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简单!

    目视前方凌空而立的桃花真君,白杨心中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

    虽说能修炼到真君层次的人没有一个简单的,但桃花真君给白杨的感觉不一样,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更直观一点,往往这种人一旦成为敌人,若是无法在第一时间将其消灭的话,在以后将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和?;?。

    世间有人,成为敌人后,哪怕留着他的命也无所谓,他的未来只会被超越,渐渐的自身成为他需要仰望甚至绝望的存在,根本不用在乎。

    可有些人,一旦成为敌人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他,他会飞速崛起,变得越来越可怕,麻烦会变的越来越大,桃花真君无疑就是这种人!

    心中所想,白杨不再有丝毫小看桃花真君,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根本就不跟着桃花真君的节奏走,避开人质这个话题,看着对方饶有兴致的问:“刚才你出场那骚包的状态是怎么弄的?嗖,花瓣出现,砰,花瓣消失,你出现了”

    说话的时候,白杨伸手张开合拢比划了两下。

    “呵呵,一点小手段而已,不足挂齿,宋公子,你能否为我解惑,小女到底如何得罪了你,你要如此羞辱她?”桃花真君看着白杨问。

    尽管他应该是在兴师问罪,但却一脸淡然,甚至还带着微笑,根本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喜乐。

    这种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你女儿桃夭夭,莫名其妙的对我喊打喊杀,难道不应该教训一下吗?老实说,她这样的脾气以后很容易吃亏,还好遇到我,只是教训一下没有要了她的命”白杨耸耸肩一脸我是老好人的欠揍表情说道。

    “那么我应该多些宋公子手下留情了?”桃花真君眯眼问。

    白杨点点头说:“不用谢,真的不用谢”

    目光一闪,桃花真君再度平静道:“宋公子,小女身为女儿身,你如此羞辱她,是不是太过了点?”

    “总比小命丢了好吧?你说是不是?”白杨如是回答。

    此时桃夭夭凌空飞在桃花真君边上,那应该是桃花真君的手段,桃夭夭脸色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看着白杨目光冰寒又带着点羞耻的咬牙切齿道:“爹爹,替我杀了他,此人不死,以后我就没脸见人了,此人不死,以后谁还将爹爹你放在眼中?”

    搞得你现在还有脸见人似的,没看远处那么多人看你的眼神都充满了异样嘛,白杨心中撇嘴道。

    桃花真君看了桃夭夭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意思是说交给我处理。

    桃夭夭安静了下来,但依旧愤恨的瞪着白杨。

    接着,桃花真君看向白杨淡笑道:“宋公子,你如此对小女,虽说她或许刁蛮任性在先,但若是你不给个说法应该是说不过去的,你说是吧?”

    “请问真君,你要我给个什么说法呢?我们可以对此来一场深刻的探讨”白杨眉毛一挑笑道。

    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桃夭夭,桃花真君平静道:“你对小女做出那种有辱她名声的事情,有了肢体接触,以后小女恐怕是没法嫁人了,不若你娶她为妻如何?这也算皆大欢喜了!”

    嗡……

    我擦……!

    桃花真君这句话一出,远处黑暗中观望的人们差点炸开锅,还有这样的好事儿?欺负了桃花真君的女儿,不但没有被灭掉,还能娶了她女儿抱得美人归?

    这样的好事儿怎么没有落到我头上?早知道我就那样做了,悔不当初啊,谁知道桃花真君居然这么好说话……?

    顷刻间,无数人凌乱在夜风中。

    “爹爹,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可能嫁给那个混蛋”桃夭夭目瞪口呆的看着桃花真君说道,一脸难以置信。

    “师傅,你怎么能让师妹嫁给那个可恶的家伙!”

    “师傅,不能??!”

    那两个被单秋林一拳怼飞的青年此时不顾自身伤势惊叫道,甚至看白杨的眼神无比冰冷仇视,仿佛白杨夺走了他们生命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桃花真君表情依旧,先是看向两个徒弟沉声道:“闭嘴,为师的作何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插嘴了?”

    一句话,那俩受伤的青年浑身一颤不敢出声了,看向白杨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

    虚空中,教训了两个徒弟,桃花真君微笑的看着桃夭夭说:“乖女儿,你都被他那么羞辱了,女儿家的那个地方被他当着众人的面触碰蹂躏,以后谁敢娶你?为父见此人不错,嫁给他不算辱没了你”

    “爹爹,你怎么能这样”桃夭夭懵了,感觉整个世界都不真实,那么疼爱自己的爹爹不但不帮自己报仇,居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等等,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那边白杨开口道。

    此时白杨更加懵逼,这特么是什么习俗,一言不合就送女儿?

    我去,都跟谁学的,当初小猫的爷爷是这样,德阳镇的牛栏山蓝清风也是这样,你们到底在干嘛啊……

    桃花真君看向白杨笑道:“小女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花容月貌吧?本人也算有些身份地位,小女嫁给你,宋公子难道还不满意?”

    特么根本就不是这回事好吧……

    “话说你真有女人缘”边上的单秋林语气古怪道,怎么听都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我叫你哥,能不能别添乱了?”白杨无语,然后看着桃花真君摇摇头说:“多谢真君不计前嫌的一番美意,不过可惜,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

    桃花真君没开口,反倒是桃夭夭再度看向白杨咬牙切齿,指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老爹是处于什么原因作出的决定她不知道也反驳不了,可白杨这明显的看不上她啊。

    不能忍!

    摆摆手阻止了自家女儿,看着白杨,桃花真君沉默了十多个呼吸时间,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摇摇头问:“宋公子,你真的不愿意娶小女吗?”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看着他无语道。

    叹息一声,桃花真君看着白杨面带可惜的说道:“我观宋公子也算一位值得托付的青年才俊,因为你对小女做出那样的举动导致小女以后无法嫁人,是以想成就一番美事,奈何你却拒绝了,呵呵,既然如此的话,唯有杀了你,方能洗刷小女身上的耻辱,如若不然,我以后也没脸出去见人!”

    “就是这样,爹爹,杀了他!”桃夭夭此时在边上开心了。

    不但是桃夭夭,桃花真君的那两个弟子此时也如释重负的表情,虽然师妹被打屁屁了,但又不会怀孕,还隔着衣服呢,我可以选择忘记这回事的……

    “所以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要动手了?”白杨眉毛一挑。

    不再说什么,桃花真君看向白杨,伸手轻轻一指。

    “小心!”单秋林第一时间开口提醒道,虽然他看不到,但却能感受到?;盗?。

    轰轰轰……

    下一刻,白杨所在的地方,周围方圆百米之内,地面炸开,一条条宛如蟒蛇一样的树根冲出,舞动间抽打得空气都扭曲,顷刻将白杨单秋林两人淹没在内。

    剧情一波三折,反转得太快,周围的人表示彻底跟不上节奏。

    一开始那个不知道哪儿跑来的宋公子欺负了桃夭夭,桃花真君居然要将女儿因此嫁给他,可那家伙面对这种好事儿却不领情,接着现在又干起来了……

    你们这是在闹哪样?

    不过,桃花真君出手,起了杀心,那家伙算是完蛋了!

    在人们看来白杨必死无疑!

    嗡……

    就在此时,地表冲出无数巨蟒般扭曲树根淹没白杨两人的地方,突然大火冲天,赤红火焰升腾,可怕的高温让数千米之外的人都觉得灼热难耐。

    烈焰冲天,两个呼吸之后火焰就消失,随着火焰消失的,还有那从地底冲出的无数树根!

    “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的桃花真君就这点本事?”

    火焰消失,白杨单秋林身影再度出现,白杨看向桃花真君眯眼道。

    “果然是你!”桃花真君表情不变,看向白杨眉梢微微一挑,一脸了然的表情。

    他应该是知道白杨的身份了,凭借那赤红火焰分析出来的。

    “你认识我……?”白杨微微惊讶问。

    “呵呵,‘宋’公子是吗?现在若是你愿意娶小女我还能够改变主意”桃花真君看着白杨一脸认真道。

    他认出了白杨就是白杨,那个不久前独自面对三大强者不但没事反而灭掉两个的白杨!如此青年才俊若是能成为自己女婿当然再好不过了。

    白杨看着桃花真君,哪怕是夜晚,白杨的视线也很好,对方的表情和语气貌似都是认真的,很诚恳,做不得假,咦?他双目中好似有桃花花朵一闪即逝?

    鬼使神差的,白杨表情微微一愣点点头道:“好啊……”

    “老白!”边上的单秋林沉声大喝,一把将白杨扯到了身后,手持木剑微微偏头面对桃花真君。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单秋林感觉得到白杨中招了!

    单秋林身后,白杨表情有些不正常,就在此时,他脑海响起一声只有他能听到的龙吟之声,身躯一颤,他表情恢复自然。

    抬头,白杨看向桃花真君沉声道:“好手段,惑人心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眼?”

    话是这么说,白杨背后却是冷汗滚滚,之前居然中招了,被对方刹那催眠,好可怕的手段,若不是帝王龙气一声龙吟惊醒自己后果难料!

    意外的看了白杨一眼,桃花真君微笑道:“之前,‘宋’公子可是当着无数人的面答应娶小女的哦!”

    “爹爹,我不要嫁给这个混蛋!”桃夭夭尖叫。

    “师傅不要!”

    “师傅你不能啊……”

    桃花真君的两个徒弟一脸绝望的惊叫。

    至于远处的人,彻底凌乱了,这剧情,你们是要山路十八弯吗?

    “食屎啦你!”白杨看着桃花真君撇嘴道。

    心念一动,以桃花真君为中心,百米直径,天地间轰的一声出现了一团蓝色火球,火光摇曳,将夜晚照得蓝汪汪一片。

    可怕的蓝焰温度高得骇人,虚空都扭曲了,接触到的地面飞速变红变成了流质熔岩!

    轰……

    下一刻,庞大的蓝焰火球炸裂,蓝色火光四溅。

    在炸裂的蓝焰中心,无数唯美的桃花花瓣四散,当桃花花瓣消失后,随之消失的还有桃花真君父女!

    不但如此,桃花真君的两个徒弟也消失了。

    “白公子,我等着你来娶小女桃夭夭……”天地间只剩下桃花真君的这句话。

    手持木剑的单秋林愕然道:“桃花真君,神道真君强者,跑了?”

    白杨摇摇头,看着虚空说道:“那并非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