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疑似拥有绝世功法的杀人狂魔出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桃山郡这段时间汇聚了无数武道神道修士,无不为了这个杀人狂魔而来,她赫然出现的消息一经传出,几乎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向着她所在的方向汇聚而去!

    桃林中花香扑鼻,暗中却是人影幢幢。

    一抹动人的红色身影仗剑前行,不悲不喜。

    唰……

    剑锋一扫,一抹妖异而凌厉的血色剑光飞过,鲜血喷洒,染红了桃花。

    她身形如鬼魅,所过之处残值断臂横飞,在她的生命中好似只剩下一个杀字一样,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一个字,杀!

    无不可不杀之人,神道武道修士,杀!普通人,但凡出现在她眼前,也杀!

    武者武士武师宗师,道胎阴神真人,杀杀杀,无杀不了之人!

    暗中观望,的无数人看到那副画面心惊胆战,太可怕了,那抹妖异的身影所过,剑出必饮血,剑出必杀人!

    她从远处来,一身红衣,只身一剑,杀尽天下。

    渐渐的,她进入了桃花林中,脚步微微一顿,腾身而起,来到一颗桃花盛开的桃树上,妖异的血红色眼睛不含丝毫人类情感的扫视周围。

    桃林中,四面八方,无数人隐藏,在观望,在打量,她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她好似不知道自己处于风暴的中心,好似不知道自己处于危险的边缘,站在桃花盛开的树梢上,缓缓抬起的手中血红色长剑。

    嗡!

    刹那间,她身上腾起了血色煞气,宛如血色火焰燃烧,冲起十多米高,整个人都模糊了。

    在那可怕的血色煞气中,她红色衣衫咧咧作响,红色长发无风自动,脚下桃花盛开的桃树刹那崩碎成粉末。

    素手持妖异血色长剑,剑身嗡鸣,妖冶红光绽放,长剑一挥。

    这一刻,天地好似定格,方圆千米之内的一切都被无穷无尽的血色剑光淹没,凌厉妖异的红色剑光横扫,在这个区域内,不管是人还是物,全都瞬间被撕碎。

    鲜血横飞,残值断臂横陈,桃树崩碎,花雨纷飞。

    分不清鲜血分不清花雨……

    一剑,她只一剑,这片区域一切都被撕碎,至少两千人因此丧命!

    其中不乏武师之境的高手,甚至其中还有宗师高手隐藏,依旧在她那一剑之下饮恨!

    一剑灭杀数千人,她身上那血色煞气更加浓郁了,血色长剑上妖异的锋芒变得更加炽烈。

    唰……

    她腾空而出,虚空中只留下一抹淡淡的痕迹,下一刻,数千米之外,又是无穷无尽的红色剑光爆发,噗嗤噗嗤的声音中,桃林粉碎,鲜血喷洒,花雨纷飞……

    杀杀杀杀!

    她不说话,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有一个杀字在主导着她,杀尽眼中看到的一切生灵!

    “她是妖魔,天啦,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武师之境的强者啊,一个又一个被她砍瓜切菜一样杀掉,甚至还有宗师,谁能阻止她?”

    所有人惊恐,害怕,这画面太恐怖了,只要剑光一闪,没有人抵挡得住,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存在?

    红衣女子一路杀向桃山郡,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饶是这样,因为她的出现,八方关注,四面八方无数人蜂拥而来,越是杀戮来的人就越多……

    桃山郡,桃府,那颗盛开五彩桃花的桃树上,桃花真君目视远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问身后恭候的手下:“情况怎么样了?”

    “回真君大人,桃山郡范围内,经过我们的查探,这段时间以来,除却本地居住的人,从外界至少涌来了千万人,这些人,至少都是武徒修为,要么成群结队要么单独前来……”桃花真君身后的属下弯腰汇报道。

    不等他说完,桃花真君打断他说“我问的不是这个”

    “是,大人,经过我们的人严密的监视和分析,如今,在桃山郡境内,至少有五个大宗师和三个神道真君隐藏,其余武道宗师神道真人数百,武师阴神更是数以千计,除却如今三大势力的人之外,附近几个州府,民间的修炼之人,起码三成都来到了这里!”桃花真君的属下浑身一颤回答道。

    听了属下的汇报,桃花真君微微眯眼自语道:“本土大概有七千万人居住,外界又来了一千万人,其中大宗师五人,神道真君三人,宗师真人境界的数以百计……应该差不多了……”

    听着桃花真君的自语,那个属下吞了口口水,眼中闪过无以伦比的惊骇,作为桃花真君的心腹手下,他当然知道桃花真君在计划着什么。

    为了这个计划,桃花真君准备了至少‘十元’时间,就为等这一天,那个杀人狂魔的红衣女子只是一个引子而已,算得上是给桃花真君的计划锦上添花了。

    若是没有那个红衣女子,桃花真君也会以其他方式吸引人前来!

    目视唯美的桃山郡城,目视城中的众生百态,桃花真君笑了笑,挥手示意属下下去,接着,他走向了那棵巨大的五彩桃树……

    桃仙酒楼顶楼,白杨站在窗边,目视远方,目光闪烁不定。

    “白哥你听,外面好多人都在疯传那个杀人狂魔出现了,都往那个方向而去,我们什么时候过去?”胡图手握大刀急不可耐道。

    绝世剑法啊,越阶杀敌如宰猪一样的绝世功法,谁不想要?去晚了就没有了!

    白杨没回答,依旧在思索着什么。

    单秋林拎着木剑来到白杨边上问:“老白,你到底想到了什么,还没想明白?”

    “我只想到了桃花真君必定在酝酿一场阴谋,可他最终目的是什么我还没想明白”白杨摇摇头道。

    “桃花真君?那么多人来桃山郡,不是为了那个杀人狂魔吗?”胡图不懂了,在边上愕然问。

    “两件事情本来就没有关联,可背后有人稍加引导,又有了必然的关联,很奇怪么?”白杨转身看着胡图耸耸肩说。

    “额,我还是不懂”胡图摇头道。

    就在此时,白杨赫然转身,透过窗户看向下方的街道,准确的说是下方街道边的一棵桃树,一棵开满粉色桃花的桃树。

    “怎么了白哥?”胡图被白杨神经兮兮的举动搞得有些忐忑。

    白杨沉默片刻,深吸口气说:“麻烦大了……”

    下方,街道边,那颗开满粉色桃花的桃树无风自动,上面的桃花一瞬间全部脱离桃树树枝漫天飞舞,那画面很美,以至于周围看到的人都下意识驻足观望。

    无尽桃花花瓣飞舞,却不掉落到地面,在空中四处飘荡,沐浴在桃花雨中,真的有一种诗情画意的感觉。

    可是,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的,桃山郡的桃花,四时不谢,怎么会出现一株桃树上的桃花全部脱离的情况?

    不,不止这一颗桃树,而是全城所有的桃树都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盛开的桃花花瓣全部脱离桃树漫天飞舞,也才几个呼吸间,整个桃山郡城内的桃树全部变得光秃秃,所有的桃花花瓣都在空中飞舞!

    看不到天了,看不到十米外的任何东西了,整个世界都成为了花瓣雨的世界。

    这还不止,桃山郡城外,漫山遍野的桃林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所有的桃花花瓣脱离桃树在空中飞舞!

    以桃山郡郡城为中心,方圆直径三百公里内的区域,彻底成为了桃花雨的海洋,粉的白的红的……

    无穷无尽的桃花渲染得这片世界五彩缤纷,太美太美了。

    处于无尽桃花雨区域内的人全都呆住,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怎么了?整个世界都是桃花花瓣,我……我的视线甚至看不到十米之外的东西!”桃仙酒楼上的胡图也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一种莫名的恐惧一下子笼罩在心头。

    “这就是桃花真君的手段么?他的阴谋应该开始了吧,如果不出意外,桃山郡周围,但凡有桃花的区域都是这种情况,应该是他布局了多年,用桃树摆下无边大阵,如今启动,这片区域已经和外界隔绝起来了!”白杨深吸口气说道。

    “桃花真君?他到底想干什么?”胡图惊悚道。

    覆盖数百公里的大阵,隔绝外界,这片区域内可是有几千万人,如此大的手笔,他想做什么?

    “为什么……!”

    就在此时,下方的街道上传来了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叫。

    “发生什么事情了?”胡图浑身一抖,紧握大刀问,他们距离下方的街道上百米高,无尽桃花花瓣阻隔视线,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去看看”白杨心头一动说道。

    “怎么去……哎?”

    胡图正要问怎么下去呢,就感觉到自己飞起来了,往下落,恍惚间就已经出现在了下方的街道上。

    白杨念力控制三人直接从酒楼顶上飞了下来。

    不等胡图搞清楚什么情况,看着周围的画面瞬间呆住了,不但是他,白杨也一脸惊骇。

    “好大的手笔!”单秋林深吸口气道。

    他们站着街道上,桃花雨阻隔了视线,最多也只能隐约间看到十米内的情况。

    可此时,周围,十米之内,不管是平民还是武者,眼熟都变得麻木,他们在相互厮杀,漫无目的的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