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秋林一步一步走向蓝欣,周围狂风呼啸,一个恐怖的圆在他周围旋转,那个圆由无数扭曲的剑气组成,内部死寂一片,宛如黑洞吞噬一切。

    漫天血色剑光靠近单秋林,莫不被那个可怕的圆吞噬泯灭。

    “杀!”

    煞气升腾的蓝欣,红色长裙咧咧作响,杀意滔天,或许是感觉到那凌厉的剑气奈何不了单秋林,如杀神般怒吼一声,仗剑向着单秋林冲杀过去。

    近身搏杀,最是危险,稍不注意就会身死道消。

    蓝欣一剑刺向单秋林心口,血色长剑妖异剑芒吞吐,杀意滔天,直指要害之处。

    单秋林看不到,对于剑道他有自己的理解,面对这绝杀一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他周围那黑洞般的‘剑?!了覆欢?,手中木剑抬起,轻飘飘点在了蓝欣妖异长剑剑脊之上。

    嗡……

    血色长剑被荡开,一抹剑光冲出,地面被撕开一道长达百米的裂缝。

    两人战做一团,蓝欣每一次挥剑都煞气冲霄,剑芒吞吐,破坏力惊人。

    单秋林动作慢腾腾,手中木剑没有凌厉锋芒闪现,可每一次挥剑都能恰好挡开蓝欣的长剑。

    看似谁也奈何不了谁,可白杨在远处却是看得真切,单秋林明显占据上风,与其说和蓝欣在厮杀,还不如说他在磨炼自己的剑道。

    他的动作越来越少,越来越慢,没有多余的动作,每一次都能恰好击在蓝欣挥剑的薄弱之处,那种挥洒写意的姿态,居然具有了一种别样的美感,浑然天成,一副大宗师气度油然而生。

    “见鬼了,老单这家伙妖孽啊,这种可怕的提升速度……”白杨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曾经的单秋林,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师之境武者,经历了他小师妹的事情,新路历程之后,变化太大了,到如今,莫名的给人一种‘已经无法阻止他了’的感觉。

    杀杀杀……

    两人身影闪烁,蓝欣杀气冲天,杀意越来越强烈,杀气升腾,凌厉剑光纵横,让人观之胆寒。

    单秋林越发的挥洒写意,一柄木剑在手,如同一幅优美的画卷。

    一个凌厉无双杀气滔天,一个挥洒写意浑然天成,古怪的对比画面看得白杨想吐血。

    他们如此战斗了一个多小时,单秋林后退一步,好似没有必要了一般,手中木剑向着蓝欣一点。

    嗡……

    蓝欣周围,漫天无形剑气游走,搅乱四周环境崩碎,形成一个恐怖的剑气旋涡将其笼罩!

    蓝欣动作一缓,身上煞气崩塌,杀气荡然无存,持剑而立站在剑气旋涡中,身躯颤抖,脸色苍白的她微微闭上眼睛,嘴角有一丝鲜血流出。

    “怎么了?”白杨脸色一变立即赶过来。

    蓝欣身上没有煞气了,貌似变成了正常人,可看上去却受伤了,白杨很紧张。

    伸手一抬,单秋林手中木剑拦住白杨靠近蓝欣说道:“她没事,我暂时压制住了她剑道中的煞气,不过依旧很危险,别过去”

    这也行?你们武者什么时候也变得神神道道的了?

    心头古怪,白杨点点头,看向蓝欣试探性的问:“蓝兄?”

    一身红衣的蓝欣身躯在轻微颤抖,手中的妖异长剑在嗡鸣,她好像很痛苦,颤抖着张开眼睛,看向白杨。

    那双眼睛显得很痛苦,像是在挣扎,血色光芒明灭不定。

    “白兄……”蓝欣看向白杨,很痛苦的开口,她在挣扎压制着什么,两个字说得艰难无比。

    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白杨看着她说:“蓝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没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要她没事了就好,对于这个世界没有太多归属感的白杨来说,死再多人在蓝欣手中关他鸟事。

    浑身颤抖,蓝欣看着白杨表情扭曲说:“白兄,杀了我,求你,快杀了我!”

    “说什么疯话呢”白杨脸色一变。

    双目流泪,蓝欣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一下子变得痛苦,双目中闪烁妖异的红光,她无比痛苦的看着白杨说:“白兄,求求你杀了我,我控制不住自己,快杀了我,求你!”

    “会好起来的!”白杨咬牙说道,下意识向前一步。

    单秋林身躯微动,忍了下来。

    “白兄,我控制不住自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戮,当初离开后,我想尽办法杀了很多血莲教的人,几乎迷失自己,我知道自己那样下去必定会陷入杀戮之中,所以选择终结自己生命,跳下悬崖……我没死,天意弄人,这把剑自己飞到了我手中……血剑门传承……杀戮剑典出现在我脑海,以杀练剑,我控制不住自己,最后迷失……杀了我,杀了我,求你!”蓝欣无比痛苦的看着白杨断断续续道。

    白杨有些转不过弯来,貌似蓝欣的遭遇太神奇了,跳崖之后捡到宝?老套路了吧?血剑门,什么鬼?

    “老白,我只能暂时压制她心中的杀意,如她所说,她的思维已经被杀戮充斥,杀了她是最好的结局,要不然,最终会生灵涂炭,我有一种预感,除非她将这门剑法修炼到大圆满,但那需要无尽鲜血去喂养,需要杀戮无尽生命,物极必反才能摆脱杀戮”单秋林在边上开口道。

    杀了她白杨下不去手,皱眉问:“大概要杀多少人才能修炼到大圆满?”

    “不知道,陈王朝这样的国家,估计屠他十个八个的就差不多了吧……”单秋林想了想回答。

    “……”

    白杨无语,这特么得屠杀多少人才能修炼成那什么邪门剑法,陈王朝的人口以百亿计算,多少个百亿不知道,然而屠他十个八个这样的王朝所有生灵?大爷你逗我玩呢……

    “白兄,他说的是真的,我能预感到,这是杀戮之剑,杀尽苍生唯我永恒,所以,杀了我……快,求求你,我内心的杀意暂时被他压制,等到他压制不住,一旦杀意再度充斥内心,比之前更加强烈十倍百倍……杀了我……”蓝欣面容扭曲的看着白杨祈求道。

    双目流泪,她曾经预感到自己会变成这样,没想到成真了。

    “杀了她吧,乘着她只是开始,如果让她现在离去,不出十元,天下必定生灵涂炭,恐怕没几个人能压制得住她了”单秋林劝解道。

    白杨张了张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别人死不死他不在乎,自己这为数不多的哥们怎么可能亲手杀了她?

    “求求你,杀了我……杀……”

    蓝欣面容扭曲的祈求,身躯颤抖,在极力挣扎,下一刻,她双目爆瞪,眼中血红一片,有血海翻腾,身上的杀意冲霄,连地面都被那可怕的杀意冻结成冰。

    “不好,我压制不住了,为了苍生,你不动手我动手,老白,你要怪就怪我吧”单秋林脸色大变开口道。

    轰……

    笼罩蓝欣的那个剑气旋涡疯狂旋转,欲要将蓝欣绞杀。

    “不!”白杨惊叫。

    然而,被单秋林‘剑?!种械睦缎郎砩仙逼逑?,手中血剑一挥,一道惊天血色剑气冲天而上,搅动风云,剑冢崩碎。

    噗……

    单秋林吐血倒飞脸色惊骇。

    刹那间,一剑撕碎‘剑?!睦缎拦眵劝愠鱿衷诎籽钌砬?,妖异长剑一刺。

    噗嗤……!

    白杨低头,蓝欣一剑将他胸腹穿透,鲜血刹那染红衣衫。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快了,快到白杨只来得及稍微避开心脏要害,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肺叶已经被蓝欣一剑撕开一个巴掌宽的口子,只要蓝欣再度轻轻挥剑,自己就完蛋了。

    这一刻,时间好似定格。

    手握长剑,蓝欣双目妖异光芒闪现,身躯颤抖,明明已经没有意识的她却泪流满面。

    “白兄,我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会这样……啊……不……”

    蓝欣近乎本能的说出这句话,缓缓拔剑,生怕伤到白杨更多一样,慢慢后退,她尖叫一声,转身如鬼魅般消失在天边。

    噗……

    白杨胸口血溅三尺,鲜血染红了地面。

    微微低头,苦笑一声,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老白,你怎么样?”单秋林来到白杨身边关切问。

    摇摇头,白杨心念一动,念力渗透自己身躯,看到肺叶上的裂痕,一般人估计要不了多久就死了,但他却用念力强行将肺叶上的裂缝合拢在了一起,再没有一丝鲜血流出,小命得保。

    “我还死不了,肺叶被穿透了,有一股跗骨之蛆一样的剑气阻止血肉生长!”白杨脸色苍白的摇摇头道。

    “这岂不是说你随时都会死去?”单秋林担忧道。

    “那倒是不会,回到山谷后,用龙元滋润伤口,滂沱的生机自然能驱逐那一丝剑气恢复过来,老单,你看到了吗?蓝兄还有救,最后关头她没杀我”白杨深吸口气道,面带笑意。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你死不了就好,我们立即回山谷去服下龙元疗伤要紧”单秋林催促道。

    摇摇头,白杨几乎将全部注意力都用在了控制伤口恶化上面,转身看着另一边的战斗说:“我暂时没事,有两件事情迫切需要我去做,第一件事就是将桃花真君宰掉,这一切都是他搞得鬼!”

    “我们没机会的……其实,你之前若是杀了蓝欣,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单秋林叹息道。

    “蓝兄并非本意,我理解,现在不提她,桃花真君,杀他很难吗?”白杨咬牙切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