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郡郡城,桃府中那颗巨大的桃树上,两千多米的高度有着一片精美的建筑。

    砰……

    随着一阵嗡鸣,花雨纷飞,桃夭夭和她的两个受伤师兄凭空出现在一个大厅中。

    有脚步声响起,桃花真君的身影从门外走来。

    “爹爹”桃夭夭站起来,立即走向桃花真君。

    点点头,桃花真君看向两个受伤的徒弟说道:“你们先下去疗伤”

    “是师傅”两个青年不敢违背,拖着受伤的躯体离去。

    待到两个青年离去后,桃夭夭咬了咬嘴唇看着桃花真君问:“爹爹,那个什么宋一道的如此对我,爹爹为何不杀了他?不但不杀了他反而还让我嫁给他?爹爹你不疼我了吗?”

    说着说着,桃夭夭眼泪都流下来了,从未感觉过的委屈出现在心头。

    听了女儿的话,桃花真君平静的笑了笑,走到一边坐下,看着桃夭夭说:“乖女儿,之前并非为父真身前往,没有把握杀了他”

    “爹爹你也杀不了他?”桃夭夭感觉难以置信。

    微微皱眉,桃花真君说:“宋一道只是他的化名而已,他应该叫白杨,不说之前并非真身前往,哪怕是我真身面对他,也没有把握杀了他,甚至还可能被他杀掉!”

    “他就是白杨?那个不久前面对和爹爹相当三大强者还杀掉两个的白杨?”桃夭夭有些觉得不可思议道。

    “应该是他没错了”桃花真君点头。

    看着桃花真君,桃夭夭委屈道:“爹爹,就因为他是白杨,你就要我嫁给他?女儿的委屈就这么算了?”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女儿,他白杨也不行,为父自有主张,这个仇会为你报的,不说这个,让你们去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桃花真君淡淡一笑转移话题道。

    桃夭夭也闭嘴不提白杨的事情,而是说道:“爹爹,你让我们办的事情都差不多了,那个人,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来到桃山郡!”

    “嗯,那个人应该得到了某种了不得的传承,把她引来,对为父接下来的安排至关重要不容马虎,若是不出差错,届时为你报仇灭了那个白杨!”桃花真君眯眼道。

    走到桃花真君边上坐下,桃夭夭心有余悸道:“爹爹,话说回来,那个人真的很可怕,明明现在只有武师之境的修为,可是,一般的宗师高手都不是她的对手了,轻易会被她劈杀,那种剑法太可怕,这次,若不是红叔叔,恐怕我们就回不来了!爹爹你不知道,我们亲眼看到,她被二十多个人围杀,其中有三个宗师高手,两个神道真人,其他的都是武师,却被她几乎一剑一个全灭了!她简直是疯子,是妖魔!”

    点点头,桃花真君说:“我说了,她应该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传承,武师之境灭杀宗师,一般功法根本不可能,不过没关系,把她引来桃山郡,为父的计划就能启动,到时候,那个白杨要死,那个人也要死,不管他们身上有什么秘密,都将是我们的!”

    “嗯,爹爹,最多三天,那个人就会来了,到时候爹爹会怎么做?”桃夭夭好奇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下去吧”桃花真君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那我下去了”桃夭夭点头离开。

    她爹桃花真君做什么事情没有几个人能琢么透,他不说别人也问不出什么来……

    城外,一片桃林之中,周围落英缤纷,一堆篝火燃烧,白杨正在翻烤野味,之前没吃好就被打断了,桃花真君他们离去后,他和单秋林也离开了客栈来到了这里。

    “你说之前那桃花真君并非真身?”单秋林抓着一坛酒好奇问。

    “是的,一点神道修士的手段,其实我也会,只是没有那么专业而已”白杨淡淡道,死死的盯着手中翻烤的野味,这次一定要烤好!

    “哦?”单秋林喝酒的动作一顿,有点不明白神道修士的手段。

    白杨看了看单秋林,心念一动,周围唰唰唰的飞来无数桃花花瓣,花瓣凝聚成他的样子,活灵活现,说道:“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以神魂意识到达远处,控制天地万物化作自身形象,我没那么专业,他应该是控制天地元气能量形成了一个能以假乱真的形象,因为不知道隔着多远,所以手段有限,你虽然看不到但能感受到吧?”

    单秋林微微偏头,仿佛是在感受白杨用桃花花瓣弄出的身形,点点头说:“我大概明白了”

    砰!

    花瓣散落,白杨用念力控制花瓣形成的身影消失,看了看手中烧烤的野味,叹息一声一把丢掉,妈卖批,又烤成焦炭了……

    “刚才为什么不杀了桃夭夭三人?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听她声音和动作,她应该是个美人”单秋林古怪道。

    看都没看单秋林,白杨往地上一趟,双手枕着脑袋说:“我看上个锤子,桃夭夭她们三人不足为虑,随时都能弄死,其实那么对她只是为了引来桃花真君而已,从踏足桃山郡,我就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见过他之后,虽然不是他真身,但心中的猜想却又被证实了几分!”

    “我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单秋林淡淡道。

    “拭目以待了,不管什么阴谋,应该在这几天就能付出水面”白杨无所谓笑道,但眼神深处有一丝担忧无人察觉。

    并非担忧自己……

    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待到天明,这个世界独特的巨大白色太阳升起,阳光撒落,漫山遍野的桃花沐浴在阳光下,美不胜收。

    桃山郡城门口,随着大门开启,早就等候在城门内外的无数人开始进出,有王朝官员维持秩序。

    白杨和单秋林混迹在人群中进城,走在宽阔的街道上,单秋林百无聊赖的问:“接下来去什么地方?”

    “老单,这个城池比青木县繁华太多了,我估计全城人口得有五千万以上,街边不但有常见的店铺,丹药铺子也很多,甚至还有专门贩卖符箓法宝的店铺,修炼秘籍的店铺也有,啧啧,青木县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乡下”白杨四处打量惊奇道,答非所问。

    “你知道我是瞎子看不到,你故意的吧?”单秋林无语。

    “好吧,我们先去吃东西,目前来说还不知道干嘛,只能等了”白杨耸耸肩说。

    “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单秋林一副你怎么能如此随便的语气……

    桃仙酒楼,桃山郡最大的酒楼,没有之一,是一栋占地极广有着三十层的巨大木质大楼,要选就选最好的,白杨和单秋林来到了这里用餐。

    “桃仙酒楼?不用说,这肯定也是桃花真君的产业了,话说你昨天才羞辱了人家的女儿就跑他地盘来真的好吗?”走进酒楼后单秋林古怪道。

    “怕啥,他还能吃了我咋地?用我老家的话来说,我是来消费的,就是上帝,他还得供着我呢”白杨笑道,招呼小二带他们去用餐。

    “上帝?”单秋林又不懂了。

    没解释什么,跟随小二来到八楼一个靠近窗户的座位点餐,白杨尽点贵的招牌菜,也不心疼钱,一通下来哪怕单秋林看不到也心惊肉跳。

    等到小二下去之后,单秋林说:“老白,虽然我知道你有钱,但你这么和花法,搞不好要不了多久就得破产!”

    “这里的确贵了点,希望物超所值,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嘛”白杨无所谓道。

    单秋林不说话了,觉得和白杨讨论钱的问题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酒菜上来埋头大吃。

    “真心不错哎,这道火鱼肉居然还有改善体质的功效”白杨吃着东西眼睛一亮说。

    “价值两百万钱的一道菜,几口就没了,值个屁,对武士以上的人压根没效果,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单秋林提醒道,意思是说你这是在浪费钱……

    两人一边吃东西一边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

    白杨念力辐射出去,半径十公里内的各种信息汇聚到脑海,快速分析整理,这情报搜集效率比花钱快了无数倍。

    昨晚的事情已经传开,有人居然羞辱桃花真君的女儿这件事情成为了当下人们谈论的热门。

    除此之外就是关于一个杀人疯子的传闻了。

    一人一剑,宛如妖魔般的存在,所过之处堪称尸山血海,不管再强的人都被她斩于剑下!

    “传闻那个人得到了一门了不得的剑法传承,但那套剑法太过凌厉而邪恶,一般人根本驾驭不了,她应该是被剑法影响了心智!”

    “那个人已经在前来桃山郡的路上,如今这里无数强者汇聚,必定是她的葬身之地”

    “风云际会,这里要乱了……”

    当这样一个消息传递到白杨脑海的时候,他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吃东西。

    这个世界,金钱并非至高无上,唯有修炼功法才是永恒的话题。

    一个人,一把剑,飞速崛起,越阶杀敌,以一敌多而不败,这些词汇聚集到一起,无不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一部强大的功夫出世!

    在这个讲究极端个人武力的世界,还有什么能比如此逆天的功法来的更吸引人?

    八方云动,风云际会,无数青年才俊有志之士向着桃山郡汇聚而来!

    而在这种背景下,白杨却敏锐的闻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