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从来都不乏聪明人,白杨能敏锐的嗅到阴谋味道,自然也有其他人预感到了这点。

    桃山郡城城东一座幽静庄园中,一身彩衣的陈彩悦安静的坐着看书。

    君念生从外面快步走来,手中拿着一叠打开的信函,看到陈彩悦,他笑道:“彩悦妹妹,我打听到了一些信息,特地前来给你说一下”

    “姓君的,我还要和你说多少次,不要叫得那么亲近,而且,也麻烦你不要出现在我眼前”陈彩悦放下书卷不悦道。

    “好的彩悦妹妹”君念生点头,然后自顾自的说道:“从目前打听到的情况来看,桃山郡汇聚了无数武者以及神道修士,其中值得关注的而且是打听到的就足有上千人,可谓宗师满地走真人满天飞,甚至其中隐隐约约有几个大宗师和神道真君的影子!”

    “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陈彩悦看向别处说道。

    “彩悦妹妹,我分析了一下,整个桃山郡上空仿佛笼罩着一层阴云,有一个大阴谋在酝酿,那个杀人狂魔,有人在故意引导到这里来,她身上拥有绝世功法的消息也是人故意放出去的,目的应该是让更多的人来到这里……”

    “你还有多少废话?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都是你通过官府渠道得到的消息么?呵呵,丞相之孙,这里的郡守可劲的巴结你吧?”陈彩悦打断君念生鄙视道。

    “哦对了,我正要说这点,这桃山郡,看似在王朝的统治之中,实则一个名为桃花真君的人隐隐约约凌驾于一切之上,乱臣贼子啊,彩悦妹妹,此人不得不防!”君念生凝重道。

    “说完了?”陈彩悦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两人整个交流过程牛头不对马嘴……

    暗中深吸口气,君念生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定,脸上一下子变得没有表情,站起来往外走说:“我说完了”

    看到君念生一下子变脸,陈彩悦内心突然咯噔一声变得空落落起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挽留的话来……

    ‘有时候要变得冷淡一些,不知道白杨教的这招管用不管用啊,彩悦妹妹为何不挽留我呢……’迈步离去的君念生内心忐忑。

    城外,百里远的一座山巅之上,有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迎风而立,远远的看着桃山郡方向,一脸落寞,双手怀抱长刀,高处不胜寒的姿态展露无遗。

    在这个青年的身后,十多米外,一个身穿红色铠甲的女子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接着,她咬牙抽出一柄弯刀,闪身向着前方的青年扑杀过去。

    青年挠头转身,看着近在咫尺的凌厉弯刀屈指一弹,叮一声将劈向自己的弯刀弹到一边,伸手搂住女人的腰肢说:“媳妇别闹,前面就是桃山郡了,那里有无数高手等着我去挑战,当我打败他们之后,你就会认识到你男人我有多么给力了,对了,给力一词还是我一个好哥们告诉我的呢”

    女子用力挣扎,近乎连踢代打的尖叫道:“姓凌的你放开我,谁是你媳妇了?我还没答应你呢,你不要脸……”

    “好了我知道了,你看啊,你又打不过我,我们说好了的,在你打败我之前你就是我媳妇,话说这么些天了你为何还没爱上我呢”男子纠结道。

    “谁会爱上你这个没头没脑的家伙,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你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残忍,你最好祈祷那一天迟点到来!”女子一下子安静下来,气鼓鼓的看着男子说。

    “你打不过我的”男子臭屁道,然后看向远处说:“那边有几个高手,我先过去热热身,桃山郡去了好多人,接下来不愁没有架打了,嘿嘿……”

    说完,青年男子搂着女子从山巅之上飞身而下,不久后几公里外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几个武师之境修为的人莫名其妙的被打得鼻青脸肿,看着远去的那两个身影超级无语,我招谁惹谁了我?

    如此不靠谱的除了凌骄那货也没谁了,在青木县和白杨分别,他扛着陆羽曦跑了,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听闻桃山郡风云际会也跑来凑热闹。

    时间一点点过去,各方高手汇聚桃山郡,人员混杂,修行之人讲究念头通达,整个桃山郡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争斗厮杀,这个美丽的地方慢慢变得乌烟瘴气起来……

    桃仙酒楼,顶层,白杨包下了一个套房,正午时分,他和单秋林百无聊赖的坐在窗边喝酒打发时间。

    “这样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单秋林纠结道。

    “那还能怎么办,人们真正的目标还没有出现,背后的阴谋就不会浮出水面,这个时候做什么都是白搭”白杨耸耸肩说。

    “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干等着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单秋林一副我看穿了你的语气。

    没回答单秋林,神色一动,白杨放下酒杯把脑袋伸出窗外看向下方的街道,看到下面发生的事情啼笑皆非。

    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魁梧青年,肩抗大刀来到桃仙酒楼大门口,丢出一张钱票给小二说道:“给我准备一个雅间,好酒好菜端上来!”

    说着这家伙就大摇大摆的要往酒楼里面走。

    然而人家小二却是面无表情的拦在了他身前,看都不看那一张一千钱的钱票说:“这位客人,衣衫不整不得入内,还有,你给的钱票在这里一杯茶都喝不起!”

    “啥玩意?”魁梧青年瞪眼一脸懵逼,那可是一千钱呢,普通的农民人家都够过十天了,居然连个门都进不去?

    小二一脸哪儿来的土包子表情说:“所以客人你还是去别家?”

    青年当即不干了,瞪着小二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闹事儿?那你知道我们这个酒楼的东家是谁吗?”小二一脸鄙夷道,比背景,你算老几?

    “我……”

    青年还想争辩什么,只听上方传来一个声音说道:“小二,让他上来”

    当即,小二脸色一变,看着青年笑道:“客人里面请,跟我来”

    青年仰头看向声音来源,眼睛一亮,随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跟着小二上楼。

    噼里啪啦的来到楼顶,推开白杨所在的包间门,青年看向窗边的白杨笑道:“白哥,你也来桃山郡了?”

    白杨看着青年心道这家伙还是这么奇葩,到哪儿都不省心,招手示意他坐下打量说:“我说胡图,迷河林一别你还是这个样子,这段时间怎么样?”

    魁梧青年正是当初追着玉飞凤跑去迷河林的胡图,貌似是什么怒蛟帮的少帮主来着。

    “还不是老样子,回家去之后赶上天下大乱,整天都在砍人,这不听说桃山郡热闹嘛,我也来看看,玛德,这酒楼破规矩真多,进个门还讲究个什么衣衫不整”胡图大大咧咧的坐下抱怨道。

    听他这么说,白杨打量一眼,才发现他身上貌似还有血迹,问:“你这是怎么搞的?”

    “别提了,之前近城门的时候,有人挤了我一下,我和他干了一架就这个样子了……哎,单大哥你也在啊”胡图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注意到边上的单秋林于是打招呼。

    单秋林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听了胡图的话,白杨有些无语,你这是和谁都能干起来啊,能活到现在估计不容易吧?笑了笑举起酒杯说:“来来来,难得相聚,喝一杯”

    “好酒啊”胡图眼睛一亮,一杯酒下肚回味片刻看着白杨挤眉弄眼道:“白哥,我听说其他人也要来这里,不知道到了没有”

    你那什么表情?白杨心中无语,问:“都有谁?”

    “古奇峰叶商函他们啊,还有玉飞凤也要来……”说道最后,胡图看着白杨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我特么就懂什么了我?白杨心中吐槽,暗道还真是风云际会了,该来的不该来的都要来了。

    难得遇到个熟人,吃吃喝喝聊天打屁打发时间。

    待到下午时分,白杨赫然起身,来到窗边赫然看向了远方深吸口气说:“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胡图嘴里叼着一块肉愕然问。

    “很快你就知道了”白杨摇摇头道。

    边上,单秋林已经将手放在了木剑剑柄之上……

    桃山郡郡城外百里之处,桃花林边缘,数十个人夺命奔逃。

    噗……

    一道凌厉的血色剑光闪过,几个拥有武师之境修为的人身躯被斩断,鲜血喷洒,映衬着不远处缤纷的桃花林分外妖异。

    “这是妖魔……快跑??!”

    被杀得胆寒的人们惊叫,没命的往桃山郡方向跑。

    噗……

    又一道血色剑光飞来,逃命的人们再度有几个被撕碎!

    在人群后方,一抹动人的红色身影鬼魅般紧跟人群后方。

    那是一个女子,一个让人看一眼就浑身发寒的女子。

    她一身红衣,红得妖异,齐腰长发也是血红色,好似鲜血侵染,面无表情的她,眼球都是血红色的,双目中根本就没有人类的任何情绪。

    她手持一柄血色长剑,剑身绽放妖异红光。

    抬手挥剑,她手中长剑一抹血色剑光飞出,前方噗噗噗又有几人被撕碎,她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杀,鲜血铺路,前往桃山郡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