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游轮,上面的娱乐设施堪称齐全。

    专门的运动场所不但能满足各种健身项目,甚至一些主流竞技体育项目也一应俱全,篮球场,网球场,排球场,居然还有标准的足球场你信不信?

    除此之外,能容纳千人的超大影院,顶级交响乐大厅之类的东西都有,至于其他不可描述的娱乐项目不可能没有。

    在这上面,只要你有钱,几乎能享受到皇帝般的待遇。

    和王清雨从观光台下来,经过侍者的介绍,白杨两人乘坐电梯前往娱乐场所。

    走着走着,白杨脚步微微一顿。

    “老公怎么了?”王清雨好奇问。

    摇摇头,白杨表情古怪说:“没事,貌似遇到一个有趣的家伙”

    王清雨没懂,他们在走廊上,周围没几个人,即使有也是侍者,白杨哪儿遇到了有趣的人了?

    看着王清雨疑惑的脸蛋白杨笑道:“走吧,那个人我面都没见过,也不熟,不用管,对了,清雨想玩什么?我们这次出来就是玩的”

    “那边有娱乐城耶,我们去玩海盗船好不好?”王清雨没问白杨发现了什么有趣的家伙,而是眼巴巴的看着他说。

    表情定格了一瞬间,和王清雨接触了这么久,白杨居然没看出来她还有小孩子的一面,不过既然是出来玩的,当然要满足她的童趣啦,点头道:“走吧……”

    距离白杨数百米外,隔着基层甲板,一个拥有一头披肩红色长发的英俊青年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压根没人,摇摇头对着手机说:“刚才说哪儿了?哦对,我在哪儿,我现在在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游轮上呢,既然洗手了当然要好好享受,不过狼哥我好像发现了点有趣的事情,这趟旅途有得玩了,安啦,我才不惹事儿呢,就这样,我要去玩了……”

    挂断电话,红发青年挠挠头,奇怪,刚才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明明周围鬼影子都没有一个,算了,估计是错觉,泡妞去,妹子们我来啦……

    白杨和王清雨来到娱乐城,俩人玩了一次海盗船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碰碰车,娃娃机,迷宫,鬼屋等等娱乐项目玩了个遍,跟俩小孩似的。

    最终两人痛痛快快的玩了几局老古董街机之后才走出娱乐城。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其他同学能去公园玩,每当他们在玩的时候我却在学习各种礼仪,要么就是舞蹈乐器,这次总算是圆了我一个梦想”

    离开娱乐城的时候,王清雨尽管额头冒汗,却兴致勃勃的给白杨诉说自己小时候的日子过得是多么的悲惨。

    “如果不是岳父岳母小时候对你那么严厉,我现在也娶不到你这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好老婆”白杨嘚瑟道。

    “美得你……那边有酒吧,我们过去坐坐吧”白了白杨一眼,王清雨指着前面说。

    没意见,玩了一通累了,的确需要休息。

    要了个安静的座位,王清雨点了两杯酒,高档货,说出的名字白杨居然不知道,这让他汗颜不已,世界上居然还有那么多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

    随即他又理直气壮的在心里嘀咕,我特么就知道二锅头你咬我啊……

    小声的喝酒聊天,说着说着白杨发现王清雨不在状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她在看远处一个大屏幕。

    并不是什么大片的画面,而是一些贫困地区的视频画面,灾难中人们无助而绝望,贫困地区的人瘦得跟猴子一样,还有没桌子高的小孩在干粗重的农活,其间穿插上流社会铺张浪费的画面,强烈的对比很冲击人的心灵。

    “那些人好可怜,一场疾病就能让一个家庭陷入万劫不复,一次灾难就毁了他们的所有,当有人点一大桌子菜却只吃一点点就浪费的时候,谁想过如今还有很多人饭都吃不饱……”

    看着视频画面,王清雨无比感叹道。

    白杨知道,她大概是看到那些悲惨画面激起了心底的同情心。

    然而就纳了闷了,好好的一次豪华游轮旅行为什么还会放这种片子?这不是存心给游客找不自在嘛。

    招手叫来一个服务员,白杨指着那边的屏幕问:“那是怎么回事?”

    服务员看了一眼那边,然后恭敬回答道:“先生,那是半个小时后一场慈善拍卖会的宣传片,船上的旅客都非富即贵,有人出头自发组织了一次慈善拍卖会,参与与否全凭自愿,具体我不清楚,但拍卖会最终所得都会用来成立一个基金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

    听了这样一番解释,白杨懂了,真正的有钱人都喜欢玩这种调调,时不时的搞一次慈善,反正不差钱,就当博人一笑赚点名声了。

    当然,有的人玩这种把戏纯粹是圈钱洗钱,不过这艘船上的情况,如今很多人关注,恐怕没有人敢玩那样的把戏。

    给了小费打发走服务员,白杨看着满是同情心的王清雨说:“我们也去参加这什么慈善拍卖会奉献一点心意吧”

    做慈善是好事儿,白杨没理由拒绝,哪怕只是单纯的为了让自家老婆开心。

    “嗯”王清雨点头回答。

    听到白杨的话,她一下子就开心了。

    老实说,白杨对于所谓的慈善并不怎么感冒,你要做好事儿直接就去做啊,非要搞这些名堂让人知道你花了多少钱多少钱,就不能学学人家雷锋,从来不说,只是记在小本本上……

    找人打听,白杨和王清雨直接前往慈善拍卖会现场,好家伙,人还挺多,而且显然事先有准备,各项工作做得井井有条。

    规则很简单,组织者并没有准备任何拍卖品,都是参与的人自愿贡献,什么都可以用来拍卖,反正最终的钱是拿来做慈善。

    了解了情况,王清雨看着白杨无奈道:“老公啊,我们什么都没带诶,拿什么去拍卖?”

    “你没有我有啊,既然是做好事儿,咱就拿出点好东西来”白杨眨眼道,说话的时候,翻手间白杨手中出现一物。

    想到了白杨能凭空将东西变没的本事,见他手中诡异出现东西王清雨没觉得惊奇,好奇的看着白杨手中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白杨手中拿的是一根小棍,两寸长,手指头粗细,不是圆的,一共有九个切面,一头稍小,通体翠绿,根本就是一根帝王绿翡翠小棍,就这么一小点,值老牛鼻子钱了。

    “我也不知道,上次在东瀛弄到的古董之一,翡翠的,拿出来做慈善应该够了吧”白杨摇摇头说。

    他有不是考古学家,鬼知道这玩意是什么。

    虽然只是自发性的慈善拍卖会,但很正规,珠宝古董之类的东西有专家现场鉴定估价然后好拍卖。

    当白杨拿着这小棍去鉴定的时候,专家们却不认识了,最终只是以顶级帝王绿翡翠的价值估了价,等下拍卖的话,一百万起底,至于能拍多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用来做慈善的。

    白杨无所谓,拿到个号牌带着王清雨离去。

    看到白杨离去,两个半百的所谓专家翻来覆去的看白杨贡献的翡翠小棍,这是古董啊,到底干什么用的?一头大一头小,难道是磨牙棒?用得起这种顶级帝王绿翡翠磨牙棒的那得是什么人?

    “不行,我得去请教一下师傅”其中一个吃不准,决定去弄个明白,带着白杨给的翡翠小棍去请教师傅。

    当这个专家的师傅看到翡翠小棍之后,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对前来请教的人说:“居然有这个东西,这个是……既然拍卖书都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拍卖会马上开始,改来改去麻烦,就按照正常的古董翡翠拍卖吧,这是好东西,有的是富豪舍得出钱……”

    白杨虽然离去了,但暗中还是在注意自己给的翡翠小棍的,不说其历史价值,单单是顶级帝王绿翡翠就很值钱,万一被人黑了咋办?

    所以咯,当那专家的师傅解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话白杨也听到了。

    听完,白杨脸色一变,简直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对身边的王清雨说:“媳妇我要洗手!”

    王清雨不懂白杨搞什么鬼,跟着去洗手间,白杨也不大小解,对着水龙头使劲洗手,恨不得把皮搓掉一层。

    看白杨行为诡异,王清雨忍不住问:“老公怎么了?难道是因为那根小棍才洗手的?不至于吧?”

    “至于,太至于了,老婆啊,如果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话,估计比我洗得还狠,还好你没碰”白杨咬牙切齿的说。

    “老公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王清雨好奇问。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白杨摇头。

    人就是这样,越是好奇就越是想知道,王清雨撒娇道:“老公你就给我说说嘛”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自己的手洗得够干净了,白杨擦干手,来到王清雨身边问:“老婆你确定想知道?”

    “嗯嗯”

    无语片刻,白杨在王清雨耳边小声说:“那个东西是死人用的,古代的死人嘛,死后讲究一个元气不露,所以需要封住某些地方,而那根小棍就是用来堵死人粪门的,学名无漏塞,用现在的话来说,俗称月工塞……不知道的人若是买去当磨牙棒乐子可就大了”

    听完白杨的解释,王清雨美目一瞪,目瞪口呆道:“什么月工塞,老公你居然知道这种东西,而且你还拿手碰了,三天别碰我啦……”

    就知道是这种结果……

    (PS:推荐朋友的书,《归来的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