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初升,映得海天如火烧,分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

    站在窗边,看着远方海面朝阳初升的美景,白杨一时之间思绪万千,心情很复杂,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平静。

    两个世界,两种不同的生活,两段不同人生,来回穿梭,时间久了,他有些恍惚,甚至很多时候在想,到底哪边才是真实。

    “果然,经历得多了,想法就多了,烦恼也就更多了,好怀念当初混吃等死的日子,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无忧无虑,可惜,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喃喃叹息,经历过了,就有了牵挂,有了念想,不是一句话就能撇清的。

    胸口隐隐作痛,白杨轻咳两声,脸色苍白,伸手一捂胸口,抬手之后,鲜血已经染红了手掌。

    之前分心,蓝欣一剑贯穿他身躯残留的剑气没有压制住,再度让伤口撕裂了。

    “蓝兄,你或许更痛苦吧,相比起来,我身上的伤也算不得什么了……”

    摇摇头,白杨自嘲一声,人啊,就不能多想,想多了烦恼也就多了。

    进入洗手间,脱下破破烂烂的长袍,一把火烧成飞灰,花洒水流倾泻冲刷身躯,洗去一身风尘。

    只是,胸口一道巴掌长的伤口无论如何也没法完全愈合,血丝不停渗出。

    若只是一般的伤口,对于白杨的体质来说无伤大雅,哪怕伤到了肺部也能很快愈合,可这不是普通的伤口,有剑气残留,驱除不了,只有强大的生机才能让身体机能自动将其排除,当然,无上强者能帮他驱除,只是去哪儿找?

    龙元就能给白杨带来强大的生机,奈何他身上没带,需要回到葫芦山谷去才行。

    只是,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从桃山郡回葫芦山谷得异界的两天时间,来不及了,没关系,还忍得住。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哪怕地球这边已经进入了盛夏,天气炎热,但白杨洗漱完毕后,依旧穿上了正式的衣服。

    私人订制西服一套,外套,衬衫,领带,皮带,西裤,袜子皮靴,这一套下来,没个百十万根本拿不下。

    一块价值数百万的百达翡翠腕表带上,白杨站在镜子前整理仪容,从今天之后,在地球这边,自己再不是孤身一人。

    订婚,并非结婚,没有那么多仪式,也没有那么隆重,但也不能马虎,需要双方主要亲戚见证,白杨没经历过,不懂,好在父母操持,不用他操心,到时候让干嘛就干嘛就可以了。

    如今社会不比古代,很多繁文缛节都已经简化,什么生辰八字闻名纳吉三媒六牌的能省的都省了,简单得很。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电话铃声响起,白杨笑了笑,是王清雨给他重新设置的。

    拿起来一看,是自家老妈打来的,接通后,白杨一个妈字出口,再说不出话来,声音有些哽咽。

    不管自己经历多么精彩刺激,不管自己是不是能一言决定无数人的生死,在父母面前,自己只是孩子。

    老爹老妈操劳一辈子,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小时候一点小病都能让他们紧张得几天几夜睡不着,摔着碰着一点点让他们心疼得受不了,为了自己学习,他们不知道操了多少心……

    如今,自己长大了,要订婚了,要成家了,想想,从父母怀上自己,直到如今自己长大,其中父母经历了多少艰辛?父母真的不容易,真的真的很不容易……

    “小白你没事吧?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没事的,给妈说”那边甄国萍听出白杨的语气不对,第一时间关切问。

    看看,这就是父母,永远将自己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妈,我没事,只是今天不是要订婚了妈,有点感慨”白杨吸了吸鼻子笑道。

    “你这孩子,妈还以为你受了什么委屈,高兴的事情非要搞得紧张兮兮……好了,小白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听到白杨说没事,甄国萍没好气道。

    “妈,我在海边别墅的”白杨回答,心中暖暖的。

    有父母在,无论何时,无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在他们眼中,自己永远都只是个小孩子。

    “嗯,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只是订婚,就没有弄那么隆重,只请了清雨那边的主要亲戚做个见证,还有我们这边的,忙得很,现在就得过去了,张家大院,一个私家菜馆,地址是……”甄国萍在那边絮絮叨叨的说。

    儿子订婚,对于父母来说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到。

    现在的年轻人哦,屁事不懂,就知道什么你爱我我爱他的,一点都不明白礼仪问题。

    “好的,妈,我马上过去”白杨笑着回答。

    以往母亲如此絮絮叨叨他早就不耐烦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要订婚了,或许从今往后自己就真正的‘长大了’,父母的絮絮叨叨总是听不够。

    “快点过去,别让长辈等,对了,记得打电话给清雨,一起过去,今天你们俩小人儿是主角”甄国萍在那边笑道。

    不知为何,白杨从甄国萍轻松的语气中听出了丝丝感叹。

    或许,每一个父母看到孩子长大都会有这样的感叹,孩子长大了,自己做主了,不需要父母操持一切了……

    挂断电话,白杨坐在窗边抽了跟烟,笑了笑,给王清雨打了电话过去。

    “杨杨?”电话第一时间接通,那边王清雨开口,声音中居然带着害羞。

    “清雨,你在哪儿?”

    “我在家呢,我爸妈他们都已经先过去了”

    “我过去接你”

    挂断电话,白杨看了看时间,这才早上八点啊,老人家要不要这么忙,又不会跑了……

    翻手间,一枚拳头大小的翠绿宝石出现在白杨手中。

    宝石晶莹剔透,隐约间好似在发光,这是从葫芦山谷孕育龙元的那一整块上弄下来的,比所谓的钻石翡翠蓝宝石之类的珍贵无数倍。

    白杨取出一柄银色飞剑,细心雕琢这块宝石。

    不久后,一大一小两枚戒指弄好,情侣款,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雕饰,就两个圆圈,等到订婚的时候,他和王清雨一人一枚。

    做完这些,白杨出门,开着布加迪去接王清雨,走到半道,白杨看到一家杂货店,想了想下车买了点东西,又去银行取了些钱,这才去王清雨家。

    来到王清雨家的别墅区,白杨开车进去的时候,递给了开门的门卫一个红包。

    看着驱车离去的白杨,门卫大哥挠挠头,打开红包后握草一声,足足六千六百块,这是干嘛?救济穷人?

    白杨今天订婚,大喜的日子,不差钱,六千六百块的红包他准备了很多,决定大发特发,图个高兴。

    一路来到王清雨家门口,保安,保洁等等,白杨发出去了红包几十个,弄得人家一脸懵逼,他又不说为什么,七上八下的……

    来到王清雨家门口,白杨整理了下西装,捧着一捧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门开了,是王清雨家的保姆,对方笑眯眯的喊了一声白少爷,还没有正式订婚,不能叫姑爷,明天就可以了。

    “王妈,我来接清雨”白杨笑道,顺手递过去一个红包,八千八百块的红包。

    王妈笑眯眯的接过,一对新人的红包,拿得心安理得。

    捧着玫瑰来到客厅,王清雨已经等在这里了。

    王清雨显然精心打扮过的,画了淡妆,一身白色礼服,将她优美的身姿承托得淋漓尽致,优雅淡然,宛如一株白莲花。

    “媳妇你今天好美”白杨走过去,将玫瑰花递上。

    脸蛋一红,王清雨接过玫瑰花闻了闻小声道:“谁是你媳妇了……”

    彬彬有礼的一伸手,白杨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孩子他老妈,不是我媳妇是啥,走吧,别让老人家久等了”

    “嗯”王清雨点头,把玫瑰花放在茶几上,将手递给白杨,两人相伴出门。

    王妈看着离去的两人,抹了抹眼泪自语道:“当年的小不点长大了,一晃眼都已经订婚快嫁人了,小伙子不错,是个好归宿……”

    两人上车,白杨驱车前往目的地。

    车上,王清雨有点手足无措,白杨愕然问:“清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摇摇头,王清雨抿着嘴唇说:“没有啦,杨杨,我只是,有点紧张……”

    额……

    白杨挠挠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紧张了”

    噗嗤……

    两人相视一笑,气氛一下子轻松不少。

    第一次订婚嘛,没经验,以后关系就算是定下来了,不紧张才怪,和身份本事无关,纯粹是心理作祟。

    ‘张家大院’是一家私家菜馆,规模不小,传说祖上是宫廷御厨,不知道是真是假,想来这里吃饭还得提前俩月预定,一般人还定都定不到,不过今天却被包下了。

    来到这里,和王清雨下车后,白杨就开始发红包,是个人就发,今天哥订婚,高兴。

    跟着服务员走,白杨小声对王清雨说:“不是说今天这里被包下了吗?怎么还这么多车?得有几十辆了”

    停车场不小,几十辆车有好的有便宜的,白杨没懂。

    “我家亲戚比较多啦”王清雨眨眼道。

    好吧,白杨估计今天得累死,不是身躯上的累,而是心累……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