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无尽的桃花花瓣遮蔽了一方天地,粉的红点白的……

    这是桃花的世界,无尽花瓣沉浮,宛如大海浪潮,阳光照射在花海之上,唯美得让人心醉。

    所谓物极必反,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是蕴含?;?。

    此时,无尽的花海中却是另一番景象,甚至可以用修罗地狱来形容!

    长街上,花雨朦胧中,一个魁梧壮汉手持一根金属长棍,手臂抡起,金属长棍划破空气发出呜呜的音爆声。

    砰砰砰……咔擦咔擦……

    他一棍子砸在身边几个人身上,骨断筋折,那些人无不吐血倒飞,甚至有两个脑袋直接被打爆!

    唰……

    这个壮汉身后,一个黑衣青年手持长?;?,壮汉脑袋飞起,他脖子血溅三尺倒地身亡!

    酒楼中,一个厨师手持剔骨刀正在追砍周围的人,鲜血溅了他一身,但他却麻木的举起剔骨刀砍人,没有丝毫停顿,最终他一头栽在了火炉中被烧成焦炭!

    一动民房内,一位老人用剪刀捅死了自己刚刚满月的孙子,可转瞬他又被表情麻木的儿媳妇一锤子锤死!

    军营中,陈王朝驻扎在桃山郡的军队正在混乱厮杀,弩箭横飞,射死一个又一个本应死在战场上的士兵,刀剑劈砍,血流成河……

    修罗地狱,真正的修炼地狱!

    无尽花瓣雨中,一个又一个的人表情变得麻木,仿佛没有思维一样,本能的举起屠刀开始杀周围的人!

    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整个桃山郡都被无尽的桃花花瓣淹没,花海中数千万人混乱厮杀,无论是平民,官员,有钱人还是戏子,都在杀戮。

    杀杀杀,这片世界,每时每刻都有数万数十万人死去,倒在血泊之中!

    太惨了,老人,小孩,女人,相互厮杀,简直就跟疯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瞎眼的单秋林凝重道。

    尽管他看不到,但却听得到,从周围那些声音就能在脑海中还原出一幅惨烈的画面。

    砰砰砰……

    有脚步声响起,几个手持鲜血淋漓兵器的人向着白杨几人扑杀过来。

    “白哥,白老大,为什么会这样啊,我们怎么办?”胡图手持大刀浑身颤抖,快哭了。

    身处花海中,看不到远处,可却能听到惨烈的厮杀,还保留意识的人谁能不怕?

    白杨抬头一看,冲向他们的人,只是普通人而已,连武徒都算不上,念力一吐,在他们身上关键动脉一撩拨,几人到底昏迷。

    深吸口气,白杨闭眼,念力辐射出去,直径二十公里内惨烈的画面传递到脑海,睁眼后一脸骇然道:“好一个桃花真君,他是要杀掉整个桃山郡的所有人??!”

    “杀掉所有人?”胡图浑身一颤。

    “没错,不出意外,那个杀人狂魔是被他引来的,杀人狂魔身上拥有绝世功法的消息必定也是他散播出去的,目的就是引来更多的人杀掉!”白杨沉声道。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胡图惊悚道。

    低头,白杨看着地面吐出连个字说道:“鲜血,他在收集鲜血!”

    “鲜血?”胡图愕然,然后低头看向地面,一脸见鬼。

    周围原本死去了十多个人,可是,那些人流出的鲜血诡异的渗透地面消失了,不信邪的他用手中长刀破开地面翻看,哪儿还有丝毫血液?

    凭空消失了?

    “他要杀死数千万人?想干什么?数千万人啊,一定要阻止他!”饶是对任何事情都显得无所谓的单秋林此时也不淡定了。

    看向远处,白杨沉声道:“大阵已经启动,花雨淹没世界只是开始,桃花的香气,在大阵的作用下应该有一种惑人心志的作用,现在是平民厮杀,接下来会愈演愈烈,轮到武者,神道修士,最终导致大混乱大厮杀!而且,大阵彻底运转起来,方向都分不清了……”

    嗡……

    白杨话还没说完,周围原本自由飘荡的无尽花瓣,此时好似被某种未知力量控制,呈现一种诡异的姿态涌动,五光十色,看得人眼晕,根本分不清方向!

    “阵法么?守卫郡城的阵法呢?此时官府为什么不开启?”胡图惊叫。

    “被毁了!”白杨呼出一口气说。

    轰轰轰……

    周围,地面炸裂,一根根巨蟒一样的树根冲天而起,不但毁掉了地面,还毁掉了建筑,更是舞动间将花海中的人一个个搅碎杀死!

    整个桃山郡,数千万人混乱厮杀,地面裂开坍塌,无尽树根毁掉建筑,更是在杀人,无尽鲜血渗透地面诡异消失。

    这是一次人为造成的恐怖灾难,波及数千万人!

    轰轰轰……

    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和震动传来,桃山郡高大的城墙倒塌,被从地下伸出的可怕树根毁掉,铭刻在城墙上的护城大阵自然也被毁掉了……

    花海内部世界天翻地覆,一切都飞快成为了废墟,原本唯美的桃山郡,如今简直如同世界末日一样的画面!

    “桃花真君,你如此做,残害数千万人,你于心何忍,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花海世界中,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咆哮,声音传来的方向,有一股大宗师修为的气息在弥漫。

    紧接着,花海世界中传来了桃花真君的声音笑道:“汇聚无尽生灵的鲜血,助我踏足天师之境,死去的人应该感到荣幸不是么”

    “你会遭天谴的!”那个声音再度咆哮道。

    可是,桃花真君已经不再回答了。

    长街上,胡图身躯一抖道:“天师?桃花真君摆下大阵坑杀数千万人,是想要借助这么多人的鲜血踏足天师之境?”

    “恐怕没错了”白杨默然。

    天师,神道修士的一个境界,相当于武道人王之境,一旦达到那个层次,以神道修士的手段,真可谓翻手间天翻地覆!

    “疯了,疯了,桃花真君作为神道修士,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遭天谴吗……不好,我有点头晕……”胡图喃喃自语,随即脸色一变,眼神变得有些恍惚。

    “老单,打晕他”白杨立即说道。

    砰……

    单秋林木剑在胡图脑袋上一点,胡图身躯一软瘫倒在地昏迷。

    “接下来怎么办?”打晕胡图之后,单秋林问白杨。

    看着混乱的花雨世界,白杨沉声道:“破阵,阻止桃花真君!”

    “具体呢?”单秋林纠结道。

    白杨掏出一个平板电脑说:“试试吧,如果我猜的不错,那棵桃府内的五彩桃树就是阵眼,毁掉那棵桃树就能毁掉大阵,甚至还能在那里找到桃花真君!”

    “快点吧,死的人太多了”单秋林沉声道,没问白杨要怎么找到那个地方。

    看着平板电脑,白杨微微一愣,系统备忘录弹出一条消息,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在明天。

    不是这个世界的明天,而是地球的明天!

    二十四小时之后,是他在地球那边和王清雨订婚的日子!

    深吸口气,白杨关闭备忘录,打开一个远程操作系统,平板电脑接受到卫星信号,发送指令。

    两千多公里外,葫芦山谷上空的卫星雷达系统激活,对准了白杨这个方向,电磁波扫描这片花海区域,将内部的情况实时绘制成线条状的三维地图传递到平板电脑上来。

    看了看平板电脑上的三维地图,白杨抬头看向前方说:“那个方向,跟我走!”

    “他怎么办?”单秋林问,指的是昏迷的胡图。

    看了看昏迷的胡图,白杨纠结一秒钟,念力控制,将其塞到了一个废墟涵洞中去。

    “只能这样了,走吧”完了白杨迈步向前,朝着三维地图上那棵巨大的桃树方向而去。

    走了没几步,白杨动作一顿。

    “怎么了?”单秋林好奇问。

    “我们得快点了,那棵巨大的桃树在缩小,特么什么鬼!”皱眉纠结暗骂,白杨念力一动,带着单秋林往那个方向快速飞去。

    无尽的桃花雨能迷惑人的视线,但却没法阻止卫星电子雷达扫描,对于白杨来说,大阵的这个迷惑功能等于没有。

    数十公里,以白杨的飞行速度,穿过花雨,几分钟就接近目的地。

    下一刻,白杨前方的视线一清,无尽混乱的桃花花瓣消失了,他的前方,出现了桃府的画面。

    整个桃府没有任何花瓣存在,但是周围,整个世界都是桃花花瓣在纷飞。

    “白公子,没想到你是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人,老实说,你能第一个来在我的预料之中也在我的预料之外!”

    白杨刚刚出现在桃府周围,他的前方就传来了桃花真君的声音。

    “桃花真君,好大的手笔,好残忍的手段,倒是让我意外了”白杨眯眼道。

    抬眼看去,桃花真君站在那颗巨大的五彩桃树树枝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白杨单秋林两人。

    “多谢白公子夸奖,我辈修士,与天挣命,死一些人不足挂齿,试问踏上修行之路,谁的手中没有沾满血腥呢?呵呵,不说这个,白公子前来,难道是为了实现诺言娶小女为妻来了?”桃花真君看着白杨淡淡的笑道。

    眯眼看了看那颗诡异逆生长的五彩桃树,白杨摇摇头道:“我来是来杀你的!”

    “杀我?就凭你?以为找到了这里就能杀我?当我整整‘十元’的布置不存在么?别急,等等吧,不止你,等下应该有很多高手来到这里,到时候我用你们的生命和鲜血助我踏足天师之境!想想都激动啊,你们应该感到荣幸!”桃花真君一脸微笑的看着白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