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郡郡城里面,有一座占地长宽至少五公里的庞大府邸,这座府邸内部,精美的亭台楼阁无数,一颗颗开满桃花的桃树布满府邸各处,清香怡人,整座府邸宛如仙境。

    那棵高达三千米,开满五彩桃花的庞大桃树就在这座府邸之中!

    这颗庞大的桃树,最大直径之处粗达三百米之巨,粗壮的树干表皮张裂,生长到五百米高的地方有了第一根分叉,张牙舞爪的树枝延伸,宛如华盖覆盖了整个庄园上空,遮蔽了一片天穹,甚至还伸出府邸外面数百米远。

    这里是桃山郡第一人桃花真君的府邸,桃府!

    夜幕下,那颗巨大的桃树,距离地面两千米高的地方,一根粗壮的桃树树枝足够五米直径,在这里站着一个人,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

    他看上去三十来岁,英俊得有些不真实,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一般女人看一眼恐怕就要沉醉在其中。

    这个人就是桃花真君,桃府的主人,桃山郡第一人,神道真君层次强者,桃山郡王朝驻此地郡守大人都不敢得罪的存在。

    此时,他站在桃树上,俯瞰全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周围五彩桃花绽放,身处此间,他宛如传说中的桃花仙人一般。

    突然,他眉头一皱,目光闪烁看向远方……

    郡城城外十多公里的地方,桃仙客栈。

    此时客栈的一片区域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一栋庞大的楼阁崩塌之处,一条被银色锁链束缚的庞大巨蟒挣扎,身上燃烧熊熊烈焰,将崩碎的建筑点燃,咆哮不止,将地面都蹦出一个个大坑也无法摆脱锁链的束缚。

    在这片地方周围,起码有上万人在黑暗中关注,人们议论纷纷没有上前,很多胆小的人已经第一时间离开了客栈范围。

    这里出事儿了,而且是大事儿,还是快走得好,免得让自己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

    留下的人,无不将视线投向一个方向。

    在距离挣扎的巨蟒千米之外,白杨正在教训桃夭夭。

    被银色锁链捆成一个羞耻姿势的桃夭夭撅着屁股,白杨的巴掌一次又一次用尽全力的落在上面。

    啪啪啪,啪啪啪……

    额,别误会,白杨只是单纯的教训这嚣张跋扈的桃夭夭而已。

    “叫你嚣张,叫你跋扈,叫你一言不合就折磨人……”白杨每一次落下巴掌都要数落一句,每一次落下巴掌都用尽全力。

    这桃夭夭可是武师修为,根本不用怕把她打坏,额……别说还挺弹……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我要把你千刀万剐,我要把你剁成肉酱给桃树做花肥……疼……啊,爹啊,有人欺负我,快来救我……”

    桃夭夭仇视白杨双目冰冷,口中尖叫怒骂不止,她挣扎,但奈何武师之境的力量也丝毫无法挣脱锁链的束缚,运转真元想要反抗,但奈何锁链束缚得太紧她力气都提不起。

    屁股被抽打,火辣辣的痛,又羞耻有愤恨,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叫爹?叫爹也没用,你说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你爹没教育好你,我帮他教育你”白杨一边数落一边落下巴掌啪啪啪……

    “你一定会死的,我爹爹一定杀了你,居然敢如此羞辱我,别打了,求你别打了……”桃夭夭一边威胁一边祈求,脸红如血。

    太羞耻了……

    “早干嘛去了?你不是要掌我的嘴么?我先把你屁股抽烂再说”白杨压根不听,依旧狠抽。

    这画面,落到周围那些观望的人眼中,又是惊奇又是惊恐。

    这人是谁啊,居然如此对待桃夭夭,他不知道桃夭夭的身份吗?有恃无恐?别逗了,在桃山郡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得罪桃花真君?

    然而此时却偏偏出了这么个奇葩,他最终会落个什么下???

    “放了我师妹!我杀了你!”

    数百米外,之前跟在桃夭夭身边那个沉稳青年脸色狂变,怒吼声中真元澎湃,向着白杨两人冲杀过来。

    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柄米许雪亮弯刀,浑身洁白光芒闪现,真元澎湃,冲过来的同时,手中弯刀下劈,一道十米长的雪亮刀光闪现,向着白杨劈了下去。

    白杨压根没看,继续教训桃夭夭。

    边上的单秋林撇撇嘴说:“话说你爽够了没有,如此公然占便宜真的好吗?”

    “鬼扯,我这是在替桃夭夭的老爸教育她,切,占便宜,就她也值得我占便宜?我要什么样的妞没有”白杨压根不承认自己是在占便宜。

    “你有钱,你说的都对”单秋林无语,然后轻飘飘一拳怼了出去。

    在他一拳之下,空气嗡鸣,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犹如一阵狂风,方圆百米,一切都被卷飞。

    他那一拳直接轰在了横劈白杨的雪亮刀光之上。

    轰!

    一拳之下,那道武师之境的真元凝聚的刀光粉碎,单秋林**力量恐怖如斯,硬撼刀光。

    虽然刀光破碎了,但那沉稳青年依旧冲杀过来,手中弯刀锋芒闪烁再度劈下怒吼道:“居然敢这么对我师妹,我杀了你们!”

    唰……

    单秋林的身影刹那出现在他面前,一拳打在了他那雪亮的弯刀之上。

    轰……咔擦……噗……

    这一拳,单秋林不但粉碎了刀光,更是直接崩碎了他手中弯刀,而且还将其手臂崩碎打飞!

    沉稳青年口喷鲜血倒飞而出,和之前那青年一样躺地怀疑人生。

    那个家伙是怪物吗?拳头那么硬,力量那么可怕?

    单秋林回到白杨身边,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鼻子抽了抽,闪身消失又出现,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坛酒边喝边听白杨教训桃夭夭。

    “求求你,别打了好不好,我……我,我好难过……”桃夭夭脸红如血,声音如诉如泣的看着白杨祈求道,居然不威胁了。

    白杨看到她这个样子,表情一愣,心道握草,这妞特么居然有受虐倾向,这还能有感觉?老子服了!

    然而该教训的还是得教训,继续扬起巴掌抽。

    再打了几十巴掌,白杨动作一僵,心中***狂奔而过,他的手掌居然感觉到了一点湿意,什么鬼?

    目光一闪,白杨扬起巴掌再度要教训桃夭夭。

    此时,边上的单秋林却丢掉酒坛,鬼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拿出了自己的破木头片子长剑出现在白杨身边淡淡道:“别打了,来了!”

    白杨动作一缓,嘴角微微出现一丝笑容停手站定,和单秋林一起看着前方,边上的桃夭夭再不看一眼。

    在周围无数人不解的目光中,白杨单秋林所在的前方,百米之外,虚空好似有微风吹拂,带来淡淡的桃花香气。

    旋即,那个地方,远处的虚空中有桃花花瓣飞向那里,越来越多,几秒钟后,千百万桃花花瓣汇聚,旋转,当无数花瓣旋转到极致之后,突然一定,向着四面八方飘飞。

    无尽花瓣雨四处撒落,在那之前花瓣汇聚中心,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凌空而立。

    “桃花真君!”

    黑暗中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了一声惊呼,顿时,整个桃仙客栈都安静下来了,桃花真君居然降临这里!

    看到他出现,很多人目光闪烁选择了悄悄退走……

    一席白衣胜雪的桃花真君站在虚空之中,看了看被锁链束缚不停挣扎的巨蟒,又看了看两个被单秋林打得粉碎性骨折的徒弟,最后目光落在了羞耻姿势的桃夭夭身上。

    眉头一皱,他看向了白杨。

    妈卖批,这是男是女?为毛老子感觉这什么桃花真君的魅力连男人都抵挡不住呢?

    心中疯狂吐槽,白杨微微偏头看向他笑问:“桃花真君?”

    “这位公子,可否先放了小女和赤炎红蟒?”桃花真君看着白杨微笑点头道。

    不生气?这什么桃花真君有点难搞??!

    白杨眼睛一眯,心念一动,远处的黑暗中飞来一柄雪亮长剑,横在桃夭夭的脖子上,白杨看着桃花真君笑道:“桃花真君,镇压得桃山郡无数人喘不过气来,这么好的人质,我为何要放了?”

    微微一愣,桃花真君大概没想过白杨居然如此没脸没皮,随即淡笑道:“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不按常理出牌啊,这个人很难搞!

    白杨目光闪烁,横在桃夭夭脖子上的长剑飞走,束缚桃夭夭和红色巨蟒的锁链给他们松绑飞回手中,耸耸肩,白杨看着桃花真君笑道:“宋一道,我叫宋一道”

    好吧,白杨再次将宋一道的名字搬到了这个世界。

    吼……

    那边,松绑之后的巨蟒咆哮,身上烈焰升腾就要扑向白杨。

    “小红回来”桃花真君淡淡道。

    巨蟒身躯一顿,不甘的看了白杨一眼,身躯缩小,化作筷子大小飞到了桃花真君身边讨好一样的吐着蛇信。

    “啊,我要杀了你!”

    得到松绑的桃夭夭立即尖叫一声,原本想对白杨动手的她,身躯一软居然提不起力气,脸蛋一红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杨。

    桃花真君皱眉,招手间桃夭夭飞到了他身边。

    最后,他看着白杨淡笑道:“宋公子为何不拿小女做人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