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桃花海洋,刹那花瓣临时。

    每一片花瓣,在阵法的作用下都锋锐到极致,一片看似轻飘飘的花瓣飘过白杨的手臂,衣衫撕裂,手臂上出现了一道鲜血横流的伤口!

    花瓣轻飘飘,可却和大阵是一体的,白杨能操纵一吨重物的念力无法撼动丝毫,蓝焰也无法烧毁,花瓣有莫名能量加持……

    身处绝境!

    一片花瓣就能割裂人的身躯,而此时,白杨却陷入了花瓣的海洋,下一刻千百万花瓣就要将他撕成碎末!

    眼中只有那一抹红色身影,白杨翻手间,手中出现一物,一块巴掌大小的三角形黑色小旗,念力吞吐,小旗腾空,化作一丈大小定压在他头上。

    旗帜咧咧横扫,所以靠近白杨的花瓣都被扫飞,再无法临身。

    这毕竟是能灭杀人王之境的六品法宝,纵然白杨无法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来,用于在大阵中抵挡花瓣保命还是可以的。

    前提是大阵的力量并非全部针对他一人……

    单秋林慢步在花海世界之中,周围千百万花瓣临身,他手中木剑一挥,剑锋所过,虚空扭曲,花瓣粉碎扫清周围,待到花瓣再临,他再度扫出一剑。

    如此几次,单秋林来到白杨身边沉声道:“老白,趁大阵的力量并未针对我们,快走吧”

    “无妨”白杨微微抬头看了看头上咧咧作响的黑色大旗轻轻摇头道。

    举目四顾,漫天花瓣,蓝欣的身影已经寻找不到,心系蓝欣的安危,白杨念力释放出去,可一片朦胧,漫天都是蕴含神秘力量的花瓣,严重干扰了他的念力!

    找!白杨迈步向前,根据之前蓝欣所在的地方而去,作为兄弟,他不可能放弃蓝欣独自离去,也因为作为兄弟,他要搞清楚蓝欣为何会变成这样。

    单秋林只得跟上,有白杨的十绝暗光剑旗?;?,在大阵力量没有刻意针对他们的时候,暂时是安全的。

    他们暂时安全了,可大阵中其他人却不好过。

    武师境界的‘高手’?在无尽花瓣临身的刹那就被搅碎,血雨纷飞,宗师也不例外,纵然释放罡气护体,能坚持几个呼吸算牛的了,罡气粉碎,身躯泯灭!

    神道修士下场一样凄惨,放出法宝,在无尽花瓣的撕裂下一样粉碎,没有办法下阴神出窍想要逃离,顷刻灭杀!

    太惨了,大阵之中,能活到前来桃府的人,无不是一片区域威名赫赫之辈,但落入大阵却脆弱如鸡仔。

    这还是大阵的力量百分之九十九都用于对付那十来个和桃花真君同级别高手的前提下,若是针对这些人,顷刻就会将他们全灭!

    那条堪比大宗师的银色蜈蚣,身躯蜿蜒凌空腾飞,穿梭在花海之中,身上银光升腾,如银色火焰燃烧,澎湃的力量爆发,但凡靠近它的花瓣都被银色光芒泯灭。

    可是,花瓣太多太多,整个世界都是花瓣,而且每一片花瓣都极致锋锐,尽管花瓣本身在泯灭,可蜈蚣身上的能量也在飞速消耗。

    “桃花真君,我要杀了你,最终的果实是我的!”银色蜈蚣口吐人言咆哮。

    身上银色光芒炽烈澎湃,照亮方圆千米,区域内花瓣清空,向着桃花真君方向冲去。

    轰轰轰……

    地面,千百根蛟龙一样的树根冲天而起,将银色蜈蚣牢牢缠住,无尽花瓣向着它进行冲击,刹那将其淹没。

    那个区域内,树根被崩断的声音不断传来,伴随着银色蜈蚣的怒吼。

    三分钟后,花瓣向着其他方向涌去,依稀间可以看到,那个地方到处都是破碎的树根碎片,有点点银色光辉闪现,那是银色蜈蚣尸体粉碎后留下的痕?!?br />
    一尊堪比大宗师之境武者的异兽,灭!

    天穹之上,一只展翅百米的黑鹰飞翔,穿梭在花海中,身躯周围黑色风暴席卷,花瓣无法临身,它张口喷出一股黑色能量,化作风暴,清扫一片区域的花瓣。

    正待它冲向桃花真君之处的时候,花海之中,一道红色身影冲出,身上火焰升腾,体型不比黑鹰小。

    那是一条长达百米身上升腾火焰的巨蟒,桃花真君的那条异兽蟒蛇,不受花瓣攻击,一经出现,将黑鹰缠住,双方厮杀在一起。

    黑鹰要和巨蟒厮杀,还要抵挡大阵的力量,渐渐处于下风,最后被巨蟒缠住翅膀跌路地上,花海临身,黑鹰被灭杀!

    另一边,无穷剑气泯灭花瓣,一片区域都变成了黑色剑气的世界,那个脚踏‘飞?!吹闹心昴凶右丫业搅颂一ㄕ婢谥?,周围无穷剑气席卷,杀了过去。

    此时桃花真君脚下的五彩桃树已经缩小道了百米高,枝丫光秃秃,五彩霞光升腾,神异非凡。

    他看向仗剑杀向自己的中年人,微微一笑,双目中有桃花闪现。

    嗡……,那仗剑杀来的中年人只觉眼睛一花,脑袋好似被重锤敲了一记,思绪不稳,周围的剑气一下子弱了十倍,无尽花瓣泯灭剑气临身,顷刻间,他衣衫粉碎,身上出现无尽裂纹。

    摇摇头,他及时反应过来,手中长剑嗡鸣,剑气喷薄,泯灭花瓣保住一命。

    “咦?”桃花真君微微挑眉,似乎在意外对方居然能摆脱自己的瞳术控制。

    紧接着,他双目中桃花旋转,有妖异光芒从双目喷薄,看向那人,对方表情呆滞身躯一僵,无尽花瓣降临,将其撕碎。

    血雾喷薄,化作长虹融入了桃花真君脚下的五彩桃树之中……

    神道真君,武道大宗师,强大的异兽联手围攻桃花真君,可是,在大阵之中是桃花真君的天下,他的每一分力量都能够无限放大,一人独斗十来个同级高手占据绝对的上风!

    一个又一个和他同级的高手被杀死,血肉精气能量融入了五彩桃花之中。

    那棵五彩桃树逆生长的速度更快了。

    最终五彩桃树逆生长到了只有一米高,枝干苍劲,表皮张裂如龙鳞,五彩霞光笼罩,好似一枚五彩光球。

    渐渐的,五彩霞光开始收缩,最终五彩桃树没有丝毫光芒闪现。

    光秃秃的桃树顶端,一个洁白的花蕾开始出现,慢慢绽放,异香扑鼻,闻一口让人神清气爽。

    花蕾渐渐绽放,有洁白的光芒氤氲升腾,花香更加浓郁了。

    花开花谢的更替只是花了一分钟时间,花蕾之处,一枚小小的桃子结出,开始肉眼可见的长大。

    桃子每长大一分,那棵一米高的桃树就失去生机一分,好似所有的能量精华生机都用于孕育那个桃子了。

    站在桃树边上,桃花真君很激动,快了,很快了,当桃子成熟,自己吃下,就是晋升天师之时!

    距离桃花真君十多公里外的花海世界中,九公主陈彩悦和君念生依偎在一起,一脸骇然。

    “这已经不是我们能掺和的了,必须离开,回到王都上报陛下!”君念生凝重道。

    “可是,走的了吗?君哥哥,我们会死对吗?”陈彩悦摇摇头看着他说。

    “不会死的,我们走,我这里还有两张父亲的剑书,加上陛下给你的保命之物,足以冲破大阵离开,不要迟疑,乖,我们走!”君念生沉声道。

    “好”

    下一刻,君念生翻手取出两张用陈王朝文字书写的剑字纸张,纸张破碎,无尽漆黑剑气横扫周围,泯灭花瓣空白一片区域。

    待到漆黑剑气快要消耗光的时候,陈彩悦捏碎了玉佩。

    昂……

    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响起,一条长达数千米的金龙虚影冲出,带着恐怖的威势向着大阵外冲去,所过之处,桃花泯灭。

    “走……”

    君念生拉起陈彩悦飞速跟着金龙方向离去。

    又一个方向,身穿红色铠甲的陆羽曦问奋力抵抗的凌骄:“姓凌的,我们会死对吗?”

    “瞎说,区区阵法而已,我们怎么会死”凌骄死鸭子嘴硬,挥刀斩出无尽刀气泯灭花瓣,明明浑身是血却不承认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呵呵,姓凌的,你想让我当你媳妇,恐怕是没有机会了,你这臭脾气也没机会改了”陆羽曦惨笑道。

    “谁说的?等我去灭了那个什么桃花真君你就知道你男人有多么强力了”凌骄梗着脖子说。

    陆羽曦知道凌骄此时说的都是给自己壮胆的话,叹息一声说:“其实这段时间以来,虽然你傻乎乎的,可我还是有点喜欢的,我居无定所,想要有一个家,我是女子,还年轻,总是要找个归属的,可惜,没有机会了……”

    “真的?”凌骄眼睛一亮看着陆羽曦说。

    “小心”陆羽曦见周围花瓣涌来惊叫道。

    看着陆羽曦,凌骄说道:“我不杀桃花真君了,走走走,我们先去成亲,嘿嘿”

    陆羽曦以为凌骄在说傻话,哪知下一刻凌骄手中那把漆黑的直背长刀猛然嗡鸣,一道恐怖到让人灵魂为止颤抖的刀芒冲天而起,生生将大阵撕开一道裂缝!

    凌骄和陆羽曦狼狈的出现在大阵外的山头上,看着愈合的大阵,陆羽曦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师傅封印在长刀里面给我保命的手段,走走走,媳妇我们成亲去,桃花真君爱死不死”凌骄急不可耐道。

    “滚,姓凌的你个骗子,别碰我,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呢……”陆羽曦当场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