,我好怕,对面有多少人?三个,在哪儿?我刚出塔他们就拿着凶器冲上来了……

    此时白杨的心情可以用以上这句话来形容。

    操作亚瑟刚刚出塔,草丛中跳出三条猛男,一个程咬金,一个吕布加上一个菊又紧哦不,橘右京。

    砰,程咬金从天而降踩在亚瑟身上,掉血外加减速,紧接着俩斧头劈在了亚瑟身上。

    白杨操作亚瑟想跑,橘右京一个二技能,晕眩。

    “这是药丸呀”白杨肝疼,到这会儿,亚瑟的血都去了一半。

    此时才一级,亚瑟开启二技能想跑,吕布一个一技能扫在身上,外加橘右京一个蓄力普攻和程咬金俩斧头……

    然后,然后白杨他们这边的队友就收到了亚瑟被程咬金砍死的提示。

    “尼玛,这是什么套路?”看着变暗的屏幕上亚瑟尸体,白杨目瞪口呆。

    对面那三家伙还耀武扬威的在亚瑟尸体上踩了两脚。

    “对面菜狗”

    “小学生吧?哈哈哈……”

    屏幕上出现了红字,对面在开嘲讽。

    自己这边的队友也说话了,来了一波666,不过怎么看都是在鄙视。

    边上的王清雨正操作李白打蓝爸爸呢,这会儿还没打死,茫然的抬起头看了看白杨,嘴唇哆嗦了两下鄙视道:“老公你真菜,这样就给人家送了一血?”

    鄙视白杨一句,王清雨继续操作李白优雅的砍蓝爸爸,哔哔砍死,然后她就操作李白拎着长剑冲上路去了。

    看了看手机屏幕,又看了看王清雨,白杨郁闷得想吐血,我真这么菜?

    一血?今晚就把媳妇你的一血拿了,哼哼!

    心中哼哼一声,白杨低头,亚瑟复活了,站在泉水里面格外凄凉。

    对于敌方的嘲讽白杨没在意,游戏中杀个人而已,有什么好嘚瑟的,哥挥手灭一片这种事情我炫耀了吗?

    个破游戏而已,我还信了你的邪,再来!

    重新操作亚瑟出塔,有了之前的经验,他觉得自己对亚瑟了解一点点了。

    正好,当兔子吃经验二级了,一机能解锁,开启,盾牌发光,顶着往前冲。

    自己这边的队友估计也是坑,鲁班七号怼死红爸爸后没打野,直接下路塔下猥琐去了。

    白杨想了想,操作亚瑟拐了个弯,来到野区打红鸟熟悉技能,二技能咻咻咻围着亚瑟转伤红鸟的血,一技能开启还能拍,嗯,不错,很强势,拍的途中还加速冲锋,可以的。

    才二级,几乎没什么装备,伤害低,打个红鸟去了五分之一的血,没事。

    技能熟悉了,白杨直接跑下路。

    对面三个猛男已经散伙,程咬金去了上路正和自己这边的李白王昭君打得火热,橘右京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就剩下一个吕布在下路勾引鲁班七号出去。

    猥琐发育,别浪。

    队友妲己来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系统提示声传来,己方英雄李白被程咬金砍死,这还没完,王昭君也被程咬金砍死了。

    白杨一看小地图,果然,上路己方俩队友已经消失……

    难怪妲己要来那么一句,原来是上路浪了。

    “哈哈哈,对面小学生”

    “投降吧你们……”

    对面又开嘲讽了,叫得那是一个嘚瑟。

    白杨身边,王清雨牙齿磨得咯咯响,肩膀顶了白杨一下说我被砍死了,就差一点点就可以砍死对方了啊,好气!然后无奈等复活,再接再厉她要报仇云云。

    白杨一脑门黑线,说好的带我装逼带我飞呢?你打蓝爸爸到最后剩下三分之一的血就跑上路怪我咯?

    坑??!

    操作亚瑟,从下路野区操小路绕到蛤蟆边上的草丛中,吕布还跟自己这边塔外勾引鲁班出去,鲁班不出去,时不时的来一发,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白杨嘿嘿一笑,开启一技能顶着发光盾牌冲出去,接近吕布后开启二技能。

    吕布估计也看到亚瑟了,想跑,晚了,被一盾牌拍头上,有点晕,同时亚瑟周围的三个小盾牌转啊转的伤血。

    等吕布不晕了想跑,结果自家这边鲁班一技能又给他打晕,同时开枪扫,一秒后二技能压上。

    亚瑟在吕布身边吭哧吭哧的砍,才二级,大家伤害都低,没砍死。

    然后吕布不晕了,开启一技能扫了亚瑟一下,拔腿就跑,还剩下四分之一的血。

    这个不能放跑了啊,白杨操作亚瑟拎着盾牌追,不时砍一刀,你居然之前和他们合伙欺负我,不死不休!

    咦?我为毛掉血这么快?地上红了什么鬼?

    一抬头,我去,是敌方塔下!

    这会儿吕布不跑了,二技能打在亚瑟身上,减速,抬起方天画戟猛砍亚瑟。

    白杨萌新啊,不懂,看到吕布血不多,一种自己能砍死对方的错觉油然而生,继续砍。

    结果,吕布没砍死,自己被敌方的塔怼死了,算在吕布头上。

    我方鲁班:“……”

    我方王昭君:“……”

    我方妲己:“666……”

    敌方程咬金:“……”

    敌方橘右京:“哈哈哈……”

    敌方吕布:“来呀,互相伤害呀……”

    白杨边上的王清雨一抬头,翻着白眼说:“老公你干脆笨死算了,没兵线的时候别冲塔我没告诉过你吗?”

    白杨茫然,老婆你有说过吗?这鸡毛破游戏看似简单还有这么多门道?这样一来的话,貌似自家坑货媳妇一局死一二十次也不是不能接受哈。

    下次,下次我一定不会在被砍死了!

    白杨在心中给自己打气,乘着亚瑟复活的时间,报复一般把身边的王清雨一搂,啊呜一声就亲了下去。

    这一吻也就十秒钟时间而已,结果,游戏中上路的李白又被砍死了……

    “都是你了啦,你看看,又挂了”亲完,王清雨一看游戏,举起小拳头砸白杨,欲哭无泪,自己老公才是坑,现实中就坑。

    得,这样一来,自己这边就已经送了五个人头了,上路一塔,形势事不容乐观。

    再来,亚瑟你行的,出发!

    这次白杨想了想,没走下路,跑屁颠屁颠的跑中路,然后从边上悄悄咪咪的跑敌方蓝爸爸外面的草丛。

    哟呵,我说你消失了呢,橘右京你在砍蓝爸爸啊,自己只剩一半的血了,蓝爸爸快挂,嘿嘿,好机会啊,看我不弄死你。

    开启二技能,三盾牌转啊转,一技能开启冲出,穿墙,咣当一下将对方好不容易快砍死的蓝爸爸拍死,然后唰唰两刀将没反应过来的残血橘右京弄死!

    一血到手!队友得到提示。

    啧,低端局嘛,你能期望遇到操作橘右京很遛的大神?

    “可以”

    “这波强势”

    己方队友发来贺电。

    “握草,亚瑟反野?”

    “这不科学!”

    敌方一副见鬼了的语气。

    很奇怪么?白杨撇撇嘴,他觉得自己已经摸索出来一些门道了,看到没,亚瑟的一技能可以用来穿墙反野哦。

    弄死橘右京了,杀了个蓝爸爸,等级提升,管他什么装备,买了,接着白杨操作亚瑟嘚嘚瑟瑟的去打边上的鸟,决定一波带走。

    结果,他才砍一半,敌方满血吕布,陈咬金以及刘备三个方向跑出来把他围了。

    不言而喻,反抗是无效的,白杨操作的亚瑟扑街。

    玛德,这才开局几分钟啊自己就躺三次了,不过,好歹还是摸索出来了点门道了的,敌方英雄前进的速度,招式的效果,伤害等等白杨都铭记于心。

    “可以啊,居然拿到了人生中的一杀,可惜哟,叫你嘚瑟,被围杀了吧”王清雨抬头笑道,尽管她已经是亡者农药的资深坑货了,好歹现实中也是女神一枚,还说不出处女杀这样的话来。

    在边上王清雨又一次的鄙视中,白杨先把所有装备的效果都铭记于心,又看了看敌方英雄的出装,哼哼,接下来哥要装逼了,你们等着瞧吧!

    以白杨的大脑,把游戏中的各种技能装备效果等等烙印在脑海根本就不是事儿。

    再度操作复活的亚瑟冲了出去,这次直奔下路。

    下路的鲁班已经被对方吕布调戏得只剩下残血躲在塔下回城不是出去也不是的尴尬地步了。

    估计是看到亚瑟过来,鲁班点回城,在亚瑟还没到塔下的时候,对方吕布居然顶着兵线拆塔。

    “嘿嘿,正式拿你祭刀!”白杨心中咧嘴,四级了,大招解锁,冲啊。

    亚瑟发起冲锋,顶着盾牌扑过去拍吕布头上,此时塔也开始攻击吕布,二技能开启伤血,然后猛砍。

    吕布要跑,可惜已经残血了,亚瑟跳起,一个大招泰山压顶一屁股坐下去,吕布扑街!

    一滴血不伤砍死对方一个肉,白杨在心中给自己点了个赞。

    清理塔下兵线,然后带兵冲出,唰唰唰清理了敌方兵线,乘着没人,带兵拆塔,噼里啪啦把塔给他拆了。

    哟呵,橘右京跑来啦,就你一个?

    一技能开启直接冲过去,不出所料,橘右京开二技能想晕亚瑟,亚瑟的一技能有加速效果,往边上跑避开,点击普攻,一盾牌拍对方脑袋上打晕,二技能开启持续伤血。

    橘右京反应过来开启一技能想跑?嘿嘿,一个制裁下去减速你到是跑???

    不跑不行啊,橘右京从被拆掉的一塔处开始跑路,拖着伤残的身躯好不容易来到二塔,结果亚瑟的大冷却时间到了,一屁股坐下,橘右京扑街。

    “我都算好时间啦”白杨心中嘿笑,弄死橘右京之后,开启一技能逃出塔下,才被打一下,不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