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慈善拍卖会只是临时自发组织的活动而已,只在游轮上宣传了几个小时,该来的能来的都来了。

    尽管只是临时组织,但数千平米的大厅却是座无虚席,匆匆一瞥,人数得有上千,用一般人的话来说,坐在这里的都是土豪中的战斗豪。

    几乎都是出双入对,男的带着漂亮妹子,女的带着帅哥,也不知道是不是包养的……

    大厅墙上的大屏幕滚动播放短时间内收集起来的拍卖品,居然已经配上了简短的文字图片介绍,一千多件呢。

    拍卖什么的都有,名表,手机,戒指,眼镜……

    “噗,居然还有人拍卖**的,数量还不少,谁家败家娘们如此恶趣味?”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白杨和王清雨安静的坐着,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拍卖品,白杨差点笑喷。

    拧了一下白杨腰间软肉,王清雨恶狠狠的说:“你是不是还想拍下两件作为收藏?其中有几件还是世界知名明星的哟!搞不好还原味……”

    有杀气,白杨麻溜闭转移话题说:“媳妇你看有什么喜欢的没有,很多拍卖品都是全球限量的私人订制,喜欢的话我给你买下来!”

    “看看再说啦”王清雨笑眯眯回答,放过白杨一马。

    悄悄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白杨心道女人好危险,哪怕接触够多了你也别想搞懂她们心里在想什么下一刻要做什么说什么……

    “女士们先生们,多谢大家前来参加这次拍卖会,请允许我代表所有人向你们致谢,你们慷慨拿出的拍卖品,最终拍卖所得的钱财,都将一分不少的变成各种物资送到需要的人手中,上帝一定会感受到你们的仁慈,如果世间多一些如你们这班拥有仁慈之心的人,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全世界将不再有饥饿和贫穷……”

    一个一丝不苟的白头发老头走到前台上,目视下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话,说的是英语,在场的人几乎都听的懂,最后赢得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不废话,然后他直接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第一件拍卖品被拿了上来。

    第一件物品嘛,需要烘托气氛,还算是珍贵,一支全球都不多的名表,起拍价十万美元。

    简单介绍后,下面的人纷纷开始出价,气氛很热烈。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其中有很多人是真心喜欢这块表,出价毫不吝啬,至于其他的,既然是慈善嘛,都要表示一下的,一千多号人,每人出一次价,几分钟这块表就被哄抬到了一千万美元以上的价格。

    这一个个钱多得烧的,明明这块表最多也就值百万美元,气氛一起,一坨屎都能卖出天价,尤其是在不差钱的人面前。

    白杨也假模假样的出了一次价然后就不在关注了,拍卖会什么的他不感冒,更多的是好奇最终拍卖得到的钱是不是真的能变成慈善行为。

    哼哼,既然你们旗号已经打出来了,不管是想洗钱还是咋地,最终都会成为真正的慈善!

    白杨心中如是道,以他的本事找出组织者然后给他控制了真心很简单……

    第一件拍卖品十分钟不到就结束,被一个穿着白袍的大胡子石油大亨花了三千多万美元买走,一阵热烈掌声中白杨看到,那块表被他转手就丢给了身边的漂亮妹子。

    啧啧,搞石油的就是有钱……

    第二件拍卖品上来,气氛就一下子低落了好多,一块丝巾,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用的,零零星星的有人出价,最后这块布片居然拍出了近十万美元的高价!

    拍卖会继续,一件接着一件拍卖品拿上来,几乎都在一分钟内成交,甚至很多东西一分钟能成交几件,速度快得很。

    白杨无聊啊,这种气氛中昏昏欲睡,实在提不起精神,捡漏什么的他压根没想过,常人眼中再珍贵的东西在他看来和石头没太大区别。

    有本事你给我整一件天师法宝来我绝逼砸锅卖铁拿下!

    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王清雨和白杨差不多,对于这样的场合也不感冒,估计是见得多了,关注了一会儿,她自顾自的从随身小手袋中掏出手机插上耳麦开始玩自己的。

    “老婆你在玩什么?”白杨把脑袋拱过去问。

    伸手推开白杨的脑袋王清雨急切道:“哎呀老公别闹,看吧,被你一打岔,我又被人杀了……”

    谁敢杀我媳妇?不想活了?

    眼睛一瞪,白杨说:“是谁?老婆你告诉我,我去灭了他全家!”

    捶了白杨一拳头,王清雨将手机屏幕在白杨眼前晃了一下说:“王者农药啦,这不无聊嘛,玩两局,别说,这游艇上的无线网真不错……”

    白杨目瞪狗呆,看不出来啊,自家媳妇啥时候居然迷上游戏了?而且玩游戏的时候那热火朝天的劲头和平常高冷的女神范完全不一样嘛。

    不行,我要探探虚实,不能让破游戏把我媳妇给勾走了!

    “媳妇啊,这游戏哪儿弄的?我们一起玩呗?”白杨麻溜掏出手机问。

    “耶,赢了!我拿了五个人头,不过却被杀了十八次,好气哦”小小的欢呼一声,王清雨这才转头看向白杨眉开眼笑道:“好啊老公,我们一起来开黑,这个很简单的,无线网够快,一分钟不到就能下载下来,然后你用威信登陆,我们一起玩”

    显然,能和白杨一起玩王清雨很开心。

    白杨心头有点疑惑,拿了五个人头但被杀了十八次应该很厉害吧,毕竟媳妇那么开心……

    在她的指点下,白杨分分钟下载好游戏,选择大区,登陆,然而还不能一起玩,因为白杨事先没玩过,花了点时间过了教程。

    懂了,暗中撇撇嘴,这游戏也不咋地嘛,为啥自家媳妇玩得那么开心那么专注?难不成这玩意有毒?

    “老公你好了没有?我又玩了一局呢,可惜输了,被杀了二十一次,你要为我报仇,快快快,我们一起玩”王清雨又玩了一局,咬牙切齿的可爱模样催促白杨。

    晕,媳妇你要不要这么认真,一个破游戏而已。

    心中吐槽,白杨扬了扬手机说:“我好了,你快拉我”

    王清雨在手机上点了两下,用肩膀顶了白杨一下说:“老公快点确定”

    确定就确定,谁怕谁啊,进组之后,王清雨点开始,然后匹配,很快就到选英雄的地方了。

    到这里白杨不干了,看了王清雨的手机一眼说:“凭什么啊,为何我的英雄这么少?而且还好丑,媳妇你为什么那么多英雄?咦?居然全是男英雄!”

    “我玩的时间久啦,攒金币买的,不过皮肤却花了一点点小钱钱啦,难道老公你不觉得这些男英雄都很好看吗?”王清雨笑眯眯的说道。

    好吧,女孩子都只关注好看不好看,压根不管实用不实用,撇嘴嘟囔道:“还能有我帅?”

    他的号上也就寥寥几个英雄,而且还几乎是免费的,有的被选了,得,就剩下一个破亚索,就他了,点击确定。

    王者不可阻挡?什么鬼台词……

    “嘻嘻,老公你玩亚索呀?好丑哦,我玩李白,凤求凰皮肤,帅吧?”王清雨瞄了一眼白杨这边嘚瑟道。

    帅有屁用啊,笨蛋媳妇用李白估计就是个坑,要不然为毛一局下来人头没拿到几个反而被杀得哭都哭不出来?

    “快开始了,老公啊,今天我要带你装逼带你飞”游戏开始读秒,王清雨握了一下小拳头说。

    自家老公厉害是厉害了,但这游戏压根没玩过,还不得看我的?一个小萌新而已,组队匹配到的对手都是弱鸡啦……

    “老婆啊,你选的这个李白,下面一个圈,里面的数字九是什么意思?我看其他人有的没有,有的只有一和二,我的就没有”白杨瞄了一眼王清雨那边问。

    “九级会员啦,要花钱的,我光抽一个武则天就花了两千多呢,不过没用过几次”王清雨轻飘飘的回答。

    这败家娘们就是传说中的人民纸玩家吧?白杨一头黑线。

    不行,哥也不差钱,这局完了直接搞成一百级会员,那边都有人叫自家媳妇土豪了,我要是一百级会员的话直接神豪不解释!

    心里美滋滋的想,白杨压根不知道这游戏目前会员最高等级是有限制的……

    正式进入游戏,还在泉水中的时候,王清雨给自家老公这个萌新科普道:“老公啊,你这个亚索呢,要走下路,不过别去抢红爸爸,红爸爸一般给射手,我这个李白得走上路拿蓝爸爸,回蓝的,还能缩短技能冷却时间,等下你看我带你飞……”

    特怀疑的看了自家媳妇一眼,白杨想说老婆你真的懂吗?要是你真那么专业为毛战绩那么水?

    哎哟,敌方还有五秒到达战场,得出发了,好吧,听媳妇的,走下路。

    于是乎,白杨操作手机,游戏中啥皮肤都没有的亚索拎着个小盾牌屁颠屁颠的跑出去。

    边上王清雨已经全神贯注的开始玩了,压根没顾得上白杨。

    得,还是得靠自己呀,媳妇就是个坑,也不带带我。

    跑下路,过三塔,途中白杨看到有个鲁班七号在撅着屁股打红爸爸,没理会,顶着盾牌就往前冲。

    然后,刚出塔,边上的草丛中就跳出来三条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