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笼罩天地,漆黑一片,异界的冬季夜晚,寒风瑟瑟,却是送来让人为之迷醉的桃花香气。

    桃仙客栈外远处的夜空中传来一声震天咆哮,随即一道火红的光芒横空而来,宛如流星飞射,发出震耳欲聋的破空呼啸声。

    那火红的光芒几乎刹那出现在桃仙客栈外的空地上,恐怖的气息弥漫。

    早就有人被那声震天咆哮惊动走出客栈观望,待到看真切之后,很多人倒吸冷气。

    那是一条火红的巨蟒,长百米,通体如同烧红的铁块,身上火焰升腾,炙热无比,周围的虚空都被高温炙烤的扭曲。

    火红巨蟒它高昂半节身躯,足足十几层楼那么高,暗红色的眸子注视空地上瑟瑟发抖的马匹,彰显着自身的强大。

    “总算是赶回来了,可恶,天都黑了进不了城,只能在外面过一夜了……”

    一个娇蛮的声音传来,人们顺着声音看去,却发现,在那条可怕的火红巨蟒头上,居然还站着人,而且不止一个。

    不用亲自去试,很多人都知道那巨蟒身上的火焰恐怕连精铁都能融化成铁水!

    他们居然不受巨蟒身上的火焰影响,这让很多人惊奇。

    站在巨蟒头顶上一共三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但他们身上有真元波动,昭示着他们拥有武师之境的修为。

    三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子看上去都是二十出头,一个表情沉稳一个眼神跳脱,分属女子两边,隐隐有?;ぶ?。

    那女子看上去二八年华,一身火红长裙,连头发都是火红的,眉心一点火红桃花图案,整个人看上去妖冶无比,她眼角微微上扬,好似看谁的眼神都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在那女子抱怨后,她左手边表情沉稳的青年男子笑道:“师妹别急,明天一早我们就能回到城里见到师傅了”

    “是啊,这次多亏了红叔去接我们,要不然我们还得在路上耽搁几天”另一个眼神跳脱的青年也开口说道。

    “红叔叔当然厉害了,嗖一下就是那么远距离,比飞还快,走走走,我们赶紧去安顿下来,身上都快臭死了”红衣女子皱了皱鼻子说道。

    随即,三人跳下火红巨蟒脑袋落到地上,转身看着庞大的火红巨蟒。

    吼……

    巨蟒再度咆哮一声,嘴里火焰四溅,掉落周围烧死烧毁了不少马匹马车,如此它好似还不满意,摇了摇脑袋,庞大的脑袋扑下,一口吞掉十多匹骏马,打了个饱嗝这才满意,摇了摇身躯,飞速缩小,身上的火焰也消失不见,最终变成一条筷子长的火红小蛇盘在了红衣女子肩上吞吐蛇行。

    那条火红小蛇虽小,但看到了它之前本体的样子,没有人敢小看它。

    “你们是谁……我们的马匹马车和货物……”

    就在此时,桃仙客栈门口传来一声纠结颤抖的声音,那是一个黑衣中年人,看着三个青年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他是一个商队的护卫,之前巨蟒口中掉落的火焰掉了他们的马车马匹和货物,很有责任感的他自然要找事主。

    可是,他话没有说完,三个青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顿时不敢说话了。

    “走”三个青年根本不理会那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客栈。

    待到三个青年身影消失,边上才有人看着那黑衣中年人小声道:“你不要命了,居然敢指责他们?他们应该是心情好不和你计较,要不然就凭你那句话你就闯大祸了我跟你说!”

    “他们是谁???”黑衣中年人脸色难看问。

    看了三个青年消失的方向,边上有人缩了缩脖子小声道:“那个红衣女子,是桃山郡第一强者桃花真君的女儿,另外两个是桃花真君的亲传弟子,在桃山郡,桃花真君的话比郡守大人还管用,你居然敢找他闺女的麻烦?是活得不耐烦了吗?不说别的,这桃仙客栈就是他家产业,只要那女子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护卫就能把你砍成肉酱!”

    听了别人这样一番解释,那黑衣中年人浑身抖了一下,有些不甘的说:“那就任由他们这样无法无天了?”

    “谁让人家摊上一个好爹呢,桃花真君啊,神道真君修为,手段诡异莫测不说,还有一头异兽,就是那条火红巨蟒,堪比武道大宗师!试问,在桃山郡,谁敢找桃花真君的麻烦?”边上的人一脸哥们你人命了的表情摇摇头道。

    黑衣中年人不再说话了,但心头却是在冷哼,如今桃山郡风起云涌,无数强者汇聚,桃花真君虽然权势无双,但总有踢到铁板的时候。

    后辈太过嚣张,是会给长辈招惹麻烦的!

    桃仙客栈外停放马车的空地,可不止那黑衣中年人一人遭灾,但其他人明显知道那三个青年的身份,从而选择了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客栈大厅中,吃着美食的白杨动作微微一顿叹息一声无语道:“老单,我们的马没了……”

    “没了就没了呗,以你的家底还在乎这点?”单秋林好奇道。

    白杨目瞪口呆的看着单秋林说:“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们那两匹马,加起来都价值五百万钱了,这些钱财换成粮食你知道能救活多少人吗?”

    “难道你知道?”单秋林顿时反问。

    表情一跨,白杨缩了缩脖子说:“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

    “那不得了,所以你到底在纠结什么?”

    白杨“……”

    “从别人的嘴里我大概听到了是什么情况,对你来说微不足道的东西没必要纠结,就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而已,太过计较的话丢脸的是你自己”单秋林‘苦口婆心’的说。

    貌似单秋林忘了自己也不必那三个青年大多少……

    “我又没说我要计较,发发牢骚不行啊”白杨无语,一脸我怎么有你这样的朋友表情。

    单秋林不说话了,自顾自的喝酒吃菜。

    白杨是不计较了,燃鹅有句话叫做你不找麻烦麻烦偏偏找上你。

    那三个进入客栈庞大庄园的三个青年,原本根本就没想进来这栋楼,准备从外面绕庄园后面去。

    这三人都有着武师之境的修为,六识敏锐无比,从无数对话中偏偏就注意到了白杨两人的谈话……

    那红衣女子眼角一挑娇蛮道:“被宠坏的小孩子?呵呵,有意思,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这样说我!”

    说着,红衣女子前进的步伐一转,径直往白杨他们所在的大厅而去。

    “师妹,没必要计较了吧,如今桃山郡不太平,别节外生枝坏了师傅的大事儿”红衣女子身边沉稳青年说道。

    “师兄,师妹都被别人说成那样了,不知道还好,既然知道了我们若是不过问的话,其他人怎么看我们?怎么看师傅?”另一个青年冷笑道。

    “师兄我知道分寸,稍微教训一下那俩家伙就是,耽误不了什么”红衣女子满不在乎的说道,前进的步伐不停。

    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什么好怕的?莫说教训别人一下,就是弄死一堆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这三个青年进入建筑大厅,在这里用餐的一千多号人莫名安静了一下,然后该干嘛干嘛,但注意力大多都集中在三人身上。

    红衣女子为首,也不看其他人,径直走向白杨他们那桌。

    瞎眼的单秋林拿着筷子,表情不变,精准的夹了一块美味的肉块丢嘴里咀嚼说:“好像有麻烦了呢,话说貌似有你在的地方总要出点事情,说你是霉神附体也不为过”

    “关我屁事,老单你再这样说我去官府告你诽谤……哎,那最后一块雪雀肉啊,你都不给我留点”白杨撇撇嘴说,压根就没有将就要到来的麻烦放在心上。

    “你有钱不知道再叫一盘啊”单秋林学着白杨的样子耸耸肩,伸筷子去精准的夹另一盘菜肴。

    “再叫一盘那能一样吗?老单你别仗着你是武者动作比我快就抢吃的,我跟你说,我认真起来我自己都害怕,到时候你一块都抢不到可别怪我”白杨急眼了,瞪着单秋林说。

    然而单秋林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表情,快速消灭食物说:“你快点把他们打发掉,别影响我们吃东西,难得到大地方来吃到美食,哎我说老白,我算是来对了,你有钱啊,明天我们进城继续吃呗?”

    “我去,老单你什么时候变成吃货了?想我掏钱?可以,你把他们打发了,我怕我出手重了把他们全弄死求”白杨一边满不在乎的说一边伸筷子和单秋林抢吃的。

    可单秋林是练武之人,虽然眼下,单凭身手白杨根本不是个儿,抢不过,只能看到美食落入单秋林口中干急眼……

    “那我就更不能动手了,我的剑道,要么不出手,出手必出人命,要么我死要么敌人死,所以还是你来吧,哎,这个桃花酒不错诶,再叫几坛来”

    “还是你来吧,你不是要磨炼一下你的武道吗?大不了不弄死呗,锻炼一下你的控制力……小二,再来十坛桃花酒”白杨说着话,突然扯着脖子往边上来了一嗓子。

    他俩说话的声音并没有避讳任何人,周围的人都听到了,那三个快速接近的青年也听到了。

    顿时,整个酒楼大厅气氛变得无比诡异起来,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不舍的看了一眼没吃几口的美味食物起身结账离开。

    离开的人都知道再留下来估计自己没什么好下场,很有自知之明……