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阵中,无尽花瓣涌动,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更别说找人了。

    心系蓝欣的安全,大阵中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尤其是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白杨心中急得团团转。

    “又有两个大宗师之境的强者气息消失了,等到桃花真君腾出手来就是我们,乘现在我们想办法还能离去”单秋林在白杨身边担忧道。

    白杨驻足,头顶上方十绝暗光剑旗抖动,看着大阵目光阴晴不定。

    “看来只能想将这破鸡毛大阵给破了”目视无尽花海,白杨如是说道。

    “别闹,大阵覆盖方圆数百公里,除非人王之境强者出手,要不然破阵就别想了”单秋林无语道。

    这万劫桃花阵坑杀数千万人,其中更是有十来个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岂是那么好破的?

    尽管单秋林看不到,但白杨还是看着他撇撇嘴说:“破个鸡毛阵法很难吗?我至少有三种方法能破掉”

    “当真?”单秋林懵逼。

    大哥你当这喝水呢……

    “虽然我不太懂阵法这个专业,但也知道阵法一般分为三大类,一为灵阵,就是铭刻阵纹布阵,搞不好还会加上一些符文手段,二为物阵,就是以天地万物布阵,三为人阵,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军阵,我观这万劫桃花阵应该归属第二大类,以桃山郡周围山川地势为根基,种植桃树布阵,只要破坏了山川地势,这大阵也就不攻自破了”白杨淡淡道。

    此时他心系蓝欣安全,哪儿有时间装逼,只是稍微给单秋林解释一丢丢而已。

    “那你赶紧啊,再继续下去我们就该倒霉了”单秋林催促。

    耸耸肩,白杨取出一个手机,链接卫星信号,接通赵石的通讯器后问:“赵哥,你们到什么地方了?”

    “回少爷,我们沿着碧波河出发,现在已经到达大风县,距离少爷所在的地方五百多公里”赵石在那边回答。

    “准备得怎么样了?”白杨再问。

    “十艘潜艇,十艘战舰随时待命!”

    “好,通过卫星,锁定我所在的这片区域,方圆三百里,给我狂轰滥炸,把导弹消耗光了你们就回去吧”白杨吩咐道。

    “可是少爷,这样一来的话,你的安全……”赵石迟疑。

    “无需担心,只要轰炸地点距离我二十公里以上我就没事了”白杨淡定到。

    “好的”那边赵石回答一声就挂断了通讯。

    距离桃山郡五百多公里外,碧波河边的一个隐蔽地点,赵石挂断通讯后抓起舰载通讯器大吼道:“少爷命令下来了,快通知下去,确定坐标,发射导弹!”

    不久后,十艘钢铁战舰导弹发射器已经到位,碧波河河水翻涌,黑漆漆的潜艇冒出水面……

    桃山郡大阵中,白杨身边单秋林愕然问:“这就是你准备的后手?”

    “第一次实弹演练而已,现在的武器距离有限,以后我弄点更好的,在山谷那边就能发射过来那种”白杨摇摇头说。

    单秋林听不懂,也就不在纠结了。

    五百公里距离,已经接近白杨弄过来的武器最大射程范围了,洲际导弹这种东西暂时还没有,反正东瀛的安贝已经被自己控制,下次让他想想办法多弄一些,然后派人出去在各个地方建立秘密发射点……

    万劫桃花阵覆盖三百多公里区域,花海涌动隔绝这方天地。

    在大阵周围,很多有先见之明的人都没有进去,分散各处观望,内部成为了死域,如今为数不多的人还在挣扎。

    “我听说胡图已经提前进去了,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

    一座山头之上,手持长枪的叶商函看着大阵目光凝重道。

    “你觉得能活吗?可惜,糊涂鬼急匆匆的就进去了,哎……”古奇峰无奈道,想到当初在迷河林和胡图**的情形,内心唏嘘不已。

    “桃花真君,好狠的心,数千万人啊,他怎么下得去手!”玉飞凤语气颤抖道,她还是那么美,一席白衣,只是顶着个毛茬脑袋显得无比怪异。

    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头发也就长了两寸长而已……

    “哎?你们看那是什么?”

    突然,古奇峰眼睛一瞪,指着天边惊愕大声道。

    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当即呆滞。

    天边,一个个长条形的金属疙瘩拖着长长的浓烟横空而来,数量太多,怕不下数百,横跨天际,拉出一道道烟雾长虹。

    “那是什么?”叶商函重复了一句。

    然而鬼知道那是什么,没有人回答得上来。

    近了,那数百个长条形东西以他们的目力依稀能看清,那是一个个金属疙瘩,横跨天际而来。

    不知道为什么,以他们武者的直觉,看到那些东西浑身发冷。

    当那数百个金属疙瘩接近大阵上空后,分散各处,一头栽下!

    赵石他们在数百公里外发射的导弹来了,第一枚导弹落下,接触到大阵外表,轰然爆炸,声音惊天动地,强烈的光芒闪现,恐怖的冲击波横扫。

    爆炸的地方,大阵扭曲崩碎出一个大洞,紧接着,又一枚导弹落在相同的地方,直接冲进大阵内部爆炸。

    轰……

    地动山摇,火光冲天,声音传遍四方!

    大阵各处,数百个地方,被导弹贯穿,大当量的导弹在大阵内部爆炸,改变山川地貌,内中依旧坚挺的桃树崩碎,山体坍塌!

    原本覆盖数百公里区域的桃花大阵,在导弹的轰炸下动摇了根基,莫名一顿,随着嗡的一声巨响,恐怖的冲击波横扫四方,花雨纷飞撒满世间。

    大阵破了!

    烟尘逐渐散去,花雨落下,周围的人们再看那片区域,无不倒吸冷气。

    那是一片绝地,彻底沦为了绝地,几乎没有任何活人,所有的一切建筑都被毁了,沦为了一片没有丝毫生机的废墟!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大阵外围观望的人们面面相窥。

    “大阵好像破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古奇峰吞了口口水问。

    “……”

    没有人回答,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反应过来。

    原本的阵法中心,桃府之处,和桃花真君同级别的强者死得只剩下两个了,一个是那紫衣中年女人,另一个是那行将就木的虫老。

    除此之外,其他人几乎死伤殆尽。

    “这……”虚空中,那紫衣中年女人身上紫色能量升腾,大阵莫名其妙的破了,花雨纷飞,没反应过来,一脸愣神。

    前一刻还在防备无穷无尽的可怕花瓣,莫名其妙的就消散了?

    “哈哈哈,桃花,你功亏一篑啊,现在看你怎么死!”另一边,虫老反应过来大笑道。

    尽管不知道阵法是怎么被破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桃花真君最大的依仗已经没有了!

    桃花真君站在一米高的桃树边上,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和惊慌,不明白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为何自己布置了十元的阵法莫名其妙的破了?

    这个阵法,人王之境的强者想要破开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啊,为什么会这样?

    他边上的那棵桃树,此时几乎没有了任何生机,顶端一枚拳头大小的粉红色桃子几乎快要成熟,淡淡五彩霞光闪现,沁人心脾的香味传出去数十里!

    桃子快要成熟了,只要自己吃下,很快就能踏足天师之境,那时谁能挡我?

    可是,快要成熟却还没有彻底成熟啊,如果桃子成熟了,孕育桃子的植株会自动消失泯灭的。

    别看快要成熟和成熟之间只差一丝,但效果却是天差地别的。

    只要挡住周围的人片刻,待到桃子成熟就万事大吉了!

    深吸口气,身处三层宝塔下方的桃花真君手中一团粉红色光芒闪烁,目视周围眯眼道:“就凭你们?”

    “事不宜迟,杀了他,那颗灵果就是我们的了”中年女人沉声道,毫不犹豫的杀向了桃花真君。

    虫老当然知道厉害关系,手中木杖一指桃花真君,身上诡异的飞出了无穷无尽的小虫子,比米?;剐?,遮天蔽日,宛如一片乌云,向着桃花真君笼罩过去。

    此时,这里是他们三个人的战场,其他人根本别想插手,这个级别的战斗,谁插手谁死。

    另一边,单秋林愕然道:“阵破了?刚才那些巨响是你弄的?”

    没有回答单秋林的问题,白杨四下巡视。

    他不关心什么灵果不灵果的,桃花真君他们打生打死关我毛事,此时他关系的是蓝欣。

    眼睛一亮,白杨松了口气,蓝欣居然没事。

    距离他千米之外,蓝欣站在一片废墟之中,身上有血色煞气升腾,手持妖异血色长剑,面无表情的走向桃花真君方向。

    她不言不语,手中长剑一挥,一片可怕的血色剑光向着桃花真君劈杀过去。

    那血色剑光太过凌厉,所过之处地面被撕裂出一点点可怕的裂痕。

    “蓝兄!”白杨呼喊一声,毫不犹豫的向着蓝欣飞了过去。

    另一边,全力警惕两大强敌的桃花真君,猛然发现一只小蚂蚁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一个滚字出口,上方三层宝塔涌出一片冰寒蓝光向着蓝欣席卷而去。

    蓝光所过,那血色剑气被冻碎,下一刻就要将蓝欣泯灭。

    轰……

    一片蓝色火焰升腾,反将蓝光包围,相互抵消救了蓝欣。

    白杨来到了蓝欣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