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天地是无尽的桃花花瓣海洋,可在桃花海洋中心,桃府周围并无一片花瓣,花瓣遮蔽苍穹看不到外面的天地。

    在桃花的海洋中,整个桃山郡的建筑几乎都被毁坏殆尽,唯有这处桃府庄园还保持完整,没有一丝一毫破损。

    在桃府之中,除了桃花真君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了,不知是大阵的作用看不到他们还是早已经离去。

    带着单秋林凌空落到桃府大门顶端,白杨目视整个桃府,随即和桃花真君遥遥相对笑道:“这里是个不错的地方!”

    表情不为所动,桃花真君依旧面带笑容看着白杨,跟上节奏接过话茬说道:“白公子也觉得不错吧?你看那桃花多美,你看那阁楼,还是我亲手建造的……”

    “的确,是个埋葬尸骨的好地方”白杨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微微哑然,桃花真君看着白杨点点头说:“有意思,白公子真有意思,面对如此情况还能依旧面不改色,老实说,我是真的舍不得杀你了”

    “那你让我杀了可好?”白杨目光一凝。

    说动手就动手,念力一动,瞬间将桃花真君包围,熊熊蓝焰疯狂燃烧,可怕的高温炙烤的周围虚空扭曲,下方桃府精美的建筑刹那化作飞灰,地面融化为滚烫熔岩……

    身处蓝焰之中,桃花真君在笑,笑得很淡然,似乎早就料到白杨会这样做一样。

    翻手间,他手中出现一座三层蓝色小塔,塔身晶莹剔透,轻轻一抛,小塔冲天而上,出现在桃府上空,化作十丈之巨,垂下一挂又一挂蓝光,将以他为中心千米之内笼罩,白杨的蓝色火焰被生生逼退寸进不得。

    白杨眉毛一挑,火焰消失。

    “蓝寒塔,我自己炼制的法宝,采深埋万年寒冰中无数年月的寒玉,融入深寒幽泉之气炼制而成,攻守兼备,防守,是火焰术法的克星,攻伐,寒气一吐,冻结万物,白公子视乎很意外?”深处蓝光笼罩之中,桃花真君看着白杨淡笑道。

    “蓝寒塔?不错”

    白杨看了看桃府上空翡翠般的十丈蓝色三层宝塔点点头道,内心已经将那玩意打上了自己的标签。

    既然看到了,而且是你的,干掉你抢过来就是……

    “传闻白公子手中有一件六品法宝,可否让我见识一下?”桃花真君笑问。

    哟呵,居然也在打我的主意?

    白杨咧嘴一笑道:“有机会的,不急!”

    “的确,不急,又有朋友来了”桃花真君点头,眼神微微看向另一个方向。

    花海边缘,有两人出现,很是狼狈。

    来人一男一女,居然是陈王朝九公主陈彩悦和君念生,他们之前应该经历了一番厮杀,身上隐隐约约有血迹。

    陈彩悦手持一柄无比漂亮的两尺短剑,剑身冰冷一看就不是普通兵器,她一眼就看到了显眼的桃花真君,沉声道:“果然是你搞的鬼!好一个桃花真君,莫不是将王朝律法已经不放在眼中了?”

    “原来是九公主殿下亲临,桃花惶恐,对此我只能说一声抱歉,还有,公主殿下不在王都享受生活,何必前来呢,可惜,可惜啊……”桃花真君看向陈彩悦摇摇头轻笑道。

    意思不言而喻,你九公主既然来了恐怕是没法活着离开了!

    君念生手持折扇,隐隐将九公主护在身后,冷眼看了看桃花真君,又一眼看到了白杨,惊讶道:“白公子,你也来了?”

    “君兄,公主殿下”白杨点点头打招呼,当下的局面不容许过多寒暄。

    九公主看向白杨眼睛一亮说:“白公子,此番大阵之中血流成河,还请白公子帮忙,诛杀桃花这个乱臣贼子,事后彩悦必定向父王为白公子请功!”

    “来这里,自然是要杀桃花真君的”白杨点头道。

    桃花真君淡淡的看着,此时开口道:“后生可畏,只是你等也太不将我桃花放在眼中了吧?”

    “桃花此人布局多年,此番阴谋展露,每过一分就距离他的目的更近一分,事不宜迟,杀!”陈彩悦看着白杨点点头道,身影腾空,仗剑向着桃花真君杀了过去。

    没有人是傻子,此时真的要先下手为强了,若是让桃花真君晋升天师之境成功一切都晚了。

    “彩悦妹妹我来助你”君念生开口,手持折扇跟上。

    他们两人都大有来头,虽然年轻,在无数资源堆砌之下,如今也有宗师之境的修为。

    陈彩悦持精美短剑,剑身之上粉红色宗师罡气吞吐,冲天而上,一剑斩出,天地间一朵类似于玫瑰花一样的分红花朵绽放。

    花朵十丈之巨,漂亮而唯美。

    可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那朵巨大的粉红色花朵明显是高明剑法施展后的剑形花朵,凌厉无比,所过之处,只是余波就让下方很多建筑粉碎。

    嗡……

    虚空扭动,那唯美的花朵撞击在桃花真君外面垂落的蓝光之上顷刻粉碎,连靠近他都做不到。

    “哼,称你一声公主,现在还将自己当公主?”桃花真君冷哼。

    伸手一指,地面轰然破开,一根直径三米闪烁金属光泽的黑色树根冲出,蜿蜒如龙向着陈彩悦抽打而去。

    “小心!”君念生大惊,闪身出现在陈彩悦边上,手中折扇一合点出,前方好似出现了一个黑洞,又如同墨汁涌动,与树根对撞在一起。

    轰……

    树根破碎,陈彩悦和君念生倒飞出去,甚至君念生手中的折扇都粉碎了,口喷鲜血。

    “君哥哥你没事吧?”陈彩悦接住君念生看着他苍白的脸焦急道。

    “我没事,彩悦妹妹你还好吧?”君念生正义凛然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情说爱呢?

    刹那交锋,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好一对痴男怨女,君公子,九公主,既然你们郎情妾意,那我就送你们一程做对同命鸳鸯!”桃花真君站在桃树树枝上冷声道。

    轰轰轰……

    地面坍塌炸开,一连十多根长达千米宛如蛟龙一样的可怕树根冲出,向着两人抽打过去。

    嗡……!

    刹那间,君念生两人周围的时间好似定格。

    一页纸张出现在了他们两人上空,那只是一张很普通的纸张,上面用陈王朝文字写着一个‘?!?。

    当那张纸出现,刹那粉碎,上面的那个剑字好像活过来了一样,漆黑的字体喷薄恐怖气息,笔画拆开,形成一道道漆黑剑气横扫四方。

    地下冲出的树根顷刻粉碎,字体所化的黑色剑气向着桃花真君横空而去。

    “哼!”桃花真君冷哼,上方那十丈三层宝塔喷出一道蓝光笼罩剑光,是千米外的温度都凭空下降数十度,蓝光笼罩那可怕的黑色剑光生生被冻碎!

    “这是丞相大人的手笔吧?居然将大宗师之境的剑气生生融入笔墨之中,可惜,这还不足以成为你们此时翻盘的本钱!”桃花真君冷笑道。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从陈彩悦动手到结束也就过了不到两个呼吸而已就结束了,白杨还没有来得及帮忙就结束了……

    “桃花真君此人在桃山郡经营多年,不知道有多少后手,如今布下大阵,阵中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此时他展露出来的手段只是冰山一角,想要杀他,难难难!”单秋林站在白杨边上沉声道,一连说了三个难字。

    “刷BOSS么?我喜欢,只是不知道他身上会掉落多少装备”白杨眼睛一亮笑道。

    这他娘的活生生就是一个副本啊,不过目前看来这个副本貌似是王者级的……

    “彩悦妹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身上还有两张爷爷亲手所书的剑书,足够我们冲出大阵了,一定要将此事上报王都请陛下定夺”君念生脸色苍白的站起来说道,已经萌生了退意。

    这桃花真君太可怕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杀他,也不是不可能!”陈彩悦站起来说道,右手持剑,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块黄色玉佩,玉佩中隐隐约约有一条金龙虚影游走。

    “彩悦妹妹不可,这是陛下给你留的防身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君念生握住陈彩悦的左手摇头道。

    貌似经过之前的事情,两人关系跟近一步了?

    “你们要拼命?呵呵,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你们,之上想让你们亲眼目睹我晋升天师之境的风采而已,踏足天师,多少人的梦想,不与人分享又有什么意义?”桃花真君此时再度开口道。

    之前无论是对白杨还是对陈彩悦他们,桃花真君都留手了……

    白杨看向桃花真君,目光闪烁,他脚下的五彩桃树一直都在违背常理的逆生长,直到此时,原本三千多米高的五彩桃树,现在只有不到原来的一半高了!

    并且,那颗不断逆生长的桃树,树干开始绽放莹莹五彩霞光,宛如天地灵根复苏。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嗡……

    一声嗡鸣在另一个方向响起,那边涌动的无边花瓣被撕开,一道凌厉妖异的剑光一闪即逝,同时,一抹血色身影从那边的花海中仗剑走出!

    听闻动静,白杨抬头看去,身躯一颤,眼神变得有些恍惚。

    “当初我以为你是在说笑,如今看来,你最终还是变成这样了吗……”看着那个人,白杨喃喃自语,心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杀气,恐怖的杀气,好可怕的杀气!”边上,单秋林手持木剑深吸口气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