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王清雨说:“老婆啊,这样真的好吗?”

    想死的心都有了,哪个大男人身上贴俩姨妈巾的?还一前一后,你当对称行为艺术啊,虽然有T恤阻挡,可姨妈巾就是姨妈巾,即使是超薄的也有轮廓好吧……

    “老公乖啦,这样对伤口好处很大,吸血不说还不容易感染,毕竟女孩子家都用在不可描述位置的”王清雨哄小孩一样说道。

    没有开玩笑的成分,双目中满是担忧,她知道白杨有一些奇特的本事,可她本身只是一个普通人,一道伤口前后贯穿身体,若不是见证了白杨太多神奇的手段心性已经锻炼出来,估计她早就晕过去了。

    “可是,我这样怎么出去见人啊”白杨低头纠结得要死的说道。

    胸口,黑色T恤布料下,一张姨妈巾的轮廓清晰可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姨妈大侠呢,那些个超级英雄胸口不都有一个标志么……

    “那咱们就呆在房间好了,哪儿都不去,听话啊老公”王清雨轻抚白杨胸口说,她也知道估计自家老公要是胸口顶着张姨妈巾出去估计会被人笑死。

    往床上一趟,白杨看着天花板仰天长叹道:“这都什么事儿啊……”

    “老公啊,这个伤口要怎么样才能好起来?现在疼不疼?”王清雨趴在白杨边上关切问。

    这是自家老公,要过一辈子的,受伤了还不心疼得要命啊。

    “没事的,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对我来说,这点伤口皮外伤都算不上,过段时间就好了……对了,各个娱乐场所都已经开放了吧?老婆要不要下去逛逛?”白杨说得轻描淡写,只是不让王清雨担心而已,又转移话题,免得王清雨老是纠结自己身上的伤口担心,要是再来张尿不湿自己直接跳海算了……

    眨了眨眼,王清雨也知道白杨不想让自己担心,把忧虑放在心底,看着白杨胸口姨妈巾的轮廓古怪道:“还是不去了,我就在房间陪老公啦”

    多好的媳妇啊,为了照顾自己面子居然都不出去玩了,白杨坐起来耸耸肩说道:“没事的,走,我们出去逛逛,顶张姨妈巾在胸口咋了,关别人鸟事,我就是顶条***在头上那也是时尚,作为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我注定要引领潮流……!”

    “这样真的好吗?”王清雨纠结道,换她说这句话了。

    显然,她顾忌自家老公的面子,但心底又不想错过观光这世界最豪华的游轮。

    白杨麻溜从床上爬起,拉着王清雨的手走向门口说道:“那还等什么,走走走,这会儿夕阳西下,正好去顶上的甲板观日落美景?!?br />
    抿嘴一笑,王清雨的眼睛眯得如月牙一样好看,自家老公为了让自己开心都不顾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有这样的老公,这辈子还有什么奢求?

    开门就是走廊,可以看到波澜壮阔的大海,几十米外有到顶上甲板的楼道。

    走廊上,十多米外就站着一个穿着得体制服的服务人员,看到白杨两人出门,对于王清雨的美貌没有敢多看一眼,只是微微弯腰彬彬有礼的微笑。

    能住得起游轮顶级贵宾室的人,不是这个服务人员敢得罪的。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土豪,服务员心头嘀咕,然后表情一僵,多看了白杨胸口一眼,随即立即低头一副我特么是瞎子的状态。

    憋得好难受啊,老天爷,这俩年轻人一看就是情侣,然而男的胸口贴着一张姨妈巾是玩得哪儿一出?

    “想笑就笑吧,看你憋得挺难受的,别憋出内伤,我和我媳妇闹着玩呢,开心就好,你说是吧?”

    路过服务员身边的时候,白杨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

    听到白杨的话,服务员纠结得要死,这要我怎么回答?说错话搞不好被丢到海里喂鱼都找不到地方伸冤。

    白杨没为难他,自顾自的拉着王清雨走了。

    他俩离去后服务员大大的松了口气,当服务员好危险啊,但服务这艘游轮顶级贵宾工资很高的,我该怎么办,我也很茫然啊……

    顺着楼道上去,游轮顶部是一个有着上万平方的观光台,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游轮,这个观光台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中间是一个很美的水池,有各种漂亮的观赏鱼在清澈的水里游弋,周围有酒吧,有咖啡厅,还有侍者穿梭随时服务,让人能来到这里的人无时无刻都能得到宾至如归的服务。

    这样的观光台游轮上有十多个,大小不一,设施和服务也不一样。

    无疑,白杨带着王清雨来的这个观光台是游轮上最好最大的,只有手持顶级贵宾票才有资格来这里。

    当白杨带着王清雨踏上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有数百人了,有的在三三两两的喝酒聊天,有的在咖啡厅优雅的谈笑风生把妹,有的在边缘欣赏天边落日……

    男的每一个都衣冠楚楚,一看就身价不菲,在金钱的装扮下每一个看上去都很有魅力,女的基本上就没有丑的,或是俏皮或是清纯或是妩媚或是火辣,总之赚足了男人的眼球。

    当然咯,这可是目前世界上最豪华的游轮,虽说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都心照不宣,可能登上这里的都有头有脸,不可能出现酒吧公牛发情一样把妹的画面。

    毕竟都是药店碧莲的……

    白杨和王清雨的到来就有点扎眼了,无他,一个个衣冠楚楚唯独混入了白杨这么个沙滩裤人字拖的奇怪家伙,想不引起关注都不可能。

    多看了白杨一眼,然后一个个都一脸目瞪狗呆,哥们你玩什么呢,衣服下面是姨妈巾?现在流行这种非主流装扮了吗?

    没有理会别人的眼神,白杨从侍者托盘中端了两个杯子,一杯红酒一杯果汁,红酒自己拿着,果汁递给王清雨说:“老婆我们去那边看日落”

    “老公,我们还是回房间吧”王清雨微微低头说。

    虽然没有人表现出来,但王清雨却能感觉到,很多人看自家老公眼神中都隐含嘲笑,他不想白杨继续丢脸。

    “别多想,自己开心就好,人是活给自己看的,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白杨无所谓的搂着王清雨的腰肢摇摇头道。

    如果一个人时时刻刻都活在别人的看法中,那还过不过日子了?

    “嗯”王清雨点头,也不再纠结了。

    自家老公的本事,你们这帮人,纵然有亿万家财又算的了什么?有什么资格嘲笑我老公?

    放下心事,王清雨和白杨来到观光台边缘,看着天边慢慢落入海面的夕阳近乎陶醉道:“好美”

    王清雨本身就很美,此时沐浴在夕阳下,身上好似在发光,白杨从后面搂着她的腰肢,脑袋搁在王清雨肩膀上深吸口气说:“老婆你才漂亮,胜过世间一切美景!”

    “没有啦”王清雨微微低头,看着小腹上白杨的双手,很幸福,人生,有自己喜欢的人陪伴,看花开花谢日出日落,真好。

    “真的,你没看周围好多男的看着我都嫉妒得双目差点喷火了么”白杨信誓旦旦道,才不承认他们是在仔细观察自己衣服下的姨妈巾轮廓。

    他们是嫉妒,对,一定是这样!

    话说为毛没有自以为是的家伙跑来想要勾搭自家老婆从而被自己踩得鼻青脸肿???为毛自己几乎就没有遇到过这种狗血的桥段呢?这种平平淡淡的小温馨会有很多人觉得我很‘水’啊……

    王清雨自然是不知道白杨心中不靠谱的乱七八糟想法,此时眯着眼睛说:“老公啊,你说,我们此时的样子,是不是很像铁达尼号里面的男女主角站在船头的画面?”

    “是很像呢”白杨点头,才不会说杰克肉丝他们的结局是悲剧而我和你已经修成正果这种煞风景的话。

    “可惜哦,夕阳已经全部落入海平面了”王清雨有点小纠结道。

    “这样的景色明天还有,后天依然会有,以后经常有,老婆喜欢的话,我一直陪你看,看到你腻为止”白杨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觉得最美好的情话。

    然而却换来王清雨脑袋轻轻顶了一下他的下巴无语回答:“世间美景无数,哪儿看得完,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好吧,白杨还能说什么呢?

    天边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后,黑暗的天幕笼罩世间,漆黑的苍穹繁星点点,观光台上不知何处响起了优美的钢琴声,吹着晚风,倒是别有一翻宁静的味道。

    安静的待了片刻,直到一首琴曲终了,白杨才说道:“老婆啊,起风了,晚上冷,我们下去吧,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

    “嗯”王清雨点头,自然是对白杨千依百顺。

    白杨带着王清雨离去,自始至终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

    人生哪儿来那么戏剧化,大多时候都是平平淡淡的,走到哪儿都要出点狗血事情的人,那绝逼是天生自带仇恨外加嘲讽光环,那种不是踩人就是在踩人路上的日子虽然精彩刺激,但那种日子还特么怎么过?烦都能烦死人,一两次还好,发生得多了是个人都会骂娘,招谁惹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