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坠入杀道,白兄,你一定要杀了我,亲手杀了我,算我求你……

    昔日蓝欣离去之时留下的那段话此时在白杨脑海中回荡,如今再见面,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看着远处那一抹妖异的动容红色身影,白杨觉得很不真实。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再是她,他几乎不敢认她,曾经那个爽朗如爷们的女子,现在如同妖魔!

    那颗五彩霞光越发璀璨的逆生长桃树上,桃花真君看向远处的红衣女子笑道:“这个小女娃娃也来了,看来其他有资格来到这里的人估计也快了吧,能来到这里的,都是不凡之辈,有资格见证我踏足天师之境!”

    桃花真君仿佛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此时他在笑,笑得很开心。

    他的话音落下,另一边,花海边缘好似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手持漆黑木杖的老人,风都能吹跑一样的老人。

    这个老人很给人很邪恶之感,一点都没有普通老人那种慈祥的样子,你能期望一个鼻孔耳朵眼里面不时有虫子进出的老人会慈祥?

    “桃花,是你引我们来这里的?”那老人出现,艰难的抬头看向桃花真君苍老的声音问。

    笑了笑,桃花真君看着那老人说:“虫兄,你也来了,何苦把自己弄得人比人鬼不鬼的?”

    “比不得你桃花风采依旧”老人淡笑道,但却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棵不停逆生长的五彩桃树。

    “等着吧,又有人来了”桃花真君笑了笑说,看向另一边。

    花海裂开,一身穿紫色长裙的中年女人凌空而来,看得出她年轻时必定是一个风姿卓绝的女人,此时凌空而立,大宗师气息展露无遗,看着桃花真君脚下的五彩桃树不说话。

    轰……

    地面裂开,土石崩塌,一条体长三百米的银色蜈蚣出现,身上银光腾腾,恐怖气息弥漫,半节身躯高昂,看着桃花真君不做声。

    这是一条堪比大宗师的异兽,已经通人性,甚至能口吐人言,只是它并不言语。

    桃府上空,两个方向花海几乎同时裂开,一人一兽降临。

    出现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脚下一柄踩着一柄黑色长剑,仿若传说中的剑仙,

    至于那兽,却是一头黑鹰,展翅百米,身躯如钢铁浇筑,盘旋虚空,威压当场……

    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堪比大宗师的异兽,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短短几个呼吸间之至少出现了十个!

    这些强者,无一不是霸绝一方的存在,此番却汇聚到了桃山郡这个地方。

    大宗师之后,武道宗师,神道真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几分钟时间就出现了数百人,大多都很狼狈。

    出现在这里的人,要么看向桃花真君,要么看向那棵五彩桃树,但更多的则是看向红衣女子。

    毕竟,来到这里的人,起初都是为了那个红衣女子而来。

    一个又一个的强者出现,恐怖气息弥漫,站在桃府大门上的白杨好似没有发觉,眼中只有远处那一抹红色身影。

    不管周围的人,白杨腾身而起,直接向着那红衣女子飞去。

    白杨的举动被所有人关注,但此时没有人出言阻止,牵一发而动全身。

    来到红衣女子数百米外,白杨看着她试探性的问:“蓝兄?”

    红衣女子手持妖异长剑,从花海中出来后,就一步一步走向桃府,此时听闻白杨的呼叫,动作不变,抬手,长剑一挥,一道凌厉无比的血色剑光向着白杨斩来。

    轰……

    剑光所过,建筑粉碎,地面被撕裂。

    “怎么会这样,蓝兄,是我啊”白杨看着红衣女子惊愕道,仿佛没有看到那道可怕的剑光。

    单秋林顷刻出现在白杨身边,手中木剑一点,虚空有涟漪扭曲,凌厉的红色剑光停顿,粉碎,周围好似有风暴凭空出现,方圆数百米一切崩塌。

    “老白你不要命了?”单秋林沉声道。

    白杨纠结道:“老单,那是蓝欣啊,她不认得我了,为什么会这样?”

    “我哪儿知道”单秋林无语道。

    那如妖魔般的红衣女子分明就是蓝欣,甚至念力观察下,她身上的每一丝细节都无不说明她就是蓝欣,可是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变成这样?

    邪意无比的蓝欣,手持血色长剑,一步一步走向桃府中心,对白杨挥剑仿佛本能下意识一样,挥剑之后没有多余的动作,继续向前。

    “呵呵,有意思,看来这还是白公子认识的一个人呢”桃花真君站在再度缩小了很多的五彩桃树上笑道。

    五彩桃树上的五彩霞光越发浓郁了,光芒淹没了桃树,连桃花真君的身影都看不真切。

    “原来如此,桃花,你布置了这么多,难道就不怕最后给他人做了嫁衣裳吗?”站在边缘的那个邪恶老人此时开口道。

    桃花真君看向那个邪恶老人笑道:“怎么可能给他人做了嫁衣裳?我整整布置了‘十元’啊,为了布置这万劫桃花阵,十元时间,我改造桃山郡地形,甚至不惜用术法催生桃树,为的就是这一天,原本还想用什么方法引来更多强者呢,没想到那个女娃娃出现了,倒是帮了我大忙,现在你们来了,杀了你们,用你们的鲜血喂养这颗五彩桃树,让其开花结果直至飞速成熟,只要我服下最终的果实,就能壮大神魂一举踏足天师之境,怎么可能给他人做嫁衣?”

    “万劫桃花阵?好像也不过如此”虚空之上,那脚踩飞剑的中年人冷哼道。

    桃花真君微微抬头道:“是么?那我现在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万劫桃花阵!”

    话音落下,桃花真君的眼神变得无比疯狂!

    嗡……

    整个世界好似在这一刻定格了一瞬间,紧接着,无尽桃花花瓣形成的花海,无穷无尽的桃花花瓣绽放光芒,每一片花瓣都是锋锐的利刃!

    噗噗噗……

    肉眼可见,不远处的花海中,但凡花瓣所过,无论是建筑还是山石草木亦或者是人,全部在那可怕的花瓣下变成粉末。

    “啊……”

    “怎么会……”

    无数惊叫绝望的声音传来,短暂而急促,顷刻没有了声息。

    此时,桃花真君疯狂笑道:“你们听到了吗?绝望的声音是多么的美妙,整个桃山郡,差不多有八千万人,现在,恐怕只剩下在场的这些了吧,哈哈哈……”

    无穷无尽的花瓣就是无穷无尽的利刃,每一片花瓣都足以撕裂金铁!

    身处花海之中,面对可怕的花海,大宗师之境的强者也会顷刻被撕碎!

    无穷无尽的血雾从花海中出现,向着这片区域汇聚,形成一道道光带般的长虹涌向那不断缩小的五彩桃树。

    外围,五彩桃花花海涌动,内部,天地变成了血色!

    无尽血光涌入五彩桃树,桃树逆生长的速度更快了,几乎每过一秒就缩小一米,越来越小,但绽放的五彩霞光却越来越致列。

    “这才是五彩桃花阵真正的威力?之前那么久,了不起才死了千万人,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八千万人全灭了?”白杨身边的单秋林喃喃自语,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和情绪表达自己的心情。

    八千万人啊,那不是猪狗,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此时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整个桃山郡变成了死域,没有了任何生机,花海虽美,却让人胆寒。

    汇聚到这里的人,全都浑身一抖。

    八千万人就这么灭了?万劫桃花阵?好狠好毒的桃花真君!

    “杀了他,这才是真正的妖魔!”

    有人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怒吼声中冲天而上,手持大刀杀想桃花真君。

    那是一个拥有宗师之境修为的武者,他浑身罡气澎湃,刀芒冲天。

    可是,他刚刚冲出,上空无尽的花海中,千百万唯美的花瓣飞出出现在他周围,旋转一圈飞回到花海之中。

    当花瓣消失,那个冲出的宗师高手也消失了,变成了天地间的碎末!

    这一刻,在场没有人能保持淡定了。

    宗师高手,顷刻死去,而杀死他的桃花花瓣,不足整个花海的亿万分之一!

    “看到了吗?这就是万劫桃花阵,莫说你们宗师大宗师亦或者是神道真君,哪怕是真正的人王强者进入阵中也生死两难,现在,轮到你们了!”桃花真君疯狂大笑道。

    嗡嗡嗡……

    天地颤抖,无尽桃花花瓣涌动向着内部收缩,桃府周围空白区域飞速缩小。

    边缘,数十个高手猝不及防,落入花海之中,顷刻被绞杀!

    “诸位,联手杀了他,要不然没有人能活着离开!”此时,那数百米长的银色蜈蚣居然口吐人言了。

    “杀!”

    关键时刻,所有人拼命,再不动手真的要完蛋了。

    对于周围的一切,白杨仿佛没有察觉,眼中只有那变得根本不认识的蓝欣,当几乎所有人都化作长虹冲向桃花真君的时候,白杨却飞向了蓝欣。

    无论如何,他也想弄个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周围,无尽桃花海洋飞速收缩,刹那间白杨就被淹没在了可怕的花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