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发着红包进入私家菜馆,然后……

    然后白杨想死!

    王清雨家亲戚加上王清雨本身的要好闺蜜朋友,林林总总一百多号人,白杨自己这边也来了几十号亲戚,大伯二伯舅舅舅妈老表七大姑八大姨……

    和王清雨游走在人群中,挨个介绍打招呼。

    订婚嘛,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双方亲戚得认识认识,一个寒暄两句,一两百号人下来就是三四个小时,这个夸小伙子不错,那个夸王清雨漂亮温柔,气氛很欢快热闹。

    然而一圈下来白杨简直生无可恋。

    从来没感觉到会有这么多亲戚啊,都哪儿跑出来的?

    身心疲惫的白杨借口上洗手间,独自一个人跑到后院蹲墙角抽烟。

    “订个婚,这才多久,为毛觉得比和桃花真君斗智斗勇一场还累?这要是到了结婚那天还得了……”

    嘴里嘀嘀咕咕,吞云吐雾一根烟抽完,不行,回去这个亲戚拉过去说两句那个亲戚说两句还不累死,再来一根磨蹭点时间。

    有俩服务员路过,白杨掏出红包挨个发,也不说理由,整得人家服务员以为他不是好人,好说歹说人家才手下。

    难得安静下来,电话嘟嘟嘟的响起。

    宋一道打来的,好哥们,得打屁两句。

    接通后那边宋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说道:“老白啊,你今天订婚是吧?恭喜了,我这走马上任没多久,抽不开身就不过去祝贺了,乘着还有最后的单身时间好好享受吧,嘿嘿,等你结婚那天我要当伴郎,到时候给你送份大礼……”

    切,搞得你很有经验似的,白杨撇嘴,没在这件事情上多说,毕竟宋一道那家伙结婚发生的事情是个人都受不了,怕勾起他伤心的回忆。

    短暂的沟通中得知,宋一道那家伙跑穷乡僻壤的地方去当镇长了,说出来你不信,当今社会,居然还有人吃不上饭穿不上衣,穷得叮当响,丫一心要干出政绩让那边摆脱贫穷,需要兄弟支持,白杨你来这边办个厂子呗……

    哪儿有功夫和你墨迹,一句话好好干打发挂断电话。

    电话还没放兜里,结果又有人打来了,一看,哟呵,是苏溪水那妞。

    “恭喜呀白杨,抱的美人归,王清雨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哦,爽不死你……我这边有个任务,没法去祝贺了,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把你灌趴下”苏溪水在那边哈哈大笑道,一如既往的彪悍。

    嘿,这妞情绪不对,白杨好奇问:“你出任务还能喝酒?我隔着电话都能闻着你一身酒气”

    “酒壮怂人胆,要你管”那边苏溪水一句话怼过来就挂了电话。

    拿着电话白杨挠头不已,这妞有毛病吧?

    凡事有了开头就没完没了,电话短信一个接着一个,都是祝贺的,还不能无视,得,就当打发时间了。

    不得了,到后面全是大佬,就连华夏‘大老板’都亲自打电话来恭喜了两句,荣耀啊,谁家订个婚还能得到大老板祝贺的?

    一通下来,总算消停了,结果俩小时就这样没了,一看天色,太阳都到头顶了。

    大夏天的,白杨穿得又多,差点没热死,还得忍着,憋屈啊,早知道这么麻烦就该带着王清雨私奔……

    服务员跑来找白杨了,说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要不要这么不靠谱,又不是拜天地。

    好吧,老一辈都讲究这个,麻溜跑去大厅。

    七大姑八大姨两百多号人,摆了几十桌,众人笑眯眯的眼神中,白杨来到了最主要的那一桌边上。

    “小白呀,你和清雨的婚书都签好了,生辰八字无比吻合,简直天作之合,婚期已经定下,就今年国庆,普天同庆的日子”看到白杨过来,甄国萍笑眯眯的说道。

    生辰八字什么的白杨是不信的,不过这个时候谁要是敢说不合适估计要被活剐……

    这事儿算是就这么定下了,白杨觉得特神奇,这就算正式在公共场合摆脱单身狗的命运了?

    挠挠头,白杨反应过来,麻溜掏出戒指递给边上脸蛋通红的王清雨说:“清雨,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啦”

    嘴里说着,白杨拉过王清雨的手,将戒指给她戴在了无名指上。

    “嗯”王清雨轻轻点头,亲手把另一枚戒指给白杨带上。

    这样一来,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两人关系正式确定了,哪怕过程看上去不那么靠谱。

    订婚了就可以去民政局拿结婚证,婚礼只是仪式而已。

    周围双方的亲朋好友笑眯眯的看着,这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新人敬茶”

    私家菜馆年过半百的老板充当不专业的司仪来了这么一句,边上有服务员端来了茶杯。

    这也是必要的程序,不能省。

    在这里,王清雨的爷爷辈分最高,得先给他敬茶,白杨双手端茶,恭恭敬敬的跪下奉上说:“爷爷请喝茶”

    “好,好,好孩子”王爷爷老怀大慰,笑得合不拢嘴,接过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白杨说:“好孩子,清雨以后就交给你了,好好对她”

    “谢谢爷爷”白杨接过红包挠挠头道。

    红包里面是一张支票,王清雨家是当官的,也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多钱,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支票……

    然后王清雨给白杨父母敬茶。

    “爸,妈,请喝茶”王清雨跪下敬茶,爸妈喊得很真诚。

    “哎,好孩子,来,拿着,以后我家小白要是欺负你你找我,看我不扒了他的皮”甄国萍开心的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递给王清雨一个红包无比霸气的说。

    “清雨,我家小白简直就跟长不大一样,以后你要多管管”这是白建军说的。

    白杨无语,我都多大的人了,老爹你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新人敬茶,发红包,双方家庭都不差这点,形式问题。

    然后轮到给王清雨的父母敬茶,又收获了红包,啧,再订两次婚就发了……额,想什么呢……

    “亲家翁……”

    “亲家母……”

    双方父母在敬茶完毕之后相视称呼,然后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双方的眼圈都有点红,孩子长大了,也成家了,养了几十年的子女组成家庭,以后要自力更生了。

    那种父母以后不能庇护孩子的情绪在此时无限放大,内心很感慨。

    “你们这是怎么了,今天是两个娃娃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来,喝酒吃菜……”王爷爷开口道,尽管他眼圈也有点红,却压下了心中的情绪。

    从此之后,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家庭就是一家人了。

    吃吃喝喝忙活到下午,高兴的时刻总要过去,曲终人散,亲朋好友相继离去。

    “小白呀,以后我家清雨就交给你了,这孩子没吃过苦,娇生惯养的,你可不能惯着她,该管就管,不能由着她来”王清雨的母亲拉着白杨的手郑重其事的交代。

    “妈,你放心吧,以后我不会让清雨吃一点苦头”白杨拍胸脯保证。

    “这段时间,你们出去走走,其他什么都别管,培养下感情,不准欺负我女儿,要不然我揍你”这是王清雨的父亲在对白杨进行警告教育。

    “我哪儿敢啊”白杨挠头。

    话是这么说,只不过是父母在对自己闺女成为别人的不舍之情而已。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的空间了,小白呀,既然已经定下了,抽个时间带上户口本去把结婚证领了,这么好的媳妇得抓紧”白建军拍着白杨的肩膀说。

    “必须的”白杨拉着王清雨拍胸脯保证。

    甄国萍悄悄咪咪的拉着白杨到一边说:“小白呀,抓紧点,我和你老爸等着抱孙子呢,臭小子,那么好的女孩便宜你了……”

    说着说着,甄国萍没好气的在白杨后脑勺抽了一巴掌。

    我……

    白杨无语,好好的打我干嘛?

    等到人都走光了,私家菜馆门口就剩下白杨和王清雨。

    “媳妇,长辈们都不管我们了,接下来我们干嘛?”白杨挠挠头问身边的王清雨。

    “你做主咯,嫁鸡随鸡”王清雨低头不好意思的说。

    啧,这傻媳妇。

    眼珠子一转,白杨兴致勃勃的问王清雨:“对了媳妇,你得了多少红包?”

    “不知道耶,我没拆开看”王清雨眨眼说,心道爹妈说得没错,自家老公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第一时间惦记红包的事情。

    “快看看,以后这就是咱夫妻俩的共同财产了”白杨急不可耐道。

    王清雨抿嘴一笑,俩人回到白杨的车上,兴致勃勃的开始看红包,长辈们或多或少的都给了,一大堆。

    挨个拆开,用手机上的计算机加,最后得到总数,不得了,订个婚受到的红包加起来有三千多万!其中白杨父母就恭喜了近两千万……

    “这是要发呀”白杨怪叫。

    “你是不是还想订个婚收红包发财?”王清雨瞪叉腰看着白杨质问。

    看看,关系确定后,王清雨作为媳妇的彪悍一面就展现出来了,捍卫自己的领土。

    “哪儿能啊,来来来,媳妇你把红包都收起,以后咱家财产就给你掌管了,不过零花钱你可不能亏待我啊,没零花钱很可怜的”白杨很狗腿的把红包全部塞给王清雨。

    如此郑重其事的交代零花钱的事情,是也白杨也不知道在哪儿看到过一个梗,说有个男的结婚几十年,见过最大面值的钞票也就一块的……心酸啊……

    噗嗤一笑,王清雨靠在白杨肩头上幽幽说道:“老公啊,未来的人生,我们就凑合着过日子了”

    心头一颤,白杨点点头搂着王清雨说:“老婆,谢谢你,把未来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