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白杨的话,单秋林有一种自己听错的感觉。

    越阶杀敌对他来说也只是等闲,虽然不敢说自己同阶无敌,但在武士这个层次,全天下他自问能打过他的不多。

    可饶是这样,他也没有丝毫把握能杀掉桃花真君,不被人家一指头灭掉就算好的了,猛然听到白杨一副杀死桃花真君如屠狗的语气怎么能让他相信?

    “老白你确定不是在说笑?”单秋林一副怀疑的语气问。

    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白杨懒得回答,看向桃花真君他们交战的方向,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扣上了一个小小的物件。

    那边桃花真君三人已经打到了白热化。

    三大强者,无一不是霸绝一方的无上存在,方圆数千米之内仿若化为混沌,各种光芒闪烁看不清内部清洗,恐怖余波横扫周围,天地都快被打崩塌了。

    “桃花真君,布下大阵坑杀数千万人,死有余辜,那个紫衣女子,能修行到大宗师之境,手上必定沾满了血腥,弄死她绝逼不会冤枉,至于那个什么虫老,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干掉不会有丝毫心理障碍……”

    看着那个方向,白杨嘴里嘀嘀咕咕。

    此时白杨心情很不好,受伤还是其次,死不了就行,主要是蓝欣的事情,好端端的一个哥们,如今变得人比人鬼不鬼,心里堵得慌,白杨需要发泄心中的怒气。

    正好,三个强者撞枪口上了,活该倒霉。

    “你不会是要把他们三个一起杀了吧?虽说你那十绝暗光剑旗若是困住他们的话有可能做到,可是他们虽然在战斗,但必定警惕周围,老白你没机会的”单秋林说道,隐晦的劝白杨放弃。

    “我很忙的,所以早点搞定好忙其他事情去”白杨平静道。

    嘴里说着话,白杨抬手对准了混战的三人方向。

    在他手中拿着一枚玉佩,半个巴掌大小,晶莹剔透,将这枚玉佩对着大战的三人方向,精神力涌入玉佩之中,以一种独特的波动激活。

    下一刻,白杨手中那一枚玉佩,一道金色的光芒飞射而出,刹那间出现在三大强者战斗上空消失不见。

    白杨眨眼,心道这玩意过期了不成?

    “是谁在暗算我等!”

    还不等白杨搞明白什么,交战之处传来了桃花真君无与伦比的惊怒声。

    嗡……

    天地一阵嗡鸣,传遍九天十地,在桃花真君他们上空,天穹扭曲,直径十里的区域变得黑麻麻一片,好似化作黑洞吞噬一切。

    下一刻,那恐怖的漆黑区域,一只恐怖的金色大手探出,金光澎湃,好似一轮金色骄阳降临,方圆百里弥漫在金光中,没有人能睁开眼睛。

    一股霸绝世间的气息弥漫,方圆千里,万物惊悚,一股源自生命本能的恐惧弥漫身心。

    金色大手盖下,虚空都要被打坍塌,桃花真君三人交战的地方瞬间崩碎。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有人拼命睁大眼睛看着那个方向,依稀间看到,大手盖下,桃花真君三人无法动弹,身躯如瓷器一样片片破碎,瞬间消失在天地之间。

    轰……

    那恐怖的金色大手总算是落在了地上,大地颤抖,一道道恐怖的裂缝传遍八方,百里之外的人都站立不稳跌落地上瑟瑟发抖。

    那是什么?

    十分钟后,一切平息下来,之前桃花真君三人交战的地方,一个长达十里的掌印出现在地上,桃花真君三人连一根毛都没有留下!

    “有点像如来神掌”白杨吞了口口水,一脸呆滞的喃喃自语。

    单秋林浑身一抖,惊悚道:“三大强者的气息消失了,死得不能再死,之前那股气息,是人王之境的强者气息,怎么会?有人王之境的强者将他们三人灭了?”

    一尊人王之境的无上强者降临了,根本不可能,可是那股气息不会错,见鬼了……

    “所以,那三个家伙死了,你管他是不是人王出手”白杨再度吞了口口水说道。

    在说话的时候,白杨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玉佩收了起来,还能用两次呢……

    “老白,到底怎么回事?”单秋林问。

    “你猜”白杨丢下这样两个字,腾身飞向了那边大地上恐怖手印的中心。

    白杨才不会告诉单秋林,当初陈永发送给自己的东西总算是能派上用场了,效果没得说,牛逼不解释。

    当初从迷河林出来,人王之境的陈永发送白杨他们到了戈多村,离去的时候陈永发送给了白杨三枚玉佩,封印着陈永发的手段,每一枚玉佩能用三次。

    这次是白杨第一次使用,效果吓得他差点尿崩。

    这只是陈永发封印在玉佩中的手段而已,还不是他亲自出手,居然就恐怖如斯,白杨无法想象若是陈永发真正亲自出手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人王之境,陈王朝数以千亿记的人口中都没有几个,太恐怖了……

    曾经的桃山郡没有了,在桃花真君布下的万劫桃花大阵下化作飞灰,无尽生灵几乎死伤殆尽。

    此时,原来的桃府之处,地上只有一个可怕的手掌印,之前那股可怕的气息依旧没有散去,方圆数百里,还活着的生灵浑身颤抖,动都不敢动一下,那股气息太可怕了。

    来到那个庞大的手掌印之处,白杨到处翻找,找了半天,颓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什么都没有了,在那一巴掌之下,一切都泯灭了……”白杨仰头长叹,心头很不是滋味。

    桃花真君死了,那个紫衣中年女人和虫老也挂了,他们身上的宝物消失无踪不说,就连桃花真君好不容易快要孕育出来的神奇桃子都木有了。

    那一巴掌,泯灭了一切!

    “到头来一场空,恐怕桃花真君也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不过也好,死了那么多人,总是需要有人付出代价的,而且,那个桃子毁灭了也好,毕竟是数千万人的生命催生出来的,若是吃了和吃人有什么区别……”单秋林来到白杨身边说道,一副看淡一切的语气。

    “可惜了啊,桃花真君的那座宝塔,连碎片都没有留下,其他两人就更别说了,还有那颗桃树,桃子毁了也就毁了,连一根树根都没有留下,想重新栽种都不可能……”白杨往地上一躺无奈道。

    一切都没了,在那一巴掌之下,什么都没了……

    “有人来了”单秋林站在白杨身边,持??聪蛟洞λ档?。

    已经过去了一会儿,外围有人向着这边赶来想要搞个究竟。

    白杨抬头一看,玉飞凤古奇峰他们飞速赶来,陈彩悦君念生也从另一个方向回来,甚至还看到了凌骄那货……

    想了想,白杨伸手捂住鲜血淋漓的胸口说:“老单,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其实主要是找地方疗伤,你在这儿等我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回山谷去……”

    很不负责的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的身影闪烁凭空消失。

    单秋林身躯一顿,微微偏头认真感应周围,没有了白杨一丝一毫的气息。

    哪儿去了?

    哪儿去了,白杨当然是很不负责的跑路回地球去了,根据时间判断,地球那边已经天亮,而今天则是他和王清雨订婚的日子,此间事了,他当然第一时间回去。

    白杨跑了,独留单秋林在这儿,不久后古奇峰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来到了这里。

    一脸惊恐的看了看大地上的可怕掌印,又一个个的看向了单秋林。

    古奇峰见过单秋林,此时看着他吞了口口水说:“单兄,这……是怎么回事?”

    学这白杨的样子耸耸肩,单秋林说道:“不知道,那股气息你们也感觉到了吧?估计是某个人王之境的强者路过此地,看不惯这里生灵涂炭,所以随手一巴掌将桃花真君他们灭了”

    一个个听了单秋林的话表情抽搐,大哥,说这样的话你自己信吗?哪个人王强者吃多了没事管这样的屁事儿?

    陈彩悦没多问,作为陈王朝九公主,她大伯陈永发就是人王之境的强者,当然知道那个层次的可怕,左顾右盼后问单秋林:“单公子,白公子呢?你们应该在一起的才对,他不会是……”

    “他说他肚子疼要拉几天粑粑……”单秋林损了白杨一句。

    如果白杨在的话,听到这句话估计得掐死单秋林,你拉粑粑才拉几天,肠子都给你拉出来……

    “之前白兄也在?原本我还有一件喜事想和他分享呢”凌骄左顾右盼后有些失望的说道。

    自己好不容易快拿下一个妹子了,可惜没人分享,这不憋得慌么。

    凌骄边上的陆羽曦掐他腰间软肉,凌骄一点都不懂女孩子心思,皮糙肉厚的他屁事没有,疑惑的问陆羽曦:“媳妇你干嘛?”

    “笨死你算了”陆羽曦气得咬牙,怎么就遇到这么个木头?这辈子怎么活啊,一点情趣都没有……

    桃山郡原本风起云涌,四方强者汇聚,却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收场,留下种种传说给后人流传。

    白杨很干脆的跑路了,才不管这个地方变成什么鬼样子。

    闪身回到地球这边,白杨出现在他位于魔都花了二十亿购买的海边别墅之中。

    站在卧室窗边,远处波浪起伏的大海边缘一轮红日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